註冊登錄[登出]   我的書簽   收藏本站  
首頁重點更新魔法異界仙武異能言情敘事時光穿越科幻太空靈異軍事游戲體育曆史紀實名著古典

首頁 時光穿越 隋唐大猛士第62章 私放要犯   
  
第62章 私放要犯

g,更新快,無彈窗,!

羅成和秦瓊一左一右的夾住王薄,三騎品字形前行.

"叔寶,王勇虎截你的事情非我授意,我根本不知道此事."王薄被反剪雙手綁住,有些英雄遲暮之感.

秦瓊沉默片刻,伸手摘下了自己沉重的頭盔.

頭盔摘下,風揚起亂發,淡金的面龐上,是那雙憂傷的眼睛.

"王哥你一把年紀了,為何還要做這刀頭舔血的事情?是經商失敗手頭緊,還是有把柄被人抓住受人脅迫?"

"我十年經商,每年往塞外販些茶鹽,捎回來牛馬,雖然這買賣辛苦也有些危險,但利很高,十年下來,我雖說沒攢下萬貫家財,可也確實拿這錢置辦了千畝良田還有幾個鋪子,如今我雖不出塞,可商隊里還有我的份子,每年賺的錢雖不如從前,可也有穩定的進項."

王薄歎聲氣,"我也非是受人脅迫."

"那你為何一把年紀了,還要做賊?"

"不,"王薄坦然回應,"我不是做賊,我也不屑于做賊,叔寶你是熟悉我的,我又豈會做賊?你知道我當年也曾軍伍十年,為大隋出生入死過."

"正因如此,我才更不明白你為何要通賊!"

"何為官,何為賊?"

羅成只是聽著他們的談話,卻沒有加入其中.

他其實倒有些明白王薄的意思了,王薄早年也是家庭落魄,他投身軍伍,為大隋出生入死,當然最後也立功授官,進入仕途.在官場十年,也曾經是大隋這個統治階級的一員.

只是後來因官場爭斗站錯隊入獄,出來後又出塞經商十年.

王薄的經曆很豐富,而如今大業天子治下,世道不甯,王薄看不順眼.或者說,其實當今天子的很多政策,他的施政理念,是許許多多個王薄都看不順眼的.

只不過,有些人只是放在心上,而如王薄卻開始行動.

"值得麼?"羅成問.

"什麼值得嗎?"

"你如今的處境,你覺得你的選擇是對的嗎,你覺得你為此做出的這些犧牲值得嗎?"

"男子漢大丈夫行事,從不言後悔!"王薄冷聲道.

"磊落,爽快!"羅成稱贊道.

緩緩的,秦瓊臉上露出痛苦之色.

"王大哥,我覺得你不應當選擇這條路."

"叔寶,你難道還看不到如今這天下景象嗎?這是末世開始之象啊.坐在大興皇宮金殿上的那位大業天子,已經被許多人暗中拋棄了.昏君無道,我等自當揭竿而起,重定乾坤."

秦瓊沒想到他說出這樣一番話來,他甚至從始至終都沒有想到過,王薄是在謀反,而還一直以為他只是跟一些馬賊往來而已.

羅成倒是不驚不訝.

"確實有許多人這樣想,但真敢這樣做的人卻是不多的."

"日已西沉,所有還在幻想著托住這金烏之人,都不過是枉然.楊廣雖然能夠蒙蔽開皇天子,奪嫡繼位,但是這天下他治不了.如今他繼位不過五年,可卻已經亂政四出,天下百姓已經處于水火之中,待這東征一起,只怕百姓從此再無甯日,他楊隋的天下也便要搖搖欲墜了,那些庸碌無為之輩,只憑著他們的姓氏便站在朝堂之上,其實不過是一群蛀蟲罷了."

"我王薄雖不才,可也曆經半生,走遍大半天下,看過民間疾苦,總有人應當站出來對著那些人說一句不,這才不枉活在這世上一遭!"

這麼一番大義凜然的話,簡直有幾分革命家的氣勢.

不過羅成倒不完全盡信,王薄也許真有這樣的理想,但他其實也不過是別人謀反計劃里的一個小棋子,而他為之效力的人,其實也不過是那群靠著姓氏在朝堂上站立之人,對那些人來說,那不過是權力掌握者集團內部的爭權奪利罷了.

羅成搖頭.

"達則兼濟天下,窮則獨善其身,我們如今不過是這蒼茫大地上的一平頭小百姓,又哪里能想到那麼遠去呢.當我還在為三餐而奔走的時候,當我連飯都還吃不飽的時候,跟我談其它是沒有什麼意義的!"

"你錯了,只要無數我們這樣的平頭百姓聯起手來,就一樣能夠改天易地,再造一個乾坤!"

"不會的,永遠不會的,你們這樣到頭來,不過是別人手上的棋子而已."

"棋子未必沒有翻身做主的那一天!"

"可我現在不會去想那麼遠,因為我還有家人要照顧,父母尚在苟且,又談何詩與遠方?"

王薄忽然放聲大笑.

"你還太年輕了,懦弱!"

羅成卻道,"我敬佩你的勇氣和魄力,但我不會學你."

突然.

秦瓊猛的抽刀,刀光如雪,一道光弧落向王薄.

羅成大驚.

"二哥?"

刀落.

但王薄卻未傷分毫.

綁住他雙手的繩索卻斷成數段落下.

"王哥,跟小五說的一樣,我也敬佩你的勇氣,但我學不了你.可是我也不能親自綁著你赴刑場,曾經兄弟一場,我能替你做的也就只有這麼多了,你走吧.走的越遠越好,最好是從此離開齊郡,再不回來."

秦瓊要放王薄走.

羅成驚住.

"二哥,放走了王薄,郡丞那里你也沒法交差."

"就說有同黨半路來動走了他,小五,你砍我一刀."

秦瓊要羅成配合他演戲,假裝王薄同黨來救走了他.

"二哥,你這樣做值得嗎?"

"義氣值千金,王哥對我亦師亦友,我應當這樣."

王薄也愣在那里許久.

良久,他才拱手,"叔寶,這個情義哥哥我永遠記得."

"趕緊走吧,從此之後,我們一別兩寬,江湖再見,便是再無私情."

"明白,謝了."王薄也不矯情,雖然他被俘後他不怕死,可不代表他就想尋死,有機會跑他當然願意.

催動馬匹,王薄跑了.

羅成歎息一聲.

"二哥,他就這麼跑了,你對他義,他卻並未對你仁."

"沒什麼,本來就是我放他跑的."秦瓊道,"小五,來吧,砍我一刀,做的像點."

"二哥啊,有時我真無法理解你了,你有時也太過迂腐了."

"小五,若是你不想幫我這個忙,那你盡管把實情告訴郡丞,一切後果我自來承擔."

"二哥,你這是罵我呢,我羅成是那種人嗎?"

無奈之下,羅成只得拿刀在秦瓊身上砍了一刀,砍的還挺重,就是尋的不是什麼緊要地方,看著厲害,其實也就是點皮外傷了.

"你說郡丞為何讓我們哥倆單獨押王薄回去,是不是早料到咱們會放跑王薄啊?"羅成問.

秦瓊愣了下,"應當不可能吧?"

上篇:第61章 八風    下篇:第63章 爺爺在此
2007-2020 BeStory.com
本站資料來自互聯網, 由會員上載及自行管理. 版權無從考証. 書庫及論壇書籍版權屬於原作者. 不得以任何形式用于商業用途。如發現章節或資料錯誤, 版權疑問, 作品內容有違相關法律等情況, 請向我們舉報, 我們將立即刪除
[ 關於我們 ] [ 聯係我們 ]
Go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