註冊登錄[登出]   我的書簽   收藏本站  
首頁重點更新魔法異界仙武異能言情敘事時光穿越科幻太空靈異軍事游戲體育曆史紀實名著古典

首頁 時光穿越 隋唐大猛士第61章 八風   
  
第61章 八風

g,更新快,無彈窗,!

當賈潤蒲他們十一騎沖向前方的時候,那是一種一往無前的氣勢,猶如虎撲羊群.

在他們的眼里,根本就沒有把對面的三十余騎放在眼里.

這種氣勢,讓羅成看的熱血沸騰.

雖千萬人,吾亦往矣.

這才是騎兵的氣勢,是他們的勇往無前.

相比起來,他雖然也兩次遇賊,兩次與賊交手,可不管是第一次的好運氣,還是第二次的拼命,其實都不過是群毆罷了.

"五騎!"張須陀輕笑著道,"對付這群馬賊,其實只要有一伍親衛就足夠了.若是當年某親率的衛府鐵騎,其實有兩三騎就能將這三十余騎擊潰了."

說起來,賈潤蒲他們根本就不是騎兵,他們以前不過是步卒,就算騎著馬,那也不過是些騎馬步兵罷了.

但是對付這群賊匪,卻已經完全足夠了.

話音剛落.

猶如狂飆突進的賈潤蒲十一騎,已經越沖越快,他們在奔馳中將隊伍組成了一個鋒矢陣形.

猶如一把鋒利的三角尖刀向前突刺.

賈潤蒲就是那把尖刀上最鋒利的那點尖刺!

"風!"

馬蹄聲如雷.

"風!"

戰馬狂飆,騎士戰吼!

羅成看的為之神往.

"郡丞,為何他們要喊風字?"

"當年我訓練的麾下銳卒,有八風戰陣,每逢遇強敵,擺此陣未曾敗過."

八風陣,有兩種意思.

一種是此陣擺開,便堅固無比,八面來風卻也進不來.另外一種說法,則是當八風陣中戰士吼出第八次風後,那麼必能破敵取勝.

八風陣,能攻能守.擺開陣勢,八面來敵皆不可破,當他們開始吼出風字,就是准備開始反攻之時,而當他們吼到第八遍風字時,就是他們全面反攻破敵之時.

賈潤蒲他們是老兵.

風,是他們的習慣,也是他們進攻的號角!是他們沖鋒的開始!

王薄手持一杆馬槊,率眾沖鋒在前.

馬在奔馳,熱血在流淌.

仿佛又回到了二十年前,他投身軍伍,沖鋒陷陣,一次次的死里余生.

只是,歲月流逝,他不再是那個年輕的人了.

而且,這一次,他不是在大隋的戰旗之下沖鋒.

他成了那面隋軍戰旗對面的敵人.

曾經,我信之不疑,曾經,我忠誠無比的大隋,如今卻成了我的敵人,曾經的同袍們,現在卻向他怒吼著沖來.

有些恍惚.

他不知道為何會走到這一步.

難道說,曾經十年軍伍,力經厮殺都是一場夢?

跨下的坐騎是突厥名馬,價值三百貫,手中的馬槊,是名師大匠所制,費金百兩,還有他身上的那件盔甲,也是價值千貫的明光鎧甲,可是此時的王薄,卻覺得自己反不如當年初入伍剛上戰陣時的那般有勇氣.

那時的他只有一件兩當甲,手執著一柄環首橫刀,就能在無數同伴的戰吼聲中,隨著戰旗前沖,所向無前.

老了!

他突然覺得自己老了.

如今的自己,究竟是為了什麼在沖鋒呢?

他回頭看了下身後,那里有他這些年招募來的伙伴,有雇傭來的護衛,還有從別處來的朋友.

"風!"

賈潤蒲已經發出了第二聲戰吼,一位斷臂的老兵,本來隨著張須陀轉任地方,這輩子再上戰陣的機會已經沒有了.

想不到,今天他還能再次率軍沖鋒.

單手執刀,他只感覺渾身的熱血在燃燒.

張須陀只是靜靜的看著,他沒有調整部署.

六百郡兵依然忠實的在執行著上一個命令,他們沒有管沖出來的響馬,只是專注的分割包圍莊里剩下的人.

"王薄有些膽量,曾經必然也是一名優秀的戰士,可惜了!"張須陀發出歎惜.

雖然王薄也曾是大隋的戰士,可畢竟已經老了,而且他率領的那三十余騎,並沒有幾個如他一樣曾經的府兵戰士,那些人不過是些受錢財雇傭的亡命罷了.

再厲害的亡命死士,也永遠打不過一支軍隊.

"風!"

第八聲戰吼.

兩支騎隊已經接近.

王薄張弓搭箭,一箭射出.

箭出.

賈潤蒲單臂揮刀一砍,箭支砸落.

王薄心里有些可惜,這可是全力的一箭,可對面居然看似輕松的就格擋住了.看來對方果然有些本事,要不然也不敢如此大意的十余騎來沖陣了.

兩邊開始互射.

箭支滿天飛射,但卻只見到王薄這邊有幾人中箭,其中二人落馬.

大約每人只射出了兩到三箭,各自便都收了弓,開始拿起馬槊,長矛.

"郡丞,秦瓊請戰!"

一直沉默觀戰的秦瓊突然出聲.

張須陀卻只是搖頭.

"此戰,你為護衛隊頭,你的職責為護衛本將."

兩支騎隊終于沖近,開始近身厮殺.

本以為會有場很精彩的厮殺,大戰個三百個回合什麼的,可結果卻讓羅成大失所望,甚至可以說是跌破眼球了.

王薄帶領的三十余騎,卻被賈潤蒲帶領的十騎,僅一個沖鋒,就打的潰散.

雙方一錯而過,王薄手下數騎落馬.

而賈的手下一騎未倒.

王薄並沒有調轉馬頭繼續率部交戰,而是直接往南跑,根本不顧落馬受傷的手下.

這逃跑的狼狽樣子,看的人目瞪口呆.

"連勇氣都沒有了,不過一鼠輩也."張須陀一臉的鄙視.

賈潤薄他們已經調轉馬頭,再次追擊上去.

一方勇猛向前,猛追猛打,一方卻只顧著逃命,結果不斷有人落馬,越逃越狼狽.

被緊緊咬住,想逃卻是難.

往南是山林,但起碼還有四五里地,這點路程平時騎馬也就是一盞茶的時間,可是現在,被十一頭惡狼緊緊咬住,王薄他們根本不可能逃進林中.

這樣下去,不等逃進林中,他們就會被後面的惡狼一個一個的全都斬殺.

王薄勒住了.

坐騎從立而起.

"大哥?"

其余人不解?

"跑不掉了,跟他們拼了吧!"王薄道.

"大哥,拼不得,我們拼不過他們的."

"拼不過,左右不過一個死字,但我不想被人從後面砍死,要死,就站在這里死!"

王薄說的硬氣,但剩下的二十來騎中卻沒有幾個肯聽的,大部份人根本不加停留的就繼續往南逃.

最後只剩下了八騎圍在王薄的身邊.

"哈哈哈,還有你們這些兄弟陪我一起死,值了!"

賈潤蒲率領的十騎卻只是繞過他們,繼續追擊敗逃馬賊,對他們根本不以理會.

羅成舉著旗幟,隨著張須陀來到王薄他們面前,將他們團團包圍.

"你就是王薄?"

"你就是新來的郡丞張須陀?"

兩人互相打量,王薄的目光最後落到了秦瓊和羅成身上.

"叔寶,想不到你出賣我!"

"我沒有."秦瓊搖頭.

羅成將大旗往地上狠狠一插,然後策馬來到王薄面前,不屑的道,"王薄,秦二哥沒出賣過你,反而是你不仁不義,我等來青陽山莊是把你當朋友,可一離開,你卻派人半路來截殺我們兄弟,真是讓人不齒."

"我沒有."王薄怒視.

"王勇虎難道不是你的手下?他帶十八騎來截殺我們,難道不是你的授意?王薄,事到如今,再說其它已是多余,放下刀兵投降吧!"

王薄驚問,"王勇虎帶人截殺你們,這事我不知道."

張須陀卻懶得跟他這在說這些,手一揮,"拿下!"

上篇:第60章 狗急跳牆    下篇:第62章 私放要犯
2007-2020 BeStory.com
本站資料來自互聯網, 由會員上載及自行管理. 版權無從考証. 書庫及論壇書籍版權屬於原作者. 不得以任何形式用于商業用途。如發現章節或資料錯誤, 版權疑問, 作品內容有違相關法律等情況, 請向我們舉報, 我們將立即刪除
[ 關於我們 ] [ 聯係我們 ]
Go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