註冊登錄[登出]   我的書簽   收藏本站  
首頁重點更新魔法異界仙武異能言情敘事時光穿越科幻太空靈異軍事游戲體育曆史紀實名著古典

首頁 時光穿越 鳳策長安250,公主賜教!   
  
250,公主賜教!

g,更新快,無彈窗,!

雖然說公主出宮居住的事情在朝中沒有大肆傳播,但是永嘉帝還是自覺委屈了女兒,楚凌搬出宮這日竟然下了早朝之後親自送公主出宮入住公主府.

朝臣們心知陛下這是在跟他們賭氣,也不多做阻攔.陛下要疼女兒,他們也要做自己該做的事情.否則照陛下這樣下去,說不定有一天真的能生出將皇位傳給女兒女婿的想法來.這讓他們這些老臣如何對天啟的列祖列宗交代?

楚凌搬家這日風和日麗,襄國公府旁邊的府邸一大早就熱鬧非凡.剛剛被裝潢一新的府邸里人來人來的忙碌著,准備迎接新主人的駕臨.府邸大門上方一個巨大的描金匾額上,龍飛鳳舞的寫著幾個大字……神佑公主府,落款題字卻是清水山人.旁人不知這清水山人是誰,但是朝中的重臣們卻都是心知肚明的.這些年來,永嘉帝賜給朝臣的字畫上多半都是提的這個名字.

襄國公府人也帶著襄國公府眾人一大早過來幫忙了,附近的幾家誥命也紛紛帶自家的大大小小在公主府外面等著.畢竟別人可以當作不知道,他們這些和公主住在一條街上的人若是假裝不知道就有些不太好看了.以後都是鄰居,哪怕不是公主殿下也要處好關系不是麼?

公主府雖然說是重新修整過,但其實也是一座沒有人住過的新宅子.當初天啟朝廷剛剛南遷過來,許多高官權貴都沒有府邸,平京原本就有舊貴族和有錢人,總不能去搶人家的地方.于是朝廷在原本的行宮也就是如今的皇宮周圍修建了一大群的府邸,用來賜給南遷而來的權貴們安家.襄國公府旁邊這一座規格略高了一些,因此一直都沒有合適的主人便一直空著.如今正好修整一番賜給神佑公主做府邸.

面向皇宮方向的街頭,金黃色的龍攆遙遙而來.前方禁軍侍衛開道,後面內侍宮女手捧著香爐等物引路,再往後才是三十二個人抬著的龍攆慢慢向前移動.永嘉帝並不是一個愛擺排場的皇帝,平時出門極少用如此鄭重的排場,這次為了給女兒撐場面倒是不遺余力了.因此自然引的路人紛紛駐足圍觀,只是礙于禁軍手中的明晃晃的兵器,只敢遠遠地看著小聲議論並不敢靠的太近.

距離街口不遠處的一處茶樓中,一個人看著龍攆緩緩走過,伸手將窗戶關了起來.廂房里光線本就不及外面明亮,窗戶一關上就顯得更加晦暗了.男子身形高大挺拔,看上去卻十分勁痩.他穿著一件藏藍色布衣,頭上戴著一頂氈帽,幾寸長的帷幕垂下正好遮住了他的眼睛和鼻子,只有微抿著的嘴唇和小半張臉露在外面.看起來就像是一個普通的江湖游俠.

天啟雖然安居一隅,但如今的平京依然比上京熱鬧繁華數倍,依然是全天下最繁華富貴的地方.朝廷的掌控力薄弱,各色人種自然都紛至遝來.平京街頭特別是外城,時常都會看到一些江湖游俠或者西域商人,並沒有多少人會覺得好奇.

男子慢慢取下了頭上的氈帽露出一張消瘦而俊廷的容顏來.他五官深邃堅挺,麥色的膚色仿佛讓他的容貌減色幾分卻又另多了一種野性和剛毅的魅力.只是他此時劍眉微蹙看起來心情並不太好,左邊的眼睛上方有一條一寸來長的傷痕,讓他整個人看上去更多了幾分殺氣.

如果楚凌和君無歡在此,一定能認出對方來.

正是已經失蹤好些日子的北晉四皇子,沈王--拓跋胤.

"四皇子."一個男子走了進來,壓低了聲音道.

拖把胤看了對方一眼,方才點點頭道:"找我何事?"男子道:"大殿下問您,何時回去?"拖把胤道:"我現在回去,又有何用?"男子歎了口氣道:"如今拓跋梁步步緊逼,大殿下在上京獨木難支,殿下難道忍心讓大殿下獨自在上京面對拓跋梁的威逼?大殿下說,殿下如果還不回去,以後再想要回去只怕就難了.拓跋梁已經傳信給天啟帝,要他協助搜捕四殿下您.若是殿下你落在天啟人手中,只怕……"就算天啟人不殺了殿下,拓跋梁又怎麼會犯過這個既鏟除了強敵又能嫁禍天啟的好機會?

拓跋胤微微蹙眉,沉吟了片刻道:"我知道了,我在天啟還有點事情需要處理,處理完了立刻就回去.你告訴大哥,不必擔心我."男子見勸不動拓跋胤,也只能點了點頭道:"屬下明白了,如今平京皇城里也有些暗流洶湧,還請殿下千萬保重."

拓跋胤點了下頭,男子這才悄無聲息地退了出去.拓跋胤也從新戴上了氈帽,過了好一會兒才站起身來拿起桌上的長劍走了出去.

楚凌跟著永嘉帝從龍攆中下來,就看到公主府大門口里三層外三層的圍滿了人.永嘉帝對襄國公府夫婦點了點頭,便拉著楚凌往公主府走了進去.楚凌連交代幾句都來不及,只得歉意地對襄國公夫人點了下頭,襄國公夫人會意,主動上前招呼前來迎接公主的權貴們.畢竟雖然公主府不打算大肆鋪張的舉辦盛會,但是人家已經上門來迎接道賀了也不能讓人就這樣回去.

永嘉帝興致勃勃地拉著楚凌逛園子,一群人只得跟在兩人身後.楚凌先前其實大概看過公主府的模樣,不過看永嘉帝興致高昂的模樣也不想擾了他的興致.

永嘉帝拉著楚凌一邊走,一邊道:"卿兒你看,這座湖是天然的,不過這湖邊的景觀還有這湖上的湖心亭都是朕親自畫出來的.你覺得可好?"

楚凌仔細看了看,湖邊假山堆砌花團錦簇,富麗堂皇卻不顯的庸俗,湖面蜿蜒曲折,直達湖心亭,幽靜深遠讓人只覺得夏日的暑氣一掃而空.湖邊還有垂柳拂動,水波如碧,幾朵睡蓮緩緩鋪在水中綻放著,甚至還有幾對鴛鴦在水中嬉戲,只讓人覺得花香四溢心曠神怡.

雖然永嘉帝不是一個合格的皇帝,但卻顯然是一個合格的藝術家.這座花園比楚凌在上京見過的那些有許多年曆史和來曆的園林也是半點都不差的.

"很好,讓父皇費心了.不過……"楚凌點頭道,永嘉帝道:"不過什麼?你覺得有什麼不滿意的地方盡管說,父皇立刻讓人改了."楚凌連忙搖頭道:"怎麼會?我只是覺得,我一個人也住不了多少地方,父皇這樣破費,豈不是讓朝臣們覺得父皇太過揮霍?"永嘉帝輕哼一聲,道:"別擔心,這園子朕花的都是自己的錢,可沒有從國庫拿錢,他們有什麼可說的."永嘉帝真的不覺得自己花了多少錢,別的不說比起曆朝曆代的帝王,他後妃已經算是少的了,公主只有卿兒一個,皇子更是一個沒有.修個園子怎麼了誰還能說什麼?

楚凌在心中輕歎了口氣,看著眼前一臉期待望著自己的永嘉帝,一時間竟不知道該說什麼.

她說這樣太過奢靡浪費?還是說應該用這些錢來做更有意義的事情?且不說在永嘉帝的眼中,到底哪些事情更有意義.這些錢真的省下來只怕也落不到真正有意義的地方.

當初在信州的時候楚凌就短暫的跟天啟軍中的人接觸過,自然也從趙伯安那里了解過一些天啟軍中的事情.就連趙伯安那樣世家出身的將領軍中尚且不能免去被層層盤剝的事情,更何況是別處?

但是什麼都不做,就這麼心安理得享受?那她回來干什麼?還不如在北方跟靖北軍或者滄云城的人待在一起痛快一些.如果是一個單純的女兒,楚凌會為了有這麼一個疼愛自己的父親兒高興感動,但是不得不說,永嘉帝確實不是一個合格的帝王,甚至不是一個合格的領導者.當初他能成功在攝政王背後捅刀子,只怕不是他有多麼的會抓機會以及得人心,而是天啟這些世家權貴和讀書人不想忍受性格強勢鐵血的攝政王了.

永嘉帝並沒有看出楚凌在想些什麼,拉著楚凌將整個公主府都逛了一圈,楚凌身體很好倒是無關痛癢反倒是永嘉帝自己身體有些吃不消了.正巧宮中來人稟告樞密院有重要軍情請陛下定奪,永嘉帝只得遺憾地起駕回宮了,臨走時還再三叮囑楚凌每過七日一定要回宮去陪伴父皇幾天.

送走了永嘉帝,一直跟著兩人的襄國公這才揮退了身邊跟著的人一副打算和楚凌私下談談的模樣.楚凌看著襄國公,有些好奇地道:"舅舅,是有什麼話要說麼?"

襄國公看著楚凌道:"公主方才…是想要勸說陛下麼?"

楚凌默然,襄國公道:"我勸公主最好不要這樣做."楚凌微微挑眉,"我以為,舅舅是希望父皇做一個勵精圖治的明君,匡扶社稷,收複北地的."

襄國公搖了搖頭道:"我從未做此想法.你可知為何?"

楚凌搖了搖頭,據她觀察襄國公並不是一個毫無志向和能力的人,這樣的人對君主的要求一般都不會低才對.

襄國公輕歎了口氣道:"因為陛下,不適合.其實…我這一生,見過的最具帝王氣勢的人是已故的攝政王.可惜他出身太低,除非篡位否則根本不可能登上皇位,而段家世世代代都是輔佐皇室正統的.況且,他後來也確實走錯了路,他為了皇位與拓跋梁合謀,這才是陛下以及所有的權貴們都不能忍受的事情.加上他的手段太過暴戾,當年君家的事情雖然沒人敢阻止但是各方對他不滿的禍根早就已經埋下了.但即便是如此,最後…他也是以身殉國了.我實話告訴你,如果換了陛下在他那個位置,是絕對做不到這一點的."

楚凌並不覺得意外,換成一個稍有遠見或者心懷江山社稷的皇帝在永嘉帝那個位置上,只怕也做不出來背後插刀然後逃跑的事情.

襄國公仰頭望天,沉聲道:"其實這也不怪陛下,從小沒人教過他這些,攝政王當權的那些年,太傅為陛下上課的內容全部都要經過攝政王過目才能授課.除了那些沒用的琴棋書畫,陛下學到的東西只怕還沒有我多.若不是覺得攝政王會要了他的命,可能陛下都不介意就那麼過一輩子.如今這些為君之道,都是他這些年和那些老狐狸打交道自己琢磨出來的.你跟他說那些勵精圖治,整頓朝綱之類的東西,他未必能理解.特別是這話由你說出來的時候,他只會覺得女兒只要千嬌百充的寵愛著就好了,你若是想的太多他也不會怪你卻只會覺得是有人在背後挑唆你."

楚凌微微蹙眉道:"既然如此,父皇為何還會同意給我親兵?"

襄國公笑道:"陛下沒有皇子,會同意除了因為你在北方的事情以外,最重要的原因其實還是跟大臣們賭氣.反正皇位最後都要便宜別人,為什麼不能給自己的女兒多一些的享受?別說是三千親兵,就算你還想要別的陛下也會給你的.但你覺得他是真的覺得你很厲害能夠縱橫沙場驅逐貊族,還是為了哄你高興?"

"這些都無所謂,但是…你不能讓他覺得你是站在他對立面的,那些勵精圖治的話,那些朝臣們也經常說.不過陛下自己真的要做什麼決定的時候,他們多半還是要反對.或許在他們眼中,陛下根本就沒有治理國家的能力."

楚凌偏著頭打量著襄國公道:"但是,在舅舅眼中不也是這樣覺得麼?"

襄國公一愣,過了好一會兒方才失笑道:"你說得對."原來不只是那些老臣不自覺地在輕視陛下,連他自己其實也覺得陛下不行.陛下對政事上對感悟是不夠,但是感情上卻絕對是個敏銳的人.一個人如果身邊全都是不信任他的人,會是一種什麼感覺?是不是正因為如此,陛下才干脆就這樣隨波逐流了?

楚凌看著襄國公變幻不定的神色,有些不忍地安慰道:"舅舅,您不必多想.父皇……"

襄國公擺擺手,閉上眼睛好一會兒才重新睜開道:"無妨,你說的這些我會好好想想的."

楚凌苦笑道:"舅舅,我剛才也沒有說."

兩人對視一眼,雙雙無奈地苦笑.其實,說到底他們都無法完全的信任永嘉帝,永嘉帝是一個好父親,好朋友,好親人,但是他不是一個好皇帝.至少,不是一個能給予身邊的人安全感的皇帝.兩人相識無言半晌,最後襄國公也只得悵然而去.

一個親王配置的公主府需要有些什麼?一個王府最少要配置正五品左右長史個一名,儀衛都尉一名,還有各種典簿典膳典樂奉祠等等,這些都是有品級的,不過並不算是朝堂官員而是王府的私屬幕僚班底.這些人不用楚凌操心,都是朝廷給配置好的,但是身為公主的楚凌是有資格隨時撤換自己不滿意的人的,只需要在新官上任的時候給宗人府寫個折子通知一下,並不需要任何人同意.

神佑公主府所有的人都是永嘉帝親自挑選的,又有襄國公幫著把關,即便是不能全部都靠譜但多數是沒問題的.送走了府中的賓客之後,楚凌才有功夫來見這些公主府的屬下們.

"臣公主府左長史魏斂見過公主!"

"臣公主府右長史謝臨見過公主!"

"臣公主府儀衛都尉蕭艨見過公主!"

楚凌給了蕭艨一個抱歉的眼神,蕭艨這是正經的從手握重權的正四品殿前副指揮使,降成了正五品的公主府屬將了啊.這還不僅僅是品級的問題,哪怕就是平級調任蕭艨都算是慘的了.畢竟公主府里品級再高也只是公主私屬,跟朝廷正經官員沒有絲毫的可比性.

這個問題,楚凌也勸過永嘉帝.畢竟雖然她很看好蕭艨,但是將人家一個前途似錦的副指揮使弄來給自己當親兵,良心過不去不說她害怕蕭艨氣不過什麼時候在她背後捅她一刀呢.但是永嘉帝卻顯然並不在意,在永嘉帝看來,蕭艨是除了殿前司都指揮使以外身手最好的人了,殿前司都指揮使自然不能隨便調動,但是副指揮使卻不只一個,至于品級的問題,在別處補償一下不就行了麼?于是又給蕭艨加了一個並沒有什麼卵用的散官銜--歸德將軍,從三品.被一大堆繁瑣官職爵位弄的頭暈腦脹的楚凌也不知道蕭艨這到底是升職了還是降職了,不過看別人看向蕭艨同情的眼神,大概……還是虧了吧?

等到跟前的眾人一一自我介紹完畢,楚凌方才點了點頭.接過身後金雪遞過來的茶水喝了一口,道:"很好,既然父皇將你們送到公主府,我便相信各位都是自己人,也希望諸位不要讓我失望.相信我,讓我失望的後果不是各位願意看到的.以後公主府對外大小事宜都托付給左右長史了,其余人等各司其職.內院暫時由金雪搭理,明萱,白鷺雪鳶輔佐."

"是,公主."眾人齊聲應道,這些人都從來沒有見過公主,卻聽說公這位公主的名聲.自然也不敢怠慢,只是看到眼前這個慵懶美麗的少女,倒是多少有些遲疑,公主殿下真的像傳聞中那般殘暴麼?

楚凌滿意地點點頭道:"都退下吧,蕭將軍留下."

如今蕭艨身上有兩個官職,正五品王府儀衛都尉和從三品歸德將軍.實際上前面那個才是真正有用的,後面那個只是名義上的一種恩典,與權利和俸祿都無關.不過世人打交道,一般都喜歡稱呼別人最高的那個身份以示尊重.而楚凌則是覺得有些對不住蕭艨,自然也不想怠慢了他.

眾人應聲退下,蕭艨沉默地站在跟前,"公主有何吩咐?"

楚凌看著蕭艨道:"簫將軍,我再問你一次,你可願意留在公主府?"蕭艨微微挑了下眉,道:"能為公主效力,自然是屬下的榮幸."

楚凌擺擺手道:"你別跟我玩這些虛的,這些日子你是什麼態度我看得明白.但是,我希望你明白一件事,我可以容忍有本事的人,然而我的耐性並不好.說起來你也算是因為我才遭了這無妄之災.只要你說一聲,我會親自去請父皇換人,而且我保證不會讓父皇對你不滿.縱然不能回到原本的位置上,也絕不會比原本的差."

蕭艨皺眉道:"既然如此,公主為何要等到現在?"

楚凌托著下巴笑道:"人才難得,我總要試試看啊.但是,如果蕭將軍實在是不願意,我也不能強搶民男啊."

蕭艨沉默了片刻,突然抬頭道:"不知公主,可否賜教一番?"

"哦?"楚凌有些驚訝,蕭艨道:"屬下只有這一個要求."

楚凌點點頭,含笑站起身來,"求打呀,本公主當然要滿足你的願意了."

"看來公主很自信."蕭艨道.楚凌聳聳肩道:"馬馬虎虎吧."

"公主請."蕭艨正色道.

見兩人要動手,周圍地幾個人立刻就遠遠地推到了屋簷下的欄杆後面.金雪有些擔心地看著,想要上前勸一勸,卻被白鷺和雪鳶一左一右的拉住了.

"唉?白鷺雪鳶,你們……"

雪鳶笑道:"金雪姐姐,著什麼急呢.且看著吧,誰輸誰贏還不好說呢."他們公主可是滄云城未來的城主夫人,靖北軍的小將軍啊.聽說就連余將軍都不是公主的對手,這位蕭將軍也未必就能行.

金雪還是有些擔心,"真的……沒問題嗎?"萬一公主出了什麼事……

"看著吧."雪鳶笑道.

上篇:250,公主不急皇帝急!    下篇:252,誰先退誰慫!
2007-2020 BeStory.com
本站資料來自互聯網, 由會員上載及自行管理. 版權無從考証. 書庫及論壇書籍版權屬於原作者. 不得以任何形式用于商業用途。如發現章節或資料錯誤, 版權疑問, 作品內容有違相關法律等情況, 請向我們舉報, 我們將立即刪除
[ 關於我們 ] [ 聯係我們 ]
Go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