註冊登錄[登出]   我的書簽   收藏本站  
首頁重點更新魔法異界仙武異能言情敘事時光穿越科幻太空靈異軍事游戲體育曆史紀實名著古典

首頁 時光穿越 隋唐大猛士第1010章 最狠不過帝王心   
  
第1010章 最狠不過帝王心

g,更新快,無彈窗,!

皇帝的構想,讓八十多歲的孫思邈重燃起激情,終于接下了兵部軍醫院軍醫使的五品官職.

今天的天氣很涼爽,興奮的孫藥王施針的手法似乎也更精進了一些,比往常施針足足縮短了一刻鍾,皇帝甚至覺得施針時沒以前那麼痛.

一個時辰的針施完,皇帝覺得渾身輕松了許多,疲憊一掃而光,甚至有點微微的小興奮.

"秋風起,葉飄零,馬上就要八月了."羅成扶著手杖走在甘露宮的院中,看著那顆巨大的銀杏樹不由感歎.

"八月胡天即飛雪,天皇,嗣業將軍已經撐了三個多月了,只怕糧草將盡."羽林將軍王鐵漢在一邊說道.

羽林軍並不隸屬于三衙任何一軍,這支三千余人的部隊,更像是皇帝的貼身近衛保鏢,但他們又相當于是皇帝的講武門生.

三年一期的羽林郎,羽林騎,皆是死于王事的軍中忠烈後人,先入長白義兒營訓練,再入軍中侍從見習,然後擇優才選入羽林宮,每一個羽林,不論是其能力還是其忠心,都是絕佳上選優良.

對這些人,皇帝極為信任.

而統領這支軍隊的,現在是王鐵漢,一位天生神力的猛將,當年皇帝還只是長白司馬時的親衛.

王鐵漢為人忠厚耿直,皇帝對他的信任非同一般.

"朕又豈不知呢,但這場戰爭棋局上,朕不能只盯著一點,得顧及全局."

眼下,戰爭已經不再局限于吐谷渾,不再是圍著大非川了.北及金山,西及高昌,南及雪山金川,如今秦軍橫跨數千里的戰線,六七路軍隊同時用兵,動用的秦軍四十萬,郡兵三十萬,民夫百萬,更別說還調動了藩軍二十萬.

朔方隴右河西關中巴漢劍南云南,諸道的軍民幾乎都已經卷入其中.

對于大秦來說,這是從未有過的一場大戰,其規模之大,用兵之廣,戰線之長,都是遠超曆次的.

這樣大的戰事,隨便一地都是牽一發而動全身,錯一招而亂全局.

皇帝明知道嗣業孤軍守大非嶺很艱難,但也無法只盯著嗣業.

他是大秦皇帝,不僅要為嗣業及那九萬軍民負責,也還要為其它數十萬將校負責,而一旦兵敗,局勢崩壞,可能就是邊境數道幾十郡的數百萬軍民遭受劫掠,承受無情戰火.

"再等等吧,現在各種反擊,戰況都還不錯."

薛萬徹占據伊吾,裴行儼兵入高昌,再加上牛進達在居延海大敗向北繞來的一支突厥軍,在河西方向,秦軍北路軍已經徹底的站穩腳跟,並守住了邊境.現在拿下伊吾高昌之後,雖然還沒有能力馬上就進軍焉耆和龜茲,但鐵勒和奚契的聯軍騎兵正在趕來,他們一到,那時程咬金便能揮師直攻三彌山西突厥汗庭.

穩紮穩打,一步一步來.

眼下秦軍形勢大好,但也不敢掉以輕心,畢竟敵軍的主力還在.

一個不好,若是秦軍脫節,就有可能被敵軍包圍殲滅的可能.

誰都在小心翼翼的調動兵馬,尋找機會,雖然攻守易勢,但鹿死誰死,猶未可知.

對于秦軍來說,攻守易勢也並不全是好事,這意味著秦軍離開了本土防禦,不再有堅固的城池可依托,尤其是隨著進軍的深入,後勤糧草軍械的供應補給,都會成為極大的麻煩.

而天氣已經漸涼,吐谷渾之地八月就下雪,就更添加反擊的困難.

一個不好,大好形勢就可能再次易手.

現在兩邊,拼的已經不再是誰兵多,而是誰能犯更少的錯誤.

大非嶺也許會是吐蕃等敵軍的突破點,但也可能會是他們的致命處.

"但願尉遲恭和來整二將,能夠順利擊敗慕容恪叔侄,解大非嶺北面之敵,撕開包圍圈的一面."

張仲堅從江陵返回長安,向皇帝帶來一個重要的消息.

江陵蕭梁內亂,皇帝蕭銑先後殺了元老大將董景珍與張繡,又大肆裁撤諸將的兵馬,使得人人自危.

雖然之前朝廷與三藩達成協議,三藩稱臣歸附,朝廷在三藩設道置郡,授給他們官職,仍由他們自治,一時間相安無事.

可不管怎麼說,他們依然是有割據之實.

"梁將周法明和雷長颍各欲率土統兵歸附."

張仲堅已經與周法明等達成了協議,約定叛梁投秦.

可皇帝聽了之後,卻並沒有表現出半點高興之色.

"親軍侍衛府的能力朕看到了,張仲堅的江陵之行很有成效,也很辛苦.只是,眼下不是時候,讓周法明和雷長颍先不要動."

"陛下,周法明與雷長颍正是因被蕭銑猜忌,這才欲歸附我大秦,若是不派兵接應,只怕難逃董景珍和張繡之下場也."

周法明祖父本是南梁車騎大將軍,他父親則是南陳的大都督,他的次兄周法尚曾是隋朝武衛大將軍.周法明在隋朝時是真定縣令,隋亂時襲據永安郡,並派諸子分襲江夏沔陽等數十城,後歸附蕭銑,中途又投過李密.

其兄周法尚早年為隋朝大將,征遼時為海路副帥,多次隨羅成征戰,後病死于軍中.若不是死的早,肯定也能成為大秦開國功臣的,有這關系,再加上曾經中間投過李密,使得蕭銑一直猜忌周法明.

"大秦現在不能與三藩開戰,這樣,給蕭銑下一道密詔,告訴他雷長颍欲叛亂投秦."

"陛下,這豈不是出聲雷長颍?"李君羨大驚,這樣搞,以後誰願意投大秦?

"朕知道這個雷長颍,不過是一水賊草寇,為惡多端,就是亂世里的一根牆頭草,東倒西不歪,前後不知道投過多少家,有奶便是娘.這種人,本就不是什麼好鳥.更何況,現在朝廷全力西線作戰,根本無力再南線開戰,犧牲一個這樣的草寇,換得與蕭銑暫時安甯,朕覺得沒什麼."

如雷長颍這樣的就是投機者,朝三暮楚,眼見蕭梁勢弱,便想跳槽大秦,若是一般情況下,羅成倒也願意接受他的歸附,免除一地戰火.但眼下局勢,大秦根本不可能再在江南燃起戰火,那麼犧牲一個這樣的家伙,暫時安撫下蕭銑,羅成覺得沒什麼.

為帝皇者,若是連點這樣的暗黑都沒有,那就太天真了.

"周法明呢?"

"先不要提他,畢竟其兄周法尚當年也與我多次征戰高句麗,多少還是有些香火情的."皇帝想了想後道,當然萬一局勢不對,朝廷也還是有可能會犧牲掉他的.這種事情,有時就是這般無情.

當年楊堅立隋後,就有許多江南官員過江北渡投隋,然後當時的楊廣根本還沒有准備好南征,于是為避免南北提前開戰,于是干脆把那些投隋朝又全送回了南陳.

"對了,派使者去宣詔的時候,順便跟蕭銑提一下,就說朕希望能夠迎蕭銑的女兒入宮為才人."

上篇:第1009章 神農本草惠民醫    下篇:第1011章 只聽調令不聽宣
2007-2020 BeStory.com
本站資料來自互聯網, 由會員上載及自行管理. 版權無從考証. 書庫及論壇書籍版權屬於原作者. 不得以任何形式用于商業用途。如發現章節或資料錯誤, 版權疑問, 作品內容有違相關法律等情況, 請向我們舉報, 我們將立即刪除
[ 關於我們 ] [ 聯係我們 ]
Go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