註冊登錄[登出]   我的書簽   收藏本站  
首頁重點更新魔法異界仙武異能言情敘事時光穿越科幻太空靈異軍事游戲體育曆史紀實名著古典

首頁 時光穿越 隋唐大猛士第603章 草原屠夫   
  
第603章 草原屠夫

g,更新快,無彈窗,!

涿郡到云內八百里,羅成率部行軍五天,此地距離漠南汗庭還有六百里,而且是要出長城,道路更難走.

此時,距離羅成接到勤王令已經十二天,而皇帝被圍雁門已經十六天.

將士們都不知道雁門城還有沒有在堅守,不知道皇帝是否已經被俘.

路越來越難走,段達也開始不斷抱怨,甚至提出轉折向南去雁門.

"敢有再議南向動搖軍心者,立斬不赦!"

羅成冷冷的向諸將宣布,也是在警告段達.可段達這時也惱怒的道,"大帥,去汗庭還有六百里,路更難行,就算你攻破始畢汗庭,可始畢要接到消息,估計又還得數天,這一來二去,你耽誤的起嗎?"

"若是雁門城有半點差池,你擔待的起嗎?"

面對段姥的指責,羅成的回複很簡單.

"本帥為安東道忠武軍節度使,陛下賜我雙旌雙節,節為全權印信,受此節則可全權調度,如此方稱節度使.節度使對所統之將領以及郡縣長吏都有節制以至生殺之權."

旌以專賞,節以專殺.

這旌節可不是隨便賜予的.

段達雖是節度副使,可依然是節度使轄下,整個安東道,羅成除了不能殺負責監察官將的觀察使外,沒有羅成不能殺的.

"來人,將段達推出,斬首示眾!"

段達一下子臉色劇變,沒料到羅成說殺就殺.

"羅成,你敢殺我,我可是皇帝欽命副使!"

"副使又如何,你屢屢置疑本帥軍令,動搖軍心.若是在平時,我只需向陛下奏陳,將你交由陛下處置,可眼下為戰時,行軍作戰,豈容兒戲,本帥剛剛宣下軍令,敢再置疑軍令動搖軍心者斬,話語剛落,你便又跳來反對,存心違抗軍令,本帥容你不得.來人,推出去,斬首,傳首諸軍,以示警戒."

白馬義從統領慕容長生立即喝令,召來一隊白馬義從親衛,把段達打倒在地.

解下他的盔甲,捆起他的雙臂,把他拖將出去.

"羅成,你敢!"

段達還在那里惱怒大叫.

這邊安撫使封倫和觀察使李百藥見狀,也是慌忙過來求情.

"大帥,兩軍未戰,先斬副帥,這只怕不祥,還請大帥息怒."

"對啊,不如先免去段副帥之職,等戰後再交由陛下發落."

羅成笑眯眯的看著兩人.

"怎麼,二位難道也要置疑本帥軍令?封安撫,你雖為安撫使,可本帥也一樣可以請節斬你.李觀察,就算本帥不能殺觀察使,可本帥也可以先解你之職,你信嗎?"

封德彝和李百藥都沒料到羅成這人,說翻臉就翻臉.

屈突通上前和稀泥.

羅成道,"屈突老將軍,今天誰的面子我也不給,誰要是再來勸說,那就休怪本帥一起處置!"

這話一出,屈突通也無話可說了.

"斬了!"

段達腿一下子軟了.

"羅成,你就不怕陛下降罪嗎?"

"到時再說."

白馬義從將段達拉下去,片刻之後,段達的首級被捧了上來.

看著羅成真的把段達殺了,封德彝幾人也都臉色蒼白.

殺了段達,兩萬人馬,再次目標明確,就是出長城去漠南汗庭.

不管此時雁門情況如何,也不管了.

再次出發前,羅成對將士們說,雁門城有十萬驍果精銳,崞縣還有嗣業的一軍兩萬五千人,更別說太原,河北,涿郡等各種勤王兵正在趕去,說不定此刻已經到了雁門城下.

他們這一支不去雁門湊熱鬧,他們要去汗庭抄突厥人的巢穴,這一次不僅僅要解雁門之圍,還要狠狠的重創突厥人.

大業十一年.

八月二十八日.

羅成經過馬邑云內城下,此時這座邊城,早是一片廢墟,城池被突厥人攻破,百姓被擄掠一空,突厥人搶奪完後,焚城而去.

羅成沒有進入云內,也沒有分兵留守.

現在不是時候.

他率軍向北進發,越過長城關隘牛皮關,一路向北.

所部兩萬騎兵,在熟悉塞北漠南地形的斥候輕騎帶領下,迅速的疾行.

羅成走的道路雖不如中原官道平坦,但好在也是一條著名的古道.

云內曾經是北魏都城,而北魏又在陰山一線設立過六鎮,北魏的皇帝也經常出巡塞外,所以云內向北有一條極為有名的古道路線.

如果攜帶了步兵和輜重,這山區盆地里會比較難走,但人皆有馬,且是雙馬,卻絲毫不阻礙他們.

出了長城,越往北,地理氣候便越不一般.

天更藍了,也更低了.

大片大片的荒原與山丘起伏.

越過長城後,便有了零星的突厥部落出現,這些人逐水草而居,游牧不定.

對于這些出現在路上的突厥部落,羅成沒有客氣.

能避開的盡量避開,避不開的,那麼直接發動突襲.

突厥,包圍,然後殲滅.

每攻破一個部落,羅成便盡殺其牛馬羊群等牲畜,並將高過車輪的男子全都帶走,只留下婦人和孩子.

留下他們,是不忍心,帶走男子,是怕他們報信.

殺光牛馬,則是對突厥人的懲罰.

他們有牲畜肉可以吃,暫時不會有事,但這個冬天會很難過,會減丁,部落會衰弱.

不過一連攻破幾個部落,都發現部落里只有老人和少年,青壯男子也只有些殘疾癡傻的,健康的青壯男子都沒了,他們說這些人都隨大汗南下捉中原皇帝去了,去南邊打草谷了.

突厥人已經很多年沒有去南邊打過草谷了.

"這些婦人也有可能會去報信!"屈突通跟羅成道,"要我說,就該全都殺光,一個不留."

"把馬匹駱駝都殺死了,他們沒有坐騎,總不能走路去報信的."

在攻破的部落營地,吃著烤羊肉烤牛肉,還能烤駱駝峰,倒是辛苦行軍時的難得輕松.

不過羅成禁止奸**人,屠殺老人小孩子.

沒有意義的事情沒必要做.

夜晚不如吃飽了好好睡一覺,白天把部落里搜到的干肉帶走,順便每人帶上一塊牛羊肉和一壺馬奶牛奶或是羊奶駱駝奶.

輕騎一路向北.

也一路突襲過去.

所過之處,部落再無能奔跑的馬匹駱駝,也無吃草的牛羊,全都被隋軍殺死了,甚至到了後面,忠武軍都不需要再動手,只需驅趕著那些被沿途捉來的突厥男人去殺牛殺馬.

忠武軍的身後,是死亡的草原,是哭泣的部落.

那些婦人孩子們在哀泣,不知道沒有了牛馬羊群,他們接下來的日子要如何過的.更不知道,隋人都已經打到塞北來了,那他們南下打草谷的丈夫兒子們,又如何了!

整個草原,都沉浸在悲傷與恐懼之中.

上篇:第602章 羅成的瘋狂(第四更!)    下篇:第604章 朕這大好頭顱 誰當斫之
2007-2020 BeStory.com
本站資料來自互聯網, 由會員上載及自行管理. 版權無從考証. 書庫及論壇書籍版權屬於原作者. 不得以任何形式用于商業用途。如發現章節或資料錯誤, 版權疑問, 作品內容有違相關法律等情況, 請向我們舉報, 我們將立即刪除
[ 關於我們 ] [ 聯係我們 ]
Go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