註冊登錄[登出]   我的書簽   收藏本站  
首頁重點更新魔法異界仙武異能言情敘事時光穿越科幻太空靈異軍事游戲體育曆史紀實名著古典

首頁 時光穿越 梅府有女初成妃第567章不安好心   
  
第567章不安好心

g,更新快,無彈窗,!

文萱面色嚴肅,她瞥了一眼緊閉的房門,低聲說道:"近年來,生活在大漠中的突厥一族,屢犯我朝邊境,燒殺擄掠,無惡不作."

她頓了頓,繼續說道,"據小道消息,近日焰城混入了大漠賊寇,朝廷想方設法抓捕,夜間換了禁衛軍巡邏,全程加強了戒備.現在城中到處都是逡巡的禁衛軍,你給他換了容貌又如何,若是他心思不正,你豈不是惹禍上身?開芍,你別怪我多事,平日里,你和太子殿下走得近,萬一受了連累,那可是丟掉性命的大事."

文萱的擔心不是沒有依據,現在逍遙國內斗到達了白熱化的階段.逍遙皇的身體一日不如一日,多少雙眼睛盯著皇位不放.若是因為她的緣故,逍遙無雙被人扣上一頂通敵叛國的帽子,這麼大的罪名,足以毀掉逍遙無雙半生的心血.

但梅開芍既然敢收下子蒼,就有解決問題的辦法.

"萱兒,多謝你的好意,我會萬般小心行事."梅開芍拍了拍文萱的手背,"你這次來找我,有何事?"

文萱見梅開芍不願再提及那些事,便說道:"聽說你入宮,險遭逍遙蕊毒手?"

梅開芍簡略地把今天發生的事情敘述了一遍,一聽到逍遙蕊刻意放翼豹來傷害她,文萱拍桌而起,怒不可遏.

"我就知道那個女人不安好心,皇後以看病的名義,宣你入宮,恐怕故意為之.她們母女一條心,此計不成,以後不知還有多少小心思在等著你呢.那頭翼豹是藩屬國進宮的靈獸,皇上為了馴化它,折損了不少高階馴獸師."

文萱面色陰郁,"關押翼豹的囚籠,重兵把守,分明是逍遙蕊故意放出翼豹,下次別讓我抓住她的把柄,否則定要她吃不了兜著走."

文萱和逍遙蕊新仇加上舊恨,三天三夜也說不完,雖然她只是一個三品郡主的身份,但她可不怕逍遙蕊.

梅開芍和文萱在聊著悄悄話,另一邊,逍遙蕊的寢宮也不得安甯.

逍遙蕊被逍遙皇罰禁閉一個月,心里對梅開芍的恨意,更濃重了幾分,她吃了藥,可以說話了,就在寢宮里胡亂摔東西出氣,大罵梅開芍的不是.

"那個賤人,竟然敢汙蔑本公主,真是氣死我了!"逍遙蕊拿起一個花瓶,砸向門口.

哐當一聲,花瓶碎了,伴隨著一聲驚叫,逍遙皇後心神未定地出現在門口.

"你們全都下去,本宮有話要與公主說."逍遙皇後沉著臉,"記住,今日之事誰要敢透漏出去一個字,本宮就割了他的舌頭!"

"是!"殿內的宮婢全部退了出去.

"母後,你怎麼來了?"逍遙蕊有些忌憚逍遙皇後的威嚴,趕忙放下手中的花瓶,旋身泄氣地坐在榻上.

"能說話了,就使勁的折騰,你也不怕傳到了皇上耳中,再罰你一個月不能跨出宮門."逍遙皇後掃了一眼地上的碎片,臉色更沉了,"這些瓷器,可都是你父皇賞賜的,你不好好愛惜就算了,居然拿它們出氣,簡直是胡鬧."

"我……我這不是氣過頭了嗎?"逍遙蕊拉住逍遙皇後的手臂,撒嬌,"母後,你要相信我,今天就是梅開芍推我入水中,而且她還見死不救.倘若真讓她當上了太子妃,豈不是更加目中無人了?"

"都什麼時候了,你還惦記著她能不能當上太子妃?本宮早就告誡過你,不要輕易去招惹她,你偏不信."逍遙皇後恨鐵不成鋼,"本宮問你,你和她結仇許久,可了解過她的身世背景?她和文郡主,又是什麼關系?"

逍遙無雙從不近女色,新建的太子府中,連一名侍妾都沒有.好端端的,憑空出現了一個女人.而且看逍遙無雙對其態度不一般,不能不令人好奇,梅開芍的來曆.

"與文萱走得近的人,能好到哪里去?一個來曆不明的女人,空有一身醫術,真當自己是救世華佗嗎?"逍遙蕊一想起父皇對梅開芍的重視,她心里就不是滋味.

為什麼他們都偏袒梅開芍!

"不可能,太子和文萱不是輕易相信別人的人."逍遙皇後對梅開芍的來曆產生了懷疑,逍遙無雙眼高于頂,什麼樣的女人都沒見過,居然會傾心于一個來曆不明的女人?她可不信.

逍遙蕊聞言,才意識到自己竟然沒有派人調查過梅開芍的底細,"母後,不如我派人查一查梅開芍的底細?"

"這些事情不需要你操心,母後自有打算.接下來的日子,你只需安安分分地呆在宮里,不要再出去惹是生非,惹你父皇生氣."逍遙皇後說道,"你父皇對那頭翼豹十分喜歡,如今翼豹沒了,他心里定然不喜.蕊兒,小不忍則亂大謀.你和苗疆王定了親,若是有些不好的風聲傳出去,壞了兩國聯姻,母後也保不住你."

"母後,我不想去和親……"

逍遙皇後連忙捂住她的嘴,厲聲呵斥:"你胡說些什麼,閉嘴!"她松開手,"隔牆有耳,聖旨已下,難道你想抗旨不成?"

"為什麼非我不可,逍遙國的公主,又不止我一個!父皇隨便找個郡主嫁過去,那苗疆王也該感恩戴德了."逍遙蕊發起了脾氣,想起近日她從民間聽來的,關于苗疆的傳聞,她對苗疆就產生了厭惡之感.苗疆谷不過是毗鄰逍遙國的一個小國,何懼之,她搞不懂,為什麼父皇要與一個小國聯姻.

盡管逍遙皇後心中懊惱,但仍舊耐心勸慰道:"蕊兒,你先委屈委屈,等你哥哥榮登大寶,母後一定派人去苗疆將你接回宮."

"我不想再等了!你每次都那這些話來安慰我,我要等到什麼時候?"逍遙蕊不耐煩地甩開逍遙皇後的手,獨自坐到角落里生悶氣.

"無論如何,你都要安分些,這陣子就不要再出亂子,好好與教事姑姑多學些女工."逍遙皇後失去了耐心,甩袖離開.

逍遙蕊有氣無處發泄,又開始摔起了東西.

逍遙皇後回了宮,立刻著手安排調查梅開芍身份的事情,沒想到這一查,竟差點釀出了大禍……

盛夏時節,天氣燥熱.

梅開芍白天在書房研究醫書,晚上去藥房煉丹,她找了一些修煉武學的秘籍,給子蒼研讀.那孩子很用功,每日坐在廊下便是一整天.相處之下,梅開芍發現子蒼不是啞巴,而是不喜歡說話.

這些時日,逍遙無雙來太子府的次數屈指可數,每次都是來去匆匆.

"梅小姐,皇宮送來了一份帖子."

梅開芍正在藥房煉丹,宋瑤走了進來,把帖子放在桌子上,悄無聲息地退了出去.她放下手中的工作,拿起帖子迅速地掃了一眼,隨即合上又重新放在了桌子上.

逍遙皇後新得了一株稀有紅珊瑚,特意開了宮宴,邀請達官貴人進宮一同觀賞,梅開芍也是其中之一.逍遙皇後盛情難卻,梅開芍不好推脫,她倒要進宮一趟,看一看她們想耍什麼把戲.

梅開芍換了一襲素色衣裙,前腳剛跨出門檻,忽然一道黑影直沖她而來.她頭一偏,黑影摻雜著勁風,從她耳邊劃過,釘在了身後的門框上.

只見子蒼臉色大駭,未來得及收回袖弩,就被突然出現的宋瑤壓倒在地.

"臭小子,梅小姐對你不薄,你竟敢偷襲!"宋瑤一手摁住他的肩膀,一手把他的袖弩奪了下來.

那把袖弩,正是梅開芍從珍寶閣密室中帶出來的暗器.她用不上,留著也是無用,索性送給子蒼防身.每日他除了研習醫書,就是修煉武氣.不過幾日的光景,他便將袖弩的用處琢磨通透,可在實戰方面,還有所欠缺.

"宋瑤,放開他."梅開芍走出房門,雖然子蒼被宋瑤壓制得死死地,但梅開芍從他的眼中,看到了堅毅,不服輸的氣勢.

子蒼的身上,有她過去的影子.

宋瑤猶豫片刻,還是放開了他,順勢把袖弩塞進他手中,退到一旁.

"袖弩,可不是這麼用的."梅開芍話音未落,子蒼雙手奉上袖弩,看樣子,是想要梅開芍教他使用方法.

梅開芍也不拒絕,接過袖弩戴在手腕上,"看好了,我只示范一次."

說完,她猛然躍起,一腳踏在牆面上,身體騰空,在半空中旋轉幾圈.眼看著她的腳尖即將落地,倏地,只見眼前一道黑影竄過,不遠處的假山岩石碎落在地.

動作利落迅捷,子蒼和宋瑤甚至都沒能看清楚,梅開芍何時出手,假山就塌了.

"袖弩是暗器,暗器傷人,講究的是時機和速度."梅開芍把袖弩還給他,"慢一分,沒命的人,便是你自己."

子蒼重重地點了點頭,一雙琥珀色的眼眸折射出流光.

"皇後擺宴,我今日要入宮一趟.你好生練習,我回來定要驗收成果."梅開芍走了幾步,發現袖子似乎被人扯住了,她回頭,看見子蒼小心翼翼地望著她,"還有何事?"

對子蒼,她出奇的有耐心.

"梅小姐要入宮,不是去游玩,你去不得."宋瑤見此情景,皺了皺眉.她知道眼前這個小男孩愛粘著梅開芍,也最聽梅開芍的話,或許是年紀較小的緣故,不太懂得察言觀色.

子蒼聞言垂下頭,手依然捏著梅開芍的袖擺不放.

上篇:第566章誤入禁地    下篇:第568章鴻門宴
2007-2020 BeStory.com
本站資料來自互聯網, 由會員上載及自行管理. 版權無從考証. 書庫及論壇書籍版權屬於原作者. 不得以任何形式用于商業用途。如發現章節或資料錯誤, 版權疑問, 作品內容有違相關法律等情況, 請向我們舉報, 我們將立即刪除
[ 關於我們 ] [ 聯係我們 ]
Go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