註冊登錄[登出]   我的書簽   收藏本站  
首頁重點更新魔法異界仙武異能言情敘事時光穿越科幻太空靈異軍事游戲體育曆史紀實名著古典

首頁 時光穿越 鳳策長安444,殺了謝廷澤!   
  
444,殺了謝廷澤!

g,更新快,無彈窗,!

距離潤州千里之外的上京,剛剛收到從潤州傳來的消息拓跋梁直接砸了禦書房桌面上一個他平時最喜歡的硯台.禦書房里的眾人頓時嚇了一跳卻誰也不敢出聲,生怕一出生就讓陛下將新中怒火傾瀉到了自己的身上.

不知道過了多久,才聽到拓跋梁咬牙厲聲道:"立刻讓…眾臣入宮議事!"思索了一下,拓跋梁還是道:"讓百里輕鴻也一起來."

"是,陛下!"內侍匆匆起身出門傳旨去了,書房里拓跋梁神色陰沉地盯著放在跟前桌面上地信函咬牙切齒,"永嘉帝,滄云城,靖北軍!"

另一邊後宮中,祝搖紅和素和金蓮正悠然的坐在金禾金蓮宮中的小花園里曬太陽.看著素和金蓮懶洋洋地蜷縮在秋千里仿佛一只慵懶的貓咪的模樣,祝搖紅饒有興致地挑了挑眉.即便是相處了這麼久,祝搖紅覺得她依然不夠了解這位塞外來的金蓮公主.

她平時看起來似乎脾氣不太好,甚至在拓跋梁跟前都不太客氣的模樣,導致拓跋梁平時除了必要的敷衍連看都不想看到她.她也並不在意,甚至十分的悠然自得.但是在她前面,素和金蓮又表現的十分隨意,並沒有傳說中那樣的惡形惡狀,似乎也篤定了她不會拆穿她一般.兩人各懷心思,這幾個月下來竟然相處地不錯.

似乎發現了她在打量著自己,素和金蓮睜開眼睛慵懶的打了個呵欠道:"搖搖,干嘛這樣看著人家啊?"

祝搖紅抽了抽嘴角,好奇地看著素和金蓮道:"公主好像一點兒也不擔心?"素和金蓮眨了眨眼睛,"擔心什麼?"祝搖紅道:"公主不擔心自己在後宮的處境麼?大皇後那里,對公主可是早就頗有微詞了."素和金蓮無辜地道:"我擔心這個干嗎?你這個寵妃不都還好好的麼?更何況,我有哥哥啊."

提起素和明光,素和金蓮十分得意.祝搖紅無語,有個了不起的哥哥確實是相當大的本錢.至少…只要呼闌部存在一天,素和明光還是塞外狼主,素和金蓮就永遠不用擔心自己在後宮里的地位.即便是她什麼都不做脾氣也不好,拓跋梁也不能太過冷落了她.

祝搖紅聳聳肩,行吧,這原本也不關她的是,素和金蓮也不是真的傻子.

"聽說狼主要回來了?"祝搖紅挑眉問道,"狼主可真是疼愛公主,這才多久看來還是不放心公主啊."之前素和明光回了一趟塞外,原本以為他身為塞外狼主日理萬機短時間內應該不會回來了,沒想到這才沒多長時間就聽說素和明光又要回來了.

素和金蓮輕哼一聲,給了她一個"你太天真了"的眼神.祝搖紅但笑不語,她當然知道素和明光是為什麼離開又是為了什麼回來的.

"公主."殿外,一個侍女匆匆走了進來,走到素和金蓮身邊想要說什麼卻在看到祝搖紅的時候遲疑了一下.

祝搖紅很識趣地准備站起身來,笑道:"公主有事兒,我先回去了."

素和金蓮擺擺手道:"應該也不是什麼大事,說罷."侍女想了想,還是道:"方才陛下在禦書房發了脾氣,這會兒好像已經將朝中的重臣和宗親都召進宮了."

素和金蓮饒有興致,"知道出什麼事兒麼?"

素和金蓮的侍女還是十分靠譜地,點頭道:"聽說是潤州那邊出了什麼事,好像…又有人起兵了."北晉這幾年都不太平,不說盤踞在信州和的靖北軍和從來就沒有消停過的滄云軍,各地小股的叛軍也時不時的起來鬧事.

素和金蓮有些掃興地擺擺手道:"這不關咱們的事兒,別管了."

"是,公主."侍女恭敬地退了出去,素和金蓮看向祝搖紅笑道:"看來最近又要不太平了,搖搖,你猜皇帝會派誰去平亂?"

祝搖紅對金蓮公主的稱呼已經無語了,難得糾正淡定地笑道:"這個麼…誰知道呢,北晉名將如云還怕找不到幾個平亂地?再不濟…也還有國師大人這樣的絕世高手啊."

素和金蓮不以為意,"國師武功是厲害,不過也未必就能打得過我哥吧?"祝搖紅有些好奇,"難道素和狼主有意前往潤州?"其實祝搖紅更好奇的素和金蓮和南宮禦月的關系.拓跋梁政務纏身,又被素和金蓮的表現所遮蔽自然是什麼都不知道,但是有些事情卻瞞不過祝搖紅和她在皇宮內外無孔不入的眼線.雖然說拿公子的實力窺探這些事情有些大材小用,但是南宮禦月畢竟也是公子吩咐要密切關注的人,她多關注一些也不為過吧.

祝搖紅是不知道素和金蓮為什麼會跟南宮禦月攪和到一起,也沒什麼興趣知道.只是看這兩人的模樣也不像是對對方有情的模樣.難道真的只是單純的勾搭在一起?

素和金蓮道:"沒有啊,我只是就事論事而已.難道你覺得南宮禦月比我大哥厲害?"

祝搖紅撐著下巴思索了片刻,道:"這個還真是不太好說."

從素和金蓮宮中出來,祝搖紅並沒有急著回自己的宮中,只是帶著侍女漫步在宮中的禦花園里.跟在她身邊的侍女都是跟隨她多年的心腹,自然明白祝搖紅在想些什麼.

一個侍女上前一步低聲道:"聽說陛下也招了百里駙馬入宮,公主可是在擔心昭國公主?"

祝搖紅微微側首道:"昭國公主最近怎麼樣了?"

拓跋明珠如今也的身孕也已經有將近五六個月了,不過只從之前拓跋梁下旨讓她好好在家養著之後拓跋明珠就鮮少在出來走動了.雖然如此,祝搖紅卻並沒有放松對拓跋明珠的注意.自然知道拓跋明珠這幾個月的狀態越發的不好了.

女子懷孕本就艱難,更不用說拓跋明珠年紀已經不小了.加上朝堂上不順被拓跋梁打壓,對拓跋明珠的身心都照成了很大的打擊.聽說一個月至少有半個月都是躺在床上的不說,拓跋明珠的脾氣也越發的暴躁起來.就連前些日子偶爾進宮來,連大皇後都有些受不了這個女兒的脾氣,將她趕了出去.

祝搖紅若有所思地道:"陛下召見百里輕鴻,是不是打算讓他領兵?"

"陛下只怕不能放心百里駙馬吧?"身邊的侍女低聲道,"而且,昭國公主也不肯放人."

先前陛下就有意讓百里輕鴻跟拓跋胤一起出征西秦,卻被昭國公主強行攔了下來.當時陛下就很不高興,百里輕鴻自然也高興不大哪里去.只是百里輕鴻身份尷尬,陛下也沒有強求到底還是讓昭國公主如願了.

"昭國公主…似乎越來越奇怪了."按理說,陛下肯用駙馬昭國公主應該高興才是.早些年昭國公主替駙馬求差事丟求不來,如今卻像是恨不得時時刻刻將駙馬綁在身邊一樣.

祝搖紅輕笑了一聲道:"說不定…她已經後悔了呢."可惜,這世上沒有後悔藥,"讓人傳個消息給國師,就說……"祝搖紅沉吟了片刻,笑道:"就說…我覺得,時機應該差不多了.請國師早做准備."

"是,娘娘."

祝搖紅抬頭仰望了一下天空,真想快點打破這討厭地宮牆啊.

臨江城被攻占帶給拓跋梁更多的是憤怒而不是驚恐.雖然臨江城是江防要塞但是拓跋梁並不認為天啟人有膽子現在從潤州大舉進攻.更多的是被觸犯了尊嚴的惱怒和煩躁.

潤州有塔克勤坐鎮,晏翎有拓跋胤牽制,拓跋梁並不覺得靖北軍那些烏合之眾能夠在短時間攻占整個潤州.另外,江邊沿岸駐紮的水軍……如果說天啟人完全沒有插手,拓跋梁也絕不會相信的.

"這事,你們怎麼看?"禦書房里,南宮禦月,焉陀拓跋羅邑以及一干文官武將都在.原本安靜寬敞的禦書房倒是一下子顯得有些擁擠了.

焉陀邑皺眉道:"陛下,如果天啟人真的插手了的話,咱們只怕要盡快派潤州附近的兵馬增援塔克勤將軍.塔克勤將軍雖然戰功赫赫,但若是被數倍于他的大軍包圍,只怕也是凶多吉少."

另一個武將大聲道,"天啟人竟敢挑起事端,我們一定要給他們一點顏色看看!末將求情率兵征討天啟!"

這純粹是廢話,天啟和北晉之間隔著靈蒼江,真想要出兵天啟還真的不是一件容易的事情.若是原本天下太平的時候還好說,如今西南正打成一團呢,北晉哪里來的經曆去專門教訓天啟?

拓跋胤率兵出征西秦的效果並不太好,這當然不是因為拓跋胤無能,而是因為這次擋在拓跋胤面前地依然是滄云城和滄云城主.

這些年,北晉與滄云城多次交手,各有勝負但是基本上沒有占到什麼便宜.如今滄云城簡直擋在西秦人的前面,一時間自然也奈何不了他們.

旁邊的文官道:"以下官之間,陛下應當即刻修國書,派使者前往天啟于天啟人交涉.令他們立刻撤回兵馬停止插手北晉的事情,另外…還要讓他們賠償我們這次的損失!"拓跋梁微微挑眉,道:"貊族人會答應麼?"文官道:"陛下只需要令靈蒼江沿岸各地兵馬想靈蒼江方向移動,陳兵于北岸做出要攻擊的模樣.天啟那些人膽小如鼠,到時候自然會哭著求著向我北晉求和."

拓跋梁微微眯眼,思索了片刻看向眾人問道:"就這麼辦吧,先讓人去警告永嘉帝!別以為如今北晉是多事之秋,他就可以趁火打劫!"

"是,陛下."

拓跋梁道:"傳朕的旨意,令梁州,楝州兩地,各派一萬騎兵與三萬南軍支援塔克勤!"

"是,陛下."

拓跋梁揮退了眾人,卻留下了百里輕鴻.

百里輕鴻素來沉默慣了,拓跋梁不說話他便也在那里站著不說話.過了好一會兒才聽到拓跋梁問道:"明珠最近可還好?"百里輕鴻抬眼,聲音平淡地道:"回陛下,公主身體有些不太好."

拓跋梁微微蹙眉,問道:"朕若是派你去潤州接替塔克勤,你多長時間能肅清潤州?"百里輕鴻淡淡道:"如果依然有四萬騎兵,十萬南軍的話,最多兩個月."

"哦?"

百里輕鴻道:"靖北軍總規模不過數萬有余,戰力略勝于南軍卻遜色于貊族騎兵.且靖北軍中並沒有拿得出手的大將,這次能夠如此迅速的奪下臨江城,自然是另有高人相助.所以,陛下如果是想要掃平靖北軍的話,一月足以.但…我懷疑潤州境內還有其他勢力."

"所以需要兩個月?"拓跋梁道.

百里輕鴻點了點頭,拓跋梁問道:"如果晏翎也在潤州呢?"

百里輕鴻沉默了半晌道:"如果只是晏翎,勝負難料.如果滄云軍傾巢而出,他勝我敗."十分的坦然,似乎半點也不避諱自己贏不了滄云軍這個事實.

當然,滄云軍傾巢而出的情況,基本上也是不太可能發生的.畢竟拓跋胤也不是泥人,晏翎想要對付拓跋胤就已經足夠費神了不可能帶著整個滄云城跑到潤州去.

拓跋梁點點頭道:"潤州那邊塔克勤眼下應當還能應付,朕要你做另外一件事."

"請陛下吩咐."百里輕鴻沉聲道.

拓跋胤盯著她,道:"六年前…讓你去追捕謝廷澤,結果……他跑了."

百里輕鴻沉默不語,拓跋梁道:"現在,他在滄云城.你去助沈王一臂之力,殺了謝廷澤將他的人頭帶回來給我."

禦書房里沉默了良久,拓跋梁地目光始終盯著百里輕鴻,就在他以為百里輕鴻要推辭的時候,才聽到他沉聲道:"是,陛下."

拓跋梁微微一怔,"記住,我只要謝廷澤的……人頭."也就是說,百里輕鴻去了滄云城可以不幫拓跋胤做任何事情,只需要出手殺掉謝廷澤並將他的人頭帶回來.

"是."百里輕鴻沉聲道.

拓跋梁擺擺手道:"你去吧,回去跟明珠說一聲就可以出發了.她若是胡鬧,你不必理她!"

"是,百里輕鴻告退."百里輕鴻毫不猶豫,拱手,轉身,漫步走了出去.拓跋梁微微蹙眉,望著百里輕鴻離開的背影若有所思.

上篇:443,可悲的現實!    下篇:445,拖字訣!
2007-2020 BeStory.com
本站資料來自互聯網, 由會員上載及自行管理. 版權無從考証. 書庫及論壇書籍版權屬於原作者. 不得以任何形式用于商業用途。如發現章節或資料錯誤, 版權疑問, 作品內容有違相關法律等情況, 請向我們舉報, 我們將立即刪除
[ 關於我們 ] [ 聯係我們 ]
Go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