註冊登錄[登出]   我的書簽   收藏本站  
首頁重點更新魔法異界仙武異能言情敘事時光穿越科幻太空靈異軍事游戲體育曆史紀實名著古典

首頁 時光穿越 隋唐大猛士第10章 上堂領賞   
  
第10章 上堂領賞

g,更新快,無彈窗,!

"你有空還當好好練習騎射."

秦瓊交待道,大隋的府兵得自備兵器馬匹,雖然一般是向軍府交錢,然後得到朝廷打造的制式軍器,但要當府兵首先還得武藝好,尤其是騎射本領最重要.畢竟就算點選入了府兵,沒有好的騎射本領又如何立功呢.

"我不會騎馬,也沒有馬呢."羅鋒苦笑著道.

馬這玩意可不便宜,尤其是近年,皇帝准備征討遼東的高句麗,于是便下令天下的富裕家庭養馬,這些馬便是為東征儲備的備用戰馬.許多家庭都有了養馬任務,到期要向朝廷交付馬匹,這使得中原馬價大漲.

當今皇帝剛繼位之時,齊郡的馬匹價格還不高,一般的拉車弩馬也就是四貫左右一匹,而一匹能夠代步用的馬大約八貫,一匹戰馬也頂多二十貫左右,可到了現在,據說一匹年輕的戰馬起碼得四十貫,這個價格已經翻番了.

"我在東郡有個徐姓朋友他家有商隊每年去塞上交易,會帶些牛馬回來,價格其實倒也不貴,我到時讓他給你選匹年輕的小馬,有個五六貫就差不多了,你自己馴養調練就好."

羅鋒本想說買的起馬,可養馬也不容易,但想想這次有大筆賞金入賬便也算了,如果能養匹馬也能方便不少的.

"回頭馬到了,我送你一套鞍韉和一套獵弓."

普通人是不能擁有軍中的強弓硬弩的,但獵弓倒是無事,用獵弓練習箭術其實也是一種辦法.

早飯時間,昨日那個隨從又送來了早飯,比昨天簡單些,一桶剛蒸好的麥飯配上一鍋蛋花湯.

麥飯很難吃,把小麥磨去殼皮後摻入了豆子蒸煮而成,吃起來十分的粗糙難咽.但相比起面食卻省了磨成面粉和過篩的工序,特別是摻了豆子後能省很多糧食.

羅三叔幾個起來後對著麥飯卻很滿意,對他們來說,能吃頓飽的已經很不錯了,畢竟這幾年可謂是一年不如一年,日子不好過了.

開皇,仁壽年間日子倒是還滿平穩的,除了災荒之年,勤勞節儉些還是能夠吃飽的,但到了新皇的大業年間,大興木土,又四處發兵征討,百姓常常受到征發,甚至超期服役,家中的田地家事時常耽誤,日子便難過起來.

碰上青黃不接的時候,倒是常常吃糠咽菜,若是再遇個水旱蝗災什麼的,那就得奉旨去討飯避荒逃難了.

"等拿到賞錢,我就先買他兩石麥子挑回家去."羅三叔一邊吃著麥飯一邊道.

"三叔,兩石麥子你挑的起嗎?"

"怎麼挑不起,想當年我-------"三叔又回憶起年輕時的往事來.

吃過飯,縣令隨從又來了,讓他們去縣衙.

縣衙建在章丘縣城的北邊,算是縣里最豪華的房子,很大很氣派,不過這也就是在羅三叔他們眼里如此,在羅鋒眼里,章丘縣城太過落後,到處破破爛爛,房屋低矮,街道也是狹窄,甚至這麼小的一座縣城,居然還專門建有一個市場,就是規定所有的商業交易買賣往來都得在那里進行.

那幾條狹窄不平的街道兩邊,根本沒有一間商鋪,更沒有沿街擺攤之人,處處體現著一股戰爭時代的設計思路,小小的縣城居然也劃分坊市,建有坊門圍牆,把小縣城劃的一隔一隔的.

來到縣衙前時,這里卻是早已經十分熱鬧.

小縣城里的百姓幾乎家家戶戶都被喊來了,一大早縣衙里的衙役就敲鑼打鼓的通知,藍面十八鬼被捉,當堂公審,並有郡丞主持,這對城里的百姓來說無異于是一個大快人心的好消息.

自藍面鬼流竄到齊郡後,搞的人心惶惶,甚至章丘縣也有好幾個商家在外被劫過,現在藍面鬼被一窩端,豈不大快人心.

羅鋒他們一路過來,到處聽得人們議論紛紛,都在傳說這藍面十八鬼是如何如何被擒拿的,有的很誇張,也有的倒說的八九不離十.

有人在傳唱曆城秦瓊和長白山羅五的名字,說他們年少英雄了得,羅鋒聽了居然有幾分飄飄然.

還有人則說藍面十八鬼是因為不開眼劫了縣令千金,結果縣令請了正好在縣里路過赴任的郡丞張柱國,張柱國那是百戰將軍,一出手自然是馬到功成云云.

羅七聽到這樣的話後很不高興,紅著臉上去跟他們爭論,說擒下十八鬼的乃是他們,爭的個面紅耳赤,唾沫橫飛.

到了縣衙門口,羅鋒看到了許多身著皂衣和褐衣的差役,按羅三叔所說,那些身著皂衣的就是三班衙役了,而那些身著褐衣的則是三班差役們的幫差了,這些基本上是各鄉的百姓,受征召來輪流當差幫閑的,這些人不同于那些皂衣差役有編額,稱之為白直,執衣.

"那些皂隸好威風啊,五哥,你穿上這身肯定也威風."小七瞧著那幾個腰上挎著橫刀的皂隸十分羨慕的道,穿黑衣佩橫刀在他眼里那就是公家差人,威風得不得了的.

"其實我覺得你沒必要答應張縣令去做個皂隸."秦瓊道.

秦瓊出身畢竟是曆城秦家,那是地方士族了,在他們眼里,可以為官為吏,但若是去作皂隸那就太低微卑下了,甚至是卑賤了.

畢竟就算是三班的衙役其實那都算不得真正的公差的,因為他們連正式的錢糧俸祿都沒有,全靠各種潛規則灰色收入.

"你就在家好好習練武藝,待成丁之後,我舉薦你到來帥麾下當兵,那樣才是正途."

當胥役那只是旁門,而當府兵才是正途,這是秦瓊也是當下人普遍的觀念.

咣的一聲鑼響,一群衙役齊喊威武之聲.

張縣令身著綠色官袍,頭戴官帽出現,而郡丞張須陀則也身著官服出現.

兩人落座,張縣令便讓人押上藍面鬼.

藍面鬼一押上來,便引得外面百姓陣陣唾罵之聲.

"絞立決!"

張縣令判的很干脆果決,這幾年各地盜匪蜂起,治安惡劣,朝廷對于這些不法之徒也越來越嚴厲.

因此對藍面鬼張縣令直接就判了絞,而且是立決,都不是先收押然後上報州衙轉呈京師刑部.

藍面鬼是上了多地官府通緝殺無赦的惡賊,各地官府可先斬後奏.

張須陀對此判決毫無異議,甚至是對張縣令大為欣賞,他是一名軍伍出身的郡丞,本身職責又是負責統領州郡兵馬,維持地方治安,剿匪捕賊本是他的份內之事,亂世就須用重典,沒有客氣可言.

"行刑之後,城頭暴尸三日,然後斬下首級送呈州衙!"

"好,殺的好!"

百姓一片叫好之聲,沒有人同情那些人,也沒有人在意這些人為何會去做盜賊.

"有罪則罰有功則賞,府兵秦瓊以及鄉民羅五等人擒殺藍面賊有功,當重重嘉獎,按先前通緝懸賞,賊首賞錢百貫,余賊每人賞十貫-------"

"府兵秦瓊,鄉民羅五等上前領賞!"

在無數目光的注視下,羅鋒和秦瓊等被叫到了堂上領賞,幾名差役兩人一組抬著幾個大箱子上來,羅鋒他們每人面前放了一個.

箱子蓋打開,里面露出了一串串的銅錢,還有一匹匹的絹帛.

羅鋒和七個同鄉,每個得了價值二十貫錢的銅錢和絹帛賞金,秦瓊一人則得了一百一十貫的賞金.

一匹匹絹和布被拿出來,當眾展示,還有一串串的錢.

羅鋒暗暗的數著那些絹錢,他發現總共是五大串錢,十匹絹以及二十匹布.

一邊的羅三叔卻覺得不對,忙問,"佐史,不是二十貫賞錢嗎,怎麼才五千錢和十匹絹,二十端布啊?"

他旁邊的那名皂衣衙役笑道,"沒錯啊,一串錢為一千,五串正好五貫.而十匹絹值五貫,二十端布值十貫,加起來可不正好是二十貫嘛."

"可現在一匹絹才值百錢啊,哪能值五百錢這麼多?"

"不然,你說的那是黑市的價,官府的價格可就是匹絹五百錢的,一端布也是五百錢,沒錯."

一匹絹是長四十尺寬一尺八寸,十二兩重,而一端布則是五十尺長一尺八寬,一匹絹和一端布的價格是相等的,匹絹或端布值錢五百,當然這是官方兌換價.

而實際上,由于近年糧價不斷上升,其實絹布已經越來越賤,市面上正常的價格是匹絹兌百錢,但現在縣里只給五貫銅錢,其余十五貫給絹和布,卻是以匹絹值五百錢來給的,這麼一來,相差五倍.

本來價值十五貫賞錢的絹布,卻貶值五倍,實際到手只相當于三貫.

二十貫賞金,變相的成了八貫.

就算是秦瓊,也只發了十貫銅錢,剩下一百貫賞金也是絹布,按一匹兌五百給的,他一百一十貫的賞錢,最後也等于只拿到手三十貫而已.

羅三叔還想說什麼,羅鋒在後面伸手扯了他幾下.

他知道既然這個衙役敢當堂這樣做,那麼肯定是得到縣令的同意的,雖說這樣一來他們損失很大,但人家拿出官價這個正當理由,他們也沒話可說.

二十貫變八貫就變八貫吧,總好歹還有八貫啊.

堂上的張縣令看到羅鋒的動作,很是欣賞,他哪不知道如今市面上匹絹只值百錢呢,可是縣衙府庫也沒多少錢,一下子要拿出二百七十貫賞錢來那也是相當不容易的.

況且各地衙門都是這種做法,他也不可能單為羅鋒幾個破例的,那是壞了規矩,他也不能向上面交待.

羅鋒沒有鬧,很懂事,很好.

就怕碰到不懂事的鄉民胡鬧,到時弄的很難堪.

他一揮手,于是又有差役抬來幾箱錢.

"剛才那是官府的懸賞賞金,而這是本縣和縣中商賈大戶對你們額外的嘉獎,每人五千錢."

這五貫是真金白銀,全是一串串的銅錢,而沒有半點絹布.

八加五,等于到手十三貫,雖然還是等于少了七貫賞金,可羅鋒已經很滿意了,畢竟十三貫也是一大筆錢了,特別是對他和長白山下的老羅家來說.

"謝縣令!"羅鋒帶頭拜謝!

"謝縣令!"羅三叔他們也跟著拜謝,不過聽的出來,他們心里其實還是多少有點不太高興的,畢竟賞金平白的就少了一半.

倒是羅鋒卻挺知足的,十鳥在林不如一鳥在手,拿到手的才是自己的.

上篇:第9章 擂鼓甕金錘    下篇:第11章 縣令授職
2007-2020 BeStory.com
本站資料來自互聯網, 由會員上載及自行管理. 版權無從考証. 書庫及論壇書籍版權屬於原作者. 不得以任何形式用于商業用途。如發現章節或資料錯誤, 版權疑問, 作品內容有違相關法律等情況, 請向我們舉報, 我們將立即刪除
[ 關於我們 ] [ 聯係我們 ]
Go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