註冊登錄[登出]   我的書簽   收藏本站  
首頁重點更新魔法異界仙武異能言情敘事時光穿越科幻太空靈異軍事游戲體育曆史紀實名著古典

首頁 時光穿越 隋唐大猛士第199章 丁憂   
  
第199章 丁憂

g,更新快,無彈窗,!

仿佛一夜之間,春天就來了.

草木逢春,天地間忽然就罩上了一層綠色的紗衣.

青草綠綠,桃花朵朵.

大業六年的春天,章丘也一片欣欣向榮,經曆了去冬的匪亂以及剿匪後,章丘縣境內似乎已經沒有匪賊,賊匪都對章丘避而遠之,銷聲匿跡了.

就連章丘的長白山里,如今都是一片播種忙.

大半年的時間過去,如今的羅成已經不再是當初剛來時那高瘦樣子,每天練武,如今騎射技藝大進,五十步遠,步下開弓十箭能夠有七八中.就算是馬上開弓,十中也能中五.

自得了單雄信送來的兩把棗釘槊,這兩把槊讓他如虎添翼,使的是得心稱手,槊法突飛猛進.

現在他已經是一身的肌肉,八尺個頭有一百八十多斤.體重起碼增加了五十斤,但卻不是大肚肥腸,而是打熬出了一身的肌肉.

手掌更粗糙了,也更有力了.

他甚至連毛筆字現在都寫的有模有樣了,起碼不再會被人鄙夷不通書法.

新年過後,郡兵營五百人滿員,土地也分下去了,每個營兵山里分了五十畝口分田,鄉里分了十畝永業田.後顧無憂之後,他們安心練兵.

年後這段時間,羅成也幾次率兵越過縣境,深入到了長白山其它幾縣轄下的山區剿匪,以剿代練,效果不錯,尤其是每次剿匪總有不少收獲.

殺死的賊匪能請功,俘獲的賊匪則干脆都做了郡營的奴隸,負責在郡營的鐵作坊打鐵,或者在郡營的軍屯田里戴著鐐銬干活.

每次還總能繳獲一些刀兵武器,或牛馬豬羊,以及不少金銀細軟等物.而山里的一些漏網的逃民,每次發現也會被郡兵圍了,然後捉回來當了軍屯奴.

兵越練越勇,匪越剿大家卻越富.

原本賊匪多如毛的長白山里,現在已經很難找到成伙上規模的了,就連以前山里那些逃民,現在也基本難尋蹤影.

匪剿的差不多了,這也差不多要春播了.

于是羅成便只留了小部份人馬值守,其余人干脆都趕春播.

衙門里甚至也放了春假,讓胥吏們回家種地.

新的縣丞已經到任了,果然就是房玄齡,今年三十出頭,比杜如晦更沉穩些,沒那麼多的書生氣,他自到了之後,縣衙運轉果然更高效,胥吏們也沒有人敢偷奸耍懶,更無人敢欺上瞞下.

新的主簿也到任了,是錄事段偃城的兄長段偃師.

他到任之後,段偃城便被段偃師以避嫌之名,讓他辭了錄事之職,回家去了.不過段偃城在家倒也沒閑著,他成了白水鄉的鄉團校尉,也不知道他們兄弟是怎麼想的,或許是見羅成握著鄉勇郡兵,便也想抓點人馬在手.

暫時羅成跟段家還是井水不犯河水的狀態,段偃師每次見到羅成都還主動打招呼,甚至有天帶著兒子段志玄過來向小六陪禮道歉.

羅成對段家總覺得不懷好意,也表面應付,不過心里暗暗留著意.

段志玄如今天天呆在他叔父的鄉團里,據說帶了隊人馬,也是整天操練,不知道在劃算什麼.

張儀臣依然還是縣令,他做了秦瓊的岳父,因此跟羅成的關系更加親密,有房玄齡和杜如晦這兩位佐官,張儀臣現在日子過的很輕松很愜意.

文有房杜,武有羅成,章丘縣進入了難得的太平階段.

不過也有不好的事情開始了.

開春了,各種都在趕春耕,可郡里已經開始讓縣里籌備今年的派役.春耕結束後,縣里將要應上面要求,派出大量的民夫去服役.多數都是出縣甚至是出郡的大役,如往東萊造船,往涿郡打造軍械,去洛陽築城等等.

好在今年羅家不用擔心了,段偃師當了主簿後,讓他兄弟回家了,卻主動提出讓羅成老爹來當錄事.

羅成倒覺得老爹沒必要去衙門,但幾個兄弟卻覺得錄事不錯,最後老爹也同意了,羅成便沒反對.

如今老爹是縣錄事,大哥繼祖是長白鄉里正,二哥是長白鄉校尉,三哥是郡兵營的一團校尉,四哥是縣司法佐兼二團校尉,他自己是縣都尉,而小六則是營直屬旅旅帥.

大姐夫是郡兵營旅帥兼皂班捕頭,二姐夫是郡兵營的記室兼縣司戶佐,三姐夫是郡兵營旅帥兼快班捕頭,四妹夫也是縣郡兵營的旅帥.

一家子人現在都有官身或吏職,因此今年並不用擔心派役.

就連縣郡兵營的這五百兄弟,縣里也同意不派役.

一切都非常好.

眼下對羅成來說,就是要把家里的那一千多畝地給播下去就好.

現在老大老二老四都結了婚,他們的新院子也都蓋好了,因為是夯土加木梁柱結構,房子起的很快,如今都已經搬到新院另住.

羅成他們幾兄弟的房子也蓋好了,但他暫時還沒有搬過去,依然還是住在老院子,老院子也翻新了,換了瓦頂,牆壁也刷過,屋里添置了些新家具.

另外羅成還在縣城里買下了一間大院子,他現在經常在縣城里議事,因此干脆花了點錢買下了一座院子,價錢倒也不貴,甚至還買了幾個奴仆,現在那院里有管事有廚娘有車夫有門子有丫頭,不回家的時候就住那邊,一回去就有人侍候,倒也舒適.

騎馬回到家,兄弟幾個都回來了,現在都在忙著春耕的事情.

如今各人都分了家,每人名下都有地,如何安排都由各自說了算.

"小五,你田莊里也上點心,這一年之季在于春,春耕都不管,哪能行."羅母現在也富態了不少,臉上有光澤了,如今不需要她再下地干活,就連編紗織布這樣的事情也不需要了,家里還有丫頭侍候,這人氣色一天好似一天.

她現在最高興的事情就是看著家里三個媳婦的肚子一天比一天大.

老大媳婦年前懷上了,老四媳婦年後迎進的門,進門沒多久也懷上了,倒是老二媳婦,反落在老四媳婦之後,趕在這正月快結束的時候才發現有了喜脈.

"娘你放心吧,我田莊那邊有莊頭把式呢,種地他們比我熟,之前已經過來跟我稟報過了,說是今年一半地種水稻,然後再種些小麥,剩下那些缺水的地方種粟谷."

也就是一千畝地,但是那邊現在有二十多個奴隸,牛馬這些耕地的大牲口也不缺,因此根本不用羅成怎麼操心.尤其是羅成之前頒下的那個畝產超過一石,多收的就能有分成的懸賞之後,那些人干活很用心.

特別是他把那一千畝地分成了幾份,讓四五個奴隸分一組,然後分組分片耕種管理,這樣也省的他們吃大鍋飯,讓他們包干做事更有積極性.

"你啊,就是心寬,這麼重要的事情全扔給下面莊頭去了,也不怕他們弄不好."

"他們要是弄不好,那我就更弄不好了."羅成可沒精力心神去天天下地盯著呢,就如郡營里的軍屯,郡營在山里足劃了兩萬畝地,這些地他也是全交給下面人去管了,具體的就由屯田奴耕種,春耕忙就讓郡營兄弟也幫下忙.

"一會喊老大他們都過來吃飯,難得一家人都在."老爹道.

剛說完,闞棱騎馬沖進院子,滾鞍下馬,急急忙跑了進來.

"義父,曆城秦家派人送信來了,說是----說是---"

"說是什麼?"羅成見被他留在縣里的闞棱急急忙跑來報信,估計是出什麼大事了.

果不然,闞棱告訴他,秦叔寶剛派人送來信,說秦母去世了.

"怎麼人說沒就沒了?過年時去看,不是還十分硬朗健康嗎?"羅母驚訝又悲傷的問.

"說是好好的突然就沒的,沒病沒痛的."

老爹歎了聲氣,"估計也是壽數到了,這樣走了也好,沒受折磨.收拾收拾一下,准備去郡城奔喪吊唁吧."

"我那苦命的嫂子喲."羅母忍不住淚水下來,"這兒子剛娶了妻,孩子都還沒懷上,孫子都沒抱到,這就走了,走的也太早了."

"起碼也看到叔寶長大成人還娶了妻,這走的時候叔寶也在身邊守著走的."老爹勸尉妻子.

羅成聽了也不由的心情有些沉重,老太太是個很不錯的人,他第一次去的時候,她也沒有嫌棄過半點羅成鄉下小子,每次去都把他看的很重,讓叔寶多照顧他.

如今居然說走就走了.

存孝和嗣業他們聽聞叔寶母親走了,也都歎息.

"我這就去安排車馬,明早咱們就走."

雖然現在家里忙著春耕,但遇到這樣的事情,也就只能先扔下了.

羅成讓人去田莊把自家的莊頭喊來交待些事情,坐在那里想著,舅母這個時候去世,叔寶做為武官,按規矩要為母丁憂.

而一般丁憂,是守制三年,實際是二十七個月.

從喪事這天起,要辭職在家守孝滿二十七個月才行,否則就是不孝.這樣一來,叔寶暫時不會再回東萊軍營了,怕是也參加不了明年的東征高句麗海路進攻了.

接下來三年,秦瓊要吃,住,睡都在父母墳前草廬,不喝酒不洗澡不更衣,停止一切娛樂活動,除非遇到特殊的緊急情況,朝廷特旨奪情方可起複任事.

有時,擔任要職的武將或出征在外的武將不丁憂守制,而是給假一百天.若不許丁憂,稱為奪情,若是丁憂未滿三年而征召出來則稱起複.

"希望來護兒不會奪情吧,就讓叔寶在家好好守孝三年也好."他心想著.

上篇:第198章 李密    下篇:第200章 長白鷹揚府
2007-2020 BeStory.com
本站資料來自互聯網, 由會員上載及自行管理. 版權無從考証. 書庫及論壇書籍版權屬於原作者. 不得以任何形式用于商業用途。如發現章節或資料錯誤, 版權疑問, 作品內容有違相關法律等情況, 請向我們舉報, 我們將立即刪除
[ 關於我們 ] [ 聯係我們 ]
Go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