註冊登錄[登出]   我的書簽   收藏本站  
首頁重 點魔 法仙 武言 情穿 越科 幻靈 異競 技紀 實名 著

首頁 時光穿越 梅府有女初成妃第641章心魔   
  
第641章心魔

g,更新快,無彈窗,!

不知已經多久沒有這樣抱著了.

梅開勺的理智瘋狂叫囂著這個時候就應該伸手狠狠將慕容寒冰推開,可身體又分明眷戀著對方身體上傳來的溫暖,雖然還身在神器試煉的結界中,原本不安的心終于緩緩平靜下來了.

鼻尖滿滿都是慕容寒冰身上清冽的氣息.

"蛇毒?"

慕容寒冰的臉色倏然變了,看向有些發黑的傷口,臉色陰沉到了極點:"他把解藥放在哪了?"

"不用解藥."梅開勺將他輕輕推開,背過身去,不讓慕容寒冰看到自己臉上的神情,"我不會中毒."

慕容寒冰愣了愣,才緩緩揚起笑容.

他一時情急就忘了,梅開勺的體質是百毒不侵的,蛇毒自然也不在話下.

"恭喜通過神器試煉第六重,以下是獎勵."

梅開勺的面前浮起一道金光,依舊是三個金光閃閃的壇子,隨手點中了其中一個,看上去是一鼎煉制丹藥的青銅小鼎,鼎身上的花紋似乎經受了什麼摧殘,模糊和劃痕遍布,已經辨認不出原來的模樣.

隨著小鼎落入梅開勺手中的刹那,一道金光忽然將兩人包圍沐浴在其中,等到金光逐漸散去,梅開勺發現自己身上的傷口已經盡數愈合,肌膚也完好如初,只有肩頭和身後衣料的破損告訴她方才並不是一場夢.

試著運轉了一下體內的武氣,發現經脈丹田之中的武氣很是充盈,四肢也像是沒有經曆過戰斗一樣精神清爽,原本的酸澀一掃而空.沒想到在第六重結束之後竟然還會幫人恢複傷口,原本還有些擔心自己的傷勢在每一重逐漸加深,很可能走不到最後的梅開勺也大大松了一口氣.

將小鼎收入空間戒指中,兩人繼續前行,長廊終于看到了盡頭,不是想象中翠綠空曠的叢林原野,地上似乎被劃開了一條分界線,梅開勺所處的位置還是陽光明媚的晴天,再往前一步則是清冷的黑夜.

梅開勺猶豫了一下,還是邁開腿踏了進去.

就在兩只腿都落地的瞬間,身後的景物恍然扭曲,灑滿陽光的長廊被無形的漩渦扭曲著卷了進去,等到漩渦平息下來,身後的長廊已然不見,連慕容寒冰也沒了蹤影.

這里……好像有些熟悉.

梅開勺皺了皺眉,鏗鏘一聲將輝月從劍鞘中抽了出來,隨時戒備著周圍的情況,這里似乎是空曠的街道,周圍都是破落的居民樓,看上去已經很有些年頭.

等等……居民樓?!

梅開勺強壓下心底的震驚,再次確認了一下眼前的情景,確實是居民樓,塗在牆面上的黃色油漆已經層層剝落,被暴曬干裂的青苔斑駁髒汙地貼在牆根處,有些家戶的防盜網里擺放著雜亂的綠植,不知從哪里延伸出來的管子滴滴答答淌著水滴.

好熟悉,但是想不起來了.

她一定在什麼時候來過這個地方,是前世的情景嗎?

她穿越到這個時代之後居然能夠通過神器試煉看到現代的情景,這個試煉背後的操縱者究竟知道些什麼,又擁有怎樣強大的能量?

"哇--"

一聲嬰孩尖銳的啼哭劃破寂靜的夜空,梅開勺條件反射地看向發出聲音的那一戶人家,原本還暗著的燈光倏然亮了起來,那孩子哭得十分費勁,有些呼吸不上來地伴隨著劇烈的咳嗽.

梅開勺心底忽然湧起一陣酸意,夾雜在哭聲中的,還有女人低聲祈求的話語.

"就算是看在孩子的面上,也不要……"

"孩子?誰知道這是你跟誰生的雜種!"一個男人渾厚的聲音陡然拔高,帶著跋扈很是氣焰囂張,"老子今天告訴你,除非你搬走,不然這事就沒完!"

緊接著便是一陣器物碰撞摔打的聲音,女人咬緊了唇使勁壓抑住的哭聲,和嬰孩逐漸沙啞疲憊,最後安靜下來的嗓音,約莫過了半個時辰,終于重新歸于安甯,只剩下女人低低哄著嬰孩睡覺的耳語.

梅開勺站在那里,渾身像是過電一般顫抖著,一幕幕情景在腦海中清晰浮現出來,眼淚也根本不受控制地從兩眼滾滾而下.

為什麼她會覺得如此悲傷.

明明沒見到那個女人的樣子,腦海中卻浮現出一張被打得眼瞼淤青嘴角紅腫的溫柔女人面孔,明明痛得眼底滿是閃爍的淚光,硬生生對著自己擠出笑容來,輕聲拍打安慰著她緩緩入睡.

想起來了.

是她長大之後竭力想要忘掉的過去,那個女人和嬰孩不是別人,正是幼年時候母親和自己.出軌且有暴力傾向的父親在母親生下她之後沒多久便變了臉色,整日動手打罵母親,有時甚至還欲將氣撒在還是繈褓嬰兒的梅開勺身上,都被女人哭著求饒攔了下來.

後來家里搬進了新的女人,梅開勺那時已經長大了一些,永遠記得當時母親灰色的眼神,最後一絲對父親的希望也終于破滅,長大之後自己會選擇那樣的道路,最後成為有軍火幽靈之稱的馬丁一媚,也許也有這樣的影響吧.

都已經過去了,沒事的.

梅開勺伸手撫摸了一下自己的胳膊,雖然在清冷的夜里,氣溫還不算太低,她的體表卻止不住一陣一陣發冷,將輝月收入了劍鞘之中,梅開勺直直站在那里.

她不該害怕的,都已經打定主意和過去徹底切斷聯系了.

梅開勺咬緊了唇,快步向前走了幾步,打算趕緊離開這棟樓附近,在試煉中突然出現小時的場景肯定是有原因的,多半有什麼考驗正蟄伏在黑暗之中等著自己,她還是小心一些為好.

不知走過了幾條街,那仿佛在耳邊一樣母親的低語終于完全消失,梅開勺心底沒來由地松了一口氣,抬起頭看見眼前的場景,登時愣在那里.

一個看上去十七八歲模樣的少女,穿著單薄的秋衣趴在門口,鐵皮質地的門被稚嫩的手敲得震響,已經是深夜了,有幾家住戶被聲音吵醒,燈光亮了起來,不耐煩地從窗口探出頭來,碎碎罵著狠狠瞪了少女一眼.

似乎是意識到自己驚擾到了別人,少女瑟縮一下,便規規矩矩地靠著門,整個身體滑坐在門檻上,俏麗的臉頰無聲滑過兩道淚痕.

"嘎吱--"

鐵門傳來鎖頭轉動的聲音,少女臉上立即浮現出驚喜的神情,一下子從門檻上蹦了起來,等到門終于被完全打開,門後出現的是一個中年女人帶著厭倦煩悶的臉色.從立體端正的五官依稀可以看出年輕時她應當是個姿色不錯的女人,但歲月的流逝和生活的磨煉重壓讓肌膚早早便熄滅了光澤,整個人看上去灰蒙蒙病懨懨,沒有一點生氣.

"都叫你滾了,還賴在門口,吵著別的鄰居看我笑話是不是?"

"媽媽……"少女剛想說些什麼,就被女人狠狠打斷.

"你也跟那個混蛋一伙的來折磨我是不是?我都已經退出你們的生活了還有什麼不甘心的?"女人原本如同一潭死水般的眼底像是被扔進了一塊石頭,激起一層一層漣漪,緊接著掀起洶湧的風浪,"要不是有你這個拖油瓶,我也不至于落到這種境地!"

女人一字一頓說得咬牙切齒,少女的臉色瞬間變得煞白,勉強撐起一絲笑意:"媽媽,別這樣……"

"別叫我媽!算我求你了,我沒你這個女兒!"女人的神情變得逐漸瘋狂,像是想起什麼一樣,轉身急急走進屋里,掏出一疊錢一下子砸在少女手中,"你這麼多年吃我的用我的,一直拖累我,這些錢都給你,求求你趕緊走吧,還我一個安生行不行?"

梅開勺如遭雷劈,站在那里,渾身像是墜入冰窖一般.

身上的傷口明明剛剛已經被治好了,可是為什麼胸口還是一陣刺痛……

門在少女眼前砰然關上了.

少女捏著那疊錢站在那里很久,像是終于意識到母親是真的不要自己了,苦澀地笑了笑,轉身離開了.

少女的身影很快隱沒在拐角處的一片黑暗之中,梅開勺喉頭翻滾上的酸澀生疼,腳下也邁開了步子,緊緊跟在那個少女身後.

不過幾步她就停了下來.

在清冷的月光下,她的身體並沒有在地上落下任何影子.像是為了驗證自己的猜想,梅開勺試探著觸摸了一下樓房,她的手指仿佛是透明的一般,輕松地穿過了牆面.

果然……她現在看見的,只是被深埋在自己腦海中的記憶,並不是重新回到了過去,現在的"自己"也只是一個虛影,沒辦法改變眼前的一切.

可這樣眼睜睜地看著自己當年的事情重新上演一遍卻根本無能為力,才是最為慘烈的.

那個少女,無疑是長大一些之後的梅開勺.

從那個爸爸的新女人搬進了她們家之後,母親和梅開勺便被無情地驅逐出去,母親一度怨恨到想要通過法律途徑來解決這件事,卻遭到了警告威脅,也只能恨恨將這股氣咽下肚子,好在母親找了一家廉價出租的居民樓,小幾十平米的空間,進了屋就是滿滿當當的雜物,到了夏天每每都會悶出一身痱子,蚊蟲自然也不少.

上篇:第640章真假同伴    下篇:第642章慕容寒冰的噩夢
2007-2020 BeStory.com
本站資料來自互聯網, 由會員上載及自行管理. 版權無從考証. 書庫及論壇書籍版權屬於原作者. 不得以任何形式用于商業用途。如發現章節或資料錯誤, 版權疑問, 作品內容有違相關法律等情況, 請向我們舉報, 我們將立即刪除
[ 關於我們 ] [ 聯係我們 ]
Go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