註冊登錄[登出]   我的書簽   收藏本站  
首頁重點更新魔法異界仙武異能言情敘事時光穿越科幻太空靈異軍事游戲體育曆史紀實名著古典

首頁 時光穿越 鳳策長安543,送禮?   
  
543,送禮?

g,更新快,無彈窗,!

公主殿下吃個早膳都能抓個人回府衙,自然引來了眾人的圍觀.得到消息,祝搖紅,黃靖軒等人都紛紛拋下了手中事務來對公主表示關心,順便看看第一天就敢找公主麻煩的人是個什麼模樣.

對此夏七只覺得分外冤枉,他哪里是來找神佑公主麻煩?他只是想要來跟神佑公主談談而已,誰知道這個公主什麼毛病一言不合就開打.被扔在大堂里當猴子一樣參觀的夏七忍不住在心中暗暗腹誹著.

黃靖軒興致勃勃地道:"好久沒看到敢這麼不長眼的人了啊,果然北地的百姓們就是見識太少了."反正現在平京是沒有幾個官員敢當著神佑公主的面給她找不自在了.就算是再不滿也只能暗地里嘀咕幾句.楚凌靠在主位上,單手撐著下巴懶洋洋地掃了眾人一眼道:"你們都沒事兒干麼?"

黃靖軒連忙道:"啟稟公主,大軍都已經安置妥當了.城中各處防務也都布置妥當,請公主示下!"

楚凌似笑非笑地看了他一眼道:"聽說你們昨晚跟人打架了?"黃靖軒和上官允儒臉色微變,齊聲道:"回公主,絕無此事!"楚凌笑道:"是麼?我聽說的可不是這樣.兩位厲害啊,剛到梁州就能跟人打起來.呃…重點是,竟然還打輸了?"上官允儒還好,他原本就是個湊熱鬧地,罪魁禍首黃靖軒卻頓時垮下了一張臉,"公主……"

楚凌道:"說說看吧,你們是跟誰打的?"

黃靖軒小聲道:"公主都知道我們打輸了,還能不知道我們跟誰打的麼?"

楚凌笑眯眯地道:"我想聽你親口說."

黃靖軒頓時更加無精打采,"是…是城外的一個獵戶."

楚凌點點頭,道:"很好啊,我請名家教導你們好幾年,結果打不過一個獵戶?"黃靖軒忍不住哀嚎,"公主,那家伙是個蠻牛!我是一不小心著了他的道兒,要是再打一次我肯定不會輸地."上官允儒看了他一眼,給了他一個同情的眼神.牛吹大了很容易收不了場的,那獵戶分明就是天生神力好吧.

楚凌挑眉道:"哦?既然這麼有信心,回頭找那獵戶過來,你們再打一次."

"我……"開玩笑的.

"嗯?"

"是,公主."黃靖軒無精打采地道.

將他看戲的精神壓了下去,楚凌方才側首看向地上的夏七.夏七原本見這神佑公主將自己扔在一邊只顧著跟屬下調笑還有些不悅,但是當神佑公主的目光落到他身上的時候,夏七卻忍不住覺得心頭一涼.那目光分明並不如何凌厲,甚至都沒有什麼情緒在里面.但不知為何夏七就是覺得自己仿佛一瞬間就被人看穿了一般.

定了定神,夏七沉聲道:"神佑公主,你這是什麼意思?"

楚凌微微偏頭,道:"不是要跟本宮談麼?現在可以談了."夏七沉下臉道:"神佑公主這般,未免太沒有誠意了!"

楚凌嗤笑一聲,"誠意?夏副統領是不是搞錯了一件事,你們想要投降本宮還需要考慮到底要不要收,你們哪兒來的臉面跟本宮要誠意?"

"你!"夏七怒瞪著楚凌,坐在一邊的祝搖紅笑道:"公主,人家手里畢竟還有不知道多少南軍呢,還是客氣一點吧."楚凌揚眉道:"客氣一點?"祝搖紅思索了一下道:"夏副統領大約是希望公主能客氣一點."楚凌道:"但是,本宮已經很客氣了啊."

玉霓裳嘻嘻一笑道:"比起在平京的時候,公主確實是很客氣了."

"哦?"祝搖紅仿佛有些好奇,玉霓裳道:"祝姐姐你不知道,去年公主可是在平京城下干掉了好幾萬貊族兵馬,當時好多朝中官員都被嚇得讓人帶回去的了.還有那個北晉丞相阿忽魯,被公主砍了腦袋送回上京,聽說拓跋梁都氣吐血了."

祝搖紅笑道:"後面這個倒是真的."

兩人仿佛毫不在意地說笑,地上的夏七卻臉色有些蒼白了.他們雖然遠在梁州,這些事情多少也聽過一些的.但是隔得遠了總歸是有些霧里摸花的不真實感,更多的人還是傾向于認為這些都是君無歡的功勞.神佑公主最多不過是滄云城主的一個傀儡罷了.但是這會兒聽著祝搖紅和玉霓裳當說笑一般的講起來,夏七卻突然覺得或許…這些都是真的.這個神佑公主並不是君無歡的傀儡,而是真的很難招惹的人物.

楚凌居高臨下的坐在主位上,淡淡地問道:"說說看吧,誰派你來的,想要跟我談什麼條件?"

夏七眼睛一跳,睜大了眼睛瞪著楚凌.

楚凌笑道:"梁州南軍確實有個副統領叫夏七,不過…你該不會真的以為本宮連敵軍的統帥大體是什麼模樣都不知道吧?隨便找個人來敷衍本宮,你們的良心不會痛麼?"

"你什麼時候看出來的?"夏七臉色有些難看,忍不住問道.

"一開始就知道啊."楚凌道,"聽說夏七是個謹小慎微的人,雖然你表現的很警惕但是…卻還不夠慎重.另外,一個謹小慎微的人,又怎麼會在這種時候隨隨便便出現在梁城里就想要跟我談判?"夏七咬牙道:"那也不能證明什麼!"楚凌點點頭道:"確實,也有可能是夏七看我是個女的一時輕敵了.不過…有人主動送上門我干嘛不抓.至于你是真是假,我讓人砍幾刀不久知道了."

"……"這個神佑,是個瘋子!夏七忍不住在心中道.

"所以,你是打算自己說呢,還是我讓人砍你幾刀再說?"楚凌問道.

夏七沉默了片刻方才道:"我是夏副統領麾下的校尉,但是…我們是真的誠心想要跟公主談談的."

楚凌點點頭道:"想要歸降?"

"夏七"不語,卻是默認了的意思.

楚凌想了想道:"淡淡也行."

"公主?"旁邊眾人聞言,忍不住齊聲道.楚凌對他們打了個手勢,"稍安勿躁,我心里有數."

段云和祝搖紅對視了一眼,終于還是點了點頭沒有再多說什麼.

梁城外不遠的一處僻靜屋子里,幾個穿著容貌各異的男子正聚在一起商量著什麼事情.只是他們的意見顯然並不統一,一個性子急躁一些的人忍不住拍案而起,怒道:"跟個女人有什麼好說的?平京那些蠢貨被一個女人嚇得的連個聲兒都不敢吭,難道咱們也這麼被她嚇著了?沒有了君無歡在身邊,那什麼神佑公主算個屁!"

坐在另一邊的中年男子不贊同地搖了搖頭道:"話不是這麼說,你別忘了這個神佑公主可是拓跋興業的親傳弟子,而且…去年在滄云城……"

男子冷笑一聲,不以為然地道:"最後還不是君無歡趕回去借得圍?要不是君無歡回去的及時,這會兒還有沒有神佑公主還不好說呢."

另外一個人若有所思地道:"不管神佑公主如何,梁城外那二十多萬的兵馬可不是假的.聽說那個蕭艨也是難得一見的高手.另外,如今到了這個地步,是繼續跟著貊族人還是有什麼別的打算,咱們總是要想一想了."如今世道顯然不像前幾年那麼太平了,他們自然也要有所准備才行.

坐在上首有些消瘦的中年男子摸著下巴的短須道:"以我之見,這個貊族人…以後的日子只怕也不好過.別的不說,就算算這才幾年都換了幾個皇帝了?"

"但是,如今百里輕鴻可是北晉皇的親生父親,咱們投靠他不比……"

那男子嗤笑一聲道:"北晉皇現在還是個嬰兒,就算能活著長大等他能聽懂人話也的好幾年吧?要親政更是十幾年後了.你覺得貊族人還有拓跋羅能忍耐這麼久?這些年,那些貊族人什麼時候將咱們當人過?"

"這麼說…咱們歸降神佑公主?"有人遲疑著道.

中年男子笑道:"怎麼能叫歸降呢?咱們這是襄助神佑公主驅逐蠻族啊.咱們這麼多兄弟,好歹也算是一股不曉得勢力.神佑公主總要給咱們幾分面子吧?"言下之意,神佑公主若是想要他們歸降,就不能虧待了他們.

另一個中年男子皺眉道:"今天我們在城里所見,那神佑公主不像是個脾氣好的."一言不合就將他們派去的人給打殺了,這位公主的脾氣可不小.

中年男子輕哼一聲道:"笨才好呢,要是太聰明了還有我們什麼事兒?看看吧,回頭設法再跟這位公主接觸一下,另外…准備一些禮物送過去."

"夏副統領在麼?"門外突然傳來一個溫柔的女聲.

房間里的眾人都是一愣,很快便一躍而起警惕地盯著門外.這地方十分隱秘而且周圍還有人守著,這人是怎麼出現在門外的?而且還能准確的報出他們的身份?

外面安靜了片刻,那女聲再次開口淡淡道:"神佑公主麾下祝搖紅,奉命前來送信."

幾個男人對視了一眼,終于走過去慢慢拉開了門.逐漸門外的空地上站著一個身形修長窈窕的黑衣女子.她年紀已經不算小了,但是卻依然有一種讓人移不開眼睛的魅力.這女子他們都見過,昨天神佑公主入城的時候她就策馬跟在神佑公主身邊.祝搖紅身後不遠處,是一群青年男女,他們手里或執劍或提刀,都架在自己原本安排的守衛的脖子上.也就難怪人都到了門外了他們卻沒有聽到任何示警了.

那為首的中年男子上前了一步,盯著祝搖紅道:"不知姑娘是……"

祝搖紅莞爾一笑,並不介意再通報一次自己的性命,"神佑公主麾下,神佑軍靈犀營統領,從四品明威將軍祝搖紅."

幾個男子都不由得一怔,什麼靈犀營他們是沒聽說過,但是從四品明威將軍他們還是知道的.這神佑公主竟然當真將正式的品級職位授予一個女子?他們原本以為這女人只是神佑公主身邊的護衛之類的.祝搖紅也不理會他們的震驚,從袖中取出一封信函道:"公主命我親自送上信函給夏副統領,還請過目."

顧不得多想,夏七示意身邊的人上前接過了信.

打開信函掃視了一遍,夏七臉色有些陰沉,道:"神佑公主這是什麼意思?"

祝搖紅嫣然笑道:"公主信里沒有寫清楚麼?"

當然寫清楚了所以夏七才生氣,他盯著祝搖紅冷聲道:"神佑公主的胃口未免太大了一些,她也不怕噎著!"一開口就要他們全部無條件投降,若真是答應了他們還能有什麼好?說不定回頭就讓神佑公主給弄死了.

祝搖紅側首打量著夏七,輕聲笑道:"公主能不能吞下去是公主的事情,就不勞煩下夏副統領操心了.公主說了,夏副統領有三日考慮的時間.三日過後…神佑軍不介意在貊族人的援兵趕到之前,練練手."

"狂妄!"

祝搖紅身後明萱提著劍走過來,聽到這話嗤笑了一聲忍不住道:"敗軍之將,貊族人的走狗,還有什麼資格說我們公主狂妄?"

"神佑公主這是不想好好談了?"夏七陰惻惻地道.

祝搖紅笑道:"夏副統領,你可別嚇到我手下的姑娘們,她們膽子小,一個不小心…咔,你手下人的脖子就斷了."

"你!"夏七掃了周圍一眼,冷笑道:"你不會以為就憑你這幾個人就想要圍殲我們吧."

祝搖紅掩唇笑道:"夏副統領想多了,我真的是來送信的.至于你們……"輕輕搖頭歎息道:"我們公主要的是黃翦,他既然不敢來,就只好先放你們一條生路了.告辭."

說罷祝搖紅當真轉身帶著人走了,明萱跟在她身後警告地看了一眼夏七等人,一行人這才慢慢的退去.

"將軍,怎麼不攔下他們?"夏七身邊的人忍不住低聲問道.他們的人自然不會只有這附近幾個,只要他們放出信號拖延片刻,那些女人哪里那麼容易走脫?

夏七冷聲道:"她們敢來怎麼會毫無准備?更何況…那個姓祝的女人,還有她身邊那丫頭實力都不俗.咱們沒有准備未必攔得下她們."

"那現在怎麼辦?"

"先回去!"

"是."

梁城府衙中,楚凌正盯著梁州的地圖研究.門外一個侍衛進來稟告,"啟稟公主,外面有人送了禮物來求見公主."楚凌擱下筆,看了看那侍衛臉上有些古怪的神色來了幾分興致,"哦?什麼人送的禮物?"

侍衛道:"說是姓黃."

楚凌點點頭道:"去看看吧."

等到楚凌來到前院待客的大廳,一個穿著儒生模樣四十多歲的男子連忙站起身來,"見過神佑公主."

楚凌微微挑眉,"來者何人?"

那男子連忙道:"回公主,小人乃是前梁州知府黃大人身邊的幕僚,平時替黃大人跑跑腿辦點小差事."楚凌走到主位上坐下,笑眯眯地道:"哦?膽子不小啊.你不知道這差事是要命的麼?"那男子賠笑道:"怎麼會?公主應睿智最是講理不過,小人只是奉命來是送個禮,如何會有性命之憂?"

楚凌眨了眨眼睛,有些茫然,"誰告訴你我講理了?黃翦難道沒聽過從平京流傳出來的小道消息,要不你讓他派人去平京問問,看有沒有人說本宮講理的?"

男子干笑,這位公主確實是不安理出牌,這話讓他不好接啊.

連忙轉移換題,"公主說笑了,公主初來乍到,黃大人不敢冒昧前來拜訪,命小的送了一些小玩意兒請公主把玩,還望公主不棄賞收."

"這會說話,不如你別跟著黃翦了,跟著本宮混吧."楚凌笑道.

男子賠笑,"小人哪來這般福氣."

"行吧,讓本宮悄悄黃翦送什麼來了?"楚凌點點頭道.

男子大喜,連忙拍拍手讓人將禮物呈上來.黃翦倒是也不吝嗇,女子喜歡的珠寶首飾,樣樣精美不凡.即便是楚凌在平京見慣了各種珍寶也能看出這些東西的不凡.更有好幾件新奇精巧的小玩意兒,想必是從西邊傳過來的,中原倒是不多見.

那男子見楚凌有些意興闌珊的模樣,也知道她對這些不感興趣.也是,永嘉帝就這麼一個公主,連監國公主的位置都舍得給她還有什麼得不到的?

當下,男子揮揮手讓人退下.又一群人走了進來,"公主,請看看這幾個?"

楚凌抬眼,就看到四個男子從外面魚貫而入.

這是個男子都穿著一身青衣,並沒有什麼出格之處.如果一定要說的話,就是都長得很好看,而且是完全不一樣的好看.英挺俊朗著有之,俊俏優柔者有之,溫文爾雅者有之,甚至還有一個楚楚可憐地乖巧模樣,一雙水汪汪的大眼睛讓楚凌懷疑這位可能是從某風館里出來的.

"這是……"楚凌挑眉,遲疑地道.

男子笑道:"回公主,我們大人唯恐公主出門在外,多有不便.這四個都是專程送來侍候公主的,公主盡管放心,這四人都是乖順的,萬不會給公主惹麻煩."

"噗!"

上篇:542,夏七    下篇:544,丑!
2007-2020 BeStory.com
本站資料來自互聯網, 由會員上載及自行管理. 版權無從考証. 書庫及論壇書籍版權屬於原作者. 不得以任何形式用于商業用途。如發現章節或資料錯誤, 版權疑問, 作品內容有違相關法律等情況, 請向我們舉報, 我們將立即刪除
[ 關於我們 ] [ 聯係我們 ]
Go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