註冊登錄[登出]   我的書簽   收藏本站  
首頁重點更新魔法異界仙武異能言情敘事時光穿越科幻太空靈異軍事游戲體育曆史紀實名著古典

首頁 時光穿越 梅府有女初成妃第645章生命之箭   
  
第645章生命之箭

g,更新快,無彈窗,!

虛神境中期!

梅開勺瞳孔猛地一縮,虛神境中期尚且傷不到這只妖獸,那它原本的實力究竟會強悍到什麼地步,那個已經離去的"主人",神州大陸的第一強者,又達到了怎樣的修為?

相比之下,自己顯得極其弱小.

"管它呢."慕容寒冰擦了一手嘴角的血漬,撐著身子站起來,目光中滿是狠厲決絕,"我跟那些光是見到就被嚇破了膽子的人可不一樣,即便知道面對你沒有勝算,也絕沒有直接放棄的道理."

"好."妖獸緩緩點了點頭,"那你就去死吧."

梅開勺還未看清它的動作,要收已經向前猛然躍了一步,瞬息之間便撲到了慕容寒冰的身前,一陣黑色勁風驟然掀起,慕容寒冰沒來得及發出呼喊,就已經被一爪子重重拍到了一邊的石柱上,巨大的沖擊力讓石柱幾乎是頃刻之間便支離破碎,無數的沙石碎片和塵土紛紛揚揚落下,梅開勺嗆到了一口,連忙捂住了口鼻,一雙眼睛擔心地看向一片塵霧之中的慕容寒冰.

慕容寒冰雙目已經半閉上,原本俊秀的面孔因為劇烈的疼痛扭曲得不成模樣,死死咬緊的嘴唇硬生生滲出血來,身上的衣衫早已破破爛爛,布料被不知從哪溢出的鮮血染得嫣紅一片,看上去淒慘狼狽.

妖獸眼底滑過一絲悲憫,不過稍縱即逝,便朝著慕容寒冰一步一步緩緩走了過去.

不能這樣!

難道自己要眼睜睜看著慕容寒冰被這頭妖獸殺了之後,就輪到自己?

"看劍!"

梅開勺暴喝一聲,身形騰躍起數十米的高空,輝月的銀光瘋狂流轉,自頭頂重重斬落而下,劍身被勁風微微扭曲出一道弧度,如同皎潔清冷的明月懸于頭頂.

妖獸下意識便舉起雙臂抵擋,厚重的毛皮上泛起一陣灰色武氣護罩,將整個身體保護得嚴嚴實實,輝月重重擊打在那層護罩上,劍身頓時嗡鳴不已,傳遞到的虎口傳來一陣撕裂的疼痛,梅開勺咬緊了唇,暴喝一聲,在空中再次揚起輝月,朝下重重劈了下去.

"喀嚓--"

灰色武氣防護罩和劍刃接觸的地方出現了一絲裂紋,梅開勺心底一喜,催動全身的武氣澎湃地運送到劍刃上,那道裂紋越來越大,蛛網般的紋路擴散開來,終于在一聲輕微的破碎聲響之後,碎裂重新化為霧氣.

妖獸的神情明顯一驚,但輝月已經直接砍傷了體表,興許是梅開勺的全力一擊,竟然也劃傷了一個不淺的傷口,汩汩鮮血從斷口不斷流淌出來,染紅了大片的毛發.

她做到了!

梅開勺眼底閃爍著驚喜的光芒,妖獸強悍如斯,似乎連近身都是根本不可能做到的事情,但他們卻都將它傷到了!

雖說和自己受到的重傷相比,那點傷口不值一提,但也終于燃起了一點微弱的希望.

妖獸似乎也對梅開勺竟然能夠砍傷自己感到有些驚訝,金色的獸瞳轉動,看了一眼自己的傷口,似乎是在感受疼痛.

不過下一秒,灰色妖氣就將傷口包圍住了,不過十幾個呼吸間,傷口以肉眼可見的速度迅速愈合,很快便恢複如初.

竟然能夠這麼快自愈?

梅開勺後退了一步,感到棘手程度又上升了一些,只是這種程度的傷害根本不夠……

可是慕容寒冰現在已經完全失去了行動能力,連能夠正常站起來都是個問題.梅開勺看了一眼依舊跪坐在地面上渾身是血的慕容寒冰,深深皺起了沒.

"好了,結束吧."

妖獸似乎失去了耐心,流露出些許贊賞的情緒,惋惜地搖了搖頭,巨大的厚重大掌從梅開勺的頭頂重重壓了下來.

只要將她整個捏住,稍一用力,就能將梅開勺的頭蓋骨整個捏碎.

"轟隆--"

明媚的天空卻陡然傳來一聲驚雷的炸響,妖獸手上的動作猛地停頓住,緩緩抬起頭看向了天空,金色獸瞳中波光流轉,那天空中傳來一些沉悶細碎的聲響,似乎有什麼人在說話,但總聽不清楚.

梅開勺看向妖獸的神情,它正帶著一臉的敬畏,似乎正在聆聽著從天外傳來的聲音.

就是這個時候!

梅開勺不顧全身的疼痛,從空間戒指里拿出先前獲得的破境丹,和身上還存留的些許聚靈丹一股腦地全吞了下去,周身的武氣頓時瘋狂飽脹,過分充盈狂暴的武氣將經脈撐得滿滿當當,不少地方直接破裂,身體像是被撕裂成無數塊一般劇烈地疼痛,梅開勺咬緊了牙,從喉嚨深處發出一聲痛苦的吶喊.

輝月上也承載了狂暴的武氣,原本靜止的空氣中形成數道風刃,根本不收梅開勺控制地胡亂飛舞,許多甚至割傷了她自己的皮膚.

人身為武氣的容器,能承載的武氣也是有限度的,一次性吃下那麼多的丹藥,若是不能夠及時全部疏導出來,最後的結果也只是經脈盡數爆裂而亡.

"開勺!"

慕容寒冰才勉強睜開眼睛,就看到如此令他目眦欲裂的一幕,撕心裂肺地大喊了一聲,又重重摔在地上,嘔出一大口濃稠的鮮血……

妖獸忽然心底警鈴大作,才低下頭,梅開勺已經提著輝月直直飛到了前胸,將鋒利的劍刃直接插進了它的胸口!

"噗!"

劍刃沒入血肉中的聲音,但劍身卻再也難以前進分毫,梅開勺眼底的殺意瘋狂閃爍,賭上全身的武氣,順著輝月流淌的銀白光輝,一股腦從傷口盡數灌注進了妖獸的身體,化為無數的風刃將傷口一點點撕扯開來!

梅開勺猛地吐出一股鮮血!

七竅開始因為承載不了這麼多的武氣,緩緩溢出鮮血,連眼角也逐漸開裂,渾身衣衫肌膚被風刃割得遍體鱗傷,看上去狼狽慘烈.

"啊!!"

梅開勺悲痛地最後大喊了一聲,將手中的輝月又往妖獸的胸口狠狠一推!

"噗嗤!"

一股鮮血如小泉般瞬間噴湧出來,直接噴射在了梅開勺的臉上,將她身上的衣衫瞬間染紅了大片,看著正汩汩淌血的傷口,梅開勺神情疲憊,終于揚起一絲寬慰的笑意.

全身的武氣也停止了流轉,如同一只走到盡頭的飛蛾,從空中垂直墜落而下,重重砸在地上,發出一聲悶響.

身下不斷流淌出的鮮血將地面染得通紅一片,慕容寒冰難以置信地瞪大了眼睛,一時竟然忘記了身上的傷口和疼痛,連滾帶爬地來到梅開勺的身邊,牽起她的手貼在臉上.

"是這樣嗎……我明白了."

妖獸忽然發出一聲歎息一般的聲音,低頭看了看自己的胸口,雖然傷口已經觸及了心髒,但是及時用武氣止住流血,也不是什麼不可能的事情.

但是那位大人既然都那麼說了……況且這兩人的表現,確實也讓他覺得,和那個背影有些相像啊.

主人……

妖獸緩緩閉上了眼睛,巨大的身體向後傾倒,砸落了下去.

"恭喜通過最後的關卡."

這回響起的卻不是那個老者的聲音,而是先前那個妖獸的聲音,兩道金光從兩人的身上掃過,一陣酥酥麻麻的癢帶著刺痛,原本受傷錯位的骨骼開始喀嚓作響,緩緩回到了原來的位置,梅開勺低頭看著自己的身體,遍布肌膚的傷口也慢慢愈合,只剩下已經干涸的血跡,肌膚卻還白皙如新.

一張閃著金光的長弓緩緩浮在空中,長弓的身後還有九支金色羽箭,梅開勺從地上站起身來,長弓倏然化作一道流光,飛入梅開勺的眉心,化作一個金色的光點.

"這是……"

梅開勺心念一動,金色的弓箭已經出現在手中,落入肌膚的感覺有些溫暖,莫名讓她想到陽光,長長的信息也瞬間湧入腦海.

這把弓箭名為生命之箭,整個玄幻世界里存在著十個大陸,神州大陸只是其中較為落後的一塊,每個大陸上都衍生養育出一個神器,擁有各自的試煉場,神器擁有自主意識,並不像其他低級器物那樣只要將主人殺死,強行滴血認主就能擁有,獲得每個神器只能通過十重神器試煉,並且最終得到神器之靈的認可才行.

"這麼說……剛剛那個不是妖獸,就是這把弓箭的神器之靈?"

梅開勺在心底思索著,這怎麼看也不像,那個神器之靈的渾身都是灰黑色的,連攻擊的霧氣也是陰郁的灰色,而生命之箭則是燦爛的金,光是握在手里,就莫名讓人生出一種積極的勇氣.

每一任神器的主人離開之後,神器之靈便會帶著神器回到最初的試煉地點,開始新一輪的等待,只有等下一人通過十重關卡,得到了認可,才能夠成為新的主人,那些強行搶奪神器的人反而會被神器所傷,更是不能強行滴血認主.

"這麼強?都不用擔心被搶走……"

梅開勺了解到這些信息,也有些目瞪口呆,金色羽箭上流溢著蓬勃的生機,情不自禁地拉開弓箭,朝著石柱射出了一箭.

"砰砰砰--"

羽箭化作一道金色流光,不過眨眼之間就已經接連射碎了數根石柱,最後牢牢釘在最後一根柱子上.

上篇:第644章生命之槍    下篇:第646章異象
2007-2020 BeStory.com
本站資料來自互聯網, 由會員上載及自行管理. 版權無從考証. 書庫及論壇書籍版權屬於原作者. 不得以任何形式用于商業用途。如發現章節或資料錯誤, 版權疑問, 作品內容有違相關法律等情況, 請向我們舉報, 我們將立即刪除
[ 關於我們 ] [ 聯係我們 ]
Go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