註冊登錄[登出]   我的書簽   收藏本站  
首頁重點更新魔法異界仙武異能言情敘事時光穿越科幻太空靈異軍事游戲體育曆史紀實名著古典

首頁 時光穿越 梅府有女初成妃第671章器靈子午   
  
第671章器靈子午

g,更新快,無彈窗,!

因著身份敏感,梅開勺慕容寒冰二人並未直接表明身份進去,而是躲在雪山派宗門附近,等待弟子從里面走出來,才悄然變化成方才二人模樣,企圖混進去.

好在雪山派門衛也並未仔細看,也想不到會有人竟然用這樣的手段混入雪山派內部,只是粗略地對上視線,就隨便讓梅開勺慕容寒冰兩人進去了.

"這就是……雪山派?"

梅開勺踏入雪山派的宗門,看著眼前整個恢弘氣派的雪山場景,顫聲道.

青宗是將在宗門建立現在高山上,玄宗也是依山傍水而居,即便是嗜血殘暴人人聞風喪膽的血宗,挑選的宗門位置也算得上正常,但這個雪山派偏偏是不走尋常路!

如同名字所言,雪山派,建立在雪山山腳之下!放眼望去,整片銀白的雪域都被雪山派收入囊中!

這樣惡劣的生存環境,若是等級修為較弱的武者,長期居住下來,身體定然會受不了,可雪山派的卻就紮根于此!

這說明雪山派的整體弟子,實力都絕不會差到哪里去!

"你們兩個!呆呆站在那里干什麼!"

梅開勺正發愣,忽然便傳來了一道嚴厲陳厚的男聲,一名看上去年長些的雪山派弟子皺著眉頭,朝著兩人走了過來,"新來的?有些面生."

梅開勺與慕容寒冰迅速交換了一下眼神,梅開勺才將頭轉向了說話的那名雪山派弟子:"是,我們這兩日剛來報到,前輩……"

"負責給你們面試的長老是誰,怎麼連這些最基本的都沒有教給你!"說著,那人搖了搖頭,雖然臉上還是不耐煩的神情,語氣卻緩和了許多,"跟我來,新來的都要見過聖女,之後的事聖女自有安排.還有--"

那人轉過頭,目光在梅開勺和慕容寒冰的雙眸之間徘徊,微微眯起眼睛,有些警告的意味:"不管你們修為至何等地步,只要是踏入了這雪山派的宗門,就別想用任何的飛行技法,除非你一心尋死!"

那人狠狠咬重了最後的死字,梅開勺沒來由地心驚了一下.

不能飛行?

她的視線越過那人的肩膀,雪山派里還有零星來往的弟子,有的行色匆匆,低著頭腳下不停趕路,的確沒有敢在低空飛行的.

慕容寒冰微微眯起眼睛:"多謝前輩提醒."

要不是他和梅開勺走運,剛進宗門就碰上這樣一個"前輩",否則以兩人的性子,怕是等沒人注意到自己,就用飛的巡邏整個雪山派,尋找目標了!

聽到那人說要帶自己兩個去見聖女,梅開勺自然是喜出望外,他們特意來此處的目的為的就是要見雪蘭聖女一次,沒想到機會反倒主動送上門來!

謝過這個前輩之後,兩人便跟在他身後,老老實實來到了雪蘭聖女所住的冰霜宮殿之外,前輩背對著兩人,朝著殿內朗聲道.

"殿下,兩位客人已經帶到了."

"你!"

梅開勺率先反應過來,瞳孔猛地一縮.

兩位客人?從一開始,這個人就知道他們兩個是過來找雪蘭聖女的,而不是什麼新弟子?

一路瞞著他們,甚至順著他們的心意將他們帶來雪蘭聖女的地方,又有何用意?

梅開勺宛如受驚的貓,瞬間便繃直了身體,提起了十二萬分的警惕和防備.

"聖女傳話,說讓你們進去."

那人已經轉過身來,平靜無波的雙眸像是一口古井,幽深地看了兩個人一眼,就退了下去.

來都已經來了,還能怕她不成!

梅開勺咬了咬牙,剛想提起腳步,身旁一個纖長的身影已經越過她,率先大喇喇地踏入了冰霜宮殿內,朝著王座之上的聖女躬身行禮.

"二位切莫驚惶,我能得知你們今日要來,無非是通過聖女一脈傳下來的占卜秘術罷了."雪蘭聖女揮了揮手,掌心上赫然浮現出一個碩大的水晶球,晶瑩剔透,波光流轉.

雪蘭聖女將武氣覆蓋在水晶球表面,紅唇微微抖動,不知念了些什麼,那原本是透明的水晶球表面卻忽然浮現出一些畫面圖案來,盡管只是一些碎片影像迅速掠過,在別人眼里完全看不清這水晶球昭告的"命運",雪蘭聖女卻露出了會心一笑.

"占卜?"

梅開勺對這樣的秘術倒是有些好奇,這雪蘭聖女看上去高貴典雅,說起話來倒也溫和,輕聲細語不失禮節,她莫名對這個女子有了些好感.

"小姐有些興趣?"

雪蘭聖女秀眉輕輕上挑,看向梅開勺.

梅開勺還未說話,一旁的慕容寒冰已經輕輕咳嗽了一聲,示意她不要忘了正事.

"二位這次來,想必是有事情要找我吧."雪蘭聖女微微一笑,倒是主動切入了正題,"大戰之時我似乎見過二位,沒記錯的話,應該是在玄宗的陣營里,但二位又並未身穿玄宗的服飾--想來應當不是玄宗的人,只不過因為某些關系有所牽絆?"

梅開勺微微頷首,並不否認雪蘭聖女的話.

當時戰場人馬嘈雜,她原本以為這位聖女所有的注意力都會放在血魔周圍和自己對話的那些人身上,沒想到竟然能看到遠處站著的自己和慕容寒冰,還有這樣敏銳的判斷力.

這個聖女,不簡單.

"是想要問我為什麼救血魔?"雪蘭聖女緩緩轉過身去,衣裙翻動間帶起一股清新寒冽的芬芳,"我與血魔幼時便相識,為了還清人情罷了."

"人情?"

這個原因倒是讓梅開勺有些驚訝,雪蘭聖女向來是潔淨不染一絲塵埃的象征,怎麼會與傳聞中幾乎和殺人狂魔對等的血魔有交情?

"現在已經毫無關系了,小時他救過我,這回我還他一條命罷了,之後的宗門大戰,他若是再被擒住,我斷然不會插手."

雪蘭聖女一番話說得斬釘截鐵,可梅開勺同為女人,卻難得地捕捉到語氣里稍縱即逝的哀怨.

喉頭動了動,終究還是沒有在這件事上糾結太久,畢竟她的主要目的不是這個,也不想探聽太多別人的私事.

一咬牙,梅開勺的掌心金光一閃,就浮現出一把通體金色的弓箭,遞到雪蘭聖女眼前:"不知聖女殿下是否認得這個?"

雪蘭聖女的目光早在生命之箭出現的刹那就被震驚和狂喜所取代,一直保持著的平靜外表也終于有了崩裂的跡象,顫抖著手指想要觸摸一下生命之箭,快觸及之時卻被神器上陡然迸射出來的金光一下彈開,還好躲避迅速,之時傷到了手指.

"聖女殿下!"

梅開勺眯起眼睛,沒想到神器對非正主的反噬作用竟然如此強烈.

"我不打緊的."聖女念了句法訣,原本還在流血的手指瞬間便恢複如初,"不過是皮肉傷,看這東西在你手里沒有引起反噬,你已經成了生命之箭的新主人?"

"正是!"

梅開勺點了點頭,她賭對了,雪蘭聖女果然認得生命之箭.

雪蘭聖女還未完全從驚喜中回過神來,語氣里滿是惆悵和回憶:"我上一回見到它,還是幼時在祖師爺的記憶影像中了."

"記憶影像?"

"祖師爺正是昔日的神州領主,也是這生命之箭的前任主人,在命隕于世之前,曾留下過零星的記憶影像資料,記載于玉玨之上,我幼時有幸見過."雪蘭聖女的小臉有些漲紅,顯然是興奮和激動,"是一些關于祖師爺戰斗的場面,生命之箭當真稱得上神器之名,祖師爺一人以凝氣修為,對戰兩結丹一元嬰!"

"不過凝氣修為,就越階挑戰元嬰!還是三人!"

梅開勺倒吸了一口涼氣,這該是怎樣天賦變態的武者!

要知道,金木水火土五級不過是最基礎的築基期,築基期之上則是她當下的虛神境,而虛神境往上,還要通過一整個辟谷境才能到達凝氣境,之後才是結丹,元嬰!

這樣大階的越階挑戰,根本是梅開勺想都不敢想的!

她到目前為止,都還未靠著自己的力量殺一個虛神境中期的武者!更別提跨越整整兩個大境界,還是一對多的越階挑戰!

見梅開勺露出這副神情,雪蘭嬌俏瑩白的臉上也露出了滿足和驕傲的神情,重重點了點頭.

那可是她的祖師爺!

"原來她是那老家伙的徒孫,我就說,感覺血脈有那麼一絲熟悉."

梅開勺腦子里忽然毫無防備地響起生命之箭的聲音,不由得嚇了一跳.

"怎麼了?"

雪蘭聖女見梅開勺突然身子一抖,關心道.

幾分鍾之前,梅開勺于她而言可能還只是個路人,但是既然是生命之箭的新主,她當然要關照一些!

畢竟梅開勺和祖師爺都是被生命神器認可的人,雪蘭聖女自然愛屋及烏.

"無妨,剛才這家伙突然和我搭話."

梅開勺指了指名聲之間,撇了撇嘴.

"它方才說話了?"

雪蘭瞪大了美眸,有些難以置信道.

她倒是頭一次聽說武器會說話,不過,畢竟是祖師爺使用過的,又是神器,有些不尋常倒是也能夠理解.

她雖然崇拜祖師爺的強大和剛正,但她出生的時候祖師爺早就已經仙逝幾百年了.

上篇:第670章威脅    下篇:第672章占卜噩夢
2007-2020 BeStory.com
本站資料來自互聯網, 由會員上載及自行管理. 版權無從考証. 書庫及論壇書籍版權屬於原作者. 不得以任何形式用于商業用途。如發現章節或資料錯誤, 版權疑問, 作品內容有違相關法律等情況, 請向我們舉報, 我們將立即刪除
[ 關於我們 ] [ 聯係我們 ]
Go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