註冊登錄[登出]   我的書簽   收藏本站  
首頁重點更新魔法異界仙武異能言情敘事時光穿越科幻太空靈異軍事游戲體育曆史紀實名著古典

首頁 時光穿越 鳳策長安248,表弟?   
  
248,表弟?

g,更新快,無彈窗,!

襄國公府里除了失蹤的嫡長子和已經出嫁的嫡長女,庶出次女,另外還有四子三女.與襄國公同輩的兩個嫡出兄弟,一個十年前早逝了一個如今外出做官,幾個庶出兄弟也早早的分了出去.因此如今襄國公府里就只有襄國公這一支了.

如今府里的三個庶出公子,前兩位已經成婚生子,最小的一個年方十八也已經定了親.還有一個就是才剛剛十五歲的繼子,夏月庭.襄國公夫人的前夫姓夏,生前又只有這一子,襄國公自然不能做斷人香火的事情,襄國公夫人也不願意.所以這孩子依然跟著生父姓夏,並沒有改名字.這雖然是無可指責,但是卻也讓夏月庭在襄國公府的日子有些難過.

一家子都是姓段的,他身為襄國公府的小公子卻是個姓夏的.即便他的母親現在是襄國公夫人,夏月庭從小也沒少受下人的閑話,和兄長姐妹的排擠.雖然性格並不陰暗,卻顯得有些過于靦腆溫和,不像是武將之家的少年人.

襄國公對這個繼子還算關照,但他畢竟是個大男人也管不到這些瑣碎小事.更何況他這些年牽掛著下落不明的嫡長子,連自己的庶子關心的都不多何況是繼子.只是盡量滿足他們提出來的合理的要求,譬如說夏月庭說要讀書考科舉,他就請最好的先生教他,別的就沒有了.

讀了幾年書下來,夏月庭倒真是讀書的料子.雖然才十五歲,卻已經有秀才的功名的,上一次府試沒能考中,襄國公也不覺得有什麼.十四歲的孩子若是一考就中,那些讀了半輩子書的讀書人臉往哪兒放?依然鼓勵夏月庭繼續努力.

如此一來,襄國公對夏月庭的關注多了,襄國公府幾個公子姑娘倒是越發看夏月庭不順眼了.說到底也是欺軟怕硬,襄國公掛心桓毓的時間遠比關心夏月庭的多得多,也沒見他們敢對桓毓說什麼做什麼的.

楚凌站在花園一角的花叢後面,饒有興致地透過花叢看著不遠處被人圍著的夏月庭.襄國公夫人跟她提起過自己的兒子,只說那孩子不愛說話,楚凌覺得這何止是不愛說話啊,被人欺負成這樣都一言不發,這孩子怕不是被欺負傻了吧?

"夏月庭,你最好老實一點,不要去公主面前套近乎!"一個十五六歲的少女臉上滿是嬌蠻之色,眼神不善地盯著夏月庭.

夏月庭看了她一眼低頭不語,少女有些不悅,伸手推了他一把道:"本姑娘跟你說話呢,你到底聽見沒有!"

好一會兒,才聽到夏月庭低聲道:"我沒有……跟公主套近乎."

另一個少女有些嫌棄地看著夏月庭道:"沒有最好,你可不是我們段家的人.公主先前對你笑那是不知道你是誰,等她知道了她一定會離你遠遠的.你最好識趣一些,不要丟了我們襄國公府的臉."

楚凌無言,原來竟然還是她在門口的時候那一笑惹的禍啊.

夏月庭沉默地低著頭,"三姐,四妹,我知道了."

"知道最好."兩個少女似乎終于滿意了,又想起另外一件事來,"對了,前天你得了一盒金珠?我最近手里有點緊,先接我用用."

"我也要,我也要."

夏月庭雖然是繼子,但畢竟是嫡妻的孩子,襄國公也不會為了這點東西虧待孩子因此一只是享受著嫡子的待遇.只比在上京時失蹤的嫡長子差一點.再加上襄國公夫人也帶了許多嫁妝過來,身邊從來沒有缺過錢.府里這些庶出的公子小姐們手里緊了就喜歡問夏月庭借錢,只是借了有沒有還就沒有人知道了.

夏月庭微微蹙眉道:"三姐,那些金珠我…我有用."

"你要用再去問夫人要啊."少女理所當然地道.

夏月庭搖了搖頭,唇角微微抿起帶著幾分倔強的味道.道:"母親已經給過我這月的花用了,又知道父親給了我金珠,我不能問她再要了.而且,三姐你們也有."襄國公對子女並不偏心,不存在說只給夏月庭而不給自己的子女的.所以前天的那些金珠並不是只有他一個人得了.

"你不給?"三小姐臉色一沉,看著夏月庭的眼神有些凶惡起來.

夏月庭搖了搖頭,"我有用."

四小姐更加不高興了,道:"你不過是夫人帶來的拖油瓶,憑什麼用我們襄國公府的東西?!"夏月庭本就消瘦,被她一推就連退了兩步才站穩.四小姐見他一言不發,更是怒不可遏,上前一步又要去推他花園後院突然傳來一聲輕咳聲.兩個姑娘臉色都是一變,她們私底下敢欺負夏月庭,夏月庭也從不告狀.但是卻也不敢公然做什麼.畢竟這襄國公府還是繼夫人在管著的,繼夫人礙于身份不能對她們做什麼,但是若她們自己將把柄送到繼夫人手里卻不好說了.

兩人對視一眼,雙雙瞪了夏月庭一眼,轉身跑走了.

夏月庭沉默地看著兩人離開的背影,好一會兒才整理了一下衣服也不去理會花叢後面是什麼人轉身就走.

"咳咳."面對如此淡定的受氣包,楚凌只得再一次咳嗽來凸顯自己的存在感.少年這次終于抬起頭來,看到了突然從花叢後面探出個頭來的楚凌,不由得一怔,"公…公主你……"他記得,公主的身量好像沒有這花叢高.

楚凌縱身一躍,直接從花叢後面翻了上來,很是瀟灑帥氣地落在了夏月庭的面前,"小表弟,你一個男孩子怎麼差點被兩個姑娘給家暴了啊."夏月庭沉默了一下,低頭道:"公主言重了,我們…只是在說話而已."

楚凌歎了口氣,負手在夏月庭面前走來走去一副深感憂慮老氣橫秋的模樣.夏月庭有些奇怪地看了她一眼,覺得這公主很是怪異.是他被欺負了,又不是他欺負公主的表姐妹.

楚凌一副諄諄教誨地模樣,"少年,你不要不當一回事啊.你這樣弱不經風連兩個小姑娘都能隨便欺負你,那到了外面被人欺負還不是家常便飯的事情?更不用說還有那些人高馬大的貊族人了,人家一抬手就把你當小雞似的拎起來甩飛了.聽我舅舅說,你還算得上是難得的少年天才了,跟黎家那個黎澹一樣啊.天啟這少年天才什麼的真不值錢啊.若是天啟男兒都像你們這樣…嘖嘖,我真是懷疑,以後若是貊族人打過來了,你們該怎麼辦啊."

夏月庭奇怪地看著她,"公主是在慫恿我,跟三姐她們打一架麼?她們是女孩子,我跟她們打架的話,無論輸贏都……"都是要受罰的.楚凌抱著手臂上下打量著夏月庭道:"實際上,你也打不贏吧?"

夏月庭本就沒什麼表情的臉上也不由的一僵,他雖然沒有打過架,卻看過家里的姐妹或者侍女私底下打架.各種抓臉揪頭發,夏月庭不得不承認,雖然他是不願意跟姑娘家打架,但是有可能他也真的打不贏他們.

楚凌興致勃勃地觀察著夏月庭變幻不定的神色,覺得這少年果然很有趣.

夏月庭很快就察覺到了楚凌饒有興致地目光,立刻收起了臉上的表情,看著楚凌道:"公主到底想要做什麼?難道只是為了來戲弄麼?"

"……"自從來到平京,她就經常被人誤解.難道平京的人的思考和交流方式跟北方的人有什麼不一樣?

"如果沒事,學生先告辭了."夏月庭說完就轉身要走,楚凌連忙伸手攔住他,"小表弟,別著急走呀."

夏月庭神色有些怪異地看了一眼猶如當街調戲良家婦女的紈绔子弟一般的楚凌,好半晌才道:"學生不敢高攀公主."他跟這位公主殿下並沒有什麼血緣關系,所以夏月庭也不明白這位公主放著親表兄弟姐妹不去找,為什麼要在這里攔著他說話.而且……還是一副毫無惡意的模樣.

楚凌懶洋洋地笑道:"我叫你娘親舅母,難道你不該叫我表姐?"

"……"夏月庭瞪著楚凌半晌沒有說話,過了好一會兒方才轉身繞開了擋在自己面前的楚凌走了.楚凌也不去追,站在後面饒有興致地看著他的背影,"很有趣的少年啊."

"我在里面擔著心,阿凌卻在外面跟小表弟玩兒麼?"君無歡的聲音突然從身後響起,帶著幾分幽怨地味道.楚凌回頭笑道:"不是早就來了麼?什麼在里面擔心?"

君無歡從花叢後面走了出來,低頭笑看著楚凌道:"阿凌對那小鬼感興趣?"

楚凌笑眯眯地道:"很有趣的少年啊,不知道小段會不會高興自己多了一個這樣的弟弟呢?"君無歡蹙眉,輕聲歎息道:"阿凌,你再對那小子那麼關注,我真的要吃醋了."

楚凌無語,"人家還是個孩子好麼?本公主看起來這麼饑不擇食嗎?"

君無歡笑道:"怎麼會?有我在阿凌怎麼還會看上別人?"楚凌沒好氣地翻了個白眼,這麼有信心的話你又在這里作什麼?君無歡牽著楚凌的手往另一邊走去,一邊問道:"阿凌不好奇,陛下都跟我說了什麼嗎?"

楚凌想了想道:"大概就是…看你不順眼,挑剔一下什麼的.或者是暗示長離公子最好知難而退?"君無歡無奈,"阿凌可真是了解咱們這位皇帝陛下,果然是親生父女麼?"

其實永嘉帝對君無歡並沒有什麼嫌棄或者厭惡,如果君無歡跟楚凌沒有任何關系的話,永嘉帝大概會十分欣賞這個年輕人.但是如果君無歡是自己未來的女婿的話,就別怪永嘉帝百般的挑剔了.特別是,這個未來的女婿他身為父親沒有絲毫的發言權,從他知道的時候,就已經是結果了.襄國公帶回來的結果就是……公主已經跟長離公子互許終身了!

身為一個父親,也就難怪永嘉帝氣悶了.就算不是君無歡,換成任何一個人永嘉帝也還是一樣會挑剔的.所以,對此君無歡並不以為意,因為他知道永嘉帝現在的態度無法改變任何事情.而以永嘉帝的性格和脾氣,這種情況也是維持不了多久的,君無歡一點兒也不覺得永嘉帝會成為自己和阿凌之間的阻礙.

楚凌好笑地看著君無歡,"父皇到底跟你說什麼了?"君無歡輕聲道:"陛下覺得…把自己剛找回來的公主嫁給一個商人,不太符合一個疼愛女兒的父親的性格,說不定會讓人以為你失寵了."

"所以?楚凌挑眉道.

君無歡道:"所以,陛下希望我參加明年的科舉."

"你拒絕了?"楚凌了然地道,科舉這種事情是那些需要入朝為官一步一步往上走的讀書人才需要去做的事情.對于君無歡來說,他既沒有想要高官厚祿的心思,也沒有想要流芳百世的野心.最重要的是,對于他們要做的事情來說,科舉的效率實在是慢到了令人發指的地步.君無歡拒絕自然也是理所當然的事情.

君無歡側首看著她,"阿凌不生氣麼?"

楚凌眨了眨眼睛,有些不解,"我為什麼要生氣?"君無歡輕歎了口氣道:"陛下說,只要我考中三甲,就為你我賜婚."也就是說他主動放棄了一個讓陛下接受他們以及讓朝中眾臣沒有理由反對他們的婚事也不能說出什麼不好聽的話的機會.皇帝為科舉前三甲賜婚,甚至下降公主是曆朝曆代都有的傳統.如果君無歡同意了永嘉帝的條件,到時候永嘉帝再當殿賜婚的話,無論在怎麼古板的老學究也不能對這樁婚事說什麼.

楚凌輕笑一聲道:"比起什麼狀元榜眼探花,我覺得還是滄云城主和長離公子聽起來更威風霸氣一點.更何況,我可是一個沒讀過什麼書的粗人啊,若是真的找個狀元什麼的,多沒面子.嗯…話說回來了,長離公子你拒絕父皇的提議,實際上是你根本就考不上吧?"她差點忘了,君無歡家里也是世代武將,不興科舉.

君無歡側首沉思了片刻,方才點頭道:"確實…有這個可能."

真的讓他去考科舉什麼的,他還真沒有把握自己一定能考到前三,說不定直接就落榜了.能力有時候並不等于才華,而才華也未必就等于科舉.古往今來,多少留下傳世名作的驚世才子不也跌倒在科舉這條路上爬不起來麼?君家世代武將,家破人亡的時候君無歡還不滿十歲.之後的人生讀書習武,籌備勢力,經商,打仗,與人勾心斗角.君無歡讀書從來只讀對自己有用的,那些科舉需要用到的老舊文章讀過,但也僅此而已.若說他精通這個,肯定是瞎扯.

楚凌忍不住低聲笑道:"父皇肯定猜不到你有可能是考不上才拒絕的."長離公子名聲太盛,世人總是習慣性的以為一個人能力強就什麼都行.

君無歡無奈,"阿凌這樣說,我會難過的."

楚凌笑道:"我猜父皇現在很生氣?"君無歡摸了摸鼻子點了點頭,確實挺生氣的,"阿凌,若是陛下真的不肯答應,如何是好?"楚凌有些驚詫地看著他,道:"你問我?"君無歡認真地點了點頭.

楚凌思索了片刻道:"那就拖著唄,反正我也不急著成婚.那什麼…貊族為滅,何以家為?"

君無歡歎氣,喃喃道:"那我還是自己想辦法吧,不然我怕哪天做出讓陛下更生氣的事情."楚凌很是好奇,"讓父皇更生氣?你想做什麼?"難不成是打算先上車後補票?其實也不是不可以啊.血狐姑娘覺得,其實不補票也是可以的,這年頭怎麼活不是活啊?

君無歡道:"私奔?"

"……"毫無新意.

一行人在襄國公府一直停留到了傍晚才起身告辭,期間永嘉帝一直在書房和襄國公下棋,對于楚凌和君無歡膩在一起的行為睜一只眼閉一只眼.現在管著有什麼用?等卿兒出宮了,他哪里還能管得住啊.況且,永嘉帝也不是真的想要阻礙楚凌和君無歡的事情,只是看著氣不順而已.

楚凌回到宮中,總覺得有什麼事情被她忘記了.站在永樂宮門口看了一眼跟在自己身後的蕭艨,"我是不是忘記了什麼事情?"蕭艨面無表情地道:"屬下不知."看他一臉嚴肅地模樣,楚凌只得意興闌珊地揮揮手,"不知就不知吧."既然忘掉了,那應該不是很重要的事情.

一踏入永樂宮,就看到迎面而來的少女鼓著腮幫子瞪著她,一張嬌俏的小臉紅彤彤的,那雙水靈靈的大眼睛此時卻像是燃著熊熊烈火.楚凌忍不住扶額,她終于想起來什麼事情被她給忘記了.她把肖嫣兒和金雪給忘記了!

"啊…哈哈,嫣兒,你這麼早就回來了?"楚凌笑得親切和藹.肖嫣兒瞪著楚凌良久,最後卻只能委屈地撇了她一眼,道:"我們要是不回來,是不是就被阿凌姐姐丟在宮外了."

楚凌連忙安撫道:"怎麼會呢?我這不是有事兒麼,嫣兒這麼乖我怎麼舍得把你丟在宮外."

"騙子."肖嫣兒氣呼呼地扭頭走了,楚凌回頭看身後跟上來蕭艨,"蕭大人,你也忘了?"

蕭艨道:"回公主,沒忘.不過沒必要提."

"……"

------題外話------

抹汗~晚了幾分鍾~麼麼噠~

上篇:247,舍棄!    下篇:249,誥命夫人的苦楚!
2007-2020 BeStory.com
本站資料來自互聯網, 由會員上載及自行管理. 版權無從考証. 書庫及論壇書籍版權屬於原作者. 不得以任何形式用于商業用途。如發現章節或資料錯誤, 版權疑問, 作品內容有違相關法律等情況, 請向我們舉報, 我們將立即刪除
[ 關於我們 ] [ 聯係我們 ]
Go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