註冊登錄[登出]   我的書簽   收藏本站  
首頁重點更新魔法異界仙武異能言情敘事時光穿越科幻太空靈異軍事游戲體育曆史紀實名著古典

首頁 時光穿越 隋唐大猛士第181章 劫囚車   
  
第181章 劫囚車

g,更新快,無彈窗,!

關中.

京師城郊,灞橋.

灞橋是一座多孔石拱橋,開皇三年時與大興城一起修建.橋成之日,這里便成為關東進出京師的重要通道.

于是,灞橋邊上,便有了灞橋驛.

天色黃昏,一輛囚車緩緩馳至.

灞橋驛前,一隊官差早已經等候多時.

"可是齊郡押解造反欽犯至?"一名青袍小官上前問.

賈務本翻身下馬,"敢問你是何人?"

青袍小官遞出一道公文,"在下大理寺官員,奉上官之命,前來接管犯人."

"原來是大理寺的,在下便是齊郡張郡丞麾下校尉,奉命押解欽犯王薄入京."

"交接吧."

青袍小官並不願意跟賈務本多話,直接道.

賈務本仔細的查驗了公文以及來人的官印等後,便下令手下把犯人移交.

辦過交接,賈務本來到囚車旁,"王薄,我就送你到此了,大理寺的人來接你了.也許以後都不會再見了!"

王薄睜開眼睛,掃了下賈務本,又瞧了瞧來人,"有酒嗎?"

老賈從馬鞍上解下酒袋,王薄喝了幾大口.

"雖然你不是我同鄉,可畢竟也是齊郡官員,待我死後,能否幫我收個尸,若是嫌麻煩,就把我葬在這大興城外,若是不嫌麻煩,就把我尸首帶回齊郡,就葬在我家後面的長白山下吧."

青袍小官不耐煩的過來,"死到臨頭了,就沒有什麼可廢話了,走吧."

那隊人馬,便趕著囚車遠去了.

"校尉,咱們現在怎麼辦?"一名郡兵問.

賈務本把交接手續放入懷中,看了看天色,"天色不早了,我們就到這灞橋驛歇一晚,明天進京,既然來了一趟,總不能不進京瞧一瞧吧.看看京師風光,再回去也不遲."

"校尉,要我說,這都馬上過年了,要不咱們干脆就在京師過個年,看完花燈再回如何?"

"是啊,這大過年的,在路上也不方便啊,冷冷清清多沒意思."

離過年沒幾天了,路途遙遠,趕是趕不回去了.

"到時再說,先住下吧.這狗日的天氣,凍的很,犯人交接了,終于不用整天提防著,今晚可以睡個好覺了."老賈道.

夜色漸黑.

青袍小官帶著隊伍卻依然在匆匆趕路,他急著趕在天黑閉城前入城,回衙覆命.

路過一處僻靜山崗.

卻早有一隊人馬在靜靜等待著.

"來了."

"多少人?"

"就七八個官差."

"那按原計劃動手,記住,一會動手後,務必乾淨利落,一個也不許走漏,不留活口."

"明白,這是天子腳下,不能有差錯,你放心吧."

囚車里,王薄望著夜色,思緒卻飄回了故鄉.不知道京娘三人現在可好,不知道羅成會不會守諾照顧好她們.

馬上入京了,也不知道是不是要待到秋後問斬.

思緒亂飛.

突然間,一支利箭破空而來.

一箭就把囚車旁邊的那個青袍官員射落馬下.

緊接著,是更多的箭支呼嘯而至,囚車邊上七八個官差頓時倒下數個.

其余人慌亂大呼.

這時從路旁的山崗松林里突然沖出十余騎來,人皆黑巾蒙面,個個手提橫刀.

一個照面,剩下的幾個官差就被他們砍瓜切菜似的全都砍倒.

他們翻身下馬,挨個的補刀,動作利落,手法老練.

沒有人管王薄.

他愣愣的看著.

直到那些人補刀完又檢查了一遍,確認再無活口後,又把射出的箭支全都收回,這才有人過來.

"法司,好久不見,別來無恙啊!"

熟悉的聲音.

來人揭下面巾,露出了熟悉的面龐.

"王三郎?"

"想不到吧?當初勸你離開長白山,你不肯聽.好了,這里也不是說話的地方,走吧."王薄一刀砍斷囚車鎖鏈,放出王薄,將他手鏈腳鏈打開.

"想不到你跑京城來了."

王薄淡淡道,"更想不到你會來救我."

"畢竟一起造反的兄弟,怎麼會拋棄你呢.我們早就在等你進京了,走吧."

王伯當給王薄牽來一匹馬.

"去哪?"

"去一個能隱藏的安全地方."

王薄翻身上馬,跟著王伯當一行,策馬消失在茫茫夜色之中.

被殺的九名大理寺官差稍後被行人發現,告之官府.

京兆郡震驚,立即派出官吏查探,大理寺得知九名官吏被殺,也是震驚不已.

事情很快報到了都省,在齊郡造反的反賊首領,押解入京,居然在京師城郊,天子腳下被劫了,尤其賊人早不劫晚不劫,偏偏就等到大理寺過去接收了人犯後劫了.

"查,必須嚴查,調動兵馬,徹底嚴查,一定要查出這些大膽反賊,還要把反賊王薄捉回歸案!"

消息不徑而走.

京師的百姓也不由的驚訝于賊人的大膽,當然也只是驚訝于賊人的大膽而已,至于什麼齊郡反賊王薄,好多人之前都沒聽說過,如今倒是讓王薄之名稍大些了.

京城一座坊內,一處大宅里,房玄齡聽著隨從的述說.

他心里想著,前不久才剛收到好友杜如晦的一封書信,說想讓他去齊郡章丘任縣丞之職,還說只要他願意,那麼他會說服吏部侍郎高孝基幫忙安排此事.

他還在考慮,想不到今天就聽到了齊郡的事情.

"這個王薄還真了得,京師都傳說他叫什麼知世郎,說他會算,能預知未來呢.他早就知道自己會敗,所以早早就安排了手下在他進京的路上等他,等他一到,便殺官差救走了他."那隨從嘖嘖稱奇的道.

房玄齡卻是哈哈一笑.

"這種無稽之談你也相信,那王薄要真是能夠預知未來,那他為何還會被官軍擒拿?"

隨從撓撓頭,覺得也是這個理啊.

"齊郡,章丘,有點意思."

"公子,你還真要去那齊郡章丘做官啊,你不是說當官沒什麼意思嗎?"

今年三十剛出頭的房玄齡名喬,早在十八歲時就已經中了進士,後來經過吏部銓選,授了個縣尉,只是他去當了一年官,便棄官而回了.

自那以後,十年來他都沒有再進過官場,平時都追隨大儒王通在河東求學,如今快過年了,才回京來.

"這些年我隨先生學習多年,學到不少東西,先生之前跟我說,光學不行,還得曆練實踐,學問不是紙面文章,還得體驗社會百態,了解民生疾苦,我覺得說的很對,也許我是時候應當再深入一些了."

"你真打算去章丘啊?"

"有何不可呢."

"可以公子之才,一個縣丞也太過屈才了."

"哈哈哈,我又不是圖當官去的,只不過是當了縣丞更方便體察民情,洞悉時事罷了.況且,如晦有大才,能跟他為伴,共同切磋學習也是一大樂事."

上篇:第180章 七石弓    下篇:第182章 分家立戶
2007-2020 BeStory.com
本站資料來自互聯網, 由會員上載及自行管理. 版權無從考証. 書庫及論壇書籍版權屬於原作者. 不得以任何形式用于商業用途。如發現章節或資料錯誤, 版權疑問, 作品內容有違相關法律等情況, 請向我們舉報, 我們將立即刪除
[ 關於我們 ] [ 聯係我們 ]
Go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