註冊登錄[登出]   我的書簽   收藏本站  
首頁重點魔法仙武言情穿越科幻靈異競技日輕紀實名著

首頁 時光穿越 梅府有女初成妃第610章王,歸來   
  
第610章王,歸來

g,更新快,無彈窗,!

女子一步一步踉蹌走來,紅色的雙眸漸漸蒙上了一層水霧.倏地,她急行了幾步,忽然一躍而起,直奔梅開勺而來.

"找死!"沈清歌橫在梅開勺的面前,捏了一張黃符,雷閃頃刻間落下.

"滾開!"女子幾個旋身,靈敏地躲避降下的雷閃.眼看著僅有一步之遙便能近得梅開勺的身側,一道凌厲的紅光從她眼前飛過,弑神劍的劍鋒險些割斷她的咽喉.

女子不得不後退,憎恨的目光猛地射向來人,雷閃恰巧落了下來,她猝不及防地避開,但還是不可不避免地傷到了手臂.

"一千多年不見,一向高高在上的神魔君,居然屈尊降貴,甘與人族為伍.哈哈哈……神魔一族竟然落魄至此了嗎?"女子語氣譏諷,眸光陡然變得凌厲,"君泠傲,當年魔族鐵騎踏平花歸谷,害慘我王.如今您還有何臉面,踏進我王土,來見花妖千魂?"

"把妖魂石和月魂石交出來,本君饒你一命."慕容寒冰無情道,一襲白袍,經曆一場激烈的打斗,仍舊纖塵不染.

目光在黑暗處逡巡了一圈,最終定格在梅開勺的身上,女子嘴角一勾,譏誚道:"如果我不給呢?神魔君是不是像當年那般,用折磨王的手段,來對付我?"

慕容寒冰眉目一擰,靜默不語.

鮮紅的血跡從女子的廣袖下,源源不斷地滴落.她似乎感覺不到疼痛般,笑容蒼白,但也掩藏不住她眸底的恨意.

女子的目光,掠過沈清歌,落在梅開勺的臉上,目光沉重,宛若摻雜千言萬語,泛白的嘴角,蔓延開一抹淒涼的苦澀,"如今我孤身一人,死亡何懼?神魔君想要妖魂石和月魂石,去救云卿那個賤人?妄想!那個女人身上背負我王的罪孽,千世萬世,都還不清!"

興許是由于情緒激動,女子蒼白的面龐,終于染上了一抹緋紅,眼眶,流出兩行血淚.

內心深處,像是被針紮了般,陣陣泛疼,梅開勺捂住抽疼的胸口,女子的臉,在她的視線中,漸漸形成虛幻的重影.

"本君欠你的情,待借用完兩顆靈石,自然悉數還清."慕容寒冰眸光深沉,如深潭,望不見底,聲音冷若冰霜,袖下握緊的雙拳,卻完全暴露了他此刻,壓抑的情緒.

"哈哈哈……拿什麼還?拿你的命還嗎?"女子聲音轉厲,廣袖一揮,原本沉寂的地表,突然向上拱起,豎碑竄出地面.

墓碑,方圓十里,全是數不清的墓碑!

"每一塊墓碑,代表的,皆是當年被神魔鐵騎殺死的花妖."女子聲線顫抖,"神魔君,試問,你如何償還!"

字字誅心,句句咄咄逼人,蘊含的皆是化不開的悲傷,算不清的恩怨情仇.

滋滋茲,周圍只余下岩漿腐化碎石的聲音.

女子直視梅開勺,猛地一抬手,但聽嗖的一聲,地表暴起一只觸須,拖著一個黑影,重重地摔在腳邊.

地上的人,被粗壯的觸須纏成了一個粽子,幾乎看不清臉,不知是死是活.

"過了這麼多年,喜歡窺聽的毛病,依然沒改."女子露出殘忍的微笑,低聲道,"好久不見,可喜歡華玥給你的見面禮?云卿大人."

即使這個女人轉世千次,華玥也不會忘記,她身上令人厭惡的氣息.

"華玥?"這個名字,像一道光束,劃開梅開勺混沌的腦海.混亂的記憶畫面,如跑馬燈似的,一幕幕閃過眼前.

空缺的那一部分記憶,漸漸清晰起來.

眉心,如烈火燃燒般灼熱.

梅開勺抬眸,迎上一雙瀲灩的紅眸,清明的視線,看見那雙紅唇一張一合,清晰地吐出幾個震撼人心的字.

"花靈華玥,恭迎王回歸."

話音未落,伴隨著一聲尖銳的脆響.

梅開勺手腕上的七魂鈴,轉瞬間全部粉碎,化為齏粉.一股不屬于她自身的強大力量,游走遍她的四肢百骸.

站在梅開勺身邊的沈清歌,看見梅開勺渾身被一抹金光所籠罩.光影中隱約出現一抹俏麗的身影,一把通體雪白的長劍憑空出現,護在她的身側.

銀色的劍芒,生硬地將沈清歌逼開.

華玥踢開腳邊礙事的'人粽’,再抬起眸時,眸間充滿興奮的癲狂.她足尖一點,徑直地躍向梅開勺.

她等了千年,終于等來了,她要等的人.

這一刻,她不允許任何人壞了她的大事!

兩指一捏,甩出的紅光,直擊沈清歌的心口.

沈清歌神色一凝,長袖翻飛,側身避開.強大的內力相撞,蕩開的波動,震得他心口發麻.

這個女人,他倒是小看她了!

慕容寒冰眸色一沉,抬手,修長的手指微微一動,弑神劍陡然在半空轉了一個方向,盤旋在他的身側,長鳴一聲,劍身泛著嗜血的紅光,刺向華玥.

此刻的梅開勺,宛若置身于靜態虛幻世界,周遭白茫茫的一片,她什麼也看不見.腳下一灘淺清澈的水潭,清晰地倒映著她的容貌.

水鏡中的那張絕色容顏,卻是云苒的臉.

滴答!滴答!

落下的水滴,暈開平靜的水面.

忽的,梅開勺目光一凝,清澈的水底,流淌著鮮紅的血液.很快,目及之處,卻是刺目的紅色.

耳邊沙沙作響,她迅捷轉身,看見千軍萬馬奔馳而來.黑色的鐵甲軍,閃爍著寒芒的長劍,一一穿過她的身體.

殺伐聲,震耳欲聾.

鮮紅的水面,燃起了滔天大火.

烈焰中心,立著一抹降色頎長身影.手起刀落,血色四濺,一襲耀眼紅衣的華玥,從半空重重墜地,迅速被烈火裹挾.

梅開勺心猛地一抽,她飛身前去,紅袍從她指尖滑過,華玥的身體,瞬間被火舌吞噬.

巨大的傷痛和無力感,將她拽入無底深淵.

"不要!"那一聲撕心裂肺的慘叫,從她嗓音深處迸發而出.臉頰冰涼,梅開勺抬手一抹,發現是血淚.

"云卿若是死了,就拿花歸谷陪葬."冰冷無情的聲音穿透耳膜,透著嗜血的寒意.

熟悉的音色繞耳,梅開勺猶墜冰窖,渾身冰涼,抬眸,一張絕代風華,英挺的臉龐闖入眼簾.

眼前的男人,氣息凜冽,像來自地獄的修羅.他的狩獵領域,皆是死亡的修羅場.

"君泠傲,你屠我滿族,即便化作厲鬼,尋盡輪迴,我云苒定回來將你,挫骨揚灰!"決然狠厲的聲音響徹耳際.

烈火盡褪,場景幾經變換,虛幻的場景倏然崩塌.

一股強大的壓力撲面而來.

此刻的梅開勺睜開眼睛,金茫轟然散開,縈繞在她身邊的氣息,強盛逼人.籠罩住她的那抹淡色模糊身影,漸漸融入她的身體.

"開勺?不是……"沈清歌哽住聲音,梅開勺的容貌發生了變化,變得更加傾城動人.尤其是那雙紅曜般的雙眸,沁著流光溢彩,既美豔絕倫,又凜冽冰冷.

那是一種用言語無法言喻的美,似乎將世間所有用來形容美好事物的形容詞,放在她的身上,都顯得詞窮匱乏.

現在的梅開勺,已經不是沈清歌先前認識的那個女子了.

靈動的水眸,望著人的目光中,透著一股倨傲,甚至……怨恨.

"我的王,我的王終于回來了……"華玥狠狠地撞在岩壁上,身上的疼痛再厲害,也無法阻擋她激動的情緒.

慕容寒冰步步緊逼,五指一捏,華玥的身體,如破布般摔在地上,弑神劍鋒利的劍尖,直逼她的紅眸.

"你以為殺了我,就可以得到那兩顆靈石.云卿即便靈體重塑,王也不會輕易放過她,包括你.花妖族的叛徒,死不足惜!"華玥凶狠的目光,瞥向滾落在角落里的,那團'人粽’.她的眼中,已然看不到偏執的瘋狂,而是一片得償所願的坦然.

慕容寒冰薄唇緊抿,揮劍的動作輕微一頓,恍然發力,弑神劍如奪命閻王,刺破華玥的眉心.尖銳的刺痛,伴隨著淡漠的聲音,戛然而止.

"浸染魔血的靈丹,能否融合妖魂石和月魂石的力量,護她的魂魄不散?"

"呵,云卿的靈丹染了魔血,怎能配得上兩顆純淨的靈石……"華玥像是意識到了什麼,眸色震驚,她瞪著近在咫尺的慕容寒冰,詫異道,"難道你說的是……"

滋啦!破空之音傳來,一股滲人的殺氣蔓延開來,徹底打斷了兩人的對話.

"君泠傲……"

悅耳的聲線,仿佛穿越了千年,直達慕容寒冰的心底.

深邃的眸光望過去,但見卻邪劍已然近至眼前.

白裙飄曳,散發淡淡花香.

咣當!

卻邪劍對上弑神劍,紅白光交錯,無比刺目.

就在這時,弑神劍突然退卻,紅光漸漸被白光吞噬.卻邪劍沒了阻礙,刺向慕容寒冰.

面對鋒芒畢露的卻邪劍,慕容寒冰竟然沒有躲避的意思.

梅開勺心猛地一抽.

倏地,一抹紅影忽然擋在慕容寒冰的身前,移動的速度之快,幾乎是憑空出現的.

慕容寒冰眉目一挑,想要抬手推開,已經來不及了.緊接著,斜刺里,一具溫熱的軀體撲了過來.待看清來人,出手的招式猛地一收,長臂一伸,改為攬住了來人的腰身.

梅開勺心一沉,欲召回卻邪劍,她的身體,早已下意識地沖了過去……

上篇:第609章叛變的師徒情    下篇:第611章瑤池仙子
2007-2020 BeStory.com
本站資料來自互聯網, 由會員上載及自行管理. 版權無從考証. 書庫及論壇書籍版權屬於原作者. 不得以任何形式用于商業用途。如發現章節或資料錯誤, 版權疑問, 作品內容有違相關法律等情況, 請向我們舉報, 我們將立即刪除
[ 關於我們 ] [ 聯係我們 ]
Go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