註冊登錄[登出]   我的書簽   收藏本站  
首頁重點更新魔法異界仙武異能言情敘事時光穿越科幻太空靈異軍事游戲體育曆史紀實名著古典

首頁 時光穿越 鳳策長安360,不過如此(二更)   
  
360,不過如此(二更)

g,更新快,無彈窗,!

君無歡在婚後的第四天夜里離開了京城,楚凌並沒有出城去送他.除了幾個護衛和管事,君無歡沒有帶走任何人.包括云行月也一起被留在了平京,云行月表示只要長離公子自己不作死,他的身體段時間內應該不會有事,自然也用不著他時時刻刻的跟著.更何況,若是君無歡的傷勢在一次發作,他跟在身邊也沒有什麼用處,還是安靜地躺著等死比較好.

離情自然傷人,不過兩人都明白他們身上的責任和要做的事情.暫時地離別也是為了將來能夠更無憂無慮的相守.深夜里,楚凌站在院子里望著君無歡離去的方向,天空的彎月淺淡,遠處的大堂離隱約傳來哀樂之聲.駙馬的葬禮尚未舉行,即便是夜里,神佑公主的前院也並不安靜.

"公主."白鷺將一件薄披風披在了楚凌肩頭,輕聲道:"公子身手不凡,不會有事的.公主還是不要太過勞累了才好."楚凌伸手攏了攏披風,淡笑道:"現在這個時候,我不就是應該顯得越憔悴越好麼?"顯得越憔悴,人們才越能夠明白公主對已故駙馬的深情.

"那也不能傷了自己的身子."白鷺笑道:"不然,公子若是知道了只怕也是不依的."

楚凌看著她戲謔的笑顏,有些無奈的搖了搖頭,心中那幾分淡淡的愁緒倒是被沖散了許多,"我看該給你們找個人家嫁了才對,連本宮都敢編排了."白鷺連連搖頭,"公主可饒了奴婢吧,跟在公主身邊侍候不知道多自在呢.奴婢可不想去侍候別人."若是從前,她們說不定會有幾分成婚嫁人相夫教子的想法.但是跟著公主久了,她們才覺得女子的歸宿也未必就只能是嫁人為妻.畢竟…公子這樣的相公可不好找.她們侍候公主輕松自在得很,何必去侍候那些煩人的臭男人呢?

楚凌轉身往前院走去,淡淡道:"我不催你們,若是有中意的告訴我一聲,本公主去給你們綁回來做壓寨相公."

"……"白鷺無語,公主府真的不是土匪寨啊.

距離平京百里之外的靈蒼江邊一處不起眼的小鎮外,南宮禦月懶洋洋地坐在一間不起眼的民房里閉目養神.他最近接二連三的身受重傷,這兩天傷勢突然集體爆發倒是險些栽在了天啟這個鬼地方,竟然連趕路都做不到只能暫時在這里停留.前兩天糟老頭子找到他,丟給了他一堆傷藥之後又不知道跑到那里去了.

"公子."一個白衣侍衛進來稟告道.

南宮禦月微微睜開眼睛,問道:"怎麼了?"

"神佑公主駙馬……死了."侍衛低聲道.

南宮禦月一怔,似乎有些不可置信.好一會兒方才蹙眉道:"死了?不可能?"君無歡怎麼可能這麼容易就死了?

侍衛道:"消息是從平京傳來的,神佑公主府已經在辦葬禮了.另外…"侍衛有些遲疑,南宮禦月微微眯眼有些不耐煩地道:"說."

"神佑公主發布了懸賞令,殺北晉…國師與昭國公主駙馬者,賞十萬金."

南宮禦月愣了愣,臉上露出一個古怪地笑容道:"哦?沒想到本座的人頭還挺值錢的?"

侍衛有些緊張,"公子,我們現在畢竟是在天啟,如果…只怕是不太安全,還是盡快渡江吧,傅統領帶著人在江邊接應."

南宮禦月微微蹙眉,思索了許久方才歎了口氣道:"罷了,准備一下先回去吧,現在確實沒有時間在天啟磨蹭了."聞言,侍衛也暗暗松了口氣.焉陀家主已經派人送來十幾封催促公子的信了.雖然白塔並不歸屬焉陀家,但是確實與焉陀家一榮俱榮一損俱損的.若不是事情真的緊急,焉陀家主只怕也不會這麼密集的來信催促公子.

"公子."楊宛吟端著飯菜走了進來輕聲喚道,她先前跟著南宮禦月倉促的出來,幾乎可以說是拋棄了一切.但是她並不後悔,只要一想到自己可以擺脫家中那愚昧的婚姻和平庸的未婚夫,得到如此優秀卓絕的男子,楊宛吟就覺得自己的選擇絕對沒有錯.她怎麼能接受自己的終身落在那種無用的男人身上呢?如今…南宮禦月雖然並不如何將她放在心上,雖然南宮禦月還想著神佑公主,但是楊宛吟並不在乎.她相信總有一天他一定會看到她的好,如果她有了他的骨肉……想到此處,楊宛吟面容不由得一紅.

"姑娘留步."還沒靠近南宮禦月,就被站在跟前的侍衛抬手擋住了去路.

楊宛吟一怔,連忙看向南宮禦月,"公子,宛吟特意做了一些飯菜給公主品嘗."

南宮禦月微微蹙眉,道:"過來."

侍衛立刻放下了手,楊宛吟歡喜的走了過去,將簡單卻精致的小菜一個個擺放在南宮禦月跟前的小桌上.

南宮禦月的目光卻並沒有管桌上的飯菜,而是定定地盯著楊宛吟的臉.

楊宛吟被他看得有些不自在,卻見他一伸手將楊宛吟拉到了跟前,一只手抬起她的下巴仔細打量著這張臉,"聽說,你原本是平京第一美人兒?"

楊宛吟並沒有注意到原本這兩個字,有些羞澀地道:"不過是…旁人謬贊罷了."

南宮禦月皺眉,片刻後慢慢放開了楊宛吟有些失望地道:"長得倒是還不錯,可惜…跟笙笙比起來差的太遠了."聞言,楊宛吟一瞬間臉色蒼白,不由顫聲道:"宛吟…自然不敢與公主相提並論."

南宮禦月輕哼一聲道:"你下去吧."

楊宛吟還想說什麼,但是對上南宮禦月冷淡的眼眸卻什麼也不敢說了只得躬身退下.

"公子真的要帶著她回去?"侍衛忍不住問道,公子身邊從來不缺女子,但是從天啟千里迢迢帶一個女人回北晉這麼大費周章的事情公主卻是從來沒有做過的.南宮禦月淡淡道:"平京第一美人兒…也不過如此."

侍衛不語,除了神佑公主也沒聽您覺得哪個女子還不錯的.

"不過,畢竟也算是難得一見的好顏色."南宮禦月懶洋洋地道:"帶回去看看,能不能教出個樣子來.若是能有笙笙的五分本事,也算是不錯的."

侍衛心中暗道,您這要求只怕是夠嗆.那位楊姑娘一看就跟神佑公主不是一路人,人家只怕也從來沒有考慮過走神佑公主的路子.但是公子想要怎麼樣自然是公子說了算,就算在楊宛吟身上失敗了,公子說不定還要找別人.反正公子的決定從來也沒有什麼人有本事改變的.

侍衛在心中暗暗同情了一番楊宛吟.

被同情的楊宛吟並不知道自己未來的命運會如何,她剛剛因為南宮禦月的評價而大受打擊.

不過如此……

忍不住摸了摸自己的臉,楊宛吟眼底閃過一絲堅定.她不相信,他既然接受了她,還答應帶她回北晉,她就一定能夠讓他愛上她.至于神佑公主……楊宛吟心中自然不喜,但是她也明白自己如今根本沒有與神佑公主抗衡的本錢,不想也罷!

"南宮禦月."

楊宛吟正在出神,耳邊突然傳來一個淡漠的聲音.她有些茫然的抬起頭來,卻見原本守在屋子外面的護衛已經將屋外團團圍住正警惕的盯著前方.前方不遠處不知何時出現了一個一身黑衣面上帶著面具的挺拔男子.透過面具楊宛吟只能看到他的眼睛,卻覺得那雙眼睛仿佛能看透忍心一般讓她心中一涼.而事實上,那人其實也不過是淡淡地一眼掃過去,便將目光落到了她的身後.

身後的門口,南宮禦月已經走了出來.盯著眼前的黑衣男子南宮禦月冷笑了一聲道:"本座就知道,禍害遺千年,你怎麼可能這麼容易就死了?"

黑衣男子不答,只是淡淡道:"你果然還留在天啟."

南宮禦月冷聲道:"本座留在天啟,你待如何?"

黑衣男子道:"不如何,既然你不想走,打殘了送你一程也是可以的."

"你以為我怕你?"南宮禦月神色不善,陰惻惻地道.

黑衣男子一抬手,一把長劍滑落倒了他手中.那只是一把最平凡無奇的長劍,顯然不知道是從哪里隨手拿來的.但是握在他手中卻讓人覺得仿佛是什麼可怕的東西一般,連呼吸都不由得窒了窒.黑衣男子一劍指向南宮禦月,道:"來吧."

"……"這絕對是挑釁!南宮禦月如何能忍,身形一閃朝著黑衣男子撲了過去,一場可預見的大戰頓時展開在眾人跟前.

上篇:359,君鳳霄(一更)    下篇:361,皇嗣?
2007-2020 BeStory.com
本站資料來自互聯網, 由會員上載及自行管理. 版權無從考証. 書庫及論壇書籍版權屬於原作者. 不得以任何形式用于商業用途。如發現章節或資料錯誤, 版權疑問, 作品內容有違相關法律等情況, 請向我們舉報, 我們將立即刪除
[ 關於我們 ] [ 聯係我們 ]
Go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