註冊登錄[登出]   我的書簽   收藏本站  
首頁重點更新魔法異界仙武異能言情敘事時光穿越科幻太空靈異軍事游戲體育曆史紀實名著古典

首頁 時光穿越 梅府有女初成妃第556章治病   
  
第556章治病

g,更新快,無彈窗,!

鎮魂鼎!

梅開芍呼吸一窒,她從未質疑過鑄劍爐會是鎮魂鼎的事實.難怪白甜來了焰城之後,行為舉止變得怪異,原來白甜早就洞悉了自己的命運.

梅開芍的心底,驟然升起一股悲傷的沉悶,那股沉悶猶如一塊巨石,壓得她喘不過氣來.

待外表的鏽跡全部脫落,整個鎮魂鼎變得煥然一新.紅光順著複雜的紋路,勾勒出一個祥云圖騰.銅鼎內的烈火再次熊熊燃燒,耀眼的火光中,突然掠出一道銀光,那道銀光徑直地朝梅開芍飛了過來.

那是擁有實體的卻邪劍!

新生的卻邪劍有了神識,它飄蕩在梅開芍的眼前,興奮得猶如一個吃到糖果的小孩,用劍柄蹭了蹭梅開芍的臉頰,而赤羽鑲嵌在劍柄中,散發著淡淡的紅光.

卻邪劍轉了兩圈,'嗖’的一聲,躥入梅開芍的眉心,化成了一枚紅點.梅開芍感覺渾身充滿了力量,精神充沛,她的識海變得一片清明,看見一名白衫女子倚靠在一棵枯樹上,沉睡著.她雙手交叉放在胸前,卻邪劍靜靜地躺在她的懷中,她的周遭包裹著一抹若有若無的銀光.

那是……云苒!

逍遙無雙扶著傷痕累累的隱巳,漸漸靠近.

梅開芍發現握著自己腰身的力量一松,她轉過頭,身旁已經沒有慕容寒冰的身影.

隱巳一身狼狽,白袍和頭發,都被燒焦了一大片.

梅開芍知道,白甜墜入鎮魂鼎之時,隱巳跟著跳了下去,看樣子,是被逍遙無雙救了上來.

"開芍,我能看看…….卻邪劍嗎?"隱巳劇烈地咳了幾聲,壓抑地喘了幾口粗氣,他的雙眸從明亮,變得晦暗如澀.

梅開芍從未見過如此失態的隱巳,她沉默半晌,點了點頭.白甜以犧牲自己的方式,煉出了卻邪劍的本體.

梅開芍閉上眼睛,卻邪劍從她的眉心閃現,一把精美的絕世寶劍橫空出現.

隱巳目不轉睛地盯著卻邪劍,他伸出手想要觸摸,可快要觸碰到卻邪劍的劍身時,它發出一聲劍鳴,躲到了梅開芍的身後.

隱巳眸色一暗,捂著嘴巴痛苦地咳了幾聲.

"苗疆王受了傷,不如先去診治,余下的事情,我們從長計議."逍遙無雙一語道出隱巳的真實身份,他的眼線遍布整個神州大陸,想要調查一個人的身份背景,易如反掌.雖然先前逍遙無雙猜測不透隱巳冒充苗疆使節來訪的原因,但經過今天一事,他隱約猜透了幾分.

"有勞太子殿下."隱巳淡淡地回應,似乎對周圍的一切,都失去了任何的興趣.

逍遙國的鑄劍大會因為突生變故,暫時告一段落.

逍遙無雙在太子府中辟了一處安靜的院落,專門給隱巳養傷.梅開芍每日除了給隱巳看診之外,其余的時間,不是宿在藥房煉藥,就是在刻苦修煉武氣.

期間,逍遙皇舊疾複發,梅開芍應旨入宮,經過深入診治,終于治好了逍遙皇的舊疾.因此,梅開芍'小醫仙’的名聲漸漸在宮中流傳開來,一時間成為了焰城炙手可熱的人物.

但由于梅開芍住在太子府,很多人礙于逍遙無雙的身份,只敢多方打聽,不敢輕易下看病的請帖.

而慕容寒冰自從在鑄劍大會那日出現之後,往後的日子,梅開芍再也沒有看見過他的身影.

這一日,梅開芍煉化金階聚靈丹屢次失敗,她正冥思苦想原因,忽然,房外一道沉穩的聲音打斷了她的思路.

"梅小姐,文郡主求見."管家張叔開口道.

逍遙國受封的郡主只有三個,梅開芍都見過了,但文姓的郡主,她還是第一次聽說.

梅開芍打開緊閉的房門,看見張叔恭恭敬敬地站在門外,她問道:"哪個文郡主?"

"回稟梅小姐."張叔往前走了兩步,低聲道,"文郡主原本是護國將軍文懷遠之女,因文將軍患病,常年閉門不出,在二十年前已經不參與朝堂之事,梅小姐來逍遙國的時日不長,所以不知文郡主,亦是情有可原."

原來是找她看病來了……

眼下手中空閑,這文郡主見一見,也沒什麼不可以.

"文郡主現下在何處?"梅開芍問道.

"在大廳等候."

梅開芍剛穿過長廊,就看見一抹熟悉的水藍色身影規矩地坐在椅子上.

又是她……

文萱一回頭,就看見梅開芍從遠處走來的身影,她眼底閃過一絲詫異,當即迎了上來,拱手道:"姑娘可是梅醫仙?"行禮大方,毫不做作.

"文郡主客氣了,梅醫仙的名號,我可不敢當,都是外人冠上的名號罷了,文郡主喚我名字便可."梅開芍開門見山,"文郡主此次前來,可是有何事?"

縱然梅開芍心中有數,但她還是裝模作樣問了一句.

"實不相瞞,我此次冒昧來訪,希望梅醫……梅小姐可以替父診治."文萱拱手垂眸,態度十分誠懇.

梅開芍已經與她有過幾面之緣,相信這是冥冥之中注定的緣分,她當然不會貿然拒絕,笑道:"不知文將軍患的何病?"

文萱一聽有戲,明眸多了一絲流光溢彩,"二十年前,家父征戰沙場,患了腿疾,多年來,每到陰雨天氣,便疼痛難忍,夜不能寐.近日腿疾頻頻發作,還每日咳血不斷,宮中禦醫皆束手無策.我沒有辦法,才不得不來叨擾梅小姐."

"勞煩文郡主稍等片刻,我回房拿些東西,便一同前往."梅開芍回房拿了一套針灸用具,兩人便搭乘馬車到了護國將軍府.

下了馬車,入了將軍府,呈現在眼前的是一座樸素的院落,一路走來,幾乎不見一個仆從,這與梅開芍想象中的護國將軍府大有出入.

文萱似是看出了梅開芍的心中所想,主動解釋道:"家父不問世事多年,往日也沒什麼客人登門,一來二去,這護國將軍府便成這般靜謐之狀了.如有待客不周之處,還望梅小姐海涵."

文萱說得含蓄,梅開芍不可能察覺不出話中的玄機.文懷遠受皇權冷落,成為皇帝眼中的刺.表面上仍然受著護國將軍的頭銜,實際上明升暗降,被架空了權利.

自古帝王無情,沒有任何一個帝王允許自己的屬下功高震主,掌握兵權.

梅開芍笑了笑,沒有答話.文萱引著梅開芍來到了一處安靜的院落,一跨入房中,就聞到了一股淡淡藥腥味,一名年邁的老媽子,站在一旁愁眉苦臉.

"郡主,你終于回來了,將軍他醒來咳了幾口血,好不容易喝下去的湯藥,全部吐了出來,奴婢不是如何是好."老媽子眼角含淚,迎了上來.

"年姨,你先下去休息,我為父親請來了名醫,相信父親的病情,很快就可以痊愈的."文萱眸中染上了傷感,她輕輕地拍了拍年姨的手背,目光擔憂地看著榻上的文懷遠.

這麼多年里,年姨見過的郎中不少,但從未見過一位如此年輕的名醫,而且對方還是一名女子.年姨望向梅開芍的目光中,不免多了一絲狐疑,這麼年輕,莫非是江湖騙子?可看自家郡主說話的語氣,不像是騙人的,她也不敢多言,行禮退了下去.

梅開芍環視了一圈,發現窗戶緊閉,空氣凝滯許久,散發出一股潮濕的黴氣.空氣不流通,整日呆在一個潮悶的環境里,人沒病,也會被憋出病來.

"把所有的窗戶打開,屋里的凝神香撤了."梅開芍吩咐完畢,走上前去,看見一名瘦削到脫相的中年男子,靜靜地躺著.他的臉色發青,唇色發紫,一看便知常年深受病痛的折磨.

臥房的窗戶全部打開,湧進來的微風吹散了屋內沉悶的空氣,隱約間,梅開芍聞到了一股淡淡的異香,她眉目緊蹙,凝神思索的冷漠模樣,嚇壞了文萱.

"梅小姐,如何?家父病情……可有得治?"梅開芍從一進門,吩咐開窗通風之後,再也沒有多說一句話,文萱在一旁看得心急如焚,六神無主.

梅開芍沒有第一時間回答她的問題,而是開始診脈,她的神色微變.梅開芍不顧身邊還有旁人,她掀開被子,拉起褲腿,還好,文懷遠腿部的風濕病,沒有導致他關節畸形.

文懷遠是武將,長年鍛煉身體,身體底子還不錯.導致他病發咳血,卻另有原因.

梅開芍看見床榻邊有一攤未來得及清理的血跡,她拿出一根銀針,插在血跡中.片刻之後,銀針變成了黑色.

"這……"文萱看得真切,瞪著一雙眼睛,眼里泛起了淚,她的父親,中毒了.

"文將軍腿疾積累了多年,經過針灸用藥,可以緩解,至于根治,還需慢慢來."梅開芍說,"文郡主,可否給我看一看藥渣?"

文萱點了點頭,立即走了出去.過了一會兒,她手中捧著一個藥罐子走了進來,"這是近日年姨熬藥剩下的藥渣,你看看."

梅開芍接過來,掀開蓋子,一股熱氣撲面而來.她猜得沒錯,有人在藥里放了毒藥.雖然劑量很少,如果不仔細些,根本察覺不出來.

上篇:第555章傷了心脈?    下篇:第557章依靠
2007-2020 BeStory.com
本站資料來自互聯網, 由會員上載及自行管理. 版權無從考証. 書庫及論壇書籍版權屬於原作者. 不得以任何形式用于商業用途。如發現章節或資料錯誤, 版權疑問, 作品內容有違相關法律等情況, 請向我們舉報, 我們將立即刪除
[ 關於我們 ] [ 聯係我們 ]
Go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