註冊登錄[登出]   我的書簽   收藏本站  
首頁重點更新魔法異界仙武異能言情敘事時光穿越科幻太空靈異軍事游戲體育曆史紀實名著古典

首頁 時光穿越 梅府有女初成妃第669章陸谷的到來   
  
第669章陸谷的到來

g,更新快,無彈窗,!

"噗嗤!"

又是一劍,這回不只是從盧秀的體表淺淺掠過,而是實打實地將整個劍刃都沒入了盧秀的小腹之中,大股殷紅的血瞬間噴湧而出,盧秀原本就白皙狼狽的面孔愈發蒼白如紙.

"盧秀!別跟他打了!"

這個聲音……

盧秀分了神,目光朝著青宗隊伍的方向飄去,陸谷才在宗門中得了程度派人送來盧秀脫困的消息,顧不得其他,即刻動身前往戰場,卻不想抬眸撞見這樣的一幕--

那個平日總是溫和笑著,完好以暇的宗主,現在卻是一身破敗血汙,發須散亂,看上去宛如一條敗犬.

"嘖,你已經沒有勝算了,還敢分心!"

將盧秀的意識拉回戰斗的,是公孫勝輕蔑的哼聲,他削鐵如泥的劍刃可不會等著盧秀回過神,直接而精准地貫穿了盧秀的心窩.

"喀嚓!"

從劍刃上傳來公孫盛磅礴浩蕩的武氣,在盧秀的胸口爆裂開來,登時一團血肉模糊,肋骨斷裂了幾根的聲音清晰地穿過周遭的一片嘈雜漢莎,落入盧秀自己的耳中.

低頭看了一眼自己胸前碗口大的傷口,不過片刻存留的光陰,他仿佛看到陸谷失控發瘋地沖到自己面前,幾乎是竭盡了他所有的力氣彙聚起武氣來,想堵住盧秀的傷口.

沒用的.

盧秀張了張嘴,喉嚨卻發不出半點聲音.

他的心髒已經被公孫勝的武氣整個毀壞了,即便賭注了傷口,也已經回天乏力.

"盧秀!!"

陸谷目眦欲裂,撕心裂肺的喊聲令周遭所有人都為之一震!

他從出生到現在,從未感受過如此深刻的恐懼和憤怒!

陸谷抬眸,目光冰冷怨毒地看向了站在一邊無動于衷的公孫勝,銀白的劍刃上還在不斷向下淌著溫熱的鮮血.

那是盧秀的血,是盧秀被奪走的生命力.

"怎麼,想殺了我?"

公孫勝挑眉,興致缺缺地看著面前因為憤怒和怨恨,一張俊秀的面孔都變得有些猙獰扭曲的男人,打量了一眼他身邊環繞浮動的武氣.

"連築基期都還沒突破,嘖嘖."

"陸谷!你別沖動!別跟他硬剛!"程度在盧秀死亡的震驚中回過神來,情緒痛苦,"現在馬上帶著盧秀的尸體回來!"

陸谷緩緩眯起眼睛,毫不畏懼地和公孫勝對視.

就是他殺了盧秀.

心底瘋狂湧動的怒意和殺氣幾乎要將理智全部吞沒,陸谷狠狠咬下舌頭,血肉破開彌漫了整個口腔的鐵鏽味和疼痛讓他稍稍清醒了些.

他現在沖上去,也只是和盧秀一樣,死在公孫勝的手下.

他早就知道,盧秀已經突破到了虛神境後期,只不過一直在隱藏著實力,盧秀尚且慘敗如此,自己送上去,無異于任人踩踏的螻蟻.

冷靜.

陸谷身形一動,卻不是朝著公孫勝攻擊過去,而是暴退數十步,回到了程度的身邊,垂下眼睫,轉身一步一步朝著隊伍後方走去.

"宗主怎麼了?"

"宗主……"

看到陸谷手中盧秀的尸體,許多青宗的弟子都開始逐漸感到不安起來,但陸谷對所有的聲音都置若罔聞,直到面前忽然便站住了一個人.

"陸宗主,血宗的援軍已經到了,我宗宗主還在玄宗賊人手中,暫且下落不明,還請您代為主持大局."

劉鋒的語氣很是平靜,毫無波瀾,目光在掃過陸谷手中盧秀的尸體時才微微露出吃驚的神色,不過很快便恢複了平靜.

"讓開."

陸谷的嘴唇動了動,有些惱怒.

見面前的劉鋒依舊沒有任何要讓開的意思,陸谷的眸子里怒過更深,語氣也加重了許多:"我叫你讓開!"

"陸宗主,發生了這樣的事情,在下也深表痛心遺憾,但還希望您--"

"喲,血宗的隊伍也來了."

公孫勝的聲音打斷了兩人的對話,兩人下意識抬眸向著聲音傳來的方向看去,公孫勝正浮在頭頂的空中.

"怎麼能說下落不明呢,我玄宗好歹也是名門正派,你看,你們的宗主這不是好好的嗎?"

公孫勝不懷好意的笑笑,指向了玄宗隊伍某處.

劉鋒順著他的手指看了過去,只一眼,便驀然縮緊了瞳孔.

"宗主!"

血魔滿臉不忿,左右被兩個玄宗的長老押住,雖說他的修為勝過這兩個長老是沒什麼問題,但他不畢竟不是傻子,要是在這里掙紮根本無濟于事.

畢竟公孫勝在,他對自己的實力幾斤幾兩,還是很有自知之明的.

"喂,這是什麼情況?"

一直站在一個旁觀者角度的梅開勺終于忍不住了,壓低了聲音,問身旁的慕容寒冰.

從他們來到這里之後,這劇情已經轉了好幾個急轉彎了,但看公孫勝那副穩操勝券的樣子,難不成這一切都早已在公孫勝和慕容寒冰的計算之中了嗎.

如果真是那樣……

梅開勺忍不住又看了一眼慕容寒冰,這個男人的心計,她當真不能小看.

完全就是兩只老狐狸湊到一塊了!

"還要打麼?你可得想清楚了,現在,你們尊敬的宗主大人,可是在我手中."

公孫勝面上帶著得意的笑意,自高空中睥睨腳下的人群,如願以償地見到幾人咬緊了牙.

"要怎樣你才能放了宗主?"

劉鋒雖然是在怒吼,但其實明顯弱了公孫勝一截,下意識轉過頭去看血魔,目光不經意對視上,莫名打了個寒戰.

血魔看著自己的,那是什麼眼神?

難不成他……

"這簡單,現在血魔不再,你便是這血宗的領頭人,只要--"

公孫勝話還沒說完,就被血魔一聲冷哼打斷.

"做夢!"

"暫且將你放在一邊,敗犬倒是先聒噪起來."公孫勝眯了眯眼睛,緩緩飛向血魔的方向,在他身邊降落,武氣大盛,大有一種即將准備進攻的架勢.

"也行,我這就先殺了你,之後再好好和劉鋒談交易,左右你可憐的血宗,今天都逃不出我的地盤."

得到公孫勝的示意,身旁的兩名長老對視了一眼,齊齊後退了幾步,周圍讓出一小片空地,血魔垂眸,看了一眼自己解放的雙手.

"給你與我公平對決的機會,十秒,只要你能夠在我手底下撐過十秒,我就放你走,如歌?"

公孫勝抬了抬下巴,頗為自信.

十秒?

聽到這個數字的血魔卻是苦澀地笑了笑,公孫勝老奸巨猾,能說出這樣的話說明他完全有把握在這十秒之內將自己殺了,已經強悍到了那樣的地步,他的掙紮力量根本不值一提.

"不浪費時間了,請吧."

公孫勝勾起笑意,緩緩將長劍橫亙與胸前,已經有些干涸的血跡斑駁地貼在劍身上,平添了些肅穆的殺意.

"慢著--"

一陣清脆的鈴響,伴隨著一陣陣令人意亂神迷的清甜芳香,柔軟的白紗緩緩被風吹動,從空中悠悠落下一道窈窕的少女身影,小巧的足尖輕盈地踩落在峽谷頂端,身後還跟著幾名同樣穿著白紗服飾的少女,白皙光潔的肌膚幾乎與身著的白色紗衣相融.

"雪蘭聖女."

公孫勝皺起眉頭,從唇中緩緩吐出了這幾個字.

她在這個時候出現干什麼?

不是說雪山派不會參與這次的宗門大戰麼?怎麼?難不成是看現在形勢混亂,也想著來分一杯羹?

公孫勝心底的算盤迅速轉動了起來,分析著眼前的狀況.

雪蘭聖女突然的出現,幾個核心人物都露出了意想不到的神情,梅開勺偷偷觀察了一眼慕容寒冰,他也盯緊了雪蘭聖女,神色似乎有些憂慮.

她就是這盤棋子里的"變數".

梅開勺在心底暗暗想道,繼續看向下面的情景.

"貿然打擾,有些失禮."

雪蘭聖女率先開了口,目光轉向公孫勝,雖說是道歉的話,但渾身的氣質卻透著一股高貴優雅,宛若從天而降的仙女神祗.

"雪蘭聖女突然造訪,是有何貴干?"

公孫勝沒有與她客套,直接地看向雪蘭聖女的眼底.

雖然只是一個年輕女人,但她背後站著的那個勢力,令公孫勝也不得不心底發楚,雪山派的那幫人,就是在那些老東西幾乎變態的訓練和嚴格挑選之下,培養出來的以雪蘭聖女為核心的大型護衛隊.

若不是實力強硬,背後又站著那些人物,雪山派這些嬌滴滴的美人,恐怕早就被各路兵馬強取豪奪了.

"那我便開門見山地說了,公孫宗主,我想跟您討個人."

雪蘭聖女話音剛落,目光便轉向了他面前的血魔,很顯然意有所指.

血魔一愣,移開了和她對視的目光,不發一言.

"誒."梅開勺雙手抱胸,饒有興致地看著眼前的一幕,"似乎有好戲看了."

"你要將血魔討去?"公孫勝一愣,也反應過來雪蘭聖女說的是什麼,馬上就一口回絕,"若是換個時機,換成其余人,興許還有商量的余地,畢竟我玄宗與雪山派從未交惡,但今日我兩軍對壘,你卻要保下敵帥,這是什麼意思?莫不是將我玄宗當成了任人揉捏的軟柿子?"

公孫勝警惕地將武氣環繞在周圍,做足了隨時能夠攻擊的准備.

上篇:第668章胡鬧    下篇:第670章威脅
2007-2020 BeStory.com
本站資料來自互聯網, 由會員上載及自行管理. 版權無從考証. 書庫及論壇書籍版權屬於原作者. 不得以任何形式用于商業用途。如發現章節或資料錯誤, 版權疑問, 作品內容有違相關法律等情況, 請向我們舉報, 我們將立即刪除
[ 關於我們 ] [ 聯係我們 ]
Go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