註冊登錄[登出]   我的書簽   收藏本站  
首頁重點更新魔法異界仙武異能言情敘事時光穿越科幻太空靈異軍事游戲體育曆史紀實名著古典

首頁 時光穿越 鳳策長安555,求親?   
  
555,求親?

g,更新快,無彈窗,!

被大軍圍困的小城中,拓跋贊站在城樓之上,望著遠處旌旗飄搖的臉色陰沉.站在他身後的人同樣一言不發,他們如今都已經明白自己被天啟人引入了困局之中.天啟人太過卑鄙,知道正面打不過他們便使出如此卑劣的手段,這小小的城池並不堅固,即便是他們硬要守城也收不了多久.

拓跋贊突然開口問道:"當年…百里輕鴻是在什麼地方被困地?"

身後的將領一怔,雖然不明白拓跋贊問這個有何用意還是答道,"回王爺,是在燕州的臨城."

"他守了多少天?"

將領答道,"四十二天."

拓跋贊回頭,望著身後的人問道,"你說,我們能守住四十二天麼?"將領這才明白拓跋贊在想什麼,卻還是有些沉重地搖了搖頭道:"回王爺,我們…恐怕做不到."拓跋贊平靜地道:"百里輕鴻能做到,我們去做不到麼?"將領拱手道:"百里輕鴻確實是難得一見的將才,但…末將說我們守不住卻不是因為我們不如百里輕鴻,而是…此地地形和如今的局勢對我們都太過不利."

拓跋贊挑眉,"能比當年百里輕鴻被拋棄在臨城更不利?"

將領苦笑道:"王爺,當年百里輕鴻守城之前將城中百姓全部趕走,城中將士也並不多.但是我們…貊族精銳加上南軍,眼下也還足足有十二萬之余.城中還有近兩萬百姓.這小小的城池,根本容不下這麼多人."一個日常容納還不到兩萬人的小城,突然擠進了十幾萬人,糧食從哪兒來,水源糧草從哪兒來?如果神佑公主不趕時間的話,就算是拖也能拖死他們.

行軍打仗從來都只會先兵馬不夠多,卻不想有朝一日他們最大的困擾就是兵馬太多了.

拓跋贊臉色變得更加難看起來,這些淺顯的道理他並非不明白,只是不想相信還存著幾分期望罷了.

"那你說,怎麼辦?"拓跋贊問道.

將領道:"唯今之計,只怕只有向甯州的沈王殿下求援了."沈王是離他們最近,也最有可能和能力支援他們的人了.拓跋贊皺著眉頭思索著,如果可以他並不想向拓跋胤求援,但是……沉默了良久,才聽到拓跋贊沉聲道,"也只能如此了."

拓跋贊如何派人出城求援暫且不提,楚凌卻沒有打算給拓跋贊喘息的時間.大軍與蕭艨彙合之後,楚凌等人就立刻發動了一次試探性的攻城.貊族人能夠入主中原將天啟人打得倉皇難逃也確實是有些本事的,即便是比起守城他們更善于攻擊,第一輪的試探天啟禁軍也依然沒有占到多少便宜.蕭艨雖然在亂軍中斬殺了敵軍的一名將領,北晉大軍卻依然紋絲不亂地撤回了城中.

楚凌下令收兵回營整頓兵馬明日再戰.

回到大營中,肖嫣兒摟著楚凌的胳膊撒嬌.楚凌無語地將她推開,"你又做了什麼?"

肖嫣兒眨眨眼睛道:"好些日子沒有見到阿凌姐姐了,想你了啊."

楚凌翻了個白眼,"別扯淡了,你有了蕭艨還會想我?"肖嫣兒頓時羞紅了臉,旁邊的蕭艨也難得有些不自在起來.看了看楚凌又看了看肖嫣兒,倒是沒有反駁楚凌的話.楚凌有些驚訝地挑眉,蕭艨的性格她是明白的,即便是他真的對肖嫣兒有意思,在他們還沒有正式確定關系之前,他絕不會任由別人這樣調侃的.他是男子無妨,肖嫣兒卻是個姑娘家.總是這麼被人調侃著,到底是不太好的.

楚凌和祝搖紅對視了一眼,祝搖紅笑吟吟地看向蕭艨道:"喲,蕭統領這是准備什麼時候請咱們和喜酒了?"

"祝姐姐!"肖嫣兒忍不住叫道.

蕭艨看了看肖嫣兒,眼神溫和卻也沉穩.拱手道:"祝將軍見笑了."

祝搖紅輕笑一聲,"那我可就等著了."

楚凌笑看著蕭艨,"蕭將軍,可是有什麼要跟我說的?"

蕭艨起身,拱手道:"這場戰事結束之後,末將想要向云先生提親.還請公主和駙馬…成全."

楚凌撐著下巴道:"你要向云師叔提親,怎麼還要我們成全了?嫣兒的婚事我們可做不了主啊."肖嫣兒拉了拉楚凌的衣角,小聲道:"阿凌姐姐,師父走的時候說,如果…聽你和君師兄的,到時候再給他傳個消息,他再趕回來."

楚凌沒好氣地瞥了她一眼,這丫頭自從跟蕭艨混在一起,就一點兒也不可愛了.三不五時的拆她的台!

輕歎了口氣,楚凌道:"好吧,蕭將軍的意思我明白了.不過嫣兒……"

"我願意的!"肖嫣兒飛快的道.

"……"楚凌忍耐了一下,道:"我沒問你願不願意."

肖嫣兒不解,"那你要問我什麼?"

楚凌撐著額頭,有些痛苦地歎了口氣道:"我什麼都不想問了,行吧…既然你們倆都願意,我自然也沒什麼好說的.蕭艨的人品我也信得過.等到拿下拓跋贊這邊,與君無歡彙合我便與他商量你們的婚事."

"多謝公主."蕭艨暗暗松了口氣,雖然面上平靜但是想必心里還是有些緊張的.見楚凌答應了,這才放下了心來,道:"末將這就去安排戰事,務必在五日之內拿下此城!"

說罷,便朝楚凌拱手要退出去,肖嫣兒自然也要跟上去,卻被楚凌一把拉了回來.

"阿凌姐姐,你做什麼?"肖嫣兒在楚凌手里掙紮著,旁邊祝搖紅笑道:"看來,拓跋贊是不用咱們操心了,小將軍這會兒士氣正盛呢."

楚凌笑道:"這倒是,想要成家娶妻的男人總是要格外悍勇一些的.想必蕭艨不會讓我們失望的."側首看向肖嫣兒問道:"之前在梁城不是還好好的麼,怎麼蕭艨突然就要求親了?"肖嫣兒上看下看左看右看,就是不肯與楚凌對視,"什麼突然啊…就是,就是剛好合適了嘛."

楚凌冷笑道:"你信不信我問蕭艨玩忽職守之罪?"

肖嫣兒頓時急得跳腳,"他哪里玩忽職守了?"

楚凌挑眉道:"我們這兒打著帳呢,他來跟我說要娶妻?在戲文里,這個叫什麼來著?臨陣收妻是吧?"

祝搖紅笑著摻和了一句,"臨陣收妻,可是要斬首的啊."

"阿凌姐姐!我…我,我不嫁了還不成麼!"肖嫣兒苦著小臉道.見她如此,楚凌也不逗她了.問道:"那你說說,蕭艨怎麼突然來說要求親了?"

肖嫣兒小聲道:"那個…我,是我先去問他願不願娶我的,阿凌姐姐,你被罰他啊."

楚凌有些詫異,"你直接去問,他就答應了?"

肖嫣兒點點頭道:"是呀."

楚凌和祝搖紅對視了一眼,都在對方眼中看了幾分無語.

這該說肖嫣兒膽子大還是蕭艨太隨便了?不過這兩個人這幾年也的關系也一直都很不錯,如今能成了倒也算得上是水到渠成.楚凌自然是做不出棒打鴛鴦的事情,見肖嫣兒還眼巴巴地望著自己,這才伸手拍拍她的手背道:"行了,別擔心,回頭就跟你君師兄商量,順便給云師叔傳個信.話說,云師叔也該回來了吧?"

肖嫣兒點點頭道:"師父上次來信說已經有消息了,說不定就快要回來了."

"還是早點傳信吧."云師叔在外面到處奔走,信也不一定就能准時送到.說不定等他收到信都已經過去好些日子了.

"不過……"楚凌思索了一下,還是看向肖嫣兒問道:"你跟云行月說明白了麼?"這一年多云行月倒是不怎麼纏著肖嫣兒了,但是能不能接受得了肖嫣兒馬上要嫁給別的男人了卻不太好說.肖嫣兒道:"去年在上京就說明白了呀."從上京回來,云師兄就很少來找她了.肖嫣兒覺得云師兄應該已經想明白了,而且…從頭到尾云師兄對她應當也沒有男女之情,只是因為當年的事情愧疚罷了.

如今肖嫣兒的記憶早就完全恢複了,即便是性子依然還有些天真但也不是真傻.自然也早就想明白了,當年的事情也不能說誰對誰錯,只能說是陰差陽錯罷了.

楚凌點點頭,道:"好,你心里有數就行了.去吧."

肖嫣兒見她當真無心追究蕭艨的事情,這才放下新來.歡喜地道:"我去幫忙!"一溜煙地就跑了出去,留下大帳中的兩個人面面相覷.

好一會兒祝搖紅的笑聲才在大帳中響起,"難得嫣兒這個年紀還能如此無憂無慮.到底是一樁喜事,我也趕緊去整頓兵馬加緊攻城吧.別耽誤了新人的婚事."

楚凌無奈的瞥了她一眼道:"蕭艨臉皮薄,你可被總是調侃他們."

祝搖紅連連應是,只是臉上的笑容確實遮也遮不住.

這樣的世道,有一樁喜事總是會讓人覺得心情愉悅的.

不知蕭艨是不是真的急著成親,第二天的攻城蕭艨麾下兵馬也仿佛一夜之間都打了雞血一般,十分凶悍驍勇,差點就讓守城的拓跋贊麾下大軍招架不住了.北晉兵馬最後有些狼狽地退入了城中,只是到底是十幾萬人守一個小城,想要靠強攻就打亂北晉人的陣腳攻入城中也不是一件易事.

楚凌和祝搖紅策馬站在後面壓陣,看著前方不遠處緩緩閉上的城門,以及戰場上沒能退回城中正在與天啟禁軍厮殺的貊族人沉默不語.

好一會兒,祝搖紅方才輕歎了口氣道:"若是十年前,我定然不會相信有朝一日我們會這樣圍著貊族人打,還仿佛占盡了上方."

楚凌笑道:"有什麼不能相信的?十年風水輪流轉,如今不是正轉到我們這邊了麼?"

祝搖紅側首打量了楚凌一會兒,方才笑道:"公主說的不錯.天將神佑公主于世,不正是天命歸了天啟麼?"

楚凌作勢抖了抖,無奈的道:"你再這麼吹捧下去,我雞皮疙瘩都要起來了."

祝搖紅不由失笑,四周聽到笑聲的人們紛紛回頭看向兩人.馬背上兩個風格完全不一樣的絕色女子並騎而立,竟讓人有些舍不得移開眼睛.

楚凌察覺到有一股鋒利的視線鎖定在了自己身後,回頭朝著目光的來處望去.正好與站在前方城樓上的拓跋贊四目相對.兩人皆是一怔,楚凌對著拓跋贊微微挑眉,唇邊勾起了一抹淡淡的笑意.

拓跋贊臉色微沉,目光靜靜地盯著楚凌.

楚凌莞爾一笑,對他勾了勾手指做了一個挑釁的動作.拓跋贊目光又是一凜,卻並沒有直接沖下來和楚凌一決勝負,甚至臉上都沒有多少怒意,而是直接轉身消失在了城頭上.

楚凌愣了愣,也不由得笑出聲來.

祝搖紅將這一幕看在眼里,道:"拓跋羅讓拓跋贊領兵,是不是太過冒險了.還是說…拓跋羅有什麼陰謀?"

楚凌搖頭道:"能安排布置的,我們也都安排好了.如果拓跋羅還有什麼陰謀先前我們不知道,現在也不知道.那就先等著吧,至少目前…拓跋贊是在我們的包圍之中."祝搖紅笑道:"這倒也沒錯,現在最重要的事情還是拿下這里,拿下拓跋贊."

楚凌輕聲道:"拓跋羅用拓跋贊或許也是無奈之舉,這幾年北晉將領的折損不小,真正身份和能力都能夠擔得起一軍主帥的人並不多."這個身份,指的不只是身份高低,還有身份合不合適.比如說,有可能與百里輕鴻有關系或者是原本終于拓跋梁的將領,就都是身份不合適的.

如此一來,拓跋羅能選的人確實是不多了.

拓跋贊或許還太過年輕,能力信心都有不足.但是拓跋羅了解他,如今應當也有足夠的信心能夠掌控他了.

祝搖紅歎氣道:"沒想到,貊族人終究還是變成跟當年的天啟朝廷一些樣."以橫刀立馬縱橫沙場為傲的貊族人,終究還是漸漸地變成了勾心斗角爾虞我詐的人.如此一來,貊族人和當初的天啟人又有什麼區別呢?

楚凌笑道:"這世上,沒有萬世不滅之基業,更不會有永遠不變的人.環境對人的改變比任何東西都要可怕."

貊族人早就已經不是當年在白山黑水冰山雪海中求生的悍勇民族了.

至少,貊族的權貴已經不是了.

得到的太多,想要的就會更多.

上篇:554,困守    下篇:556,救與不救?
2007-2020 BeStory.com
本站資料來自互聯網, 由會員上載及自行管理. 版權無從考証. 書庫及論壇書籍版權屬於原作者. 不得以任何形式用于商業用途。如發現章節或資料錯誤, 版權疑問, 作品內容有違相關法律等情況, 請向我們舉報, 我們將立即刪除
[ 關於我們 ] [ 聯係我們 ]
Go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