註冊登錄[登出]   我的書簽   收藏本站  
首頁重 點魔 法仙 武言 情穿 越科 幻靈 異競 技紀 實名 著

首頁 時光穿越 梅府有女初成妃第673章逆天改命   
  
第673章逆天改命

g,更新快,無彈窗,!

"梅姐姐!你可是嚇死我了!"

雪蘭眼淚都要落下來,硬生生憋在眼眶里打轉,見梅開勺終于清醒過來,一旁的慕容寒冰也終于緩和下臉色.

盡管知道雪蘭並不是故意的,但要是梅開勺因此有個三長兩短,他可不保證自己能夠不將戾氣發泄在雪蘭身上!

"這不是沒事了嗎?"

梅開勺心口依舊一陣一陣發慌,方才看到的情景在腦海中久久停留,揮之不去,那種遍布四肢百骸的悲愴和蒼涼感將她整個人都牢牢包裹住了.

即便是在生命神器的試煉之地中,她也未曾感受到如此強烈真實的情緒,直接將她的所有感官一並奪走,若非殘存著一些理智,她明白自己不過是以一個旁觀者的視角預知了自己的"未來",她真要以為自己身在其中,被一支羽箭射殺!

"姐姐,你告訴我,你都看見了些什麼,變成這個樣子?"

雪蘭輕輕從梅開勺的懷抱中出來,小臉上還帶著未干的淚痕,問道.

梅開勺遲疑了一瞬,還是一五一十將自己看見的情境細細和雪蘭說了,雪蘭的臉色愈發蒼白,到最後竟然身子一晃,有種要跌坐在地上的架勢.

"雪蘭,不必這麼擔心我,我這人可從來不信什麼命,不過是占卜的結果罷了,我自有信心將這命扭轉了!"

"不!"雪蘭口氣斬釘截鐵,雙目有些失神地搖了搖頭,"占卜不會錯的,凡是看到的事情,就已經會發生,即便改變了軌跡,也一定會回到同一個結果."

梅開勺沒有答話,一下眯起了眼睛.

什麼意思?

也就是說,自己看見的場景,就是無比確切的自己的"未來"!

她向來堂堂正正光明磊落,從未用過什麼肮髒手段陷害正義之人,為何要擁有如此慘淡的下場,不明不白地死在暗箭之下!

她自然無懼死亡,但那些被她視為必定要保護的人,他們……

"起來!"

梅開勺拔高了聲音,一把將雪蘭從地上拽了起來.

"我已經說過了,我梅開勺,從來不信命!"

梅開勺冷哼一聲,思緒在回憶里沉浮,一雙烏黑水眸也明滅交替,洶湧的情緒不斷翻滾吞噬.

曾幾何時,她還是被公認的草包廢柴,處處被人唾棄看不起,被梅太顏等人欺凌,那時有多少人認定了,梅開勺生來就是卑賤的命!

她硬是忍著一口氣,將他們眼中的"命"生生在手里扭轉了過來!

命這種東西,她要抓死在自己手里,而不是一個球,幾個畫面就能夠決定的了她的未來的!

"可是……"

雪蘭目光猶疑,似乎還想說些什麼,卻被梅開勺打斷.

"沒有可是!雪蘭,既然沒人能扭轉過這占卜的結果,就讓我梅開勺,來做這第一個!

我還未曾畏懼逃避過什麼!"

梅開勺幾句話擲地有聲,雪蘭愣了愣,胸腔里的一顆心髒莫名就跟著梅開勺泛紅的面頰和呼吸,劇烈地跳動了起來.

在梅開勺的身上,她隱隱又看到了祖師爺當年面對修為比自己高出太多太多的人時候,臉上的從容淡定,和張狂!

"我聽聞祖師爺年輕時也曾占卜算卦,似乎命數也與姐姐相似,說來還真是有緣."雪蘭的語氣放輕了,伸手將已經恢複正常的水晶球收了起來,淡然道,"世界萬物,唯有'至強者’是超脫于命數之外的,那便是唯一一個已知的打破命運的辦法."

還有這樣的消息?

梅開勺挑了挑眉:"繼續說下去."

"但是這'至強者’,世上只能有一人."雪蘭露出有些為難的神情,盡管梅開勺的天賦和實力在這個年齡還算不錯,但她也並不認為因此梅開勺就能夠與那只存在于傳說之中的至強者對比,即便是祖師爺,也只能望塵莫及.

要成為至強者,首先就得突破這幾個人修為層次,在化神境之後,不知還要經曆多好關卡險阻,才能擁有角逐至強者的資格!

這樣頂尖勢力的碰撞,自然不是雪蘭能夠知曉的了.

"謝謝."

成為至強者是麼.

她會的!

"既然姐姐執意如此,那我也不再阻攔了."雪蘭重重歎了口氣,"姐姐可想知道,當年祖師爺是如何逆天改命的?"

原來,當年雪蘭的祖師爺本只是默默無聞的散修,當靠著自己的天賦和努力嶄露頭角之後,便少不了垂涎他天賦和寶物而來的賊人,祖師爺心氣高傲,自然不會輕易向人低頭,也因著狂傲跋扈的個性,結下了不少的仇家.

在被預知到自己的那樣的命運之後,他也也曾閉門一日,不過第二天就爽朗地大笑著破門而出,揚言不要將自己的命寄托于別人的幾句卜言之中!

為此,他費勁心力搜集各種寶器丹藥,比以往更辛勤刻苦地提高自己的實力,卻不想終于還是在浩劫之中,被仇家包圍,最後慘死于劍下.

但他的弟子卻幸免于難,將祖師爺的事跡和後來能找到的一部分遺物保存下來,也就是雪山派一脈的前身.

實際上,現在的雪山派,還只是當時勢力的一個小分支流傳下來的!

"小分支?!"

梅開勺再一次被驚駭到了.

雪山派的實力強橫,已經是納蘭國的四大宗族之一,其余三大宗族無論是哪個,都拿它沒轍,所以也輕易不招惹,但強悍如斯的雪山派,竟然還真是"小分支"?

那若是前身的整個勢力,該有多麼浩蕩強大?

雪蘭看出她的心思,微微一笑:"幾百年一晃就過去了,這大陸的版圖國土也一直在變遷不斷,祖師爺還在時,曾統領六國,將神州大陸合並為神州國,只不過在他仙逝之後,又重新崩裂開罷了."

幾百年的曆史,期間自然足夠發生不少事情.

他們身為祖師爺的傳人,卻並沒有祖師爺那麼絕對的力量,能將當時的所有東西都完好無損地保存下來,神州國也被分裂成了如今的各個小國家.

說到這里,雪蘭忽然重重歎了口氣,眼底充滿了憂慮.

"如不是因為我要接受聖女的身份,也不用和他這樣……徹底撇清關系."

梅開勺剛開始還沒反應過來雪蘭口中說得"他"究竟是誰,但觸及到她眼底的神色,瞬間就明白過來,應該是血魔無疑了.

"聖女端著一副高貴潔淨的樣子,因而不能與血魔那樣名聲敗壞的人來往,自小的交情也就此一刀兩斷."

雪蘭掀起唇角,嘲諷地笑了笑.

在十四歲那年,她被水晶球選中之時,從一個再平凡不過的雪山派弟子所出丫頭,一躍成為了聖女,原本溫和的爹爹一夜之間變得嚴厲,教導她那些本來不需要的繁文縟節.

祖師爺當年的好友,也不乏一些被世人看不起的肮髒之輩,但最後他們都成了祖師爺登上高位的助力!

小時的她還不懂,長大了只覺得好笑,這幫人難不成是以為自己不和那些人來往,就顯得無比清高了?這樣的優越感究竟是誰給的!

但她雖明白了這個道理,卻也不得不受制于一雙雙盯著她這個聖女的眼睛,現在的她已經完全懸空于聖女的高位上,一旦那些人被自己的行為激怒,伸出手來將高台推倒,最後摔傷的還是自己.

她極力作出一副冷淡疏離的模樣,想讓血魔也厭惡怨恨自己的薄情,但他分明被自己的態度所傷,每每卻還對她嬉皮笑臉,仿若根本不放在心上.

令她打心底里更覺得愧疚.此次知道血魔即將被殺,也是不顧一切地私自出去,甚至扯出了祖師爺的虎皮將他救了下來.

但又有什麼用?

看著雪蘭緩緩閉上眼睛,梅開勺心底也浮出些不忍的情緒.

"姐姐,時候不早了,你們也先回玄宗吧,公孫老頭疑心重,我不久前才剛剛救下血魔,若是他將兩件事聯系在一起,怪罪于你們就不好了."

梅開勺張了張口,還想說些什麼,就感到自己的袖子傳來一陣拉力,回頭一看,是慕容寒冰,望著自己的眸子,無聲地搖了搖頭.

唇張了張,終于是閉上了.

"那我們便先回去了."

梅開勺揚起笑意,和雪蘭辭別,便與慕容寒冰並肩而行,在侍女的遣送下出了冰霜神殿,捏了個神行法訣,極速返回玄宗.

才降落于門口,就看見一名平日侍奉公孫勝左右的小厮在門口眼巴巴張望著.

梅開勺心底咯噔了一下,莫不是兩人才出來這麼一會,就被公孫勝察覺到了什麼?

小厮游蕩的目光定格在了梅開勺和慕容寒冰二人身上,登時露出驚喜的神色:"二位可算是回來了!方才宗主有事想找二位商談,但我去了二位的廂房,都不在,才知道是出了門,現在宗主正在玄冥殿等著呢!"

找他們?有事商談?

梅開勺的眉頭皺了皺,不過很快便舒緩開來,對著小厮淡然一笑:"多謝,我們這就去玄冥殿."

小厮點了點頭,轉身走在前面引路,梅開勺和慕容寒冰交換了個眼神,迅速跟上他的腳步.

上篇:第672章占卜噩夢    下篇:第674章覆滅兩大宗
2007-2020 BeStory.com
本站資料來自互聯網, 由會員上載及自行管理. 版權無從考証. 書庫及論壇書籍版權屬於原作者. 不得以任何形式用于商業用途。如發現章節或資料錯誤, 版權疑問, 作品內容有違相關法律等情況, 請向我們舉報, 我們將立即刪除
[ 關於我們 ] [ 聯係我們 ]
Go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