註冊登錄[登出]   我的書簽   收藏本站  
首頁重點更新魔法異界仙武異能言情敘事時光穿越科幻太空靈異軍事游戲體育曆史紀實名著古典

首頁 時光穿越 鳳策長安425,潤州水軍(一更)   
  
425,潤州水軍(一更)

g,更新快,無彈窗,!

真正要打仗了,即便是再怎麼覺得這兩三年的悠閑日子過的挺舒服,楚凌還是忍不住興奮起來了.前後兩世,她的日子過的都絕對算不上平凡,但是楚凌也不覺得糟糕.

甯靜閑適的日子是很舒服,但那在她的人生中只能算是疲憊的中暫時的休憩,至少在她還沒真正老了感到心累之前是這樣的.從本質上來講,狐狸窩的老大必然不會是一個甘于平淡的人.

"公主,咱們要做什麼?"馮思北跟在楚凌身邊,眼睛也比平時要明亮得多.云翼,蕭艨等人都被楚凌派到了軍中,唯獨他被留了下來,馮思北有些失望的同時又隱隱有幾分期待.這幾年的相處已經足夠讓他認識到,神佑公主絕對不是一個別人在戰場上拼命她只是遠遠地看著的人.跟在公主身邊,說不定會更有意思.

云行月伸了個懶腰,伸手拍了拍馮思北的肩膀道:"小馮啊,你當然是留下來當護衛了."

馮思北眨了眨眼睛,"護衛?誰?"公主可不需要他當什麼護衛.

"我啊."云行月指著自己理所當然地道.馮思北認真地上下打量了云行月一番,方才問道:"云公子你做了什麼事情要被公主打麼?我可打不過公主,所以你還是找別人吧."

云行月半晌無語,看向不遠處的楚凌表情痛心疾首:好端端的一個小伙子,看看被你糟蹋成什麼樣了?

楚凌漫步走過來,沒好氣地掃了云行月一眼,對馮思北道:"去准備吧,我們今晚出發."馮思北眼睛一亮,"公主不需要在軍中坐鎮?"楚凌笑道:"兵分幾路,信州有大哥在一時半會兒出不了什麼事,我坐得哪門子的鎮?"云行月問道:"那我們做什麼去?"楚凌上下打量了云行月一番,有些嫌棄地搖了搖頭道:"不是我們,是我和馮思北.你不行,別跟著了好好在信州待著吧."

"……"云行月氣結,瞪著楚凌半晌說不出話來,等他回過神來楚凌早就帶著馮思北走遠了.

楚凌說只帶馮思北並不是開玩笑的,當天晚上就帶著馮思北離開了,不說云行月,就連鄭洛也不知道他們的行蹤.

潤州境內某處山林中,幽暗的夜色中兩個人步履輕盈的出現在林中.

馮思北跟在楚凌身邊,淡淡地月色穿過層層樹梢的縫隙灑落在林中,勉強能看清楚跟前人的臉.楚凌穿著一身黑衣,發絲也只是隨意豎起,腰間掛著那把名揚天下的流月刀.看上去不像是一個高高在上的天啟公主,倒是更像以為英姿颯爽的江湖女俠.察覺到馮思北看向自己的目光,楚凌抬眼看了他一眼道:"思北,怎麼了?"

馮思北連忙搖頭道:"沒有.只是…公主不擔心麼?"他們離開信州已經整整三天了,期間一直在趕路只是偶爾收到一些各處傳來的消息.靖北軍剛要跟貊族人開戰,公主一點都不擔心麼?

楚凌笑道:"我留下也幫不上什麼忙.更何況剛開始…應該沒什麼大問題,還不如讓他們自己練練手.我們先抽出時間來做一些能做的事情."馮思北點了點頭,看了看前方停下了腳步道:"到了."

聞言,楚凌也停下了腳步.

馮思北朝著夜色深處吹了幾聲短促的口哨,片刻後不遠處想起了輕微的腳步聲.幾道黑影在夜色中晃動,朝著他們的方向奔了過來.馮思北站在楚凌身前,右手握在劍柄上看著由遠而近的人影.不過一會兒工夫,七八個黑衣人已經在跟前站定了,"見過公主."幾人低聲道.

楚凌看了一眼他們微微點頭道:"免禮,各位辛苦了."

為首的人抬頭笑道:"公主言重了,都是我等分內之事."月色下,露出一張年輕含笑的面孔,正是趙季麟.趙季麟身邊的人卻不是一向跟他焦不離孟孟不離焦的黃靖軒,而是上官允儒.

楚凌看了看他們,微微挑眉道:"蕭艨怎麼讓你們兩個來了?"

趙季麟倒也不跟她見外,笑道:"不然公主想要讓誰來?黃靖軒倒是想來,不過蕭將軍說要他留下有事情吩咐."

楚凌想了想,雖然這幾年神佑軍中很有幾個實力不錯的年輕將領,不過總的來說更加出挑的也還是這幾個.點了點頭,楚凌問道:"來了多少人,我吩咐的事情辦得怎麼樣?"

上官允儒道:"加上我們,一共兩百人.一共分成七隊,已經散入了潤州各地."

楚凌道:"讓他們都小心一些."

眾人齊聲應是.

半個時辰後,趙季麟帶著幾個人離開了,上官允儒則帶著兩個人留了下來.

一行五人出了山林便朝著不遠處的小城而去.這是潤州邊境距離信州西南不算遠的一座小城,並沒有貊族兵馬駐守,只是在城外駐紮著一支大約五六千人的南軍.他們進城的時候正好是第二天一早,城門開了的時候五個人跟著入城的隊伍一起走了進去.

潤州和信州雖然只是一線之隔,但是給人的感覺卻截然不同.特別是已經在信州住了好幾個月的馮思北的感覺更深刻一些.

信州看起來跟天啟並沒有太大的差別,因為前兩年信州附近的天啟百姓大量遷入,如今的信州甚至都算不上人口稀少.留在信州這幾個月,馮思北幾乎都要以為自己還是在天啟的土地上了.

但是一踏入潤州,感覺立刻就不一樣了.不說有時候即便是一整天都不一定能看到人煙,即便是這種不算太小的城池中,也顯得相當蕭條.街上來來往往的貊族人和天啟人混雜,甚至大多數天啟人的衣著也換成了貊族的模樣.在他們臉上,幾乎看不上什麼希望和生氣,只有淡淡的麻木和謙卑.

這讓馮思北等人覺得十分的不習慣,當然上官允儒三人也沒有好大哪兒去,大家出身都不差,平京又是整個天下最繁華之地,哪里見過這樣的情形?

"公…公子."上官允儒跟在楚凌身邊,看著不遠處幾個貊族人正從一個天啟人的攤子上搶奪西,完全沒有准備給錢的模樣.那攤主以及旁邊的人雖然心有不甘卻是一副敢怒不敢言的模樣.

楚凌淡淡道:"別管."

上官允儒微微皺眉,文人的某種正義感讓他有些沉不住氣.楚凌瞥了他一眼,淡淡道:"要麼你能徹底解決這事兒,要麼就別管.否則…你管得了一時能管得了一世麼?"

"允儒,聽公子的."馮思北低聲道,他之前一路跟著公主去上京又從上京回來,自然也見過不少這樣的事情,當然明白楚凌是什麼意思.

上官允儒也不傻,只是到底心有不甘只得咬牙忍了.還回頭看了一眼旁邊兩個蠢蠢欲動地年輕人低聲道:"都別動!"

楚凌側首道:"我不是叫你們來行俠仗義的,記清楚你們要做什麼."

"是,公子."三人低聲應道,扭過頭去不在看那街邊的情形.

一行五人進了城中一個不起眼的茶樓,被茶樓的伙計迎了上去樓進了最里間的一個廂房坐下.不一會兒,茶樓的伙計親自端著茶水進來,"屬下見過公主."楚凌微微點頭,笑道:"掌櫃不必客氣,坐下說話."

掌櫃又朝楚凌拱了拱手方才在下首做了下來.看著有些目瞪口呆的幾個年輕人,掌櫃含笑道:"公主,這幾位……"

楚凌含笑指著幾人道:"這是殿前司都指揮使馮錚的公子,馮思北.這是……"

掌櫃倒是擔心,只是微微挑了挑眉對幾人拱手道:"都是少年英才,久仰大名."

楚凌對幾人笑道:"這位是凌霄商行北晉總管事秋先生."

"凌霄商行北晉總管事?"馮思北和上官允儒都有些吃驚,倒不是吃驚這位秋先生的身份,而是他這樣的身份竟然在這樣一個不起眼的小城里做客棧的掌櫃.

只看他們方才進來的時候這位先生跟客人聊天的熟稔模樣就知道,肯定不是剛來的.以一己之力掌握著整個北晉境內凌霄商行生意的人,每天手底下可是無數的真金白銀流過啊.這樣的人,竟然會隱藏在這種地方麼?

秋先生倒是淡定,拱手笑道:"都是為公主做事罷了,讓幾位見笑了."

楚凌道:"別那麼驚訝,秋先生是去年年底才到這里來的.既然想要打潤州,我們總不能什麼都不准備吧?"

馮思北很是佩服,"公主,你這麼早就知道我們要打潤州了?"

楚凌翻了個白眼,上官允儒反應快些,"是公主早就想要打潤州了吧?"所以才提前做准備,這次只是恰好遇上了好時機罷了.

楚凌笑而不答,反倒是看向秋先生問道:"邱先生,這邊的情況如何?"秋先生拱手道:"先前公主的推測不錯,這地方並非必爭之地,駐守的兵馬也不多而且都是南軍.自從貊族人進攻西秦的消息傳來,滄云城也開始有了不少動作.附近的精兵更是被抽調走了,想必是為了防備滄云城和靖北軍.所以…這附近目前,兵力空虛,公主若是想要拿下此地,問題應當不大.而且,即便是我們打下了這里,一時半刻潤州兵馬應該沒有功夫來反攻."

因為這地方沒有太大的價值,若是別的地方拿不下來,這個地方就算他們占住了早晚也得自己退走.如果別的地方拿下來了,就算他們不打這個地方,這里的敵軍自己早晚也會撐不住.

馮思北微微蹙眉道:"若是如此,公主…我們為何要費心在這個地方?"既然毫無價值,公主為什麼會早在一年前就在這個地方布局?馮思北不認為公主只是隨便安排的人手,肯定有什麼他們沒有想到的重要意義.

楚凌含笑看向秋先生道:"去年秋先生也問過我這個問題,不知現在…秋先生可有答案了?"

秋先生含笑道:"確實是屬下目光短淺,比不得公主深謀遠慮."

楚凌搖搖頭道:"秋先生言重了,我也不過是碰巧罷了."

馮思北和上官允儒不知道他們打的是什麼啞謎,有些著急想要知道卻又只能眼巴巴地望著兩人.看著他們這副模樣,秋先生不由失笑搖了搖頭道:"兩位公子有所不知,這泰和自古以來就不是什麼重要的地方,土地貧瘠稀少,又遠離官道和潤州府城,著實是不起眼得很.但是…這泰和的地底下卻藏著不少好東西啊."

"好東西?"馮思北和上官允儒對視了一眼,上官允儒有些遲疑地道:"難不成是金礦?"

若是金礦的話那倒確實是好東西,畢竟無論做什麼都離不開錢的.但是那也應該不急于一時吧?秋先生含笑搖搖頭道:"自然不是,是石脂."

石脂,即石油.

馮思北和上官允儒也都是有些見識的人,自然知道秋先生說的是什麼.卻依然不太能理解他的意思,上官允儒皺眉道:"那東西…不是用來生火照明的麼?能有什麼用處?而且聽說弄起來還挺麻煩,我們現在也不缺柴火啊."

馮思北眼神微閃,看向楚凌.楚凌含笑看著他問道:"思北,你怎麼想?"

馮思北思索了一下,低聲道:"公主…可是想用來,對付靈蒼江邊上的貊族人和水軍麼?"想到此處,馮思北臉色微微有些發白,公主想要……燒死那些人?

靈蒼江北岸幾乎全線被貊族人占領了,即便是滄云城和靖北軍也沒能占到什麼便宜.因為兩軍都沒有足夠的兵力來守著,靈蒼江沿線很長,需要大量的兵馬駐守.雖然貊族本身沒有足夠的兵力,但是南軍有啊.所以靈蒼江沿岸駐守的有七成都是南軍.

北晉人在靈蒼江沿岸修建防禦堡壘,每一個堡壘之間派重兵駐守,易守難攻.江面上還有一支南軍組成的水軍隨時沿江巡邏,那是原本天啟的水軍當初整個直接投了貊族人.如此,貊族人可以隨時過江達到天啟去,但是天啟想要過來卻是難上加難.

這些年,天啟人也學著貊族人在江邊修建防禦堡壘.但是南岸的江岸都是一馬平川,需要駐守的地方太多,能鑽的空子也太多了.其實防禦能力遠不如北晉這邊的強大.

而那支水軍,就駐紮在潤州境內!

楚凌含笑看了一眼馮思北,仿佛沒看見他蒼白的臉色,道:"不收拾了那些水軍,神佑軍怎麼過江?"神佑軍可是兩三萬人不是兩三個?不先把江邊收拾乾淨了,即便是有足夠的船只只怕還在江中心就要直接被人打沉下去了.馮思北道:"所以…公主要這些石脂…就是為了對付那些北晉水軍麼?用…用燒的?"

楚凌問道:"用火和你用刀劍有什麼區別?"

"……"馮思北沉默,好像是沒有什麼區別,但是不知道為什麼想到那個情形他就覺得有些毛骨悚然.似乎比讓他親手拿著兵器去將人給砍了還要讓人心頭發涼.

秋先生笑眯眯地撫著胡須看著這一幕,也沒有多說什麼.楚凌問道:"秋先生這一年,可有什麼成果?"

秋先生道:"這些日子我等已經尋到了幾處可以采到石脂的地方,按照公主提供的法子提煉了一些效果十分不錯.只是…開采起來有些困難,頗為費時費力,因此並沒有多少."

楚凌點點頭表示理解,全人工開采本來就不是個事兒,要不是她現在手里實在是沒什麼兵馬,她也不會打這種主意取巧.雖然她並不是一個迷信的人,面對馮思北的時候也是云淡風輕的模樣.但是不得不說,這樣的法子她也不太想多用.用前世的話來說……有違人道主義精神和戰爭公約,用現在的話來說…有傷天和.不過現在,她也沒有別的辦法.死敵人總比死自己人好.

"現在有多少?"楚凌問道.

秋先生道:"大約積累了六七十桶,距離公主需要的數量還有些差距.另外,這東西運送起來也有些麻煩,泰和距離靈蒼江雖然不算遠卻也有一段距離,咱們的人手只怕是……"不太夠.

楚凌笑眯眯地道:"這城外不是有五六千人麼?先把地盤拿下了,然後讓人趕一趕,我也不要多了,一百桶應該就差不多了.我又不是打算將整個靈蒼江都燒了,只要搞定潤州沿線的水軍就成了."

地勢險要也有地勢險要的好處,如果是在南岸,就算她打下了潤州沿線的守軍和水軍,不到兩天立刻就能有別處的趕過來增援.但是北岸這邊,很多沿江的地方別說是駐軍就算是過人都不行,想要再派人增援,要麼從江面上打過來,要麼就從惠州或者肅州直接穿過整個潤州從後面圍堵上來.相信等她放上一把火之後,北晉剩下的那點水軍也未必敢輕易下水了.

秋先生想了想,道:"若是一切順利,應該沒什麼問題.那麼,公主是打算什麼時候拿下泰和城?"

楚凌道:"越來越好,最好不要走漏風聲.雖然塔克勤現在未必有功夫管這邊,但是越少引起注意自然是越好了."

秋先生點頭道:"屬下明白了,屬下立刻下去安排."

上篇:424,臨戰!(四更)    下篇:426,成毅(二更)
2007-2020 BeStory.com
本站資料來自互聯網, 由會員上載及自行管理. 版權無從考証. 書庫及論壇書籍版權屬於原作者. 不得以任何形式用于商業用途。如發現章節或資料錯誤, 版權疑問, 作品內容有違相關法律等情況, 請向我們舉報, 我們將立即刪除
[ 關於我們 ] [ 聯係我們 ]
Go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