註冊登錄[登出]   我的書簽   收藏本站  
首頁重點更新魔法異界仙武異能言情敘事時光穿越科幻太空靈異軍事游戲體育曆史紀實名著古典

首頁 時光穿越 鳳策長安403,弱水三千   
  
403,弱水三千

g,更新快,無彈窗,!

眼看兩人越打越厲害,楚凌扭頭看向百里輕鴻道:"駙馬,還是有勞你把那兩位分開吧."別打出個好歹來.這原本就是昭國公主府,兩個客人打起來了也應該是身為主人的百里輕鴻出面料理.百里輕鴻也不多說什麼,飛身上前直接插入了兩個纏斗的人中間,手中長劍豁然出手一劍逼開了兩人.可惜,那兩人顯然還沒有打過癮,雖然個子退了兩三步但對視一眼之後立刻在一起迎向了對方,不約而同的將百里輕鴻拋到了一邊.百里輕鴻一言不發,皺著眉頭也加入了戰團.

楚凌有些頭疼地扶額,拓跋明珠更是氣得臉色鐵青.斜了楚凌一眼道:"神佑公主覺得現在該怎麼辦?總不能因為公主毀了本宮好好的宴會吧."這三人要真的打的天翻地覆,今天的宴會就不用舉行了.楚凌倒是沒什麼歉意,心中暗道:"是那素和明光和南宮禦月發瘋,跟我有什麼關系?"不過人家主人的面子還是要給一點的,楚凌隨手拔出流月刀身形一躍毫不猶豫地朝著南宮禦月而去.

"笙笙,你做什麼?!"南宮禦月有些不高興地道,他替笙笙出頭呢,笙笙為什麼還要打他?楚凌無語,心中暗道,難道你更想跟百里輕鴻打?

楚凌帶走了南宮禦月,素和明光卻被百里輕鴻攔了下來.兩人見沒得打了,倒也懶得掙紮雙雙停下了手來.南宮禦月拍了拍自己如雪的一閃,睥睨地眼神掃過素和明光輕哼一聲道:"笙笙,咱們走吧."

楚凌點點頭,比起素和明光,南宮禦月當然要算自己人了.更重要的是,楚凌著實是有些搞不清楚素和明光到底打的是什麼主意?跟一個第一次見面的女人求婚,這位塞外狼主未免也太隨性了一些.

"公主留步."身後,素和明光連忙道.楚凌回頭看向他沒有說話,南宮禦月微微眯眼,"塞外狼主是吧?還是回關外去跟那些狼女玩兒吧.我們笙笙不是你可以肖想的."素和明光也不生氣,笑道:"南宮國師,公主似乎跟你也沒有什麼關系?你處處強出頭是什麼意思?願不願意,總該先聽聽公主怎麼說."南宮禦月嗤笑一聲,顯然是在嘲笑素和明光不自量力,"笙笙,你說."他當然知道,楚凌是絕對不會看中素和明光的.即便是現在明面上所有人都以為神佑公主駙馬已經過世了,但是…君無歡那貨怎麼不真的過世呢?干掉素和明光肯定比干掉君無歡容易多了.南宮禦月很是遺憾地在心中想著.

眾人齊刷刷地看向楚凌,其中拓跋明珠的眼神尤為緊張.在她看來,楚凌答應素和明光的求婚絕對是利大于弊.但是對于他們貊族來說卻不是一個好消息.素和明光說是願意歸順北晉,但他手中的數萬鐵騎貊族可是連根毛都摸不著.他若是想要反悔還不是輕而易舉的事情,一個妹妹著實是對他沒有多大的牽制能力.

楚凌無奈地歎了口氣道:"多謝狼主垂青,狼主乃是塞外雄主,一代天驕,本宮一介未亡人,實在是愧不敢當."

素和明光越過百里輕鴻走向楚凌,剛走了兩步卻又不百里輕鴻攔住了.素和明光皺了皺眉,倒也不勉強道:"我知道公主成過婚,不過我們塞上男兒並不在乎這個.只要公主願意嫁給我,便是我族主母,絕不會有人敢因為公主的過往對你不敬的."楚凌抬眼看向素和明光,發現那一雙銀灰色地眼眸中寫滿了誠懇和鄭重,他竟然是認真的?

"請容我拒絕."這一次楚凌拒絕地干脆利落.

素和明光微微皺眉,顯然是對楚凌的決定十分不解,"為何?公主可是覺得我有什麼地方不好?"南宮禦月嗤笑一聲,道:"你看看你一身黑乎乎的,笙笙這般美麗你哪里配得上了?也不怕將笙笙給嚇到,本座若是你,就連面都不好意思在笙笙面前露出來."看著南宮禦月高傲的模樣,楚凌心中又是好笑又是無奈.平心而論,素和明光絕對稱不上是黑黝黝,只是膚色比不得天啟人白皙罷了.相貌也是英挺深邃,別有一種豪邁和野性.總之是一個很有男人味的俊朗男人,雖然楚凌本身並不偏好這種模樣的男子,但人審美多少還是共同的.即便是昧著良心,楚凌也說不出來素和明光丑這種話.

楚凌淡然道:"並非狼主有什麼不好,只是……"楚凌想了想,都:"曾經滄海難為水,除卻巫山不是云."

素和明光一愣,他的天啟話雖然說得很不錯,但是要理解這樣一句顯然不太白話的詩詞卻著實是為難他了.楚凌也不解釋,只是他搖了搖頭轉身走了.素和明光被百里輕鴻攔著,自然也不可能立刻追上去,南宮禦月對著他露出一個惡劣地笑容,轉身悠悠然地跟了上去.不一會兒兩人就消失在了竹林後面.

素和明光還在思索著楚凌方才的話,他自然明白神佑公主是拒絕了他,臉上倒是沒有什麼沮喪之色,反倒是問身邊的百里輕鴻,"駙馬是天啟人?神佑公主方才說的是什麼意思?"非常的不恥下問.

百里輕鴻淡淡看了他一眼,神色有些複雜地道:"她說這輩子她只喜歡她的丈夫一個人,別人再好都沒用."

"原來是這樣啊."素和明光若有所思,好一會兒方才道:"你們天啟人真奇怪,說個話也要拐彎抹角地.不過,神佑公主念的句子真好聽,我喜歡."百里輕鴻心中暗道,"讓一個女子當著這麼多外人的表白才是奇怪吧?更何況,神佑公主說得已經很直白了,是你自己聽不懂而已."

素和明光挑眉道:"公主真是個癡心的好女子,不愧是我看中的我族主母."

"狼主還不放棄?"拓跋明珠道.

素和明光道:"公主只是拒絕我一次就放棄,豈不是顯得我很沒誠意.好相信,神佑公主會被我的誠心打動的."

拓跋明珠抽了抽嘴角,冷笑一聲道:"希望狼主知道自己在做什麼,呼闌部會尊一個天啟女人為主母麼?"呼闌部身處漠北,是比烏延部和勒葉部環境更加艱難的地方.尊狼為神,彪悍尚武.就算是別的部落女子也很難得到他們的認可,更何況是一個天啟女人.在被貊族驅逐之後,天啟在所有人的行蹤就只有軟弱無能這個印象了.

素和明光毫不在意,打量了拓跋明珠一眼道:"神佑公主顯然比昭國公主更厲害一些.而且,她的名字也很有趣.神佑,天神庇佑……她一定是狼神賜予我族的神女."

"……"這什麼塞外狼主莫不是有病吧?

另一邊,南宮禦月神色陰郁地打量著楚凌,楚凌有些不解地瞥了他一眼,"國師不是去見勒葉部王子了麼?怎麼這麼快就回來了?"南宮禦月不理會她的問題,道:"你當真那麼喜歡君無歡?"楚凌挑眉,不解地道:"那是自然,不然我嫁給他做什麼?"

南宮禦月冷哼一聲道:"他有什麼好?"

楚凌道:"他什麼都好啊."除了身體不太好,楚凌是真挑不出來君無歡有哪兒不好的.不過南宮禦月肯定不是這麼看的,"病秧子,虛偽,奸詐,你眼睛是被什麼東西糊住了麼?!"楚凌無語,反正南宮禦月看君無歡不順眼已經不是一天兩天的事情了,她早就習慣了.南宮禦月卻還沒有完,語氣譏諷地道:"曾經滄海難為水,除卻巫山不是云?肉麻!矯情!"

楚凌道,"要不我換一句?"

"你還想說什麼?"南宮禦月神色不善地道.

楚凌笑眯眯地道:"弱水三千,只取一瓢飲?"

"你……"南宮禦月怒指著她咬牙道:"你是不是想氣死我?!"楚凌沒好氣地道:"氣死你我也繼承不了你的白塔啊.南宮,你別總是拿這種事情鬧騰,你知道沒什麼意義的.還不如好好想想你自己以後要怎麼過,你總是這樣…誰能放心得下?"

南宮禦月眼睛有些紅,"你說我鬧騰?!你怎麼知道我不是認真的?"

楚凌道:"你是不是認真的都沒用啊,我既然選了君無歡就不會再考慮別的事情了.更不可能因為你是認真的,就跟你牽扯不清.那樣對大家都不好,你覺得呢?"南宮禦月眯眼道:"若是我殺了君無歡呢?"楚凌笑道:"那你就是我的殺夫仇人,你說呢?"

南宮禦月咬牙道:"總之,你就是不將我看在眼里是不是?我對你這麼好!對你這麼好!你……"

剛跟人吹自己是紅顏禍水的神佑公主幾欲崩潰,我特麼難道真是個紅顏禍水?

"算了,這事兒以後再說吧."反正她跟南宮禦月以後一個上京一個平京,幾年也未必見得了一次.南宮禦月幽幽地望了楚凌一眼,轉身一縱身飛身離開了院子里.

被拋下的楚凌:"……"

昭國公主府的宴會十分熱鬧,比起宮里多少有些拘束地宮宴,公主府自然更加自由自在一些.宴會上,自然有不少人慕名前來跟她寒暄.不過大部分慕得並不是神佑公主這個名,而是拓跋興業的親傳弟子,武安郡主這個名.目的自然是為了跟她切磋一二,楚凌也不拒絕.四五場打下來,在座的賓客看向她的神色倒是都親熱了許多.一些跟著父兄從關外來的少女更是對楚凌十分親近.他們不參合上京的紛爭,與天啟又沒有什麼深仇大恨,更多的是崇拜楚凌的實力,一起玩耍起來自然更加愉快一些.

楚凌剛剛與關外某個部落的勇士比武結束,道了聲承讓便轉身往人群的方向走去.坐在段云前面的勒葉部王子端起酒杯對楚凌笑道:"神佑公主果然英姿不凡,在下佩服.來,敬你一杯!"楚凌微微挑眉,也不推辭端起一杯酒一飲而盡,周圍的人紛紛喝彩叫好.

勒葉王子也很是高興,連道了幾聲好又自己干了一杯.

不遠處的人群之外,素和明光興致勃勃地看著人群中的紅衣女子道:"真好看,就想天上的太陽一樣耀眼,對不對?"

身邊的侍從看了一眼,忍不住道:"狼主,那位公主…不是已經拒絕您了麼?"所以,您老能不能別再折騰了?就這一會兒,連北晉皇都派人來探口風了.素和明光不以為然,"優秀的女子眼光總是要高一些的.被拒絕一次有什麼打緊的?神佑公主的前夫的消息查到了麼?"

"查到了."是從連忙道,"那位姓君,據說身前曾經是中原最有錢的富商.他過世之後,所有的遺產都留給了神佑公主,所以,神佑公主也非常的有錢."人家公主有錢又有身份,天啟更是富饒舒適的地方,為什麼要嫁到他們呼闌部那種地方去吃苦?聞言,素和明光微微皺眉,"商人?公主喜歡像天啟人那樣弱小的男子?"

是從道:"聽說那位長離公子還是一位絕頂高手,便是昭國公主駙馬和南宮國師,也未必是他的對手.只是身體有些不好,才英年早逝了."天啟男子也不見得都是弱者,那位百里駙馬不就挺厲害地麼?還有勒葉部那個…他們去年還在他手里吃了個不大不小的虧呢.

素和明光不以為意,百里輕鴻和南宮禦月是不錯,不過他也未必就打不贏.摸著下巴,望著遠處那紅衣如火的女子,素和明光道:"既然如此,聘禮可要多准備一些,不能被人給比過去了啊."

"……"狼主您是認真的麼?神佑公主的那位可是中原首富啊.您是打算將整個呼闌部都掏空了准備聘禮麼?關鍵是,您這聘禮也不一定能送的出去啊.

------題外話------

今天更新略少~麼麼噠~

可憐的南宮~

上篇:402,塞外狼主    下篇:404,執迷
2007-2020 BeStory.com
本站資料來自互聯網, 由會員上載及自行管理. 版權無從考証. 書庫及論壇書籍版權屬於原作者. 不得以任何形式用于商業用途。如發現章節或資料錯誤, 版權疑問, 作品內容有違相關法律等情況, 請向我們舉報, 我們將立即刪除
[ 關於我們 ] [ 聯係我們 ]
Go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