註冊登錄[登出]   我的書簽   收藏本站  
首頁重點更新魔法異界仙武異能言情敘事時光穿越科幻太空靈異軍事游戲體育曆史紀實名著古典

首頁 時光穿越 鳳策長安160,毒寡婦(一更)   
  
160,毒寡婦(一更)

g,更新快,無彈窗,!

幽暗破舊的路邊野店里,楚凌和君無歡坐著悠閑的享用本就遲到的晚膳.幾個腹部中了一刀的人還躺在地上卻不敢再大聲呻吟哀嚎,只能用恐懼地眼神看著不遠處桌邊坐著的兩個人.

另一邊的角落里,掌櫃和伙計縮成一團蹲在一起,眼睛里寫滿了恐懼仿佛生怕這兩個窮凶極惡的家伙注意到他們一般.

等到兩人終于用完了晚膳,外面已經稀稀落落地下起了雨來.本就寒冷的天氣因為突如其來的夜雨更添了三分寒意.楚凌抬頭對牆角的掌櫃笑了笑,道:"掌櫃,麻煩添個火盆過來."

她言笑晏晏的模樣卻並不能安撫掌櫃恐懼的心,掌櫃顫顫巍巍地點了點頭,一句話不敢多說的走了.楚凌這才站起身來走到了地上躺著的幾個人跟前,居高臨下地笑道:"幾位,什麼來路啊?現在大家都閑著沒事,不如說說唄?"君無歡下刀很有分寸,幾個人腹部的血已經悄然地止住了.但是幾個人卻依然不敢隨意亂動,畢竟若是惹惱了君無歡,下一刀下來可就不一定只是在他們腹部劃出一條口子了.這幾人本就內力淺薄,在地上躺了一頓飯的功夫,早已經凍得青白,嘴唇發紫了.

年齡最大那中年男子牙齒有些打戰地看著楚凌,楚凌對他露出一個溫柔地笑容,笑眯眯地道:"你是不是覺得我看起來和藹可親,就真的以為我是笑面菩薩了?"慢條斯理地從袖中抽出一把匕首,楚凌輕聲道:"方才長離公子只是跟你們開個玩笑而已,但是…我手里的這把刀可不是跟你開玩笑的.你覺得我要幾刀才能把你的心整個兒的掏出來?"

男子戒備地看了一眼楚凌手中寒光熠熠的匕首,忍不住又打了個寒戰,心中更是欲哭無淚.他可不是什麼堅貞不屈的人,沒說話純粹只是被凍得開不了口了而已啊.

"別……"中年男子啞著嗓子語氣卻急促地道.

楚凌微微揚眉道:"說說看."

中年男子道:"我們…我們只是在江湖中打滾混口飯吃,前兩天綠林中突然收到一個消息,說…有誰能夠抓住或者殺了長離公子的話,就可以拿到十萬白白銀.我們今天早上正好看到兩位…兩位路過,覺得,覺得長離公子跟畫像里長得有點像,就忍不住動了念頭."

楚凌想起來,中午的時候她和君無歡路過一條山路的時候,救了一個摔斷了腿的人耽誤了一個多時辰,所以才讓這些人感到了他們前面去了.不過,這些人能悄無聲息地跟了他們一整天,倒也是本事啊.

似乎看出了楚凌眼神中的興味,男子連忙道:"我們…我們沒有跟蹤兩位…是想著兩位走得這條路應該會從這里經過,我們才,才趕到這里提前布置的."

楚凌問道:"我們的行蹤你們還透露給了誰?"

"沒……"中年男子才剛說出了一個字,冰涼徹骨的匕首就貼到了他的臉上,"還透露給了誰?"中年男子驀地睜大了眼睛,驚恐地望著眼前的少年,忍不住咽了口口水.楚凌手中的匕首輕輕在他臉上劃過,中年男子清楚地感覺到了鮮血從自己臉上劃下,忍不住發出了一聲哀嚎.楚凌蹙眉,就這樣的身手和膽量,竟然就敢來對付君無歡?看來君無歡說得確實沒錯,著幾個人大約都是活得不耐煩了.

"公子饒命!公子饒命!"中年男子終于知道了,這看起來白淨乖巧的少年並不是在跟他開玩笑.忍不住顫聲道:"我說!我我們告訴了城里的烏云幫,換了,換了三千兩銀子."

"烏云幫?"

君無歡放下手中的茶杯淡淡道:"一個三流的江湖組織,說是幫派都抬舉他們了."

楚凌蹙眉道:"但是他們得到消息並沒有來找你."如果對方認為消息是假的的話,只怕是不會出這三千兩銀子的.也是這幾個人貪心不足,如果拿了那三千兩銀子就遠遠的離開,隨便找個地方逍遙快活何樂不為?便要去貪圖超出了自己能力范圍之外的東西.

君無歡淡笑道:"那大概是那些人還長了一些腦子,知道冒然找上來是送死."但是那些人卻能將消息賣給更厲害的人,人為財死鳥為食亡,更不用說君無歡的命不僅值錢,君無歡本身就有很多錢.如果抓到或者殺了君無歡,誰能說只能得到那十萬兩的懸賞?只憑這一點,君無歡往後的日子都太平不了.

楚凌站起身來走到君無歡身邊坐下,扶額道:"又是南宮禦月?"能想到這種毫無人性的辦法的只怕出了南宮禦月不會有別人了.君無歡點了點頭道:"除了他,我確實想不出來還有誰會做這種事情了."楚凌有些頭痛地道:"竟然連你的畫像都有?南宮禦月到底想要問你要什麼東西?"君無歡歎了口氣道:"一件他以為存在但實際上真的不存在的東西,阿凌你相信我的話麼?"

楚凌思索了片刻,點了點頭道:"我相信你."有南宮禦月那樣一個敵人實在是一件相當煩人的事情.楚凌相信如果不是關乎國家生死的東西,君無歡絕對是甯願交出這東西來換一個安甯的.不過他交出東西之後南宮禦月到底會不會放過他,也不好說.但是君無歡既然說沒有,楚凌還是相信的.

君無歡無奈得道:"但是,南宮禦月不信.南宮禦月這個人…除了他自己實際上誰都不信.即便是當初讓他知道這個東西的人親自告訴他那其實是個玩笑,他也是不相信的.只會認為對方心存偏頗不想讓他得到那東西."楚凌有些同情得看著君無歡,"告訴南宮禦月這個的人,倒是把你坑的不輕."

君無歡笑了笑,請歎了口氣.有些時候,有些人,即便是長離公子也沒有辦法.被坑了也就被坑了,除了認了還能怎麼辦?

"兩位…兩位公子,炭火來了."掌櫃和一個穿著粗布衣服的婦人抬著一個燃著炭火的盆放在了兩人跟前,已經燒的紅彤彤的炭火立刻將周圍冰冷的空氣驅散了幾分.楚凌深吸了一口氣,笑道:"掌櫃,你這炭火倒是不錯,晚一些勞煩也放上一盆在我們房間里.價錢好說."掌櫃連連點頭應是,那穿著粗布衣服的婦人抬起頭來看向兩人,一雙嬌滴滴得杏眼倒是讓楚凌看的一愣.這才發現,這看似穿著打扮毫不起眼的婦人竟然長著一張清秀的面容一雙勾魂眼,更有著一副誘人的曼妙身材.在這種地方,這樣的人物也算是一個難得一見的尤物了.

只是那張臉著實是普通了一些,倒是讓人覺得可惜了那一雙眼睛.

"這位是老板娘?"楚凌含笑看著她好奇地道,女子嬌滴滴地點頭道:"見過兩位公子,正是小婦人."那雙眼睛在楚凌身上停頓了片刻,楚凌感覺到那眼神仿佛帶了鉤子一般,不由詫異失笑.她這是被一個婦人給勾引了?

雖然長離公子面帶病容,但是好歹是一個偏偏公子.怎麼看也比她這樣的稚嫩少年更適合勾引的吧?難不成,這位老板娘是覺得他年紀小,人更單純一些好上手?

想到此處,楚凌莞爾一笑,笑吟吟地道:"老板娘好一雙漂亮的眼睛."

老板娘煙波更加嫵媚如絲,倒是旁邊的掌櫃肅手站在一邊一言不發,只是看向楚凌的眼中多了幾分憋屈和敢怒不敢言.老板娘笑道:"小公子當真覺得我的眼睛漂亮麼?莫不是哄騙奴家吧?"楚凌悠然道:"怎麼會呢?這麼漂亮的眼睛…若是能挖出來就好了."

老板娘臉上的笑容頓時僵住了,看著楚凌干笑道:"小公子…說笑了."

楚凌微微傾身對她伸出了手笑道:"怎麼會是開玩笑呢?本公子是真的覺得老板娘這雙眼睛著實是迷人啊.長離公子,你覺得呢?"出君無歡喝著茶也不打擾楚凌的興致,只是聽到楚凌的話方才答道:"比不得阿凌."

"……"

老板娘臉上的笑容已經徹底消失無蹤了,她後退了一步避開了楚凌伸過來手,一抬手一枚暗器朝著楚凌射了過來.之間她對面的少年微微側首避開了她的暗器,下一刻她的左肩就是一沉,一雙纖細的手指按上了她的肩頭.老板娘輕哼一聲,抬手就去抓楚凌的手腕,楚凌面帶微笑右手用力一壓,左手擋住了老板娘抓想自己手腕的手.片刻後,老板娘飛快地後退了幾步,單手捂著自己的左肩臉色陰沉,沒雨間露出了幾分隱忍的疼痛之色.

旁邊的掌櫃和伙計也一改方才的懦弱模樣朝著君無歡撲了過去.君無歡坐在桌邊一動不動,一只手握著茶杯單手就著招架住了兩個人.

楚凌把玩著手中的匕首,似笑非笑地看著老板娘道:"老板娘這是怎麼了?我只是想要看一看你的眼睛而已,這麼小氣做什麼?"

老板娘臉色陰沉地瞪著楚凌,心中暗罵:你特麼分明想要挖老娘的眼睛,還敢說老娘小氣!

"你早就發現了?!"老板娘厲聲道.楚凌漫不經心地道:"大概吧,畢竟…跟那幾位比起來,這位掌櫃和伙計倒是更像是有幾分本事的人."不過也只是有幾分而已.

"蠢貨!窩囊廢!"老板娘毫不客氣地罵道.正在圍攻君無歡的掌櫃臉上的肌肉抽動了幾下,卻什麼都沒有說只是咬著牙繼續去圍攻君無歡.以他們的能力想要勝過君無歡著實沒有什麼勝算.他們只是想要拖住君無歡,讓他沒有功夫去幫助旁邊的楚凌罷了.

楚凌好心地勸道:"老板娘,我看這掌櫃是個好男人,你還是對她好一點吧."老板娘厲色道:"老娘想要做什麼,跟你有什麼關系?"楚凌道:"我只是好心勸你一句而已,畢竟這世上想要找一個肯容忍女人當面勾引別的男人,還罵他是個窩囊廢還不翻臉的男子,真的是挺少的."老板娘冷笑一聲道:"所以我才說他是個窩囊廢.臭小子,我們只要君無歡的命,識相的就立刻滾開,老娘不跟你計較."

楚凌好奇地道:"誰給你的勇氣認為,就憑你們三個就能夠拿下君無歡?"

老板娘冷笑不答,楚凌笑道:"難道是你放在火里的眯眼和湯里的藥?"

老板娘臉色一變,神色冰冷地盯著楚凌,"你怎麼知道的?"她用的可不是那幾個蠢貨用的那種上不得台面的東西,就算是尋常的老江湖十個有九個半也要栽在這藥上,怎麼會被一個小子一眼看破?

楚凌笑道:"我這人膽小怕死,所以什麼迷藥毒藥之類的多多少少還是了解一些的.跟那幾個比起來,老板娘的藥確實是好的多.但是,我們既然一開始就懷疑掌櫃和伙計了,又怎麼會不防著你送來的東西呢?"

老板娘臉色有些發白,警惕地向後退了幾步.

旁邊的君無歡淡淡道:"阿凌,你還是小心一些不要放跑了這位夫人的好.她雖然長得不起眼,但是她的命拿出去也能換個三五萬兩銀子的."

"哦?"楚凌有些驚訝.

"你說誰長得不起眼!"那老板娘卻是勃然大怒,原本嫵媚的聲音都變得有些尖刻刺耳了.顯然,對一個女人說她長相平平,實在是一件將她往死里得罪的事情.不管是哪個時代的女人都是一樣的.

君無歡單往桌邊上一排,筷筒中的筷子便跳了出來,被一道勁力裹挾著分別射穿了掌櫃和那伙計的手背,那伙計更是直接被筷子帶著後退了好幾步,手被釘在了身後的櫃台上.

似笑非笑地看了一眼還想要沖上來地掌櫃,君無歡接上了之前的話,道:"這位婦人是江湖上出了名的毒寡婦,若是讓她跑了,回頭能有一大群人來找你麻煩."

"寡婦?"楚凌疑惑地看了看那掌櫃又看了看那老板娘.君無歡悠然地理了理衣袖道:"這位掌櫃大約是毒寡婦傳說中的那位表哥了.聽聞當年毒寡婦和她表兄本有婚約,不知為何最後婚事沒成卻各自婚嫁了.但是這位毒寡婦之後連續五年死了三個丈夫,才被人發現那三個丈夫都是死在了她的手里.這位表哥…倒也十分的情深意重,竟然也殺了自己的妻子兒女跑去毒寡婦第三任丈夫的婆家將本要被處死的表妹救了出來.之後麼…至少在江湖傳說中,就要四五位名聲不弱的人因為各種原因跟她牽扯上,最後也都死于非命,身後的家業被人搬了個空."

老板娘臉色陰沉地盯著君無歡,道:"長離公子的消息果然靈通,竟然連妾身這樣的草芥之人也能認得.真是榮幸之至."君無歡搖了搖頭道:"那倒不是,只不過有個人曾經告訴過我,毒寡婦除了一雙眼睛還能看,一無是處.很是好奇她到底是怎麼迷倒那麼多的江湖俊傑的."

"你說什麼?!誰告訴你的!"

君無歡笑吟吟地道:"天啟玉家六公子,聽說夫人幾年前想要勾引他,卻被他嫌棄年紀太大了不肯要你?"

老板娘終于忍不住咬牙厲聲道:"我要你死!我一定要你死!"

楚凌歎氣,這位老板娘本事不錯,可惜腦子不太好.現在只怕不是你要不要他死而是他還願不願意讓你活的問題了.

------題外話------

親愛的們元旦快樂∼抱歉一天都在路上,下午三點半才到酒店.更新晚了∼今天依然萬更,二更可能會很晚,可以明天再看哦.

上篇:159 ,不想活了?    下篇:161,開黑店!(二更)
2007-2020 BeStory.com
本站資料來自互聯網, 由會員上載及自行管理. 版權無從考証. 書庫及論壇書籍版權屬於原作者. 不得以任何形式用于商業用途。如發現章節或資料錯誤, 版權疑問, 作品內容有違相關法律等情況, 請向我們舉報, 我們將立即刪除
[ 關於我們 ] [ 聯係我們 ]
Go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