註冊登錄[登出]   我的書簽   收藏本站  
首頁重點更新魔法異界仙武異能言情敘事時光穿越科幻太空靈異軍事游戲體育曆史紀實名著古典

首頁 時光穿越 隋唐大猛士第47章 心懷怨恨   
  
第47章 心懷怨恨

g,更新快,無彈窗,!

鄒平.

青陽山莊.

偏廳內,秦瓊和羅鋒端著茶杯在手,有些心不在焉.

秦瓊此來本是想直接當面鑼對鑼鼓對鼓的詢問知世郎之事,可是現在人家至親故去,這個時候也不好問.

王薄吹了吹茶,道,"叔寶,聽說你在登州榮國公麾下很受重用啊,是從九品的立信尉了."

"只是來帥高看,替我請了個散階,其實至今依然只是一個無職親兵."秦瓊說.

隋朝立國之後,立了一套詳盡的官爵制度,有職官,有散階,有勳位,還有爵位.

散官最高為正二品的特進,從二品到正四品則為諸大夫.另在六至九品設置八郎八尉共十六階散官,又設開府儀同三司到都督等十一級勳位.

到大業三年,更定官制,重改品級,廢特進,八郎,八尉,十一等勳官,並省朝議大夫,散勳合並,更定後的散職從一至九品.

立信尉是散階最低的一級,從九品.

隋朝的散階與後來唐代的散階有些不同,首先是還沒有分別設立文武散階,同時也還沒有實行有職必先有階的這種規定.

因此隋朝的散階實際上就相當于是一個職稱,好比主任科員,級別上是主任,實際上依然是科員,並沒有職位.

秦瓊就是一個從九品級的親衛小兵,只是當了個連正式品級都沒的伙長.在府兵中,起碼得是隊副才有品級.

不過只是個伙長就已經得了從九品散階,也確實證明秦瓊很得來護兒的看重了.

"叔寶啊,當年我也是混過軍伍的,我在你這個年紀可沒有這麼好本事和運氣.我入伍十年,混到三十歲的時候打了好幾場硬仗,拿命才拼回來一個從九品,還因為身上的傷而退出了軍伍,到了齊郡做一個典獄,又十年才混到了七品的法曹參軍,可後來卻因一場官司而進了牢獄,差點命都丟了."

王薄歎聲氣,"看到你們這些年輕人,我就不由的覺得我是真的老了,真是江山輩有才人出啊,一代更比一代強."

"王哥說笑了,我們哪比的上你們這輩人呢.雖說人生幾起幾落,可不都又東山再起了嗎,你看青陽山莊如此規模,王哥在鄉里又是如此受人尊敬,這才真是好生讓人羨慕呢."羅鋒在一邊道.

說起來,他內心是確實很欽佩王薄的,人家確實是有本事的,能有今天全是他一手拼出來的.

"東山再起什麼啊,都不過是混日子罷了,而且是越來越混不下去了.想當初先帝在時,開皇仁壽那些年天下太平,百姓日子還是過的下去的,雖然說朝廷戶籍查閱的嚴,租調征的緊,可起碼還是有規矩的."

"可你說自打這大業天子繼位以來,就一心要開創大業,可倒是苦了咱們這些小老百姓啊.這營建東都,修南北運河,建渝林長城,又是打通西域,如今又要東征高句麗,一樁不等一樁啊,可就苦了百姓了."

說起大業天子,王薄是確實早有不滿了,甚至忍不住對著秦瓊這個府兵直接說了起來.

"這幾年官府每年征召壯丁服役,本來按制是一年服免費庸二十天,超出的還能減免租調,可實際上呢,哪年不得超期服役.我莊上許多佃戶和鄰居們,去年差不多都服役了三個月以上,甚至連才滿十六歲的中男都被征召服役了."

"十四歲的少年都被召卻縣衙郡衙做白直,執衣當差,就差征婦人去做役了."

"可超期服役這麼久,官府減免了租調嗎?沒有,一樣都照樣征召."

"要說起這租庸,又不得不說另外一樣事情.以前大隋開國,依照北周舊例,推行均田,百姓成丁就能授田百畝,女子和中男也能授一半的田地,甚至耕牛和奴婢都能授田."

"但是近些年呢,耕牛和奴婢已經不能授地,婦人也不授地,中男也不授地了.就是成丁,也一樣無地可授."

"地沒得授,但租調卻照樣不能少.現如今有幾家是真正授足了地的,甚至越來越多人家家里,根本已經無田可耕,都是佃種那些官員貴族的地耕種.貴族官員家的土地阡陌縱橫,而貧者卻無立錐之地了."

"朝廷說要征高句麗,便讓天下富戶養馬.如我王薄略有些資產,官府便攤派我養十匹馬,還得是戰馬.如今馬價高漲,我要買花費大價錢才能從關外買回十匹良馬,這戰馬又不比挽馬,平時得精料飼養,平均一匹馬花費三四十貫,可官府呢,每匹馬只給我兩萬錢,連我買馬本錢一半不到,更別說這平時養馬的花銷了,這不是變相的敲詐剝削嗎?"

"還有,我每年都已經如數交租調服庸,可交完了正租還沒完.開皇年間朝廷讓地方設立社倉,鼓勵大家平時自願儲糧入倉,以備災年.而到了如今大業呢,社倉改名義倉,本來是由鄉里主持的社倉改派朝廷吏員管理."

"連以前自願納糧,也變成每年按家庭貧富,按土地多少來征糧.我王薄戶等被定了個一等,地等也被定了個一等,這九等戶和九等地,憑什麼我王薄這麼些田地家財就要定個一等,而許多官員卻反而是四五等?"

王薄越說越氣,"僅是這個義倉糧,我王薄一年就要多繳許多,甚至這義倉糧比租調正稅還高出幾倍來,這不是吸血是什麼?"

"前些日子來了個新郡城,聽說以前也是沙場老將.一到任就風風火火,又是讓各縣派糧,又是送丁,要大練郡兵,捕盜揖賊.本來這捕盜揖賊我也是贊同的,可是這命令一下,縣里又開始各種攤派,那些胥吏幫閑甚至趁機敲詐索要,這眼看著就要秋收了,鄉里本就沒剩下幾個男人在家了,現在連這幾個老少也都要召去郡城訓練,這不是胡扯嗎?"

羅鋒道,"是啊,勞役重了,攤派多了,百姓負擔大了.如今這地面也越來越不太平了,前不久有藍面十八鬼橫行郡縣,如今又出來個知世郎,更加大膽,劫糧綁人,弄的震動郡城."

"我倒覺得這知世郎夠爺們,做了許多人想做的事情,有道是官逼民反,不得不反."

秦瓊苦笑一聲.

"不瞞王哥,其實今天來找哥哥,也正是因為這個知世郎鬧的太大了.如今有線報說哥哥就是這個知世郎.我如今來呢,就是想當面問你,聽你親口說,王哥你跟我實話實說,如果你要真就是那個知世郎,你就直說."

王薄面色不變,目光盯著秦瓊.

"叔寶,你原來是來拿老哥哥來了."

"王哥,若我秦瓊今天是來拿你的,那我就帶著郡兵來了,但是我沒有.我來,只是想知道下實情."

王薄依然面色不變.

"如果我說是,那你要怎麼辦,如果不是又怎麼辦?"

上篇:第46章 意外    下篇:第48章 密謀
2007-2020 BeStory.com
本站資料來自互聯網, 由會員上載及自行管理. 版權無從考証. 書庫及論壇書籍版權屬於原作者. 不得以任何形式用于商業用途。如發現章節或資料錯誤, 版權疑問, 作品內容有違相關法律等情況, 請向我們舉報, 我們將立即刪除
[ 關於我們 ] [ 聯係我們 ]
Go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