註冊登錄[登出]   我的書簽   收藏本站  
首頁重 點魔 法仙 武言 情穿 越科 幻靈 異競 技紀 實名 著

首頁 時光穿越 梅府有女初成妃第582章寒毒發作   
  
第582章寒毒發作

g,更新快,無彈窗,!

文萱沉重的臉色,令梅開芍心底一緊,她蹙眉問道:"是不是子蒼出事了?"

子蒼年幼,靈根不穩,還不能熟練的操縱影靈.操縱影靈需要大量的靈力,如若遭遇強勁的對手,影靈所承受的傷害,就會加印在宿靈的身上.

然而這些東西,文萱並不知情,她更不知道子蒼是宿靈.

"不是子蒼."文萱頗為顧忌,左右查探一番,方低聲道,"苗疆迎親隊伍,全部歿了."

仿佛有一道驚雷,炸響在梅開芍的耳際,攏在寬袖下的雙手,顫抖地蜷縮起來.

"你說什麼?"梅開芍耳朵嗡鳴,喉間像是堵了一口氣,壓得她幾乎要說不出聲來,一抹悲愴在心底漸漸蔓延.

她記得,迎親隊伍離開皇城的那一天,日暖天藍.她站在城頭上,目送隊伍的紅幡,穿過喧鬧的街道,踏出繁華的城池,沒入萬里黃沙.

入目,皆是喜慶的紅色.

"暗疆嶺的山體崩塌,把人全部埋了."文萱的聲音,輕輕在梅開芍耳邊響起.

梅開芍立即起身,手未觸碰到簾子,一雙手牢牢拽住了她的手腕,她回頭,迎上一雙清明的水眸.

"崩塌的山石,把暗疆嶺的進出口,全部封死了."文萱用力拽了她一下,傾身過去,"開芍,我知道你與那苗疆使節,交情頗深,但那是天災,我們也束手無策.以你一人之力,又能如何挽救眾人的性命?別犯傻."

她的語氣中,摻雜警告的意味.

"不去救,又怎知救不了,入口封住了,自有其他法子進去."縱然梅開芍面色沉靜,但輕微顫抖的聲線,出賣了她煩躁不安的心緒.

文萱的聲音沉了下來,"開芍,你應該知道我說的是什麼意思."她頓了頓,繼續說道,"皇辛秘事,帝王心思,哪是我們這些作臣子可以揣測的?我不管你和苗疆使節有什麼關系,總之,你不准去.我派人去太子府知會一聲,以後的日子,你就住在護國將軍府."

"好."梅開芍冷靜下來,沉思片刻,答應了下來,她相信文萱不會害她.苗疆迎親隊伍出事,朝廷不可能棄之不顧,這關乎兩國的體面.而文萱向她告知這個消息之時,似乎十分忌憚逍遙無雙的存在.

更令梅開芍起疑的是,和親路途遙遠,途中定然少不了危險,逍遙皇不可能不安排高手守護左右.即便不依靠高手的保護,應付山體崩塌這種自然災害,隱巳和逍遙蕊的實力綽綽有余.除非他們在自救的過程中,還遇上了其他更為棘手的事.

梅開芍思索著,下定了要前去查探一番的決心.她靠著車壁,疲憊的閉上眼睛.眼前都是隱巳臨行前,請求她一同回苗疆時的情景.

隱巳……他似乎早已預知到啟程的那一天,應該會發生什麼事.他是苗疆之王,肩負苗疆谷國的重任,一定不會有事的……

梅開芍知道,這只是她自欺欺人的想法,內心深處的不安,漸漸爬滿心頭.

忽然,急行的馬車陡然停下,車外傳來馬夫氣急敗壞的聲音.

"你是何人,公然攔在馬車前,到底想干什麼?"話音未落,噗通一聲重響,似乎有重物倒下的聲音.

文萱抬手掀開車簾,欲看個究竟,倏地,一道白影瞬移到車沿,她未來得及抬眸看清楚,一記手刀劈下來,雙眼陷入了黑暗.

與此同時,梅開芍手中的長鞭從寬袖下擊飛出去,白影側身,手握住了長鞭的尾端,朝她恭聲道:"魔後娘娘,事態緊急,屬下冒犯之處,還望魔後娘娘不要見怪."

白衣勝雪,聲音清冷,來人正是白雪.

"你來做什麼?"梅開芍收回長鞭,目光透過隨風飄蕩的車簾,望向那個風姿卓越的男人.白雪是慕容寒冰的神獸,白雪的出現,意味著那個男人,應該就在附近.

豈料白雪單膝跪了下來,"屬下懇求魔後娘娘,救主子一命."

救慕容寒冰?

他不是離開逍遙國了嗎?慕容寒冰體內的寒毒,由于缺少了血蟾蜍,只祛除了一部分.以他虛神境的實力,壓制體內的寒毒,不是問題.

"你主子的命,何需我來救,你走吧."梅開芍冷聲拒絕,別開了目光,袖下捏緊的雙拳,從未松開.尖銳的指甲陷入肉里,她卻感受不到疼痛.

"魔後……"

"我可當不得你們神魔宗的魔後娘娘,神魔君與我之間已然兩清."梅開芍冷聲道,"你走吧."

白雪緩慢起身,一言不發地躍下馬車,轉身離開.

躺在門前的文萱,頃刻間便消失不見了.梅開芍猛地抬眸,看見白雪掐住了文萱的脖子,尖銳的長甲劃傷了她的脖子,淌出了絲絲血跡.

"白雪,你膽子不小."梅開芍眯起眼睛,渾身散發出懾人的殺氣.

"屬下不得已而為之,求魔後與屬下走一趟,否則,此女子的性命,恐怕難保."

"你以為拿她作威脅,我就會去救你的主子嗎?"梅開芍一襲紅衣立在車沿上,清風吹起了她的衣裙,袖下的冷光盈盈閃爍.

"魔後娘娘自有思量,屬下不敢妄言."白雪收緊了手中的力道,文萱臉色漲紅,發出痛苦的悶哼聲.

二人僵持片刻,梅開芍打破沉默,開口道:"帶路吧."

文萱待她真心,她不可能棄之性命不顧.白雪忠心護主,他要下殺念,定不是虛張聲勢.能讓白雪舍棄高貴的姿態,丟棄尊嚴來求人,想必慕容寒冰的情況很糟糕.

"魔後放心,屬下定派人將人安全送回府中."

梅開芍往某個陰暗的角落瞥了一眼,嘴角彎起一抹譏諷的弧度,她收回目光,跳下了馬車,冷聲道:"走吧,莫要浪費時間,耽誤你們主子的治療."

文萱的生死掌握在他人的手上,她沒有選擇的權利.

他們來到了城郊的一座小型別院,院子雖小,但景致還不錯.

梅開芍方踏入院子,就感受到了來自四面八方的殺意,那是暗藏在暗處的影衛.她只是大略地環視了一圈周圍的環境,跟著白雪穿過一條長廊,來到一間廂房的門外.

"主子,屬下進去了."里面沒有回應,白雪推開房門,"魔後娘娘請."

梅開芍跨了進去,廂房內只點了幾盞燈燭,視線十分昏暗,層層垂下的金色紗簾,擋住了榻上之人的容顏.她走過去,每一步都邁得極輕.

二人的距離,最終只隔著一層薄薄的紗簾.只是那個神祇般的男子,卻安靜地躺在榻上,絲毫沒有發現有人靠近.

梅開芍抬手動作頓了頓,緩慢掀開簾子,一股冰冷的氣息拂面而來,慕容寒冰的臉色蒼白如紙,雙唇已然凍成了深紫色.內室擺了很多炭盆,蒸騰的熱氣,熏得梅開芍臉色發紅.

"屬下嘗試替主子輸入內力禦寒,但效果甚微,屬下無法,只能求助魔後娘娘相助.懇求魔後娘娘,救主子一命."白雪跪了下來,他的身後,不知何時也跪了一地的暗衛,"只要能救主子,屬下萬死不辭."

"你們出去吧,把屋里的東西,也全部撤走,沒有我的吩咐,不要進來."梅開芍的指腹剛一接觸到慕容寒冰的手腕,刺骨的觸感瞬間驚得她抽回了手.

好冷!

他們的動作迅速,利落地撤走了所有炭盆,關上了房門.廂房恢複了沉寂,只聽見燈燭爆裂的聲音.

慕容寒冰體內的寒毒,比梅開芍預想的要來得嚴重.她握住他的手,十指相扣,將靈力渡了過去.可是,梅開芍發現,她度過去的靈力像是受到了阻擋.

這到底是怎麼回事?

梅開芍握緊他的手,閉上眼睛,金色的氣息源源不斷地從她體內冒出來,順著慕容寒冰手腕的脈絡,進入他的體內.

她的額角滲出了冷汗,太陽穴的青筋暴起,強行壓制著某種痛苦.慕容寒冰的靈力很強大,極度排斥她的靈力探索.

梅開芍的神識撥開重重迷霧,探入慕容寒冰的識海.映入眼簾的是看不見盡頭的血海,血海的中央,以白骨壘成了一個王座,而坐在王座上的男人,正是一襲紅衣的慕容寒冰.他低垂著頭,手中握著弑神劍.鮮紅的血,宛若噴湧的泉水,從他的腳下傾流而下,彙入血海中.

梅開芍從虛空落入海面,腳尖蕩開層層漣漪,不遠處的男人,終是抬起了頭,耀眼的紅目闖入視線,一道紅光破空而來,掀起強烈的殺意.

她猛然睜開了眼睛,未來及松手,強盛的靈力反噬,直擊她的心口.

"咳咳……"梅開芍踉蹌地後退兩步,捂著心口吐出一口鮮血.抬眸,慕容寒冰的周身縈繞著金紅兩股氣息.倏地,她的瞳孔一縮,看見暗紅色氣息把金色氣息全部吞噬殆盡.

而床榻上的男子,依舊未醒.

"魔後娘娘?發生什麼事了?"門外,傳來白雪關切的聲音.

"無事,你們別進來."梅開芍冷聲下令,吞下了兩顆極品聚靈丹.

上篇:第581章遙遙無期    下篇:第583章以命救之
2007-2020 BeStory.com
本站資料來自互聯網, 由會員上載及自行管理. 版權無從考証. 書庫及論壇書籍版權屬於原作者. 不得以任何形式用于商業用途。如發現章節或資料錯誤, 版權疑問, 作品內容有違相關法律等情況, 請向我們舉報, 我們將立即刪除
[ 關於我們 ] [ 聯係我們 ]
Go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