註冊登錄[登出]   我的書簽   收藏本站  
首頁重點更新魔法異界仙武異能言情敘事時光穿越科幻太空靈異軍事游戲體育曆史紀實名著古典

首頁 時光穿越 鳳策長安414,一見如故?   
  
414,一見如故?

g,更新快,無彈窗,!

楚凌從前就知道南宮禦月小時候肯定過的不太好,除非是天生的反社會人格,否則尋常人也不會隨隨便便就扭曲成南宮禦月的模樣.

說起來,君無歡的經曆也不比南宮禦月幸福多少,但是君無歡除了偶爾有些小惡劣,其實可算得上是楚凌見過的少數心性不錯的人了.該心狠的時候心狠,但是心中卻依然存著對絕大多數人的善意和憐憫.

這其中除了自身的性格原因,最重要的原因之一就是君無歡家里遭逢巨變之前其實是很幸福的,而君家遭遇聚變的時候君無歡已經九歲了.這個年紀在古代,特別是在將門之家已經不算是純粹的小孩子了.之後又有忠仆冒死將他救走,送到西秦為他重新安排了身份.在然後,君無歡拜老頭兒為師吃了很多苦,甚至直接導致了他如今的身體狀況.但是老頭兒其實對他並不是對他心懷惡意的,君無歡可以恨老頭兒,但是這件事卻不會讓他恨到影響心性.

更不用說,之後害了君家的罪魁禍首天啟攝政王自盡殉國,當初跟著楚烈一起陷害君家的人大半下場也不見得多好.沒能保住為自己效忠的臣子的永嘉帝倉皇難逃,落得個妻離子散.

可以說,君無歡的人生雖然痛苦,但是也從來都不缺善意和友愛.而南宮禦月卻不同,他剛被圈禁的時候才不過三四歲,誰也不知道他被圈禁那幾年受了些什麼苦,但既然能讓焉陀夫人甯死也要闖進去將他帶出來,肯定不會僅僅只是關起來粗茶淡飯那麼簡單.

以南宮禦月的聰明和小心眼,只怕當年的事情一點兒也沒有忘記.他的人生中充滿了背叛,遺棄和痛苦,而這些…全都是在他還不懂事的時候發生的.肯定沒有人在他小時候像君無歡小時候一般,有一個溫柔的母親疼愛照顧,有一個高大健壯,英雄一般的父親教他讀書寫字,強身練武,教他忠孝節義.楚凌幾乎都可以想象,這樣長大的南宮禦月心中還能剩下一些什麼.

難怪君無歡說南宮禦月不需要別人愛他,他不是不需要而是根本就不相信,也不願意接受.因為在他的人生中,伴隨在愛之後的就是拋棄,背叛,利用和血腥.

楚凌靠在君無歡懷里,忍不住輕歎了口氣道:"這麼說起來他……"她說不出來南宮禦月可憐的話,那樣的一個人…已經很難讓人用可憐這種詞來形容他了.

君無歡拍拍她的背心道:"不必想那麼多,另外…不要讓他知道你已經知道了這件事."楚凌微微蹙眉,抬眼看著君無歡,君無歡道:"還是從前的態度對他就好,這是…最好的距離."楚凌思索了一下,道:"所以,你也一直用這種態度對他?"並不是他們的關系真的有多麼惡劣,而是這是君無歡找到的南宮禦月最能接受的態度和距離麼?

君無歡淡然一笑道:"我若是跟云行月一般對他掏心掏肺,他若不想方設法殺了我,大概就是知道殺不了知道我在哪兒就繞著走了.有些人,很希望別人對他好,卻又害怕別人對他好.尋常人害怕只會拒絕,但是南宮害怕…是會殺人的."當然了,他也不可能對南宮禦月掏心掏肺.君無歡從小經曆的太多,他看到南宮禦月第一眼就知道眼前這個被老頭子帶回來的瘦弱少年是什麼樣的人.當時對老頭子心存怨懟的中二少年甚至暗地里幸災樂禍過,等著哪一天老頭子被南宮禦月給弄死.

不過君無歡的中二期很短,天啟南遷的消息讓他瞬間成長起來,之後不久就發生了南宮禦月差點弄死了云行月的事情.君無歡心中或許對南宮禦月有幾分同情和師兄弟的情誼,但是這份情誼絕對沒有深厚到讓君無歡願意花費大量的心力精神冒著生命危險去感化他的地步.君無歡是滄云城主長離公子,他是個將領,是個商人,但不是聖人.

君無歡摟著楚凌輕聲道:"或許有人能夠讓他改變,但是那個人不會是我也不會是你.所以…阿凌,保持現在這個距離正好."他自然能看得出來南宮禦月對阿凌的感情,但正是因此阿凌才不能回應.哪怕只是一點點甚至是南宮禦月自己誤會的回應,結果都很有可能會讓南宮禦月陷入瘋狂.君無歡也想過,到底什麼樣的女子才能夠真正和南宮禦月相守一生?可惜始終沒有結果.面對南宮禦月這樣的人,如果不能全心全意無怨無悔的對他付出,那麼最好就不要讓他覺得你對他好過.

楚凌點了點頭道:"我明白的,我只希望那個人能快一些出現.不然……"不然總有一天,南宮禦月真的會把自己作死.

君無歡的擔心楚凌自然也明白,南宮禦月看似很隨性,就像他自己說得:他不在乎楚凌曾經跟君無歡再一次過.但那個前提是,君無歡死了.南宮禦月絕不能容忍任何人染指屬于他的東西.如果今天楚凌嫁的不是君無歡,而是一個尋常的權貴子弟,只怕那人早就死的渣都不剩了.

因為南宮禦月自己也明白,楚凌不愛他,也不屬于他.所以他能夠自控,他會想要搶奪卻也會權衡利弊.甚至可能因為楚凌對他冷淡或者幾年不見一面而毫不耽誤他轉身尋找別的玩具.但如果楚凌給了他任何一點錯誤的暗示,那麼就很難想象南宮禦月會做出什麼樣的事情了.最重要的是,即便是沒有君無歡,楚凌和南宮禦月也是不可能.三觀不合怎麼談戀愛?楚凌也不是好脾氣可以包容一切的心性,她若是和南宮禦月相處,意見不合必然只能是一個字……打!暴力鎮壓,跟君無歡一模一樣的處理方式.偏偏她還打不過南宮禦月,所以她還不如君無歡能掌控南宮禦月.

君無歡道:"不必擔心,老頭子會看著他的."南宮禦月變得如此扭曲,老頭子也是只上面添磚加瓦過的.楚凌有些就驚訝,"云老先生?這次來京城沒有看到過他啊."君無歡道:"他不在上京,不過應該離得不遠.如果南宮禦月出了什麼問題,他自然會出現的.若實在不行,將人綁到深山老林里面關山三年五載,看他怎麼作妖."

"……"這樣的師門,早晚有一天會毀滅于同門自相殘殺的吧?

另一邊回京的路上,素和明光和素和金蓮坐在一處小小的路邊涼亭里避雨.大風刮起的雨絲飛入涼亭落在身上,素和金蓮忍不住打了個噴嚏,沒好氣地瞪了自家兄長一眼,"都怪你大哥,要不是你跟那個什麼滄云城主打這麼久,我們也不會被困在這里."素和明光絲毫不給妹妹面子,"你可以先走,誰讓你等著了?"

素和金蓮沒好氣地翻白眼道:"我不是擔心你麼!"

"十個你加起來也不夠晏鳳霄一把捏的,多謝關心,但是不必."素和明光淡定地道.

"……"這種哥哥,要來到底有什麼用啊.

素和金蓮一手撐著桌面,托著下巴若有所思地道:"那個滄云城主,真的喜歡卿衣嗎?"素和明光側首看向她,微微皺眉道:"你想做什麼?"素和金蓮連忙搖搖頭道:’沒有,沒有,我只是突然覺得…他們倆其實還挺般配的."

"……"這是一個妹妹應該說的話麼?素和金蓮全然不顧自家兄長一臉無語的表情,興致勃勃地道:"真的啊,大哥.你難道不覺得麼?我覺得滄云城主跟卿衣站在一起,比你跟卿衣站在一起好看."素和明光面無表情地道:"是啊,就像是神佑公主跟他站在一起,比你跟他站在一起好看一樣."

兄妹倆對視一眼半晌無語,最後嫌棄的看了對方一眼默默扭過頭去.

雨幕中,一個人影從遠處掠來,朝著他們的方向越來越近.

站在一邊的侍從立刻警惕起來,對方明顯是個高手.

"南宮禦月."素和明光抬手示意身邊的人不要輕舉妄動沉聲道.片刻後,南宮禦月一襲白衣落在了涼亭外面.此時他身上的白衣早就被雨水淋濕,再也沒有了往日里的飄逸出塵之氣.就連一頭黑發也被因為雨水貼在了身上.鬢角上的幾縷發絲貼在了臉側,雨水順著發絲不不停的滑落.

南宮禦月神色冷漠,眼神幽冷的掃了一眼涼亭里的人.也不管里面已經站了幾個人明顯有些擁擠,漫步走了進去.他一進去,原本就有些擁擠的涼亭瞬間讓人覺得有些喘不過氣來.兩個靠邊的侍衛悄悄後退了幾步,直接站在了雨中也毫不在意.

素和金蓮看著雨水緩緩在他腳邊滴落,片刻間便將他站著的地方浸濕了大片.雨水在他腳下彙聚成一灘,緩緩流了出去.不知怎麼地,素和金蓮竟然覺得這人這會兒身上留下來的不是雨水而是血水,忍不住打了個寒顫,往素和明光身邊靠了靠.

素和明光打量著南宮禦月微微蹙眉,"好濃的殺氣,國師方才殺人了?"

南宮禦月抬眼看了他一眼,慢慢伸出了雙手.南宮禦月打量著自己的雙手,手指修長白皙,只有手指上有點點細微的薄繭.若是尋常人只怕還要以為這是一雙寫字彈琴的手,絕不會以為這是一雙拿刀殺人的手.而此時,這雙手上也是干乾淨淨的沒有半點血跡,誰也不會想到這雙手就在不久前剛剛捏斷了幾個人的脖子.

"幾個不知死活的廢物了吧,怎麼?你想要打抱不平?"南宮禦月冷冷地道.不久前他遇到了幾個攔路的黑衣人,南宮禦月甚至沒有去追究到底是拓跋梁還是別的什麼人派來的.反正都是要死了,誰派來的有什麼區別?

素和明光淡然一笑道:"國師說笑了,不過是隨意問一句罷了,舍妹膽小,請不要嚇到她."雖然這麼說著,素和明光的手卻已經按在了腰間的刀柄上.倒不是素和明光小人之心,而是南宮禦月此時身上的殺氣真的相當濃烈.如果是萍水相逢,素和明光真的毫不懷疑眼前的人下一刻就要拔刀了.

南宮禦月微微挑眉,打量著眼前的素和金蓮好一會兒方才低笑了一聲道:"漠北金蓮,原來竟然是膽小之人."

素和金蓮有些驚訝,從素和明光身邊探出個頭來道:"國師知道我?"她還以為南宮禦月這樣的人是不會在意她這樣一個小小的公主呢.

南宮禦月微微勾唇一笑道:"自然,阿薩伊婭瑪,久仰大名."這一句是呼闌部的話,正是金蓮的意思.即便是塞外,尋常人的外族人也是不會呼闌部的語言的,沒想到南宮禦月竟然會知道,而且聽起來說得還不錯.素和金蓮饒有興致地道:"你會呼闌部的話?你還會什麼?"南宮禦月微微勾唇笑道:"我還會一點西域和南蠻的話."

"西域我知道,不過…你連南蠻都去過?"對于她們漠北人來說,南蠻那是在遙遠地天邊,只存在于傳說中的地方.就像是她,這一次來上京已經是她走過最遠的地方了.南宮禦月搖頭道:"沒去過,只是跟別人學的."

"你真聰明."素和金蓮道,"我連貊族話都說的不太好."

南宮禦月微笑道:"公主不用擔心,我也不過是…時間比較多才學了一些而已.公主如此聰慧,想必過不了多久就能學的很好了."

見南宮禦月身上的殺氣漸漸收斂起來,素和明光並沒有感覺到放心,反倒是更加警惕了起來.一個人能在一瞬間從殺氣騰騰轉化到笑意盈盈看不出絲毫破綻,難道還不夠讓人警惕麼?只可惜他這個妹妹……看著一邊雙眼亮晶晶地跟南宮禦月聊得開心的素和金蓮,素和明光默默抽了抽嘴角.幸好沒有真打算把呼闌部交給這丫頭,不然…稍微來個平頭正臉的男人就能把她騙的傾家蕩產啊.不就是長得稍微白了一些,好看了一些麼?還沒有晏鳳霄看著順眼呢.

這場雨又持續了將近半個時辰,素和明光在一邊默默自閉,素和金蓮倒是跟南宮禦月仿佛馬上就要一見如故了一般.直到大雨停了下來,目送南宮禦月遠去素和明光方才沒好氣地拽著素和金蓮的小辮子拉了一把,拉得素和金蓮齜牙咧嘴,"哥哥,你做什麼?!你竟然拉女孩子辮子!你還是不是男子漢了!"

素和明光沒好氣地道:"你是不是忘了,前兩天我還跟他打了一架?"

素和金蓮不解地看著他,"你不是沒受傷麼?"

素和明光吸了口氣站起身來,旁邊的侍從連忙上前拉住他,"狼主息怒!息怒!"素和明光沒好氣地道:"放開我!我要把這丫頭按進水里讓她清醒清醒!讓她知道什麼叫敵我!"素和金蓮連忙跳開,警惕地道:"你到底在發什麼瘋?我哪里招你惹你了?"她不就是跟南宮禦月多說了幾句話麼?

素和明光輕哼一聲道:"南宮禦月是什麼人你不知道?他是你能招惹的麼?前幾天我也沒見你這麼花癡啊."

素和金蓮伸手拍開素和明光伸到自己跟前的手道:"我當然知道他是什麼人,這不是下雨無聊麼.我不跟國師聊聊,難道跟你大眼瞪小眼?不管他人怎麼樣,至少人家那張臉長得挺好的吧?看看又不吃虧."

"……"素和明光半晌無語,歎了口氣道:"你想在上京安安穩穩地待著,就別招惹南宮禦月."

素和金蓮翻了個白眼道:"我知道啊,這麼愛撩人肯定沒什麼節操.不過…其實大家玩玩好聚好散也沒什麼,拓跋梁應該不會介意我給他帶綠帽子吧?"

"……"素和明光覺得有點心累,半晌才揮揮手道:"隨便你,你那武功…你要是有神佑公主的實力,就算真想給拓跋梁帶綠帽子我也不管你了."就怕你沒那本是,被人給一掌劈死了或者被一刀砍死了.

到時候我是幫你報仇什麼不幫你報仇啊?

------題外話------

目測:大月月將遭遇渣女~

ps:日常求票票求關注~麼麼噠(づ ̄ 3 ̄)づ

上篇:413,南宮的過往    下篇:415,雨夜暗襲
2007-2020 BeStory.com
本站資料來自互聯網, 由會員上載及自行管理. 版權無從考証. 書庫及論壇書籍版權屬於原作者. 不得以任何形式用于商業用途。如發現章節或資料錯誤, 版權疑問, 作品內容有違相關法律等情況, 請向我們舉報, 我們將立即刪除
[ 關於我們 ] [ 聯係我們 ]
Go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