註冊登錄[登出]   我的書簽   收藏本站  
首頁重點更新魔法異界仙武異能言情敘事時光穿越科幻太空靈異軍事游戲體育曆史紀實名著古典

首頁 時光穿越 鳳策長安207,再入皇宮!   
  
207,再入皇宮!

g,更新快,無彈窗,!

滄云城

君無歡還沒睜開眼睛就感覺到了一種仿佛削皮挫骨的痛楚,兩股內力在他體內隨意的橫沖直撞,每一道內力沖過的地方都痛得足以讓尋常人哭爹喊娘.君無歡的臉上卻沒有什麼表情,在曾經的一段時間里,這樣的痛楚他早就已經習以為常了.只是讓他有些擔心的是,他發現他幾乎完全無法控制自己的內力.之所以還沒有爆體而死,是因為有人喂了他大量舒緩內力的藥.他這樣的情況,就連普通的化功散都沒用了.而厲害的可以完全廢除掉內力的藥若是用了,一瞬間功力全失的他也同樣活不了.

"你醒了?"睜開眼睛,就看到桓毓難得有些狼狽的模樣,往日里總是風度翩翩的桓毓公子此時發絲有些散亂,雙眼里布滿了血絲,顯然是好幾天沒有好好休息了.看到君無歡醒來,桓毓總算是松了口氣面上也多了幾分喜色.

君無歡微微點了下頭,掙紮著想要從床上坐起身來.只是試了幾次卻都無法動彈,君無歡心中不由得微沉.

桓毓仿佛知道他在想些什麼,笑道:"不用擔心,你還沒癱瘓.只是暫時不能動而已,云行月說如果你能醒來的話,可以慢慢試著控制自己,他會盡快將玉蕤膏拿回來的."

"我睡了幾天了?"君無歡輕咳了一聲,聲音有些干澀地道.桓毓沉聲道:"已經十天了."

君無歡蹙眉,好一會兒才道:"云行月去上京了?北晉兵馬怎麼樣了?"桓毓道:"幸好你最後一擊重傷了拓跋胤,這幾天還算太平,不過百里輕鴻只怕不會等待太久,如果你再不醒只怕要麻煩了."

君無歡輕歎了口氣,道:"就算我真的醒不過來,滄云城有你和明遙我也能放心."桓毓輕哼一聲道:"那阿凌你放不放心?阿凌跟著云行月一起去上京了.君無歡,恭喜你."

君無歡一怔,臉上的神色複雜難辨.就算是桓毓也無法完全清楚他心里到底在想些什麼,只得道:"信州的事情你比我清楚,她這個時候拋下信州陪著云行月一起去京城是為了什麼你應該也清楚.君無歡,你要是死了,阿凌姑娘可就不知道便宜誰了."

君無歡淡淡地瞥了他一眼,"桓毓,你的話太多了."

桓毓聳聳肩,端起旁邊的藥碗道:"喝完這碗藥,你應該就可以稍微控制內力一些內力.雖然沒什麼大用,但是少一些沖撞至少不會那麼難受.需要我喂你麼?"

君無歡咬牙道:"扶我起來!"

桓毓也不在意,單手扶著君無歡坐了起來,君無歡有些費勁地抬起了手腕.微微顫抖了一下之後便穩穩地停住了,然後從桓毓手中接過了藥碗低頭一飲而盡.整個過程流暢如行云流水,絲毫看不出來他正經曆著怎麼樣的痛楚.桓毓微微挑眉,論忍耐力這世上大約沒有人比不得上君無歡了.

片刻後,君無歡的臉色果然好了幾分.便側首看向桓毓道:"這些日子辛苦你了."他昏迷不醒,桓毓和明遙支撐著滄云城並不是一件容易的事情.畢竟無論找什麼樣的借口,在這種兵臨城下的時候城主接連十多天不見人影都是說不過去的.這種時候,人心躁動才是最可怕的事情.

桓毓輕哼一聲道:"你知道就好,既然知道就趕緊好起來,我可搞不定拓跋胤和百里輕鴻."

君無歡淡然一笑,眉宇間卻帶著幾分顯而易見的擔憂.阿凌和云行月去上京……

拓跋梁對于任何能夠弄死北晉皇的提議都非常的感興趣,即便這個提議是南宮禦月給出的.當然,被南宮禦月坑過幾次之後拓跋梁也比從前更加謹慎了幾分.

明王府書房里,拓跋梁看著坐在自己對面一副慵懶模樣的南宮禦月,良久方才問道:"本王憑什麼相信你?"拓跋梁當然不會健忘到忘記就在不久前他還差點就讓人成功弄死了南宮禦月,而南宮禦月在信州也殺了他的人.拓跋梁實在是不知道南宮禦月哪兒來的信心覺得自己會答應他的提議.

南宮禦月淡淡地撇了他一眼道:"誰要你相信本座了,干不干不就是一句話的事兒麼?磨磨蹭蹭的做什麼?"

"……"拓跋梁看著眼前的白衣男子,很想當場破口大罵.這特麼是一句話的事兒麼?這分明就是攸關生死甚至關系著整個明王府的性命的事情好麼?但是…想到南宮禦月的話,拓跋梁又忍不住有些遲疑.他等待了太多年了,從年少氣盛的不甘等到了現在年不惑的焦躁.如今被北晉皇和拓跋興業小心防備著,實在舍不得錯過任何一個機會.或許南宮禦月正是看清楚了這一點才敢這麼自信滿滿的找上門來.

拓跋梁沉默了良久,方才深吸了一口氣,沉聲道:"國師辦的事情,可沒有一件結果是好的."

南宮禦月挑眉道:"明王這可是在汙蔑本座,去年的事情變成這樣可不能怪本座.是君無歡那里出了問題,本座早就提醒過王爺君無歡這人不可信,王爺當時是怎麼說的?現在事情不成了,王爺就怪罪本座?至于在信州的事情,本座這般大度王爺還覺得不夠?"

拓跋梁的臉色頓時有些難堪,被君無歡欺騙的事情確實是他此生最大的汙點之一.無論是誰提起拓跋梁都不會高興,但是在南宮禦月這樣的人面前,高不高興他也只能自己受著,反正南宮禦月是不會在乎的.

南宮禦月看著拓跋梁,"王爺到底同不同意,給句話吧,本座也是很忙的."

拓跋梁咬牙道:"國師這般直截了當的告訴本王,不就是算准了本王一定會答應的麼?"南宮禦月眼底露出幾分詫異的表情,道:"王爺說笑了,本座怎麼會知道王爺竟然如此迫不及待地想要對陛下不利?"再次被南宮禦月嘲諷,拓跋梁也不在意,他是想要對北晉皇不利,但是南宮禦月也沒有對北晉皇懷著什麼好意.更何況,焉陀家如今是站在他這邊的,說起來這個強大地助力還是南宮禦月親自送到他手中的.不管這件事成與不成,他都不虧.

拓跋梁道:"國師說,只需要我幫忙送一個人進宮?國師是打算讓人刺殺陛下?恕我直言,就算是國師這樣的高手親自出手,勝算也並不大."

南宮禦月道:"這就不勞煩王爺操心了,王爺只要替我辦好身份將人送進去就行了."

"為什麼一定要是右皇後身邊的人?"拓跋梁謹慎地問道.

南宮禦月道:"如今北晉皇宮里,身份最高的不就是左右皇後麼?王爺想要本座去求左皇後?"

誰不知道南宮禦月跟焉陀氏的關系不好,拓跋梁可不敢這麼指望.不過……"你可以去求太後."

南宮禦月淡淡道:"太後可不住在後宮,更何況什麼事情本座都做完了,還要王爺做什麼?白撿便宜麼?"

"……"拓跋梁深吸了一口氣,告訴自己大事未成,要忍耐!不知道過了多久,房間里才想起拓跋梁有些陰惻惻地聲音,"本王答應你,希望國師…這次不要再讓本王失望了."

南宮禦月滿意地點了點頭,仿佛全然沒有察覺到拓跋梁將他當成屬下一般的口氣,道:"王爺盡管放心,畢竟這一次…我們的目的都是一樣的."

"哼!"

楚凌對南宮禦月和明王府的辦事速度很是驚訝,或許是想要弄死北晉皇的心情太過急迫了,當天傍晚十分楚凌就已經置身在皇宮之中,成為了右皇後宮中的一個中品侍女.而這一切,右皇後卻並不知道.中等的侍女並不能在右皇後跟前貼身侍候,右皇後對她自然也不熟悉.右皇後宮中更有不少明王府的人替她打掩護,她替代的人身形臉型又跟她有幾分相似,楚凌稍微裝扮一下,明王府的人再設法將幾個熟悉原本那宮女的人調遠了一些,根本沒有人會注意到宮中什麼時候換了一個不起眼的宮女.

楚凌覺得明王府的人為她選擇的這個身份很妙,不是貼身侍女,不用時時跟在右皇後身邊侍候不得空閑而且肯定會被右皇後識破.不是低等宮女,除了粗使灑掃根本不能隨意走動.右皇後宮中大多數地方她都可以去,也可以離開右皇後宮中去外面走動,當真是十分便利.

楚凌只用了半個晚上時間,連右皇後的宮門都沒有出就摸清了整個皇宮的地形和北晉皇每天大概的日程.

自從年前的宮變之後,北晉皇的身體就開始急劇下降.進了宮之後,楚凌才知道北晉皇的身體遠比外面的人知道的還要差一些.自從宮變之後北晉皇就再也沒有臨幸過後宮了.這自然不會是因為北晉皇被嚇得力不從心了.從前那些年老色衰的高位後妃,北晉皇就算不再寵信了也會隔一段時間召見她們或者親自去看看的.但是自從宮變之後別說這些妃子就算是先前最得寵的嬪妃也極少能夠見到皇帝.楚凌心中有些明白,北晉皇會如此,只怕是為了對外界遮掩自己病重的消息.只是,這樣的消息真的能瞞得過明王這些人麼?

明王如果知道北晉皇快要不行了,還願意配合南宮禦月的計劃是為了什麼?是等不及了還是害怕北晉皇臨死一擊讓他難以承受?

深夜里,楚凌坐在右皇後宮中最高處地屋脊下方的陰影處,打量著不遠處的巍峨宮殿.右皇後的宮殿距離北晉皇的寢宮並不算遠,但是卻隔著高高的宮牆即便是身為皇後也不是想見北晉皇就能夠見到地.特別是如今這個敏感的時候,寢宮周圍布滿了守衛,任何人想要貿然踏足那里都會引起侍衛的警惕.想要在北晉皇的寢宮刺殺基本上是不可能的,只能讓他自己走出來.

楚凌摩挲著下巴閉上了眼睛在腦海中構思起寢宮附近的地形圖.每隔兩天,北晉皇必然要離開寢宮去前面的大殿參加朝會的,從這方面來說北晉皇是個勤懇的皇帝.但是,從皇帝地寢宮到上早朝的地方距離不近,北晉皇病重之後更是一般用龍攆出行,而且堅昆一定會隨身護衛,想要接近更是難如登天.楚凌飛快地在腦海中將這條線路打了一個大大的叉.

既然前面不行,那就只能是後宮了,但是如今北晉皇不逛後宮啊!

楚凌輕歎了口氣,實在不行就只好委屈一下右皇後了.皇後若是出了什麼大事,身為皇帝的人總要親自來看看吧.楚凌心中很快就有了計劃的雛形,當然了如果北晉皇不肯來她也只能自認倒黴了.

既然有了計劃,自然要仔細的觀察地形做出完整的全盤計劃.還要跟南宮禦月一起商量計劃的可行性,畢竟沒有南宮國師和明王府的配合,這個計劃也很難實現.楚凌思索著今晚就先不睡了,先將全盤地計劃做出來,明天就設法去見南宮禦月一面跟他談談這件事.若是還有什麼需要修改的地方也能來得及,他們的時間真的不多啊.

正想起身下去,楚凌卻突然頓住了.

不遠處的房頂上,一個有些消瘦的身影正飛快地從一個屋頂掠向另一個屋頂.他的輕功並不算好,即便是兩個房頂之間的距離並不算遠,他落地地時候也有些不穩地顛簸了一下.楚凌心中微微一沉:拓跋贊,這麼晚了他在這里做什麼?!

------題外話------

親愛的們,大年初一鳳輕給大家拜年啦~祝親們豬事大吉,學業進步,工作順利,笑口常開!

上篇:206,段云請命    下篇:208,拓跋贊的變化!
2007-2020 BeStory.com
本站資料來自互聯網, 由會員上載及自行管理. 版權無從考証. 書庫及論壇書籍版權屬於原作者. 不得以任何形式用于商業用途。如發現章節或資料錯誤, 版權疑問, 作品內容有違相關法律等情況, 請向我們舉報, 我們將立即刪除
[ 關於我們 ] [ 聯係我們 ]
Go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