註冊登錄[登出]   我的書簽   收藏本站  
首頁重點更新魔法異界仙武異能言情敘事時光穿越科幻太空靈異軍事游戲體育曆史紀實名著古典

首頁 時光穿越 梅府有女初成妃第626章天才受挫   
  
第626章天才受挫

g,更新快,無彈窗,!

母親在程父還未發跡的時候就已經跟隨陪伴左右,生下了程度,哪只後來程父越爬越高,程家也逐漸被經營成南城五大家族之一,自然有不少女人意圖攀附上來,沒過多久,程父就迎娶了劉氏進府.

這世道本就是實力為尊,強者身旁自然是香粉環繞,母親也沒有說些什麼.哪知劉氏善妒,心生不滿自己只是妾位,暗中設計陷害母親,還誣陷程度是母親與別的男人生下的孩子.

不能繼續想下去了.

程度用力閉了閉眼睛,從床上坐起來,伸手拿過床邊的佩劍,那是母親留給他的東西,望向窗外,夜涼如水,皎潔清寒的彎月墜落于墨藍色的浩瀚夜幕中,星辰也只余下零星孤單的幾顆,散漫地鋪開.

他好不容易才從仇恨的魔障中走出來,離開家的這些年走過了不少異國他鄉,也在處處危機四伏的妖獸森林邊緣居住過一段時間,每日在生死之間沉浮,雖然天賦算不得天才,但從血中一點一點積累起來的實戰經驗和修為武氣,自然是比那些溫室之中澆灌出來的稚嫩花朵要強上不少.

加上妖獸森林中常常能得到內丹和靈藥靈果的輔助,程度竟然也突破到了金級初期.

出去走走好了,權當散散心.

程度打定主意,翻身下床,輕手輕腳推開廂房的門,在院子里走動,打算去程家湖畔的小亭邊坐坐,路過偏院時卻聽到里面似乎傳來壓低的說話聲.

"他沒死在外頭還真是便宜他了!"劉氏恨恨到,面前的的貼身丫鬟小翠垂頭站著,"我聽人說了,這小子居然還突破到了金級!今日老爺雖然嘴上責備他,但對過兒的態度明顯不一樣,我苦心經營這麼久,能讓老爺把程家給那個賤種?"

程度呼吸一窒,五指攥緊了,指節因著用力都有些泛白.

雖然早知道劉氏和善的面孔下藏著一顆蛇蠍心腸,但親耳聽見這些話,心底還是難免掀起洶湧的怒氣和恨意.

程過是劉氏和程父生下的孩子,天性愚鈍,膽識也平平,好在乖巧孝順,又有劉氏從旁吹枕邊風,程老爺自然是喜愛程過更甚,程度也再不願忍受在程家中的生活,于是終于辭別出門.

這一走就是數年.

"畢竟二少爺到現在為止,也只是突破了火級,大少爺早早突破了金級,連辛家辛幕也只是木級,老爺自然會猶豫考慮將家主之位傳給程度."小翠冷靜分析道,"眼下夫人還是盡力幫著二少爺提高修為,哪怕是突破到水級,雖然不比大少爺,好歹讓老爺看見起色,以老爺對二少爺的寵愛,自然會偏愛希望將家主之位傳給二少爺的."

"你倒是一口一個大少爺叫的親熱,小丫頭片子胳膊肘往外拐!那不過是個賤種!"劉氏冷哼了一聲.

程度再也忍不住,驀然出了聲:"劉姨大半夜的不睡覺,在這里商量謀劃些什麼呢?"

陡然冒出的聲音將兩人都是嚇了一跳,小翠連忙轉過身去,但程度已然看見了她的面孔,反倒是劉氏在最初的驚惶煞白了臉色之後,很快平靜了下來.

沒有程老爺在場,她也不需要裝了.

"賤種?"程度重複了一遍,眯起眼睛,"劉姨倒是好大的膽子,一張嘴什麼話都敢往外說,我再不濟也是父親的孩子,我是賤種,那父親是什麼?"

劉氏被他說得啞口無言,張了張嘴,惱恨地罵了一句:"倒是牙尖嘴利了不少,不與你爭論了!"

程度恨不得能直接拔劍殺了這個女人,手指按在佩劍上還是生生忍下了這股沖動,憤憤拂袖而去,胸口憋著一股氣惱,幾乎是天蒙蒙亮了才昏昏沉沉睡去.

翌日的選拔賽定在午時,梅開勺清瑤等到快開場了才慢悠悠到,抽了簽,梅開勺對上的是辛幕,清瑤對上的則是一名普通的水級巔峰武者.

"程家那人怎麼沒來啊?"

"不會是被公孫家的嚇跑了?即便是這比武大會的魁位,哪里有性命重要啊?"

"我看未必吧?昨日大家伙也都看見了,那程家的大少爺可是已經有了金級的實力,公孫家的大公子倒是還沒見過他的武氣,但那殺神也才木級,差別大了去了!"

細碎的議論聲落入梅開勺耳中,她下意識地朝著幾人中掃視了一眼,果然沒見到程度的影子.

這比賽馬上就要開始了,要是在比試開始十秒內還未出現,可是視為自動棄權的,這家伙究竟在搞什麼名堂?難不成也是覺得無趣,便干脆不來了?

"准備--"

老者的聲音在廣闊的擂場響起,梅開勺心底有些淡淡的惋惜,但還是專注了目光看向面前的辛幕,聽著周圍人的反應,這辛幕似乎是難得一見的天才.

梅開勺勾起唇角,她倒是要看看,這位所謂的天才,在她手底下能撐得過幾招!

"等一下!"程度急急朝著場內跑來,恰巧對上梅開勺的目光,粲然一笑,"可算是趕上了."

"既然人都到齊了,那便正式開始!"

老者宣布完,辛幕朝著她拱手作禮,緊接著便身形一動,猛地朝著梅開勺的方向沖了過來!

這速度倒是還算得上快.梅開勺的目光中露出一絲贊許.

不過比起她來,還差的遠了!

辛幕輕易地到了梅開勺身前,因著爺爺的囑咐,他特意將劍放在一旁沒有使用,怕控制不好力道將梅開勺失手殺了.

就在指尖即將觸到梅開勺衣角的刹那,他恍惚看見眼前的人勾唇一笑,緊接著手指便穿過了她的身體.

殘影!

辛幕大駭,警覺在腦海中瘋狂閃爍,正欲向後退去,梅開勺已然來到他的身側,一身衣衫無風自無,武氣以她為中心,澎湃地爆裂開來,劇烈地沖撞過辛幕的每一根神經,喉頭猛的湧上一股腥甜.

初次交鋒,他完全落于下風.

不可能,這怎麼可能……即便他現在還只是木級巔峰的實力,但依靠家族的培養和寶器丹藥的堆積,即便是面對金級初期的人,也尚且有一戰之力,這個風級的女人,怎麼可能?

看來該認真些了,方才是他過分大意.

辛幕拔出腰間的佩劍,臉上的神情也變得嚴肅沉靜,緩緩將劍刃向前,濃綠色的武氣形成狂暴的漩渦,整個擂場都受了這武氣漩渦的影響,隱隱產生了一股吸力.

"這是什麼招數!辛幕也已經強到了這種地步嗎!"

"果真不愧是天才!"

周圍的議論紛紛炸開了鍋,辛幕不禁有些洋洋自得,目光重新落在了梅開勺臉上,本以為會看見驚恐的神情了,卻不料梅開勺神色依舊入場,嘴角還帶著一絲輕蔑的笑意.

她在笑什麼?

辛幕忽然就湧起一陣怒火,大喝一聲,手中的長劍也向前劈砍,狂暴的綠色漩渦瞬間向著梅開勺席卷而去.

幾乎所有人都料定梅開勺必然慘敗,漩渦中龐大矛盾的能量幾乎可以瞬間將人撕成碎片,除非跳下擂台失去資格,她退無可退,如此龐大的能量想要平息也絕無可能.

梅開勺沒有後退,也沒愣愣撞上前,只是高高舉起左手,無色的風從掌心洶湧而出,竟然也彙聚成一團漩渦,梅開勺輕輕一甩手,漩渦便飛了出去,被吸進那團綠色武氣中.

原本氣勢洶洶的木級武氣,在吸收了梅開勺拋過來的風團之後,竟然就慢慢平息了.

"這……怎麼可能?"

辛幕震驚地看著眼前的一幕,這已經是他最強的招數執意,雖然他神色如常,但為了放出這一招,武氣也消耗了不少,但梅開勺看上去卻一副無謂樣子,似乎剛剛他的攻擊根本算不得什麼.

"我當是多厲害,原來只是看個樣子,花里胡哨."

"那風女面對辛幕居然還能占上風,看樣子是辛家太寵他了,才捧得那麼厲害的!"

周圍的議論聲讓辛幕幾乎發瘋,他從有意識起,無不是被眾心捧月地供著的,家族給他最好的資源,宗族子弟只要見了他都要鞠躬請安,即便是族中長老也要禮讓他三分,一直以來都是南城公認的第一天才,從來沒人質疑過他的實力!

可如今卻被一個不知從哪里冒出來的風女打擊了,若是不將面前的人打敗,恐怕自己今後的威信樹立也會受到很大影響!

辛幕的眼神陡然變了.

梅開勺微微皺了皺眉,覺得眼前的少年似乎有些地方不太一樣了,但又看不出來,便多提了一分戒備,盯緊了他.

橫豎辛幕也不過是個木級武者,自然是奈何不了自己半分,原本梅開勺心底還有點辛幕能夠主動意識到他們之間實力差距然後棄權的念頭,現在看來是不可能了.

誰讓自己的武氣是風級的無色無形,看不出來強弱.

這群人興許是被這幾個人所謂的天才強者制霸久了,便習以為常地當他們是天花板.

"你很好,原本是打算留你一命的,是你逼我."辛幕突然惡狠狠道,從懷中抽出一張泛黃的羊皮卷軸,"我的底牌,沒想到會在決賽之前用,你現在求饒也來不及了."

上篇:第625章實力暴露    下篇:第627章金級巔峰
2007-2020 BeStory.com
本站資料來自互聯網, 由會員上載及自行管理. 版權無從考証. 書庫及論壇書籍版權屬於原作者. 不得以任何形式用于商業用途。如發現章節或資料錯誤, 版權疑問, 作品內容有違相關法律等情況, 請向我們舉報, 我們將立即刪除
[ 關於我們 ] [ 聯係我們 ]
Go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