註冊登錄[登出]   我的書簽   收藏本站  
首頁重點更新魔法異界仙武異能言情敘事時光穿越科幻太空靈異軍事游戲體育曆史紀實名著古典

首頁 時光穿越 鳳策長安409,入贅?   
  
409,入贅?

g,更新快,無彈窗,!

拓跋梁的壽宴上並沒有出現什麼意外,不過楚凌卻能從那仿佛四海來朝的熱鬧中看出幾分不和諧來.無論是先皇的那些兒子們,還是拓跋梁的姻親,或者是其他塞外部落前來道賀的使者.拓跋梁跟這些人的關系並不那麼和睦,而也不是所有人都是真心來祝賀臣服于北晉的.

祝搖紅依然跟在拓跋梁身邊,只是稍微落後大皇後半步,顯然先前算計楚凌失敗的事情並沒有影響她在拓跋梁心中的地位.甚至,因為某些原因可能讓拓跋梁更加信任她了一些.

素和金蓮趁著別人不注意,對她拋了個大大的媚眼.楚凌有些好笑地端起酒杯掩蓋住了唇邊的笑意.招惹了這麼一位女中豪傑,她都要忍不住開始為拓跋梁往後的日子默哀了.

素和金蓮坐在素和明光旁邊,見兄長皺眉看向自己立刻高興地低聲笑道:"哥哥,你太沒用了.你被卿衣拒絕了對不對?"

"卿衣?"素和明光微微蹙眉,有些不悅.素和金蓮得意地道:"我跟神佑公主可是交換了名字和秘密的好朋友了,天啟人是怎麼說的來著,我們…一見如故.哪像你…我猜你跟卿衣的關系這輩子大概都是妹妹的好朋友了,我永遠也不能叫卿衣嫂子了."真慘!

素和明光輕哼一聲,問道:"你們先前說什麼了?"

素和金蓮挑眉道:"想知道?求我啊,求我也不告訴你."素和明光無語,沒好氣地看著眼前神采飛揚的妹妹慢條斯理地道:"你是不是忘了,你想要的東西還在我手里呢."這丫頭到底分不分的清楚誰是老大?素和金蓮笑眯眯地道:"你要是敢騙我,我就告訴卿衣你欺負我.讓她一輩子都不給你好臉色.哥哥,其實吧…你不覺得,讓卿衣跟著你去漠北是在坑人家麼?做人不能這麼缺德."

素和明光揚眉,看了一眼對面正側首與人說話的楚凌,道:"怎麼說?"金禾金蓮道:"漠北那麼冷,什麼都沒有.人家長得跟仙女兒一樣,跟著你去了漠北還不變得跟你一樣啊.你見過那麼黑黝黝的仙女麼?"只要一想到卿衣那如玉一般的膚色不複存在,她就覺得心痛欲碎.素和明光道:"我可以為她修建宮殿,讓她永遠不必被風吹雨打."

素和金蓮道:"那你跟養只小鳥有什麼差別?人家在中原可以隨便到處走也不用擔心.哥哥,我給你出個好主意好不好,說不定天啟皇帝立刻就會成全你喲."素和明光懷疑地看著她,"說說看."

素和金蓮道:"你入贅到天啟去當駙馬怎麼樣?天啟皇帝只有卿衣一個女兒,你要是肯入贅的話,他說不定就答應了喲."

素和明光嗤笑一聲道:"我就知道,你一直覬覦我的狼主之位.你這麼說……"素和明光話鋒一轉,"好像也有點道理,咱不嫁拓跋梁了,呼闌部以後就辛苦你了."

"哥,我錯了!"素和金蓮連忙抓住素和明光誠懇認錯.她是想要一塊土地自己說了算沒錯,但是她可不想扛著呼闌部的未來.這責任太過重大,她怕把自己壓死了.素和明光看了一眼殿上的拓跋梁,微微皺眉道:"你真的不考慮考慮麼?我看那拓跋梁不像是個長命的."素和金蓮翻了個白眼,好歹還知道壓低了聲音道:"他要是個長命的,我還嫁給他干什麼?哥,你說他死了我能分到多少財產?到時候你可要站在我這邊啊."

素和明光輕哼道:"我也沒虧待你啊,你怎麼這麼愛錢?"

素和金蓮搖頭,"你不懂,拓跋梁雖然老了一點不過聽說他年輕時候也算是個英雄人物.給我兒子找個當過皇帝的爹多威風啊,我來總比那幾個傻丫頭來強吧?就她們那麼傻乎乎的,還不被人給整死了?不過最近…我倒是有點猶豫了,我看拓跋梁的兒子女兒腦子都不太好的樣子,你說會不會影響到我兒子的腦子啊?"

素和明光輕哼一聲,道:"我要是你,我就找拓跋興業."

"……"素和明光等著兄長許久,方才歎了口氣道:"沒想到哥哥你比我更能想啊,你以為我不想麼?拓跋興業是那麼容易找的麼?就算找到了也不一定能勾得到啊.而且,拓跋大將軍看起來不太像有錢的樣子,肯定留不下多少財產給我兒子."

素和明光無語:你兒子要是有個天下第一高手做爹簡直是三輩子修來的福分.他這個妹妹看起來是掉進錢眼里,沒救了!

"咳咳."坐在兩人身後的呼闌部老者悶咳了幾聲,提醒兄妹倆注意場合.兩人對視了一眼,立刻正襟危坐仿佛方才什麼都沒有發生一般.

拓跋梁坐在大殿之上,看著大殿中滿座的賓客很是志得意滿.即便是先皇在世的時候,何嘗有過這般萬國來朝的場面?目光落到座下正低頭飲酒的楚凌身上時,拓跋梁目光微閃了一下.然後看向了另一邊,靠後地位置拓跋贊神色有些陰鷙的坐著喝悶酒.拓跋梁已經知道,前些日子拓跋贊失蹤是被楚凌給綁架了.真是個廢物!而且還是個不安分的廢物!拓跋梁心中不屑地道.

"陛下."大皇後突然開口打斷了拓跋梁的沉思,拓跋梁回過神來側首看了她一眼皺了皺眉,"何事?"

拓跋梁現在很是厭煩這個女人,生得兒子又蠢又廢物,沒有一個像他不說.女兒還野心勃勃.勒葉部這些天跟拓跋明珠之間的事情拓跋梁自然是看在眼里地,雖然面上沒說什麼心里卻早就看勒葉部十分不順眼,同時也加重了拉攏素和明光的心思.

大皇後眼神微黯,舉起酒杯道:"臣妾只是想祝陛下壽辰安康."

大庭廣眾自然不能不給皇後面子,拓跋梁端起酒杯喝了一杯.只聽大皇後道:"臣妾娘家的俏兒特別為陛下准備了一支舞,想要為陛下賀壽,不知陛下可否賞臉?"

這事兒拓跋梁其實知道,勒葉部今年准備送入宮中地庶女.他對什麼舞沒什麼興趣,若論跳舞,宮中多得是舞姿優美的舞姬甚至是嬪妃,勒葉部那個女兒相貌還算不錯,可惜不是他喜歡的類型.

"可."拓跋梁漫不經心地道,卻連目光都懶得往大皇後身上看一眼.祝搖紅坐在一邊看著大皇後難看的臉色,唇邊勾起一抹嘲諷的笑意.

楚凌坐在酒席上,有些漫不經心,即便是勒葉部公主的舞蹈也沒有拉回她的注意.襄國公見她一副神不守舍的模樣,低聲道:"公主,想什麼呢?"

楚凌蹙眉道:"西秦人沒有來."襄國公道:"秦殊剛剛死了,西秦人還被軟禁在驛館里呢.不來也正常."楚凌皺眉道:"秦殊之死于西秦王無關,況且連北晉皇自己都不如何在意,這樣對待西秦人,未免有些過分."

襄國公輕歎了口氣道:"沒辦法,西秦如今臣服于北晉,那西秦王也不是個性子強硬的.除了任人作踐,還能如此?"想到此處,再想想當年天啟的處境,襄國公也忍不住生出幾分同病相憐之感.

楚凌垂眸道:"看來,拓跋梁確實是打算吞並西秦了."

襄國公一驚,"你的意思是……"楚凌擺擺手,低聲道:"這里不是說話的地方,回去再說吧."

宴會一直持續到深夜才逐漸散去,楚凌早一步跟著襄國公一起出了宮門,上了馬車便往武安郡主府的方向而去了.讓晚了一步出來一晚上都沒找到機會跟楚凌說話的南宮禦月十分郁悶.

南宮禦月站在宮門口,輕哼了一聲方才理了理衣袖打算離開.白塔就在皇宮旁邊,南宮禦月進出皇宮素來都喜歡步行.畢竟有那駕車的功夫,他施展輕功轉眼都到了.

"南宮國師."身後傳來素和明光的聲音,南宮禦月回頭就看到素和兄妹並肩從里面走了出來.微微挑眉,南宮禦月打量著素和明光道:"這不是狼主麼?有何貴干?"素和明光笑道:"沒有,只是看到南宮國師仿佛不高興的模樣,打聲招呼."

知道本座不高興,還特意過來打招呼?南宮禦月心中冷笑一聲,"確實是不太高興,狼主讓本座打一頓,說不定本座就高興了."

素和明光笑道:"哦?國師覺得,你打得過我麼?"

"試試看不就知道了."南宮禦月也不給素和明光拒絕的機會,一閃身已經到了跟前.兩人也不管地方,竟然就這麼在宮門前打了起來.素和金蓮眨了眨眼睛,然後開始為自家哥哥搖旗吶喊,"哥哥威武!哥哥必勝!"

"……"來來往往面露驚恐急忙奔走的人們.

一出宮門就遇到三個蛇精病,今晚肯定不是黃道吉日.

楚凌和襄國公坐在馬車上,今晚酒喝得有點多讓她也略微有些頭暈.襄國公看了看她,倒是也沒有多說什麼.這種場合,即便是公主喝酒也是不可避免的事情.只是叮囑道,"公主以後還是少喝一些,對身體不好."

楚凌有些無奈地道:"我在上京仇人多."仇人多,逮著機會自然都一個勁兒的敬酒.人家一番熱情,你還不好意思太過拒絕了.

襄國公無奈地歎了口氣,道:"今晚的壽宴當真是熱鬧,便是當年…也沒有見過這樣的場面."拓跋梁今晚的壽宴確實是堪稱難得一見的隆重.

不說宴會如此,就只是出席的那些人即便是天啟還未南遷之前,天啟皇帝的壽辰這些身份的人能有一半出席就算是不錯了.

楚凌道:"北晉兵強馬壯,大家自然是要給面子的."

襄國公正要說話,馬車突然猛地一震.襄國公連忙伸手按住了馬車的車廂穩住身形,也將方才想要說得話咽了回去,"怎麼回事?"

外面沒有人應答,楚凌揭開簾子往外望去,眼前的一條空蕩蕩的大街,接頭站著一群身著黑衣的蒙面人.今晚的宴會結束的太晚,現在已經將近二更天了,街道上自然是空蕩蕩的.

不過即便是如此,楚凌也發現此時馬車並不是停在他們回武安郡主府的路上.楚凌微微挑眉,低頭從車廂里鑽了出去,站在馬車上居高臨下望著不遠處的黑衣人,淡笑道:"大晚上的,蒙著臉做什麼?大家都是熟人,誰還不認識誰啊?

"阿凌姐姐!"坐在後面一亮馬車里的肖嫣兒飛身一躍落到了楚凌身邊.楚凌拍拍她道:"回去,看著霓裳."玉霓裳就會一點三腳貓功夫.

肖嫣兒看了一眼前面的黑衣人,這才哦了一聲又趕緊回去了.楚凌看著那些黑衣人歎了口氣,伸手抽出流月刀道:"行吧,我也知道不打一場你們肯定咽不下這口氣.乾淨的,本公主有點困了,還等著回去休息呢."

一直沉默的黑衣人終于不裝聾作啞了,冷哼一聲道:"神佑公主好大的口氣."

楚凌道:"比不上你們家皇帝陛下,壽宴辦完了就想跟本公主翻臉了是吧?"

"不知道公主再說什麼."

楚凌微微挑眉,有些疑惑地看向黑衣人,"咦?你們不是冥獄的人啊.也對…拓跋梁就算再恨我也不能當街就拍冥獄的人出馬啊.那還不如光明正大的派大內侍衛來呢.本公主果然喝醉了."黑衣人似乎忍無可忍,對著身邊的人一揮手厲聲道:"上!拿下神佑公主!"

"好大的口氣."楚凌笑道,腳下一點整個人如一朵紅云朝著沖過來的黑衣人飄了過去.

------題外話------

親愛的們,最近幾天會比較忙.更新可能會比較少一點哈~麼麼噠~忙完這段兒就努力更新~

上篇:408,素和金蓮    下篇:410,犧牲品
2007-2020 BeStory.com
本站資料來自互聯網, 由會員上載及自行管理. 版權無從考証. 書庫及論壇書籍版權屬於原作者. 不得以任何形式用于商業用途。如發現章節或資料錯誤, 版權疑問, 作品內容有違相關法律等情況, 請向我們舉報, 我們將立即刪除
[ 關於我們 ] [ 聯係我們 ]
Go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