註冊登錄[登出]   我的書簽   收藏本站  
首頁重點更新魔法異界仙武異能言情敘事時光穿越科幻太空靈異軍事游戲體育曆史紀實名著古典

首頁 時光穿越 梅府有女初成妃第639章重重關卡   
  
第639章重重關卡

g,更新快,無彈窗,!

"只能選擇一個嗎."梅開勺看了看眼前泛著金光的三個壇子,猶豫了一下,選擇了中間那個,"就這個吧."

"恭喜獲得破境丹一枚."那個聲音不帶一絲感情色彩,另外兩個金色壇子逐漸消隱在空中,梅開勺指尖點過的地方轟然炸開,嫋嫋浮起一枚青綠色丹藥,被梅開勺伸手摘下.

"十重關卡,每一關都有獎勵嗎?"

梅開勺自言自語了一句,拿著那顆丹藥轉過身,慕容寒冰正帶著笑意望著她,看出梅開勺的猶豫:"你拿著就好,這一關是你過的."

"輪流選擇吧."梅開勺停頓了一下,"我可不想欠你人情."

慕容寒冰唇角的笑意僵硬了一下,有些苦澀無奈地點了點頭,兩認繼續往前走,很快腳下便亮起一道藍白色的光圈,梅開勺明白這是進入了第二重關卡.

第二重是金級中期的妖獸,戰斗技巧也比白虎好上一些,慕容寒冰沒有再袖手旁觀,十幾個回合之後,妖獸便死于慕容寒冰的最後一劍,巨大的頭顱被整個劈裂開來,鮮血染紅了大片的地面.

"請選擇獎勵."

空中再次浮起三個金色壇子,梅開勺注意到地面上的血跡也在聲音出現的瞬間便消失不見,連那只被殺死的妖獸尸體也瞬間無隱無蹤了.

這回的獎勵是一件空間法器,外形看上去不過是一個普通紐扣,倒是很隱蔽,梅開勺直接將紐扣扔給了慕容寒冰,後者也就收下了.

一口氣闖到第五個關卡,梅開勺肩頭的衣服終于被妖獸的利爪劃破,慕容寒冰瞟了一眼梅開勺肩頭被劃破的皮肉,看著妖獸的目光也逐漸變得幽深起來.

看來這只妖獸也已經突破到了虛神境,和梅開勺方才一番纏斗竟然不相上下,梅開勺手中輝月削掉了它的半只右耳,此時正滴滴答答向下墜著血珠,梅開勺也挨了它一掌,被拍飛出去數十步,猛地咽下喉頭翻滾而上的腥甜.

這才是第五重……後面的關卡勢必會越來越難,但剛才那個聲音已經說了,不能退後,如果兩人沒能闖出這個秘境,被困在里面且不說可能出現的危險,沒過多少時日便會活活餓死.

"你先休息下,讓我來."慕容寒冰提起長劍,擋在了梅開勺面前,梅開勺一愣,便聽見慕容寒冰爆喝一聲,金色武氣驟然炸裂開來,整個人如同一道金色流光,以劍刃為前向著妖獸筆直迸射過去.

"小心!"

慕容寒冰的修為未必是這只妖獸的對手,如此莽撞地從正面進攻,梅開勺額上忍不住滲出了一絲冷汗,他是傻嗎?

妖獸眯了眯獸瞳,倒也不躲開,抬起大掌便向前狠狠拍了過去,厚實的獸掌帶起一陣強烈的勁風,狂暴的武力呼嘯著向著慕容寒冰壓了過去.

眼看著慕容寒冰就要被拍個正著.

妖獸心底忽然浮起一絲不好的預感,眼前的人類忽然揚起唇角,整個身體在空中翻了個圈,巧妙躲開了它拍過去的掌印,反而縱身一躍,劍刃直直對著它的眼睛插了過來.

"噗嗤--"

慕容寒冰面色冷然,將長劍從妖獸的眼中拔出,被直接刺中了右眼,強烈的疼痛讓妖獸全然失了神智,在地上瘋狂翻滾嚎叫,梅開勺捂住了兩耳,神情有些難受--這樣的聲波震蕩實在讓耳朵有些受不了.

"輪你了."

慕容寒冰給梅開勺丟了個眼神,梅開勺頓時會意,提起輝月飛身而上,將輝月往妖獸的喉嚨狠狠紮了進去.

"喀--"

喉管破裂的聲音在空氣中清晰可聞,妖獸發了狂一樣一躍而起,正欲向著梅開勺狠狠撲咬過去,身形卻猛地一頓,重重砸落在地上咽了氣,被刺傷的的眼珠已經是血肉模糊的一片,正往外淌著血.

"恭喜二位已經闖過了一半的關卡,在接下來的試煉中,也希望二位能夠堅持下去."

梅開勺選完獎勵,老者的聲音便沉了下去,兩人走了許久,四周隱隱浮起黑霧,梅開勺頓時繃起渾身警惕,神識卻絲毫沒有察覺到周圍有什麼妖獸的出現.

忽然一陣狂風吹過,整個視野都完全被黑霧淹沒其中,梅開勺下意識轉過頭去看慕容寒冰,卻發現自己身邊的人不知什麼時候已經消失了.

黑霧散開,眼前依舊是熟悉的場景,漫長沒有盡頭的走廊,翻滾沉沒的云霧.

"慕容寒冰?"

梅開勺試探著叫了一聲,沒有任何回應,心頭莫名湧起一陣惶恐.

他人去哪了?

"慕容寒冰!你給我出來!"

"在這在這!"

身後傳來清朗的男聲,慕容寒冰臉上帶著溫和的笑意,從梅開勺身後一路小跑,站在她身邊.

"你怎麼跑到後面去了?"

梅開勺有些疑惑,但看著慕容寒冰回來了,也算是松了一口氣.

剛剛那一瞬間,她還是沒忍住擔心起他的安危來……

"啊,這個……剛剛不是突然起了一陣霧嘛,我好像看到後面有什麼東西閃過去了,就到後面看了一下,你沒事吧?"

慕容寒冰訕訕笑著撓了撓頭,語氣有些歡快.

梅開勺總覺得似乎有哪里不太對勁,但一下子也想不起來,有些疑惑地看了慕容寒冰一眼,點了點頭,暫且相信了他的回答.

"這第六重按理來說應該已經開啟了,也不知道這妖獸會從哪里冒出來,前五關都是一開始就出現,這關總感覺有些奇怪."梅開勺看了一眼周圍,繼續向前走著.

"啊……哈哈,是嗎?"慕容寒冰唇角的笑意僵硬了一下,干笑了兩聲,"應該一會就會出現了."

"你到底怎麼了?"

梅開勺停下來,探究的目光在慕容寒冰身上來回徘徊了幾圈,眼神銳利,"感覺你似乎有點不太對勁?剛剛沒受什麼傷吧?"

"怎麼可能!只是有點累."慕容寒冰急忙解釋,目光和梅開勺對視了一瞬,又很快移開.

"我說,這次回去之後,我們就成親吧."梅開勺收回了目光,垂下眼睫淡淡道,"也一起經曆了這麼多事情,要是這回能夠沖破十重秘境,不管最後得到的是什麼,我都只想安安靜靜地和你一起生活."

氣氛沉默了很久,慕容寒冰才終于揚起唇角,露出一個輕松的笑意.

"好."

梅開勺苦澀一笑,心底複雜的情緒翻滾著,逐漸散去的黑霧前方隱隱透出一個朝著這個方向緩步而來的妖獸.

"前面!來了!"

慕容寒冰率先發現了妖獸,立即呼喊了一聲,幾乎是同時,梅開勺猛然拔出了輝月.

"這回肯定更不好對付,我們一起上!"

慕容寒冰臉色嚴峻,那頭妖獸也發現了兩人的蹤影,怪叫著朝著他們兩個橫沖直撞撲了過來,梅開勺朝著一旁縱身一躲,妖獸撲了個空,很快便又扭轉方向,對著慕容寒冰發動攻擊.

"小看我?"

慕容寒冰冷笑一聲,雪白長劍和妖獸砸下的利爪相撞,鋒利的劍刃被巨大的沖擊力壓入肉掌,再拔出時已經帶上了殷紅血跡.妖獸猛地收回前掌,正想俯身對著慕容寒冰獸吼,卻被不斷跳躍的劍刃逼得連連後退,皮毛也被削掉了些許,但這點程度的輕傷根本造不成很什麼危害,反倒是慕容寒冰的動作看起來越來越遲緩,漸漸有些體力不支了.

"我來幫你."

身後傳來一道女聲,慕容寒冰知趣地提著劍後退了一步,將自己身前的位置讓給梅開勺,肩頭的傷口才剛剛愈合,便因為動作的牽扯又滲出了血珠,梅開勺咬緊了唇.

"它的脖子應該是弱點!"

慕容寒冰在一邊出聲,梅開勺順勢望去,妖獸渾身都被一層軟甲殼和皮毛覆蓋住,只有脖子的地方露出一條細縫,依稀可以看見血管凸起的形狀,想必用劍刃能夠輕松劃破.

"明白."

梅開勺丟下一句簡短的回答,招招直逼向妖獸的眼睛,引得它將全身的防禦和注意都放在保護自己的眼睛上,輝月虛晃一劍,忽然在半空中手腕便轉了個彎,打著旋將劍刃朝著妖獸脖子的細縫插了過去.

"噗嗤--"

劍刃插入了脖子不過一兩寸,妖獸就轉過了憤怒的獸瞳,前爪竟然直接捏住了劍刃,梅開勺臉色驟然一變,還沒來得及松開輝月,就已經被連人帶劍整個甩飛了出去!

"轟--"

梅開勺的後背重重砸在一根柱子上,身後的石柱頓時轟然破碎,巨大的沖擊力讓喉頭猛地湧起一股腥甜,硬生生被梅開勺盡數咽了回去,嘴角還是滲出了一點嫣紅的血跡,艱難地支起身體,目光晦澀地看著脖子上開了個口,正發狂嚎叫的妖獸.

她雖然傷到了脖子,但還不夠徹底,這樣程度的傷口……也不知道是否足以致死.

"你沒事吧?"慕容寒冰臉色都變了,趕緊過來將她扶起,仇恨的目光也看向了面前的妖獸,"我單槍匹馬也贏不了它,要不我們一起上?它現在已經受了傷,兩邊攻擊肯定應接不暇."

"好."

梅開勺嘲諷地冷笑了一聲,用輝月撐著地面,站了起來,周身武力大盛,以她為中心,掀起了一陣肆虐狂暴的風.

上篇:第638章七魂鈴的羈絆    下篇:第640章真假同伴
2007-2020 BeStory.com
本站資料來自互聯網, 由會員上載及自行管理. 版權無從考証. 書庫及論壇書籍版權屬於原作者. 不得以任何形式用于商業用途。如發現章節或資料錯誤, 版權疑問, 作品內容有違相關法律等情況, 請向我們舉報, 我們將立即刪除
[ 關於我們 ] [ 聯係我們 ]
Go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