註冊登錄[登出]   我的書簽   收藏本站  
首頁重點更新魔法異界仙武異能言情敘事時光穿越科幻太空靈異軍事游戲體育曆史紀實名著古典

首頁 時光穿越 梅府有女初成妃第585章刑訊逼供   
  
第585章刑訊逼供

g,更新快,無彈窗,!

隱巳像是換了一個人,雙手的指甲赫然變長,金瞳耀眼,散發出邪魅的光.黑發褪去,銀發披散在肩側,長至曳地.

他舔了舔干裂的雙唇,眼眸直勾勾地盯著慕容寒冰的側顏,冷笑道:"君泠傲,我倒是小瞧了你的本事.我不是那個心慈手軟,胸懷天下的苗疆王.想要秘鑰,總要拿出點等價的東西來交換."

守候在一旁的白雪,手中的長劍橫在他的面前,"你是誰?"

"不過是君泠傲身邊的一頭獸寵,有什麼資格詢問本君的名諱."墨離冷傲的抬頭,目光從長劍上略過,"小心一些,若是手一抖,你主子的計劃可就全部泡湯了."

他低笑,聲音都是毫不掩飾地張狂.

白雪冷著臉,收回了兵器,打量的目光鎖定著眼前的男子,心中警惕萬分.他竟然看不穿,苗疆王的體內,存在兩個心性不同的靈魂.

慕容寒冰挑了挑眉梢,似乎對墨離的提議十分感興趣,"說出你的條件."

"那個人對神魔君而言,不過是可有可無的替代品."墨離邪魅一笑,"本君要梅開芍."

慕容寒冰氣息變得暴戾,面色卻鎮定自若.

"神魔君得到密鑰,開啟魔宗門,就能得嘗所願,何必抓著一個替代品不放."面對突變的地牢氣氛,墨離不以為意,"本君這是在為神魔君分憂解難."

慕容寒冰閃到他的面前,掐住他的脖子,逼他抬起頭,"本座不管你是誰,都不要妄想打她的主意!"

"神魔君,這里只有你我二人,不必做戲."墨離的金瞳變成妖獸的豎瞳,他低聲道,"魔宗門一千年開一次,你等了這麼久,不就是為了那一刻嗎?借著苗疆王登基為祭,你闖入冥界拿追魂燈,你想做什麼,本君瞧得明明白白."

"越澤,你找死!"慕容寒冰雙眸猩紅.

"越澤?"墨離冷笑,"本君已經許久未曾聽到有人喊這個名字了."

在冥界困了千年,他早已忘卻了自己的名字.逃離冥界要付出的代價,便是要承受九九八十一道天雷.但他修為被封著,沒能挨過第十道驚雷,便被劈了個七零八落.

墨離,就是天狐王越澤其中一道魂魄.苗疆新王登基的那一天,他陰差陽錯把隱巳當成了宿主.

"你殺了本君,就再也拿不到秘鑰,苗疆子民的生死,本君可不在乎."墨離道,"如何?神魔君可是想清楚了?距離魔宗門開啟,還有三天,本君等神魔君的消息."

"主子……"白雪凝眉,喚回了慕容寒冰即將暴走的心智.藏在苗疆王體內的魂魄,竟然是天狐王越澤,這件事就變得棘手了.

慕容寒冰松開手,一言不發地轉身離開.

"神魔君,萬事俱備,只欠東風,你還在猶豫什麼呢?"墨離對著他的背影說道,"卻邪劍已成,要的不過是一個契機."

地牢只余下柴火噼里啪啦燃燒的聲音.

"一千多年了,你對他,倒是忠心耿耿."墨離把目光轉移到白雪的身上,"千年前的那個提議,只要你願意,依然奏效."

白雪冷冷地看著他,"天狐一族已亡,如今你孤軍奮戰,你拿什麼來兌現承諾."

這些話,無疑戳中了墨離心中的傷疤.

"君泠傲做的那些事,你以為帝君會輕易放過他?"墨離咳出一口血,"你繼續為他效命,只有死路一條.哈哈哈……白雪,別怪本君沒提醒你!"

"你先顧好自己的性命吧,能不能活著從這里出去,還未可知."白雪轉身離開,墨離陰笑兩聲,笑意逐漸沉澱下來.

梅開芍回到大殿,望著日漸暗沉的天際,心中驀然升起一股強烈的不安.她起身,不小心打落了手側的茶盞.

宋瑤聞聲走了進來,沉默地蹲下身來,收拾地上的碎片.

梅開芍盯著她白皙的後頸,手中捏著銀針,動作飛快地刺了過去.

宋瑤察覺到危險,旋即回頭,可是已經晚了,她只感到頸間傳來一陣刺痛,身影踉蹌兩步,雙眼模糊,暈倒在地.

縱然她是一名出色的殺手,但與梅開芍的刺殺經驗相比,還是差了一大截.

梅開芍與宋瑤的身影相似,只要蒙上臉,如果不仔細看,根本看不出來.

換上宋瑤的衣裳,梅開芍把人拖到玉床上,為她蓋好被子,低聲道:"抱歉."

梅開芍不想做籠中鳥,她要去暗疆谷,查找隱巳的下落.隱巳臨行前對她說的話,深深地刻在她的腦海中揮之不去.

隱巳,有事瞞著她.

出了大殿,梅開芍步伐自然地往長階上走,她能感覺到有目光落在她的身上,那是隱藏在暗處的暗衛.

梅開芍沿著今天走過的路,再次來到了飛瀑.貿然從飛瀑飛下去,如果沒有出色的實力,存活的可能性不大.

周圍一定有下山的路……

咔嗒!身側的岩壁傳來一道脆響.

梅開芍躲到一塊巨石後面,斂去了所有的氣息.

一名暗衛從一個山洞中走出來,他手中提著一個精美的食盒,朝著大殿的方向走去,看樣子應該是給她送飯的.

梅開芍不知道暗處究竟埋藏了多少暗衛,若把人敲暈,恐怕會打草驚蛇.她要在那名暗衛到達大殿之前,離開山莊.

梅開芍站在那道岩壁前,目光搜尋,最終按在一塊凹下去的石面上.

轟隆一聲,石門打開,出現了一條石階.

她走了許久,終于看見了前面透進來一束光.

出了洞口,視線豁然開朗.山腳下,是一座占地面積廣闊的山莊.一條棧道從腳下延伸到山腳,穿過茂密的樹林.

山巔之下,別有洞天.

梅開芍沒有選擇走完那條棧道,而是中途改道,從偏僻的小徑離開.山中的灌木叢長得茂盛,鮮少有人來.她走得極為順利,下了山,就是一條官道.

位于官道的路旁,搭了一個簡陋的茶棚,供來往的商旅休憩.此刻,茶棚里面坐滿了人,停了一隊商旅.馬車上的貨物用麻布包裹得嚴嚴實實,一眼看過去,貨物平整,壓根看不出貨物的輪廓.

興許是在焰城吃過虧,梅開芍多看了幾眼就別開了目光.她撤下面巾,找了一個空位坐下來,耳邊傳來商旅攀談的聲音.

"頭兒,前方就是焰城了,近幾日城中戒備比以往要嚴厲,我們若想平安進城,恐怕得這個數."前去打探消息回來的男子從寬大的袖口下伸出了三個手指,然後飛快地收了回去,生怕被人看見,"前些日子城中出了賊寇,據說葉家通敵叛國,卻不知惹上了哪位仇家,被殺了滿門.這個案子到現在,都懸著呢.那葉將軍一死,就可憐了我們這些做老百姓的,簡直可惡!"

"三兩銀子的通關費?"被稱作頭兒的男子,是一名中年黑髯大叔,他關注的重點,只是銀子而已,對葉家的八卦,半點兒都沒有興趣.

"不是,是三十兩!"

"呸!他們怎麼不去搶!"黑髯男子狠狠地唾了一口,沉默了半晌,繼續反問道,"你方才說了什麼?葉家怎麼了?"

"葉凡死了,葉家被人屠了滿門,案子沒結呢."另外一個人回答道.

黑髯男子灌了一杯酒,起身時踹翻了身前的桌椅,嚇得棚內的客人落荒而逃.他憤怒地橫了周圍一眼,搖擺著雄壯的身軀走向了馬車.

"別耗著了,趕緊進城去."

那群小弟連連跟上,不敢再言語.

梅開芍走過黑髯男子的身旁,故意撞了他的肩頭,爾後慌張地低頭道歉:"對不起,對不起……"

黑髯男子暴躁地瞪了她一眼,罵罵咧咧道:"沒長眼睛嗎?怎麼走路的!"

其中一個瘦個子男人沖了上來,重重地推了梅開芍一把,梅開芍順勢撞倒在地上,他罵道:"我們老大你也敢撞,不想活命了麼?!"

梅開芍撐著桌子站起來,頭始終沒抬起來,看起來就像一個辦錯事的孩子,瘦削的身影無疑更顯得楚楚可憐.

"行了,趕緊收拾收拾進城,別惹事."黑髯男子看了梅開芍一眼,顯然沒把人放在眼里.他駕著前頭第一輛馬車,一鞭狠狠地抽在馬背上,那黑馬如驚弓之鳥,踏著塵土奔向城門.

待車隊全部消失在視線中,梅開芍方抬起頭來,嘴角露出一抹得逞的微笑.她玩弄手中的錢袋,掏出幾兩銀子放在了桌面上,算是給予店家的賠償.

這個錢袋是梅開芍從黑髯男子身上順下來的,焰城城門守備森嚴,外來人員要想進城,得交點通行費,那些都是士兵私底下辦的肮髒事.梅開芍從山莊逃出來,身無分文的她要想進城,正愁沒有銀子呢,沒想到偏偏有人撞上門來.

況且看那黑髯男子明顯不是好脾氣的主兒,遇事極為小心翼翼,生怕招惹麻煩,心里必定有鬼.

梅開芍正是看出來這一點,才把主意打到了他的身上.

焰城城門口,排了好幾列入城檢查的隊伍,其中就有那行商旅.馬車自然是重點排查對象,幾輛馬車往城門口一站,瞬間把城門堵死了,排查的時間也越來越長.

"這是什麼東西?"侍衛長拎著長槍走了過來,他打量了他們一番,企圖用長槍去挑開蒙在馬車上的黑布,豈料中途卻被一只大手握住了.

"大哥行個方便,我們這些人都是做小買賣的正經人,您看入城的隊伍那麼長,仔細檢查起來多浪費時間."黑髯男子低聲說著,把手摸向腰間,頓時感覺空空如也.他低下頭來看了個明明白白,臉色極為難看.

竟敢有人把賊心打到了他眼皮子底下,膽子可不小.

黑髯男子像是想到了什麼,余光一瞥,正巧看見梅開芍手中轉著他的錢袋,站在城門內,挑釁地看著他.

上篇:第583章以命救之    下篇:第586章狼子野心
2007-2020 BeStory.com
本站資料來自互聯網, 由會員上載及自行管理. 版權無從考証. 書庫及論壇書籍版權屬於原作者. 不得以任何形式用于商業用途。如發現章節或資料錯誤, 版權疑問, 作品內容有違相關法律等情況, 請向我們舉報, 我們將立即刪除
[ 關於我們 ] [ 聯係我們 ]
Go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