註冊登錄[登出]   我的書簽   收藏本站  
首頁重點更新魔法異界仙武異能言情敘事時光穿越科幻太空靈異軍事游戲體育曆史紀實名著古典

首頁 時光穿越 鳳策長安164,信州之變   
  
164,信州之變

g,更新快,無彈窗,!

"怎麼回事?!"原本圍著雅朵和段云等人的南軍頓時亂成了一團,竟然連第一時間做出反應的能力都沒有.沒有了那貊族人的轄制和指揮竟然連一個站出來接替的人都沒有.也就讓段云等人趁著這片刻的混亂沖出了人群.楚凌在暗處看著也不由暗暗搖頭,難怪黑龍寨能在信州盤踞那麼多年還安然無事,這些南軍說一聲烏合之眾都是抬舉他們了.簡直連稍微訓練有素一些的土匪山賊都比不了.一旦出了什麼意外,就變成了一群驚慌失措的無頭蒼蠅到處亂串.

不過認真想一想,楚凌倒也不是不能理解北晉人的想法.畢竟即便是在如今的北晉,天啟人也至少是貊族人的數倍有余.想要以少數人統治多數人的民族從來都不是一件容易的事情.如果將這些南軍士兵訓練成精銳戰力,一旦這些人中有人生出了什麼異心,對貊族來說那就是滔天大禍.

只是,這樣的策略最開始或許有助于北晉的統治,但是時間長了卻到底還是會成為一個甩不掉的負累.就算這些人再怎麼廢材,被當成是炮灰,但是只要他們還存在著就需要朝廷發糧餉去養活他們.朝廷不敢讓這些人隨便解甲歸田,數十萬甚至上百萬的精壯男子一旦脫離了朝廷的束縛又沒有生存的資本北晉只會比現在更亂.但是現在,不管他們是為朝廷效力,還是為了討好北晉人去欺壓天啟人,這個鍋最後還是要由朝廷去承擔的.貊族人和天啟人的矛盾也就永遠都無法得到緩解,甚至會越演越烈.

不過楚凌此時好奇的是段云和雅朵在做什麼?

在黑龍寨待了幾個月,楚凌對段云這個人還是有些了解的.楚凌雖然覺得這人身份來曆只怕不簡單,但是這人一向是以黑龍寨的賬房先生自居從不多管閑事.今天卻帶著這麼多人出現在這個地方,就讓人覺得有些奇怪了.

果然,很快城里就亂了起來.不知從哪里突然出出現的穿著各種服飾,年齡大小也各不相同的人們從各處湧了出來.他們手里都握著各種粗糙的武器,臉上帶著仇恨的怒火有志一同地攻擊著街上的南軍.楚凌微微蹙眉,這才明白過來發生了什麼事情.這些人竟然想要攻擊信州的駐軍占領信州城!

楚凌站在一座小樓的二樓角落里,看著樓下街道上的混戰.這些人很大一部分都是尋常的百姓,他們手里握著的不是刀槍劍戟,而是鋤頭斧頭甚至是不知從哪兒撿來的棍棒.形容都十分消瘦,顯然是常年填不飽肚子造成的營養不良.但是…無論這一次的事情是誰發起的,楚凌都不得不說對方太欠考慮了.就憑這些人,攻擊尋常的小縣城或許可以,但是攻擊信州這樣的大城,即便是僥幸成功了隨之而來的也必然是各路北晉兵馬和北晉朝廷的圍剿.到時候,這些普通的百姓可沒有地方撤退的,信州的山區縱然再多,也藏不下這麼多的人,更養不活這麼多人.等到北晉大軍到來,這些百姓的下場……只怕又是一場血流成河的屠城.

不遠處,一群帶著兵器的南軍在幾個貊族人的率領下沖了過來.成立發生了這樣的大事,貊族人顯然很快就反應過來開始派兵鎮壓了.貊族人的反應速度甚至比楚凌預想的還要快.一群什麼都不會單憑一腔勇氣的普通人,遇上一群握著武器的士兵,哪怕這些士兵只是一群烏合之眾解決也是可以預料得慘烈.果然,只是剛剛交鋒,那些衣衫襤樓的人就開始有些手足無措起來.一照面就倒下了好幾個.鮮血能激起人的殺心和獸性,但是更多的尋常人見到鮮血的第一個反應卻是恐懼和慌亂.人群頓時變得更加混亂無章,膽子小一些的甚至直接扔掉了手中的棍棒就想要四散奔逃.但是他們的敵人卻不會給他們這個機會,一群士兵一擁而上,手中的兵器毫不留情地砍向了那些手無寸鐵的人們.

楚凌歎了口氣,抽出腰間的軟鞭足下一點掠向了樓下的街道.人還在半空中,她手中的鞭子已經掃向了那一群南軍士兵.長鞭夾著勁風襲來,所到之處哀嚎聲一片.楚凌落在人群中央,回頭看了一眼身後明顯有些嚇住了的人,冷聲道:"還不快走!出城去!"然後便轉頭迎上了朝著自己撲來的士兵.幾個被她所救的人依然有些驚魂未定,等看到那突然出現的少年凌厲矯捷地穿梭在那一大群士兵中間,突然生出一股羞愧的感覺.兩個年輕一些的握緊了自己手中的武器,道:"我們去幫忙!"

實際上他們並不能幫上什麼忙,楚凌在忙碌的間歇用鞭子將兩個年輕人卷起扔到了街邊上遠離戰場的地方,不過片刻功夫,二十多個士兵除了地上躺著動不了的,剩下的都混亂逃走了.楚凌松了口氣,回過頭來卻看到那兩個年輕人竟然還站在街邊上不由皺眉道:"你們怎麼還沒走?"年輕人不過二十出頭的模樣,身形消瘦臉色蠟黃,長期的饑餓讓而二十歲的人只有十來歲的身高和體格.年輕人吸了口氣高聲道:"我們要加入義軍,趕走那些貊族人!"

楚凌皺眉道:"你們剛才差點就死了."

兩人忍不住打了個寒顫,其中一個道:"我們…我們,就算不被打死,也會餓死的.比起來…我還是甯願被打死,至少能快一些."楚凌默然,她有些明白為什麼會有這麼多的普通百姓加入了.這世上比強大的鎮壓更可怕的是饑餓,人一擔餓瘋了,真的是什麼事情都能夠做得出來的.當年貊族人的血腥鎮壓都沒有激起這些人的反抗之心,但是一場饑荒卻可以.顯然信州如今的情形比她預想的還要糟糕.之前二姐他們說信州一切都好,只怕…也是不想讓她擔心騙她的.

"公子,你帶著我們一起吧.我們能幫忙!"年輕人有些興奮地道,似乎真的不怕了.

楚凌搖了搖頭,問道:"是誰讓你們來的,可知道他現在在哪里?"

兩個年輕人面面相覷,看了對方一眼都從對方眼中看到了茫然.顯然他們並不知道這些事情,大約也是被身邊的人鼓動或者因為各種原因就被夾帶進來了.楚凌也不覺得意外,只是對兩人道:"你們若是不肯走,就找個安全的地方待著.若是一定要…就自求多福的.記得,戰場上…心要狠,手要穩!"話音未落,楚凌抬腳踢起地上的一把刀,隨手一揮長刀就朝著後方的街角處射了過去.一個穿著南軍士兵衣服的男人睜大眼睛望著自己胸口明晃晃的刀慢慢地倒了下去.

告別了兩個年輕人,楚凌循著之前段云和雅朵逃離的方向而去.終于在一處不起眼地破舊院子里找到了他們.不僅是他們,狄鈞也在.只是此時眾人地臉色都有些不太好看,狄鈞臉紅耳赤地對著一個中年男人跳腳,顯然是被氣得不輕.段云拉著雅朵站在一邊,臉色也有些陰沉.只聽狄鈞怒吼道:"你算什麼東西?憑什麼事事都要聽你的?大不了也自己干!"那中年男子臉色一邊,陰惻惻地道:"你這是什麼意思?想造反麼?"

狄鈞嗤笑一聲,仗著身高居高臨下地瞥了那人一眼懶洋洋地道:"造反?還真以為自己是皇帝麼?真是嚇死你爺爺我了."

中年男子大怒,咬牙道:"我一定會將此事稟告給城主的!若是這次出了什麼事情,你要付全責!"狄鈞翻著白眼道:"嚇誰呢?我付全責?我做什麼了?你該不會是想要把鍋甩給我們吧?小爺看著像是天生背黑鍋的?"

"狂妄自大,目無法紀!"中年男子道:"真不知道城主為什麼要收下你們這些烏合之眾!"

狄鈞咬牙道:"滾你娘的!爺早就受夠了你這狗眼看人低的東西,滄云城有什麼了不起?爺不干了行不行?!"

"四哥,大老遠就聽到聲音了,誰要造反啊."一個笑吟吟地聲音突然傳來,眾人不由得嚇了一跳.這小院雖然看著不起眼,但是周圍可都是他們自己的人.這聲音突然出現,怎麼能不讓人驚訝?狄鈞很快就反應過來了,臉上不由得露出幾分欣喜之色,"小五?!"回過頭往聲音的來處看去,果然看到了楚凌正站在圍牆上含笑看著他.

"笙…阿凌!"雅朵驚訝地睜大了眼睛,忍不住歡喜地叫道,卻又很快地改了口,眼中卻滿是璀璨的笑意.楚凌心中一暖,她一直瞞著雅朵,雖然是為了她的安全但是雅朵完全沒有生氣她心中還是忍不住感到高興的.

"小寨主?"段云微微蹙眉,看著楚凌道.楚凌笑眯眯地對她揮了揮手道:"喲,小段好久不見你還是這麼風度翩翩."段云抽了抽嘴角,拱手道:"多些小寨主誇獎.許久不見,你……長高了."

"……"

楚凌從牆頭落到院中,雅朵立刻走過去拉著她的手臂不肯再松開.楚凌安撫地拍了拍她的手臂問道:"阿朵,你怎麼會在這里?"雅朵咬著唇角看了一眼那中年男子皺眉道:"我本來是跟人進城來買點東西,遇到了一點麻煩.正好段公子路過幫了我,然後我就跟著他們來這里了."楚凌輕歎了口氣,道:"有沒有嚇到?"雅朵丫頭道:"阿凌不用擔心,我沒事的."

"沒事就好."楚凌笑道.

"這位就是黑龍寨的五當家?"被晾在一邊的中年男子終于忍不住開口道,只是聲音有些陰陽怪氣讓人聽著十分的不舒服.

楚凌微微挑眉,側首看向他道:"我是凌楚,不知這位先生是?"那人昂起下巴,有些高傲地掃了楚凌一眼道:"鄙人本是滄云城晏城主麾下玄武營主簿林顯宗."楚凌已經不是三年前那個對這個世界一無所知的人,自然不會不知道主簿是個什麼職位,只是滄云城派一個主簿來信州攪風攪雨的,到底是什麼意思?微微蹙眉,楚凌道:"原來是林主簿,幸會."側首問狄鈞,"今天的事情是黑龍寨策劃的?誰提議的?"

對于此事,狄鈞早就有一肚子的槽要吐.聽到楚凌問起,立刻等了林顯宗一眼道:"當然是林主簿了!"

楚凌問道:"大哥和三哥,還有你們也同意?"狄鈞道:"大哥自然不同意,咱們才多少兵力,找死才跑來信州城找事.不過……"狠狠地等了林顯宗一眼,咬牙道:"大哥被軟禁了,滄云城來的高手都聽他的,我們根本沒辦法.而且,他根本沒有知會一聲就把人帶出來了,三哥怕出事才讓我和段云追上來看著的."楚凌眼神一冷,看向林顯宗,林顯宗卻顯然並不覺得自己做錯了什麼,理直氣壯地道:"如今黑龍寨兵強馬壯,不過是區區不到兩千的貊族士兵和一群烏合之眾的敗類罷了.有什麼好怕的?只要咱們這一仗打響了,城主自然會派兵來支援咱們,到時候大家都有功勞.像你們這樣畏畏縮縮,能成什麼大事?"

神特麼的兵強馬壯!

狄鈞忍不住想要上前揍他幾拳,他雖然一向愛沖鋒陷陣,卻也還不至于看不清自己有幾斤幾兩.就憑著他們這幾千人還有一群什麼都不會的普通百姓,就想拿下信州這樣的大城簡直是癡人說夢.再說了,就算拿下了,又能怎麼樣?他們守得住嗎?

楚凌一把拉住了狄鈞,單手在他肩膀上拍了拍示意他稍安勿躁.狄鈞這才忍住了怒火,狠狠地瞪了林顯宗一眼偏過了頭去.楚凌走到林顯宗跟前,很是和氣地道:"林主簿,有件事想要請教."

雖然楚凌的話很客氣,但是林顯宗卻並不顯得高興.主簿是天啟的稱呼,在天啟這個職務的重要性遠不及之前的曆朝曆代,只是輔佐主管記錄事務的書吏而已.即便是偶有參與軍機要事也幾乎沒有什麼發言權.林顯宗來了黑龍寨之後,一向被人尊稱一聲林先生,如今楚凌一個剛剛冒出來的小子一口一個主簿,他自然高興不起來.

沉著臉,林顯宗道:"五寨主請問."

楚凌道:"請問,我黑龍寨如今下屬滄云城哪一營?主將是誰?直接該管的上官又是哪一位?"林顯宗一愣,一時沒來得及回答.旁邊段云道:"回小寨主,黑龍寨如今並未完全隸屬于滄云城,算是半合作的關系,若是要正式編入滄云城,還需要晏城主或著主將以上的將領親自前來."

楚凌對林顯宗笑了笑,道:"那麼,不知林主簿是滄云城哪一營的主簿?林主簿將黑龍寨眾人隨意調遣可是滄云城哪位將軍授權的?可有委任的文書和我大哥的交接信函?"

"你這是什麼意思!"林顯宗冷聲道.

楚凌的笑容也冷了幾分,淡淡道:"看來是沒有了.滄云城的法度在下也了解過一些,以黑龍寨的實力若是真心歸附,我大哥至少也是四營之下一支兵馬的統領.不知道林主簿之前任何要職,就有信心能統領這麼多人進攻信州的?"

"你!"林顯宗頓時氣紅了臉,怒瞪著楚凌冷聲道:"你算什麼東西?竟敢指責我!"

"姓林的!你說話注意一些,小五是我黑龍寨的五當家,不是什麼無名無姓任由你欺負的人!"

林顯宗冷笑了一聲道:"兩年多行蹤不明的五當家?誰知道他是不是貊族的奸細!"狄鈞終于忍不住了,上前兩步一把抓住林顯宗的衣領就想要揍人.旁邊的幾個帶著兵器,身形精悍的人健壯立刻就警惕起來,一只手按上了手中的兵器.楚凌一把將狄鈞拉了回來,目光冷冷地掃了那些人一眼,沉聲道:"四哥,現在不是吵架的時候.讓人立刻撤退,那些百姓是你們從哪兒弄來的?立刻讓他們疏散出城!"

"不行!"林顯宗斷然道.

楚凌冷冷地掃了他一眼道:"我沒征求你的意見,林主簿若是這麼有信心,自己帶著人留下便是."

林顯宗頓時語塞,只是惡狠狠地瞪著楚凌冷笑道:"你以為現在停手,那些貊族人就會放過他們麼?還不是一樣要死."

"你是故意的."段云突然道,雙眼了盯著林顯宗眼中寫滿了冷漠和怒意.狄鈞一愣,"什麼故意的?"楚凌也明白過來,目光平淡地看了林顯宗.林顯宗臉上閃過一絲懊惱,飛快地將那一絲得意收了起來,"什麼故意的?我不知道你在說什麼."

段云扭頭去看楚凌,楚凌平靜地看著林顯宗,突然一笑道:"既然林主簿如此熱血,你放心……那些百姓若是死在了北晉人的屠刀之下,我保證把你燒了給他們做陪葬."

"你……"林顯宗忍不住往身後退了兩步避開了楚凌的眼眸,只覺得心中一陣發涼.不知怎麼的,眼前這開起來才十來歲的少年,竟然給他一種看到了城主的感覺.雖然他總是笑吟吟的半點沒有城主的冷漠和威勢,但是那種讓人從心底深處騰起的畏懼和壓迫感卻是一樣的.

楚凌沒有理會林顯宗在想什麼,已經側首對狄鈞道:"四哥,你現在還能不能控制黑龍寨的人?"

狄鈞點了點頭,"咱們自己的兄弟,還是會聽我的話的."

楚凌點頭道:"很好,你立刻帶上一半的人馬,帶著那些一起來的百姓拿下城南的糧倉,然後帶人將糧食全部運走.拿到糧食之後,願意走的人分一些糧食給他們讓他們各自逃命,最好是離開信州或則分散去偏僻的地方暫時不要回家.若是願意跟你走,你就帶著人往南,去蔚縣.明白了麼?"

狄鈞聽得有些暈,問道:"去蔚縣?干什麼?"

楚凌揉了揉眉心,想要給他仔細解釋又覺得要說的實在是太多.一把抓過旁邊的段云道:"小段,你跟他解釋,我還有事情要辦,幫我照顧一下阿朵."

狄鈞連忙道:"你還要做什麼?"

楚凌沒好氣地道:"我帶人去幫你們攔下城里的南軍,然後去把蔚縣搶下來啊."

"……"搶蔚縣?為什麼?狄鈞一臉茫然地扭頭去看段云,"老段,你知道小五在說什麼嗎?"段云歎了口氣,伸手拍了拍狄鈞的肩膀道:"四寨主,既然小寨主這麼吩咐了,咱們就先去辦事吧.回頭我慢慢給你解釋?"

狄鈞摸了摸下巴,點頭道:"行吧."

段云搖搖頭,側首看向雅朵,雅朵對他笑了笑點頭道:"麻煩段公子了."

旁邊林顯宗氣得跳腳,可惜誰也沒有功夫理會他.

上篇:163,再回信州    下篇:165,無知者,無畏
2007-2020 BeStory.com
本站資料來自互聯網, 由會員上載及自行管理. 版權無從考証. 書庫及論壇書籍版權屬於原作者. 不得以任何形式用于商業用途。如發現章節或資料錯誤, 版權疑問, 作品內容有違相關法律等情況, 請向我們舉報, 我們將立即刪除
[ 關於我們 ] [ 聯係我們 ]
Go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