註冊登錄[登出]   我的書簽   收藏本站  
首頁重點更新魔法異界仙武異能言情敘事時光穿越科幻太空靈異軍事游戲體育曆史紀實名著古典

首頁 時光穿越 鳳策長安319,雨中截殺!   
  
319,雨中截殺!

g,更新快,無彈窗,!

"安信王爺."秦殊站在書房門口,淡淡叫道.

安信郡王神色依然有些冷漠,看到秦殊也只是微微挑了下眉道:"秦公子怎麼來了?"秦殊低眉一笑道:"我自然是來幫王爺的."安信郡王冷笑一聲,道:"幫我?秦公子貴人事忙,怎麼會想到來幫區區本王?"秦殊對他是什麼態度,安信郡王早就從珂特吉那里了解到了一些.原本他也沒有將秦殊一個小小的西秦質子看在眼里,只是卻沒有想到秦殊對珂特吉的影響力竟然超乎尋常的大.或者應該說,秦殊對拓跋梁的影響力超乎尋常的大,以至于珂特吉即便是看不上秦殊卻也不得不尊重他的意見.

現在秦殊自己送上門來,安信郡王自然不會覺得他是抱著什麼善意的.

秦殊也不在意,走到安信郡王下首坐了下來.輕歎了一聲道:"王爺應該知道,我們的時間不多了.我等奉陛下的命令而來,總不能空手而回.如此,無論是珂大人還是在下都無法向陛下交代."安信郡王道:"我們陛下的態度秦公子想必也是清楚的,他絕不會同意將神佑公主嫁到北晉.這一點,秦公子和珂大人可以死心了."

秦殊笑道:"神佑公主會不會嫁到北晉,並不是永嘉帝一個人能說了算的.另外,王爺只怕是不太明白,貊族並不是非神佑公主不可,北晉陛下也並不介意神佑公主以什麼樣的方式前往北晉.對陛下來說,最重要的是她曾經是北晉武安郡主而不是神佑公主."安信郡王一愣,有些警惕地看著秦殊道:"秦公子什麼意思?"

秦殊但笑不語,低頭喝著茶.

書房里一片沉默,良久之後方才聽到安信郡王沉聲道:"本王能得到什麼?"

秦殊笑出聲來,望著安信郡王搖搖頭道:"王爺何必故作糊塗,這件事做事成了最大的好處豈不是就是王爺占了?王爺再問在下要好處,豈不是有些過分?"安信郡王再一次陷入了沉默,秦殊也不著急,站起身來悠然道:"在下也只是替人傳個話而已,王爺怎麼決定是無妨.若是沒事,在下就不打擾王爺,先行告辭了."

見他果真要走,安信郡王這才開口挽留,"秦公子請留步."

秦殊回頭看著他,微微挑眉.安信郡王道:"這件事,做主的到底是珂大人還是秦公子?還有那位南宮國師,他會不會……"秦殊問道:"珂大人做主如何?我做主又如何?"安信郡王淡淡道:"本王總要知道,秦公子的話到底有幾分可信.本王雖然不是貊族人,卻也聽說過你們那位國師的名聲,是個慣會攪混水的人.而且他跟神佑公主的關系……"

秦殊輕笑一聲,抬手拋出一塊令牌.安信郡王接在手中低頭一看卻是微微蹙眉.這是拓跋梁的私人令牌,他曾經見過一次.沒想到秦殊手里竟然也有一塊.如此看來秦殊在拓跋梁那里遠比他以為的還要有地位一些.

"王爺盡管放心,國師確實跟神佑公主關系不錯.但是…他跟長離公子的關系更糟糕.若是能將長離公子踩在腳下,你說他做不做?"

"請秦公子給本王一點時間考慮一下."安信郡王將令牌遞了回去,沉聲道.

秦殊收回了令牌,淡淡道:"王爺的時間沒有你以為的那麼多,我們都沒有.所以,希望王爺能夠盡快有個回複."

安信郡王盯著秦殊道:"秦公子身為西秦皇子,做這些你又能得到什麼?"秦殊垂眸,神色有些悠遠而蒼茫,輕聲道:"我能得到什麼,或許以後王爺就知道了."說罷也不理會面帶疑惑的安信郡王,秦殊轉身走了出去.

安信郡王盯著秦殊的背影,眼神變幻不定.

楚凌和君無歡一人撐著一把傘漫步在街上,兩人從皇宮出來便去了上官成義府上,等到從上官家出來卻已經下起了雨.上官成義哪里敢讓公主冒雨離開,原本是極力挽留兩人留下等雨停了再走的,但是楚凌實在不喜歡上官老夫人,上官家距離公主府也不遠,兩人便出了上官家撐著傘慢悠悠地往公主府的方向而去了.

如今正是夏末,天氣卻依然燥熱.突如其來的一陣雷雨,倒是將熱氣帶走了幾分,顯得涼爽了許多.平時日總是來去匆匆,倒是有許久沒有這樣悠然地看看街上的行人和風景了.這會兒街邊的攤販早就已經收攤回家了,少有的幾個行人也都是冒著大雨行色匆匆.倒是鮮少有如他們兩人這般悠然自在的模樣.

楚凌透過雨傘的外形成的雨簾,看向前方有些煙雨茫茫的接頭.街頭不知何時站了一個黑衣人,身上的衣服早就已經被雨水打得濕透了,雨水順著頭發貼著臉滑落,打在了他的臉上睫毛上,幾乎遮住了眼前的視線他卻依然一動不動的看著不遠處的兩人.

楚凌對這些江湖中人了解的不算多,側首看向身邊的君無歡.

君無歡微微眯眼,思索了一下道:"實力不錯,不過江湖上沒有這號人,應該是哪家家養的殺手.看來下午的事情對這些人的影響還是很大的."從阿凌在朝堂上打了那些人的臉,到現在前後還不到兩個多時辰呢,連殺手都派出來了.顯然是這些人心里已經恨不得讓神佑公主立刻消失了.只是,不知道具體到底是哪家的人就是了.

楚凌挑眉,有些驚訝地道:"平京還有這樣的人家?"她倒是不知道竟然還真的有人豢養殺手的.

君無歡笑笑道:"生在亂世,人的膽子總是要比平常大許多的."

楚凌點點頭道:"我來?"

君無歡搖頭,"怎麼能總是讓阿凌動手?"

楚凌不在意地點了點頭,君無歡朝旁邊的屋簷下指了指,楚凌便當真撐著傘走到屋簷下去了.

君無歡隨手將手中的傘一合,拋向了旁邊的屋簷下.卻在那黑衣人的視線隨著雨傘轉移的同一時間拔出了腰間軟劍朝著那人刺了過去.那人連忙拔刀去當,兩人便在大街上打了起來.楚凌撐著傘站在屋簷下,神色自若地看著雨幕中纏斗的兩個人,自然也注意到了暗處那些偷偷打量著的目光.唇邊勾起了一抹淡淡的淺笑,這些人…她還以為讀書人大多都是磨磨唧唧的,沒想到竟然也還有急脾氣的.

幾個黑衣人出現在不遠處,朝著屋簷下的楚凌包抄了過去.

楚凌握著雨傘地手指輕輕一震,雨傘在她手中飛快地旋轉起來,飛出去的水星猶如暗器一般砸向了朝她圍了過來的人.楚凌一手握著雨傘,另一只手已經拔出了流月刀.腳下輕輕一點,整個人已經輕盈地躍入了人群之中.

雨水打在流月刀上,濺出朵朵水花.

楚凌單手撐傘,衣袂翩然.

"本宮就不問你們是誰派來的了."楚凌淡淡道,"說吧,想怎麼死?"

即便這些殺手是訓練有素的殺手,也不可避免的被激起了怒火.都說很有公主狂妄暴戾,如今看來流言也是有幾分真實性的.神佑公主是不是暴戾他們不知道,但是神佑公主的狂妄他們現在確實是體會到了.互相對視了一眼,幾個殺手一言不發的朝著楚凌撲了過去.

楚凌嗤笑一聲,手中流月刀橫刀揮出.

內城的大街上,滿天雨幕仿佛遮住了所有的血腥和嘈雜聲.整個天地依然是一片甯靜,只有離得近最近的人才能夠真切地看到這一方天地中到底發生了什麼事.街邊的積水已經被鮮血染成了紅色,幾個穿著黑衣的人倒在雨幕中外人理會.旁邊不遠處,兩個人並肩而立.楚凌手中依然還撐著那把雨傘,君無歡身上卻已經濕透了.雨水打的他的唇色越發的蒼白,手中的軟劍上鮮血順著劍尖滴下,滴落在地上的雨水中被淡淡的暈開.

猩紅的血色與他蒼白的唇色形成了鮮明的對比.

在他們周圍不遠處,圍著一圈手持兵器的黑衣人.

君無歡低頭看了一眼自己手中長劍,輕聲笑問,"阿凌,可還能撐得住?"

楚凌淡淡道:"這話應該問你自己,撐不住就退到一邊去."君無歡有些無奈地笑了,為了她的倔強和堅強.輕歎了口氣道:"阿凌,跟你說過多少遍了,不能跟男人說不行."

"……"這種時候,你跟我說葷段子?楚凌忍不住瞥了他一眼,給了他一個無言以對的表情.

"就算只是暗示也不行."君無歡淡定地補上之前未完的話語.

"……"圍著兩人的殺手更加無語,不僅無語而且又驚又怒.這兩個人,顯然是絲毫沒有將他們放在眼里!

"上!"黑衣人們再一次一擁而上,楚凌和君無歡對視一眼,雙雙迎了上去.京城是天子腳下,更不用說這還是內城.雖然說今天下雨外面沒什麼人吧,但是他們被一群殺手圍攻這麼久了還沒有人趕來也未免有些奇怪了一些.不過,也無妨.楚凌心中冷笑,她來到平京之後大概是太過溫柔了一下才讓這些人的膽子越來越大.

簡言之,殺的人不夠多.

流月刀在雨幕中閃動著寒芒,撐著傘的紅衣女子在雨幕中穿梭著,刀光凌厲無匹所到之處無不避其鋒芒.另一邊的君無歡更令人害怕,比起楚凌的凌厲,長離公子的劍法堪稱賞心悅目.但是他所到住處,無不血光綻放,血水聚集在他的腳下,遠遠地看過去竟讓人伸出一種他踩在血河之中的感覺.如此俊美清瘦甚至有些消瘦病弱的青年,如此強悍的殺傷力著實讓人看得有些膽戰心驚.

"啪!"

有些幽暗的房間里,一個茶杯落地的聲音打破了原本的寂靜凝重.珂特吉透過窗戶看著外面不遠處街道上的兩個人,忍不住吸了口涼氣,道:"這麼多殺手,竟然殺不了兩個人?這些天啟人都是廢物麼?"

"你既然覺得天啟人都是廢物,何不讓冥獄的人去試試?"一個聲音懶洋洋地道.

與他隔著一扇窗戶的地方,南宮禦月嘲諷道.與珂特吉不同的是南宮禦月此時的神情堪稱愉悅,他有些慵懶地坐在一邊,單手撐著下巴仿佛是在欣賞著最優美的歌舞一般,目光里都帶著贊賞的意味,"笙笙可真是……讓人驚歎啊."

珂特吉早就已經習慣了南宮禦月對楚凌表現出的癡迷,只是微微不悅的輕哼了一聲並沒有多說什麼.即便是他也不得不承認,無論是作為神佑公主還是拓跋興業的親傳弟子,這位天啟公主都足夠優秀.如果他們不是敵對,神佑公主只是單純的北晉武安郡主,珂特吉甚至願意對她報以敬意.

可惜……他們是敵人.

"國師,別忘了你的承諾."珂特吉提醒道.

南宮禦月輕笑一聲道:"本座不需要你提醒."

"公子."傅冷低聲道:"公子的傷……"

南宮禦月冷笑一聲道:"死不了."

傅冷微微蹙眉,看了看南宮禦月的神色到底沒有說話.他只是公子的侍衛,只有隨身保護公子的義務,而沒有干涉公子的決定的權力.

南宮禦月站起身來,隨手接過了身後傅冷遞過來的雨傘一閃身直接從窗口飄了出去.

雖然是一群人圍攻君無歡和楚凌,但是人數多的一方卻倍感壓力.隨著躺在地上的自己人越來越多,他們的壓力和恐懼也越來越深.就在君無歡一劍將要再一次帶走一個生命的時候,君無歡劍下的人驚恐地睜大了雙眼.

"嗖--!"

一道銀光劃破了雨幕朝著君無歡射了過來,原本應該落在黑衣人脖子上見的劍尖偏了兩分從他的肩膀上擦了過去.撿回一條命的黑衣人驚魂未定,就看到一個白衣若雪的身影飄然落在了自己跟前.對方居高臨下,淡淡的掃了一眼他.那雙眼睛冷漠無情,完全不像是在看一個剛剛被他救過性命的人,倒是更像在看一個毫不起眼的螻蟻.黑衣人只覺得心中一寒,忍不住想要盡快離開白衣男子的視線.

所幸南宮禦月也並沒有在意這黑衣人的反應,只是隨意地掃了一眼便將注意力都放倒了君無歡身上.漫不經心地道:"君無歡,前些天的帳該算了."

君無歡微微皺眉,淡淡道:"看來你的傷已經好得差不多了?"

南宮禦月勾唇,"收拾你足夠了."話音未落,南宮禦月已經朝著君無歡掠了過去,君無歡也不客氣,手中軟劍毫不留情的刺了過去.兩人片刻間就從街道打到了房頂上.與兩人此時的交手想必,方才君無歡殺人的動作堪稱溫柔.

君無歡被南宮禦月纏住,楚凌這邊的壓力立刻大增.楚凌抬頭看了一眼自己手中已經被刺出了一個窟窿的雨傘,有些嫌棄的皺了皺眉隨手將雨傘一合抬手擲了出去.雨傘撞上了一個黑衣人的胸膛,直接將人撞出去幾丈遠.

雨水瞬間打濕了楚凌身上的衣服,也將她纖細身形勾勒的越發窈窕.雨水幾乎要遮住了眼睛,楚凌忍不住眨了下眼睛.同時背後風聲呼嘯,楚凌飛快仰身,兩把刀幾乎平貼著她掃了過去.楚凌抬起手中流月刀反削回去,一道血光帶起兩個黑衣人倉皇後退.楚凌站起身來,抬手摸了一下臉頰.一抹血色在她手中迅速被雨水洗去,這並不是她的血,而是方才那兩個人滴落在她臉上的血跡.雖然血跡被雨水沖去,但是楚凌卻覺得鼻尖仿佛依然能夠聞到血腥味一般,越來越濃.

鼻息間縈繞的血腥味讓楚凌越發的興奮起來,她偏著頭對著對面抱著手腕的人露出了一個堪稱純真的笑容,"來吧,讓我看看,為了殺本宮你們到底能下多大的血本."黑衣人們被這個笑容一震,忍不住後退了一步.

這種滿地血水尸橫當場的地方,認識凶神惡煞的表情似乎都抵不過眼前堪稱絕色少女純然的一笑.這世上,本就是反差越大的東西越容易令人感到震撼和恐懼.

但事已至此,卻也容不得他們後退半分了.一個黑衣人深吸了一口氣,厲聲道:"殺!"

楚凌也是一笑,"來得好!"

"南宮禦月,你到底想要干什麼?"房頂上,君無歡一邊應付著南宮禦月的攻擊,一邊冷聲問道.

南宮禦月笑道:"師兄,前些天的事情,師弟我還沒有好好回報你呢.我看現在正是時候."君無歡冷哼一聲道:"拓跋梁…或者說,秦殊給了你什麼好處讓你這麼賣命?無論你現在殺了我還是傷了我,你都討不到任何好處."

這並不是君無歡嚇唬南宮禦月的話,以兩人的實力,無論是誰要殺誰傷誰,想要不付出任何待見都是不可能的.

南宮禦月不屑地道:"秦殊?你覺得他能夠使喚本座?"

君無歡道:"不好說,畢竟你腦子不太好.被人使喚了也未必會知道."南宮禦月不急不怒,只是笑道:"君無歡,你盡管耍嘴皮子.本座說過,早晚有一天你會死在我手里!"君無歡道:"別忘了你我的約定,我死了對你有什麼好處?你費盡心思這麼多年,舍得功虧一簣麼?"雨勢漸大,樓下的人自然聽不到他們在說些什麼.

南宮禦月笑道:"好說,本座會考慮留你一命的,如果你還有命在,再來考慮約定的事情吧."

君無歡微微蹙眉,手下的攻勢也越發凌厲起來.他不知道是誰給了南宮禦月信心覺得他能贏過自己,但是速戰速決總是對的.阿凌一個人對視那些黑衣人,難免還是會有些吃力.

南宮禦月看著君無歡唇邊露出了一個詭異的笑容,突然朝著樓下的街道望去,沉聲道:"笙笙,小心?!"

君無歡心中一沉,即便是知道南宮禦月很可能是耍詐卻還是朝著樓下看了一眼.就只是這一瞬間的功夫,南宮禦月的劍已經到了君無歡面前,君無歡飛快地側首,"南宮,這一招過時了."南宮禦月笑道:"不管過不過時,好用就行.你以為我在騙你?"

纏斗中兩人的位置調轉,君無歡的眼角掃到樓下不遠處心中卻是微沉.同樣是一群黑衣人從街頭湧了過來,但是君無歡卻一眼就能看出來這些人並不是尋常的殺手,分明就是白塔的侍衛喬裝而成的!

"南宮禦月!"君無歡冷聲道.

南宮禦月似乎對此十分得意,"生氣了麼?生氣了就好,君無歡,本座總算是找到你的弱點了.誰讓你竟然真的對笙笙動情了呢."

君無歡盯著他,冷聲道:"即便我全身上下都是弱點,你也不是我的對手."

南宮禦月微微勾唇,"試試看就知道了."

上篇:318,自己去拿!    下篇:320,病發!
2007-2020 BeStory.com
本站資料來自互聯網, 由會員上載及自行管理. 版權無從考証. 書庫及論壇書籍版權屬於原作者. 不得以任何形式用于商業用途。如發現章節或資料錯誤, 版權疑問, 作品內容有違相關法律等情況, 請向我們舉報, 我們將立即刪除
[ 關於我們 ] [ 聯係我們 ]
Go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