註冊登錄[登出]   我的書簽   收藏本站  
首頁重點更新魔法異界仙武異能言情敘事時光穿越科幻太空靈異軍事游戲體育曆史紀實名著古典

首頁 時光穿越 梅府有女初成妃第557章依靠   
  
第557章依靠

g,更新快,無彈窗,!

此毒藥名為莫聞,是一種慢性毒藥.人服食之後,毒素在體內積累到一定程度,便會直接毒發身亡.毒素會隨著人的逝去而消失,幾乎查無可查.

看文懷遠的臉色晦暗,想必服食莫聞已經有半個多月了.他體內紊亂的氣息,讓他激發了體內的慢性毒素,這才導致文懷遠不斷咳血,陷入昏迷.

那麼問題來了,文懷遠究竟招惹了誰,居然讓那人不惜冒險,也要取其性命.

"文將軍中了莫聞……"梅開芍的話未說完,就被文萱打斷了.

"求梅小姐一定要救救我的父親."文萱泣不成聲,跪了下來,雙手牢牢地捏著梅開芍的手腕,"無論讓我付出什麼樣的代價,我都無怨無悔."

一向以清冷的外表示人的文萱,在親情面前,顯得異常的脆弱無助.她年少時便沒了母親的疼愛,她與父親相依為命.護國將軍府雖榮華不再,但她不在乎這些虛無的東西.對她而言,父親的命,比什麼都重要.

古人說跪就跪的行為,當即嚇了梅開芍一跳,她將文萱拉起來,安慰道:"文郡主放心,莫聞此毒雖難解,但也不是無解,我一定盡力而為."

"多謝!"文萱除了這一句,真的不知該說什麼了.

"請文郡主先出去候著."梅開芍見文萱退了出去,她拿出銀針,開始針灸.此次針灸不同以往,她要以武氣施針,把內力通過銀針,滲透到經脈中,疏通文懷遠多年阻塞的經脈.

文萱在房門外急得團團轉,她不敢發出任何動靜,擔憂影響梅開芍的診治.

一直到日落西山,梅開芍終于結束了針灸.

昏迷中的文懷遠猛地驚醒過來,吐出一口黑血.抬眸,看見一名年輕美貌的女子站在床頭,朦朧的眼睛映射出一抹熟悉的影子,他喃喃道:"阿連,是你嗎?"

縱然文懷遠的聲音無力虛弱,但梅開芍依舊聽得真切.

"文將軍認錯了人,我不是尊夫人,而是一名大夫."梅開芍淡漠道,文懷遠的臉色看起來只是有些蒼白,看來她使用內力針灸,逼出他體內的毒素,這一個解決的方法,還是行得通的.

"啊……"文懷遠聽到一聲陌生清冷的聲音,他艱難地坐直身體,揉了揉脹痛的眼睛,終于看清梅開芍的面容,眸底一閃而過的震驚,旋即很快恢複過來,說道,"阿蓮,不是我的夫人,而是一位故人.方才多有冒犯,還請姑娘不要見怪.只是,姑娘的容貌與我的那位故人,有些相似."

"無礙."梅開芍說,"文將軍往日要多加修養,我先告退了."她消耗太多內力,現在只想好好養精蓄銳.

文懷遠望著梅開芍的背影,焦急道:"等等!"

他太過于焦急下床,雙腳剛觸碰到地面,身形一晃,撞倒一旁的花架,上面擺放的瓷瓶倒下來碎了一地.

"發生了什麼事?"就在這時,候在門外聽到聲響的文萱,著急地推門而入,看見昏迷多日的父親醒了過來,她激動地上前,扶起文懷遠靠在床頭.

"無事."文懷遠拍了拍她的手,吩咐道,"替我送送大夫."

"好."文萱喜極而泣,望向梅開芍的目光中,多了感激.

梅開芍隨著文萱走出院子,文懷遠盯著敞開的房門出神,他痛苦的閉上眼睛,低聲喃喃道:"二十年了,轉眼便二十多年了……"

梅開芍開了一個藥方,交到文萱手中,叮囑道:"文郡主,切記手中的藥方要看緊,每次熬藥最好親力親為,不要假借他人之手,就算是最親近的人,都不可以.話已至此,望文郡主多多斟酌."說完,她別有深意地環視了一圈有些破敗的護國將軍府,上了文萱安排的馬車.

沒想到文萱跟了上來,掀開簾子,坐在梅開芍的旁邊,低聲道:"依照梅小姐的意思,護國將軍府中,有人給我父親下毒?"

梅開芍不好多說,只是淡淡應了一聲.

文萱掀開簾子看了看,回頭說道:"今日診治之事,還望梅小姐替我保密.我父親身體康健的這段時日,莫要走漏了消息."

"文郡主放心,為大夫者,不談論病人的隱私,這點醫德,我還是有的."

"不是……我不是那個意思."文萱以為梅開芍誤會了,連忙解釋,"梅小姐如今也是救了我父親一命的人,我也不瞞著.我父親雖然避世多年,但聖上疑心病重,加之佞臣蠱惑,聖上眼中,容不得我父親健在."

話中玄機,點到即止.

梅開芍頃刻間明了,想要文懷遠性命之人,聖上就是其中之一.

"梅小姐大恩,我文府沒齒難忘."文萱行了一個大禮,"我叫文萱,梅小姐可以稱呼我為萱兒,梅小姐這個朋友,我交定了."

文萱撕開清冷的面紗,內里卻是一個性情豪爽之人.

"梅開芍."梅開芍笑道,文萱這個朋友,深得她的心,多一個朋友,在逍遙國就多一分倚靠.

馬車停靠在太子府門前,梅開芍下了馬車,臨走前,文萱追上來,塞給她一塊令牌.

"開芍,我也沒什麼好東西給你,有了這枚令牌,你可以隨意進入暗雀樓內部,這塊令牌就當我送你的見面禮."

梅開芍心中詫異,但她沒有表現出來,大方的收下了,她今天出來得匆忙,身上沒有帶好東西.梅開芍一邊走進太子府,一邊深思,究竟要送什麼樣的回禮,才與手中的這枚令牌,價值對等.

她想得入神,直到逍遙無雙走她的身邊,她都沒有發現.

"開芍?"逍遙無雙喚了幾聲,梅開芍才回過神來.

"大哥."梅開芍見他一身朝服未換下,應該是剛從皇宮回來.

"聽聞張管家說,你去給文將軍看病了?"

"對."梅開芍不假思索地回答,她聽出了逍遙無雙語氣中的顧慮,"可是有問題?"

"沒有,文將軍屢遭舊疾折磨,你若能治好他的病,也算是大功一件."逍遙無雙說,"文將軍的病情,可有治愈的希望?"

梅開芍故作憂慮,道:"文將軍舊疾積累多年,若想根治,恐怕很難.我的醫術淺薄,目前只能暫緩他的病症,至于治愈,我需要另尋他法了."

逍遙無雙沒有繼續深究,而是轉移了話題,與梅開芍說了一會話,宮中來報,他急急忙忙地進宮去了.

梅開芍回了玲瓏閣,正想進入藥房煉藥,看見隱巳坐在院中的枯藤樹下,孤寂的喝茶.大傷初愈,隱巳的臉色看起來極差.那一日鎮魂鼎的爐火燒傷了他的右臉頰,導致他的臉上多了一塊傷疤.

"我來之時,並未見你,遂在院中等候."隱巳放下茶杯,眸色晦暗,"我明日,便要回苗疆了,特地來向你告別."

"你當真要與逍遙國聯姻?"這幾日,苗疆與逍遙國聯姻的消息,鬧得沸沸揚揚,梅開芍就算閉門不出,太子府的丫鬟沒少私下討論.

隱巳扯出一抹苦笑,"對我而言,那段聯姻只不過是鞏固權勢的一種手段,至于後位上坐的人是誰,有那麼重要嗎?"

"如果那個人換做白甜,你也是今日這般心思嗎?"梅開芍一語揭開了隱巳的傷疤,他對白甜特別,那是因為喜歡.

"不,在我心里,沒有人可以比得上她."隱巳望著梅開芍,眸中滿是痛苦,"開芍,今日前來,我有一疑問,希望你能如實告知.白甜……她真的回不來了嗎?"

梅開芍別開目光,淡淡道:"抱歉,這個問題,我沒辦法回答你."

縱然白甜是神獸,但鎮魂鼎內燃燒的爐火,是三昧真火.鎮魂鼎是上界神器,墜入者,難逃魂飛魄散的命運.

白甜的元靈丹與神魄,已經與卻邪劍融為一體.

明明知道答案,隱巳心中仍舊抱有一絲希望.至于是什麼時候喜歡上白甜的,他已經忘記了.只依稀記得那個活潑的女孩,有一張甜美的笑臉.

如今逝者已逝,隱巳只能將那份未來得急說出口的感情,深埋心底.

夕陽的余暉,撒了一地,院中的枯藤拉長了倒影,就連那一池碧蓮,都落了花.

夜色,漸漸來臨.不久,宮中來報,逍遙皇為苗疆使節送行,特地舉辦了宮宴,梅開芍救治聖上有功,遂特許參加宮宴.

加之明日也是逍遙國四公主,逍遙蕊啟程嫁入苗疆的日子,所以這次的宮宴,舉辦尤其隆重,給足了苗疆的面子.

張叔一打聽到消息,就命令侍女為梅開芍梳妝打扮,但她不習慣古人化妝品中,摻雜濃重的脂粉味.

梅開芍選了一件素色長裙換上,挽了一個簡單的發髻,再別一支玉簪.臉上雖未施粉黛,但她膚白貌美,簡約的裝扮仍舊給人一種落落大方的感覺.

出了太子府,上了馬車,馬車緩慢地朝皇宮駛去.

興許是受到了苗疆與逍遙國聯姻的緣故,街道兩旁的建築掛滿了紅色的燈籠與絲綢,皆沉浸在喜悅的氛圍當中.

上篇:第556章治病    下篇:第558章教訓刁蠻公主
2007-2020 BeStory.com
本站資料來自互聯網, 由會員上載及自行管理. 版權無從考証. 書庫及論壇書籍版權屬於原作者. 不得以任何形式用于商業用途。如發現章節或資料錯誤, 版權疑問, 作品內容有違相關法律等情況, 請向我們舉報, 我們將立即刪除
[ 關於我們 ] [ 聯係我們 ]
Go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