註冊登錄[登出]   我的書簽   收藏本站  
首頁重點更新魔法異界仙武異能言情敘事時光穿越科幻太空靈異軍事游戲體育曆史紀實名著古典

首頁 時光穿越 鳳策長安566,沒人敢反!   
  
566,沒人敢反!

g,更新快,無彈窗,!

566

剩下的兩個將領和韓天甯一樣震驚地看著眼前的君無歡,顯然都沒有想到他竟然連招呼都不打一聲就殺人.看著他們震驚的神色,君無歡輕笑了一聲,"若是副將,我還能留你們一時片刻,便將而已,殺完了再去抓就是了."

"你!"這也太囂張了!兩個貊族將領怒瞪著君無歡,若不是被人鉗制著,只怕立刻就要沖上去了.

君無歡臉上的笑容一收,冷聲道:"拓跋胤想干什麼?"

一個將領咬牙道:"你既然知道我們身份低,我們又怎麼會知道沈王殿下的打算?"

君無歡眼神微黯,淡淡道:"殺了吧,人頭掛到陣前."

"城主……"韓天甯有些擔心的看著君無歡,他心里明白神佑公主只怕是出事了.君無歡淡淡笑道,"貊族軍中的高層將領都跑了吧?"韓天甯點點頭道:"貊族大部隊往西北方向去了,已經有人去攔截了."

君無歡道:"把抓到的所有貊族將領都推出去,找個敞亮的地方一個一個的啥.另外把消息傳出去,他們敢踏入肅州一步,我就將甯州境內包括附近所有的將領全部殺了."

韓天甯頭皮有些發麻,"城主,這只怕是……"君無歡說的殺了自然不是指在戰場上光明正大的殺.雖然曆來兩軍交戰也不是沒有互相派刺客的時候,但畢竟是極少數情況.一來軍中將領身邊都有護衛保護又身在千軍萬馬之中,想要得手也並不容易.二來一旦雙方都毫無節制地互派殺手,效果如何暫且不說,雙方只怕誰都沒法好好打仗了.

所以曆來越是高明的將領越是不屑于這種招數.更不用說以蒼云城主的名望,卻暗殺一些根本叫不上名字的將領了.自毀名聲也不過如此.

君無歡道:"去辦吧."

韓天甯心中歎了口氣,也不敢多說什麼點頭應是轉身走了.不過片刻,那兩個貊族將領的人頭就已經落地,血淋淋的首級被懸掛于兩軍交戰的軍前,這些消息自然也以非一般的速度傳開了.

就在所有人都以為神佑公主已經凶多吉少的時候,楚凌正坐在一處僻靜的山溝里曬太陽.在她跟前不遠處的地上躺著拓跋胤.但是楚凌知道,拓跋胤並沒有睡著,如果她此時輕舉妄動的話,只怕他們倆誰也沒法活著回去.

之前他們落水之後楚凌確實是短暫昏迷了過去,不過她很快就醒了過來.醒過來的時候發現自己和拓跋胤正被先前他們壓斷的樹枝托著被江水一路往下游沖去.如果不是她醒來的早,那樹枝還算粗壯牢靠,誰不定他倆過不了多久多久就要被淹死,然後尸體一路沿江被沖到不知道的地方活著直接沉入江底了.

她的第一反應自然是趁著拓跋胤還沒醒先干掉他.只可惜她根本根本連手指都抬不起來,更不用說殺人了.而且拓跋胤雖然昏迷者,一只手卻還牢牢抓著她的手臂,除非她有本事將他的手臂給砍了.

動彈不得的楚凌只能牢牢抓著樹枝無法控制的隨水飄走,直到拓跋胤醒來兩人對視了一眼都沒有說話.最後還是楚凌先開口,"不如…我們先上岸再說?"

拓跋胤道:"我動不了."

"那你能不能放開抓著我手臂的手?"只要他一放開,她就可以把他丟進水里,自己飄走了.

拓跋胤道:"動不了."昏過去之前他用最後的力氣抓住了楚凌,這會兒身體不受他控制,真的動不了了.

"再這樣下去我們真的會沉下去的."楚凌道,拓跋胤並不在意,雖然殺掉楚凌他沒有預料到自己也會死,但是這個交易也不算虧本.原本他的計劃是殺掉楚凌之後君無歡必然勃然大怒,他拼死一戰就算不能重創君無歡也必然不會讓他全身而退.聽聞君無歡病得不輕,若是能因此引起他病發就更好了.卻沒有想到,最後關頭竟然被楚凌給拉下了懸崖.

楚凌仿佛在一瞬間感覺到了拓跋胤的危險想法,立刻警惕地盯著他,"你最好別亂動啊,我現在雖然沒什麼力氣但是捏死你還是不成問題的.我也不介意拖著一具尸體往前飄."

拓跋胤不語,楚凌也不知道他在想什麼.

兩人一路往前飄著,直到不知飄到了什麼地段水流突然變得湍急起來,楚凌有些不安地看著前方手指也抓緊了那根原本枝繁葉茂的樹枝.說是樹枝其實都有人的手臂粗了,楚凌都懷疑如果當時是自己下掉下去說不定會直接被撞得半身癱瘓.不過,她運氣還不錯好像是拓跋胤先撞上去了,反正她暫時沒感覺到除了之前受得傷以外還有什麼特別嚴重的新傷.

很快兩人就被卷入了旋渦之中,即便是渾身無力楚凌也不得不拼盡了力氣想要逃脫.也不知道掙紮了多久,在被甩出旋渦地一瞬間楚凌再一次昏死了過去.

再一次醒來時,兩人就已經在這個地方了.

兩人被一個偏僻的小村子里的人從水里撈了出來,這村子不僅小而且還十分閉塞.甚至連語言都不太通,楚凌醒來之後發現她完全聽不懂這里的人說話.要不是還有一個據說出去過的人勉強能與他們交流,說不定都要懷疑她和拓跋胤是不是又穿越了,而且還是真身穿越.

拓跋胤果然傷了脊柱,雖然還不到全身癱瘓的地步暫時卻也動彈不得.

楚凌也沒撈到好處,她除了原本大大小小的傷,被卷入旋渦中之後也不知道什麼時候還撞了腦袋.只要一走路就暈菜,顯然是腦震蕩了.

兩個重號傷患,倒也沒有心思再互相傷害了.這地方與世隔絕,不養好了傷自己走動他們只怕是出不去了.對此,拓跋胤倒是不著急.他傷得太重急也沒用,現在楚凌雖然沒死卻被困在這個地方,只要一天找不到人對天啟人來說跟死了也沒什麼差別.至于他自己…拓跋胤並不擔心,他堅信他和神佑公主相比價值要低得多.所以,依然還是北晉賺得多.

"沈王,你不著急啊?"楚凌一邊曬著太陽,一邊拿手捂著眼睛.五六月天的太陽還是很厲害的,而且還頭暈.

拓跋胤一動不動,只是眼睛轉動了一下.表示自己並不著急.

楚凌輕哼一聲,"我知道沈王在想什麼,沈王大義凜然只怕…不能盡如人意."

拓跋胤終于舍得開尊口,"神佑公主原本可以不給我這個機會地."如果神佑公主一開始就逃跑,他也未必有什麼辦法.就算滄云軍損失再慘重,神佑公主畢竟是公主和城主夫人並不是滄云軍的將領,誰也不能指責她什麼.

楚凌沉默了片刻也只能苦笑,"所以,確實是我自己找死."

拓跋胤沒有再繼續嘲諷她,嘲諷人也不是沈王的性格,更何況他也明白楚凌為什麼會做這樣的決定.或許這樣的決定並不明智也不客觀,但是卻讓同樣身為將領的拓跋胤很能理解並且贊賞.

誰的命不是命呢?

人人都會說為了大局犧牲小我,但是那些被犧牲的人同樣也只有一條命.

楚凌很快便換了個話題,"沈王覺得,你做出這樣的決定,真的能占到多少便宜嗎?"

拓跋胤問道:"公主是什麼意思?"

楚凌笑道:"沈王覺得,君無歡會有什麼反應?沈王是不是希望君無歡最好因此而發病,最好是一命嗚呼?"拓跋胤不答,顯然他就是這麼想的.楚凌笑了笑道:"沈王太小看君無歡了,恕我直言,他就算真要死了,只怕也要先拉別人陪葬.沈王覺得…君無歡最有可能拉誰來陪葬?如果,君無歡這個時候和百里輕鴻聯手對付拓跋羅,沈王覺得拓跋羅吃得消麼?"

拓跋胤不答,楚凌輕歎了口氣道:"天啟或許會有問題,但是…問題未必有沈王想的那麼多.我父皇…畢竟還在,你以為之前上京那麼多人是白殺的麼?只要我的尸體還沒找到,只要神佑軍和滄云軍不承認我死了,有朱大人和上官大人他們在,天啟……沒人敢反我!"

拓跋胤終于忍不住扭頭看了一眼楚凌,好一會兒才道:"我一直以為你跟大將軍學的是用兵."

楚凌笑道:"師父怎麼可能叫我怎麼打仗?隨便學學而已.這方面我就算再學十年也未必比得上沈王,所以不得不另辟蹊徑啊."

拓跋胤道:"已經到了這個地步,你我誰都沒有辦法改變現狀.不如就聽天由命吧.或者公主可以賭一賭,你若是比我先好起來,可以殺了我再離開."

"姐姐!"不遠處一個小姑娘挎著一個竹籃蹦蹦跳跳地走了過來,"姐姐,叔叔,該喝藥了."小姑娘走到楚凌身邊跪坐在地上,從籃子里拿出了兩個竹筒,里面裝著湯藥.小姑娘認真的分辨了一下湯藥,方才滿意的點了點頭將其中一個交給楚凌,又把另一個送到了拓跋胤手中.

楚凌對她笑了笑,"辛苦你親自送藥出來,泡泡."這小姑娘是村子里唯一能與他們交流的老者的孫女,顯然也是被教過天啟話的.這兩天倒是說得越發利索了起來.

小姑娘露出了一個甜美的笑容,乖巧地道:"阿爺說叔叔姐姐要多曬太陽,要趁熱喝,快喝."

楚凌點點頭一口將里面的湯藥給喝了,苦澀的味道讓她忍不住皺了皺.

小姑娘立刻伸手將一顆粗糙的糖送到她嘴邊,這顯然是農家自己做的糖果,顏色和模樣都不好看.楚凌有些不好意思,只是小姑娘固執地將糖送到她嘴邊,還有些歉意地看著拓跋胤,"叔叔,我只有一個了."

拓跋胤扯了下嘴角,有些僵硬地道:"不用."

小姑娘坐在楚凌身邊,目不轉睛地盯著她看.楚凌這兩天都被這姑娘盯習慣了,只是伸手揉了揉她的小腦袋.小姑娘有些憂愁地望著楚凌,"姐姐,阿爺說你的傷過一個月就能好,你…是不是就要走了呀."

楚凌微笑,"就算我走了,也會回來看你和阿爺呀."

"不想姐姐走,姐姐好漂亮.泡泡喜歡姐姐."

楚凌輕笑,輕揉著她柔軟的發絲眉目間卻多了幾分淡淡地擔憂.

一個月…實在是太久了.

但是,以她現在的模樣是肯定走不出這山里地.身上原本的可以傳信的引信在落水後也早就不知道跑到哪兒去.君無歡…還有父皇,可千萬別出什麼事才好.

滄云軍上下都覺得他們的城主已經瘋了,雖然他瘋得十分冷靜,但或許是因為冷靜所以更可怕.

短短幾日,君無歡就以肉眼可見地速度消瘦了下去.他本來就清瘦,如今穿著一襲黑衣更像是整個人都融入了夜色里一般.總感覺往日里合身的衣袍突然變大了許多,整個人被裹在那衣服里,仿佛一陣風都了將他吹走.

韓天甯和蕭艨站在城樓上,看著剛剛被掛在城樓上的一顆血淋淋的人頭.韓天甯道:"這已經是第十一個了."

短短幾天,城主殺了貊族人八個偏將,一個副將還有一個南軍副統領.

遵從拓跋胤的命令逃出去的那支貊族兵馬到底還是沒有回頭,君無歡下令將那邊被圍住的貊族人全部殺掉了.剛剛傳來消息,那一支貊族兵馬已經跟肅州的駐軍彙合了,但是彙合之後遵從拓跋胤的命令做出決定的副將卻也自殺了.

蕭艨抬頭看了一眼陰沉沉的天空道:"我只怕…這還不是最糟糕的事情."

韓天甯沉默地點了點頭,"我也這麼覺得."早知道會如此,他當初就算不要性命也要阻止公主離開.只是如今,後悔也來不及了.

城中的書房里,君無歡看著站在自己跟前的祝搖紅沉聲道:"傳令給潤州的黎澹,讓他立刻返回平京.我會讓人陪他回去,告訴他只需要記住一點…誰敢亂動,殺無赦!"祝搖紅被他鋒利的目光注視,只覺得臉上的皮膚仿佛被刀割一樣痛.連忙道:"是,城主!末將告退."

段云坐在一邊,看著君無歡問道:"需要我做什麼?"

君無歡沉默了片刻,"你去一趟滄云城,給南宮禦月帶一封信,然後…告訴素和明光,我答應他的要求."

段云微微蹙眉,"你答應了素和明光什麼要求?"

君無歡冷笑道:"素和明光想要整個塞外,你覺得百里輕鴻和拓跋羅誰會給他?"

段云道:"難道他會相信你能給他?"素和明光可不是傻子.

君無歡笑道,"所以,他得自己去拿,現在就是最好的時機."

"你想做什麼?"段云有些不安.

君無歡淡淡道:"南宮畢竟是我師弟,他一直想讓拓跋家的人死絕,不自然應該成全他."

段云沉默了片刻,道:"阿凌經曆過這麼多的事情都過來了,這次也不會有事.可別等她回來了,你卻倒下了."他看得出來君無歡如今的狀況並不太好,就仿佛有什麼東西在熊熊燃燒一般.

段云覺得,那是君無歡的生命.

君無歡沉默了良久,方才點頭道:"我知道,你放心…無論如何,我總要見阿凌一面才能甘心的."

無論死生.

段云輕歎了口氣道:"你心里有數就好,你交代的事情我會去辦.辦完之後……"

君無歡道:"辦完之後,你陪素和明光回上京,叫馮思北來我這里和桓毓來我這里."

"明白了."段云起身走了出去.

門外,祝搖紅正站在門口等著段云.段云無聲地搖了搖頭,祝搖紅也只能無聲地歎了口氣.兩人並肩往外面走去,祝搖紅抬頭望天低聲道,"如果公主…我真不知道以後會怎麼樣."雖然現在仿佛一切都還平靜無波,但是祝搖紅知道一旦有了波瀾只怕掀起的就是驚濤駭浪了.

段云輕聲道:"希望公主能早日歸來吧."

他不相信她會就這麼悄無聲息地在他們不知道的地方死去.那樣的女子,分明天生存在就是為了讓這世間風云色變的,又怎麼會死得那樣冷清孤單?

所以,快回來吧,表妹.

上篇:565,失蹤?    下篇:567,不許撤兵!
2007-2020 BeStory.com
本站資料來自互聯網, 由會員上載及自行管理. 版權無從考証. 書庫及論壇書籍版權屬於原作者. 不得以任何形式用于商業用途。如發現章節或資料錯誤, 版權疑問, 作品內容有違相關法律等情況, 請向我們舉報, 我們將立即刪除
[ 關於我們 ] [ 聯係我們 ]
Go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