註冊登錄[登出]   我的書簽   收藏本站  
首頁重點更新魔法異界仙武異能言情敘事時光穿越科幻太空靈異軍事游戲體育曆史紀實名著古典

首頁 時光穿越 隋唐大猛士第46章 意外   
  
第46章 意外

g,更新快,無彈窗,!

濟水是四瀆之一,這是隋時天下最大的四條河流之一.

黃河,長江,淮河,濟水,濟水僅次于黃江淮,可知這條河流在此時的名氣.有大河,自然航運就方便.

王薄家門前就是這條河,那麼就給他帶來了極大的出入方便.尤其是從水上行舟,還能避開許多目光,帶來更多隱蔽性,速度還快.

而王薄家後面就是長白山,這可是一座連接了齊郡幾個縣的大山,號稱小泰山,可知這長白山之大.

背依著這麼大一座山,是最易隱匿人髒的.

羅鋒他們此次來,走的是陸路,騎馬而來,其實反倒是比較慢的路線.從曆城完全可以乘船沿濟水而下,直到鄒平.

越靠近青陽莊,羅鋒便慢慢發現,這路上有許多雙關注的目光.

那些人或許是路邊支攤賣茶水的,又或許是河邊打漁渡人的,又或許是地里勞作的,山腳下放牛的,但感覺卻告訴羅鋒,這些人有些過于關注他們這些路人了.

"二哥,你感覺到了沒?"

秦瓊點了點頭,"是有些不一般."

他的表情變的有些沉重,在齊郡呆了二十年,然後又入衛府當兵兩年,他的直覺同樣敏銳,他早發現踏入青陽莊范圍內後,變的很不一樣.

可他依然不太願意相信王薄就是知世郎.

"駕!"

秦瓊快馬加鞭,他迫不急待的想要見到王薄,親自問一問他是怎麼回事.

臨近田莊,卻隱約聽見鼓樂之聲.

羅鋒勒馬停住,問路邊的一個放羊少年.

"前面莊子吹吹打打,是有什麼事?"

"老莊主去世了,正辦白事呢."

秦瓊聽了,越發催馬加速.

眾人來到莊口,就見莊子紮起了棚子,門前坐著好多吹鼓手,正在吹吹打打.

而在莊前,則是許多人在那里排隊.

果然是挑幌子辦白事,而且很多人前來吊喪.

"嘿,這王薄倒是好人氣啊,居然這麼多人來吊唁."

秦瓊道,"王哥這人,向來性情豪爽一諾千金,為人慷慨大氣,又好結交朋友.但凡朋友有事,他都願意兩肋插刀相助.曾經他們村里有個鄰居窮困撩倒,父親去世後無錢安葬,王哥知道後雖然當時手頭沒錢,可也立馬就把自家的耕牛送給那位鄰居去賣了安葬父親."

"若是有誰有點急事,找王哥救個急,不管熟不熟,王哥總會熱心幫忙籌措,正是因此,王哥向來口碑好,人脈廣,如今他父親去世,有這麼多人來吊唁也不奇怪."

羅鋒過去打聽了下,原來這位老莊主是王薄的叔父,他是昨天夜里才過世的,正是他們出發之後.

這還真是來的巧了.

秦瓊來到莊門前,摸出一個銀鋌,這本是張須陀給羅鋒他們辦案的經費,一共給了兩個銀鋌,一鋌是五兩.

"齊郡曆城秦瓊,吊唁老莊主,一路走好."

這麼大一塊銀鋌放在桌上,那里負責記賬的幾人不由的驚住.

這麼大的銀鋌,看著起碼五兩,折合成肉好得有兩萬多個,若是換成當下通行的白錢,那更是得有三萬多近四萬了.

這可真是好大的手筆.

"原來是曆城的秦兄,我代我叔父先行謝過了.叔父早有交待,老爺子七十高壽走的,是享福去了,大家伙能來送一程,王家感激不盡,鄉鄰朋友們的禮金是一文不能收的,我這里也就是記下個名字,將來好一一感謝."

那邊羅鋒本來也剛掏出來兩吊錢,聽那人這麼一說,這錢倒也不好遞出去了.

看王家這莊園的規模樣子,他們確實也不是缺錢的人,而那麼多人前來吊唁,確實也沒收過一文的禮錢.

這邊正說話呢,那邊門里過來一人,看到秦瓊立馬趕來.

"二哥,您怎麼來了呢?"

秦瓊一看,卻也是個相識的.這人卻也是王薄的侄子,以前王薄在齊郡任法曹時帶在身邊,跟秦瓊年紀相仿,倒是很熟悉的.

"我前些日子請假還鄉看望母親,正好還有些假,便想著來鄒平拜望下王哥,想不到卻正好遇上老爺子去世."

"老爺子走的很安祥呢,無病無痛,說走就走了.我叔說了,這是壽數到了,到天上享福去了,我們這是喜喪,大家要開心.二哥你也別難過,老爺子年輕的時候苦日子過慣了,中年之後倒是越過越好,老了還著實的享了十來年的福,這輩子不虧."

王薄的父親死的早,小的時候孤兒寡母的沒少受族里的叔父他們接濟.後來王薄出息了,也沒忘記當年的恩,對叔父也如父親一般的照顧.

"叔父要是知道你來了,肯定高興,走,我帶你進去."

王薄侄子帶著秦瓊等路進莊,來到了里面的靈堂.

秦瓊和羅鋒他們便先上前進香拜祭.

"叔寶,你來了."

王薄披麻戴孝的過來.

"王哥,想不到老爺子走了."

"沒啥,七十多歲走的,沒受半點病痛折磨,享福去了."

羅鋒一邊暗暗打量著王薄.

這位王莊主今年四十來歲,長的很高大魁梧,但面皮粗糙,手腳粗大,倒像是一個老農似的,而且他的面相很和氣,很難想像的到,這樣的一個人,居然從打鐵匠做到了法曹,更想不到他在曆史上後來會第一個舉起反隋大旗.

"王哥,這是我姑表弟羅五,章丘人."

王薄轉頭過來對羅鋒點了點頭,"小哥是章丘人?做什麼營生?"

"王哥,我家也在長白山下,我們羅家世代種地,另外有點祖傳的打鐵手藝,忙時種地,閑時打鐵,勉強維持生活吧."

王薄嗯了一聲,"世道越來越艱難了啊,開皇之時百姓總算還是能吃口飽飯,但如今卻是越來越難了,勞役苦重,百姓不得安生啊."

說著話,王薄把人請到一邊偏廳.

分賓主坐下,又上了茶水.

本來秦瓊有許多話想當面直接問王薄,可是現下王家大辦喪事,面對著披麻戴孝的王薄,秦瓊卻不知道話該如何說起了.

上篇:第45章 限期破案    下篇:第47章 心懷怨恨
2007-2020 BeStory.com
本站資料來自互聯網, 由會員上載及自行管理. 版權無從考証. 書庫及論壇書籍版權屬於原作者. 不得以任何形式用于商業用途。如發現章節或資料錯誤, 版權疑問, 作品內容有違相關法律等情況, 請向我們舉報, 我們將立即刪除
[ 關於我們 ] [ 聯係我們 ]
Go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