註冊登錄[登出]   我的書簽   收藏本站  
首頁重點更新魔法異界仙武異能言情敘事時光穿越科幻太空靈異軍事游戲體育曆史紀實名著古典

首頁 時光穿越 鳳策長安575,訣別信   
  
575,訣別信

g,更新快,無彈窗,!

皇兄鈞鑒:

臣弟幼承皇兄教導撫育,然多年來未有一日報答皇兄大恩.今甯肅青州大敗,皆臣弟之過.臣弟上不能蕩平天啟兵馬收回失地,下未能如願為我北晉除去大患.損兵,折將,失土之罪臣弟願一力承擔,唯願以身殉國,方贖此罪.皇兄萬望保重,莫要為臣弟傷懷.

滄云城主,神佑公主皆是當世奇才,今神佑公主逃脫他日必成我北晉大患.唯今之計,望皇兄思量.南軍數量龐大,若能駕馭得當足以暫時抵擋天啟.然百里輕鴻此人野心勃勃必不可信,皇兄無論如何定要請拓跋大將軍回朝委以兵權,以挾制百里輕鴻.拓跋大將軍光風霽月,乃我北晉百年難得一見的名將,可當國之柱石.皇兄萬不可心懷猜忌令大將軍離心.君無歡久病之身,北晉可不惜一切代價強殺此人,則神佑公主孤木難支.有拓跋大將軍與皇兄坐鎮,北晉當能撐過此番劫難,再圖興盛.臣弟遙祝皇兄永壽安康,我北晉基業萬世永昌.愚弟拓跋胤頓首.

碰!

拓跋羅跟前的茶杯落到了地上,書房外的侍衛連忙推開門,"王爺?!"

拓跋羅陰沉著臉色捏著手中的信沉聲道:"叫送信的人過來!"

"是,王爺."侍衛並不知道發生了什麼事情,但是看拓跋羅的臉色也知道只怕不是什麼好事,當下也不敢多說什麼連忙轉身去找人了.不一會兒功夫,之前送信回來的那人就走了進來,單膝跪地恭敬地道:"王爺."

拓跋羅沉聲問道:"沈王到底怎麼樣了?"

那人一愣,有些不解地道:"回陛下,沈王…在青州軍中,並無大礙啊."

並無大礙?!拓跋羅心中冷笑,並無大礙四弟會寫出這樣一份恍若訣別信的東西?拓跋羅可不認為拓跋胤是那種心理脆弱到因為這一次的失敗就心存死志的人.肯定是出了什麼事情讓拓跋胤生出了這樣的想法.

那人卻是滿臉茫然,他卻是不知道拓跋胤到底怎麼樣了.看那人臉色,拓跋羅便知道拓跋胤只怕是瞞下了自己的狀況,心中不由得跳得飛快.沉吟了片刻,拓跋羅方才道:"你…立刻帶人前往青州大營,見到沈王就告訴他,本王的命令!立刻回京!"

拓跋羅靜靜地盯著那人,冷聲道:"給本王聽清楚,不管他在做什麼,讓他即刻回京!"

"是,王爺!"雖然不知道除了什麼事,但是奉命行事卻還是身為屬下的本能.那人並沒有多做耽擱,當下便一口應了下來,"屬下告退!"

"去吧."拓跋羅看著那人轉身離去,低頭思索著什麼心中卻怎麼都不能放心,思索再三又招來了朝中一位算是看著拓跋胤長大的將軍,請他即刻趕往青州接替兵權,務必讓拓跋羅立刻回京.還同時派了自己身邊的幾個護衛隨行,等見到拓跋胤之後這些人扶著親自送拓跋胤回來.

饒是如此,拓跋羅心中依然十分的不放心.如果不是如今朝中事務繁多他又腿腳不便,幾乎都恨不得親自跑一趟青州了.

"四弟,你一定要回來!"

此時的青州再一次熱鬧起來,有了拓跋胤的坐鎮青州邊界上的貊族兵馬很快就重整旗鼓起來.拓跋胤並不如別的將領那麼在乎天啟人和貊族人,親自提拔了幾個有能力的天啟人並且提高了南軍的待遇.貊族人最近連戰連敗損兵折將,如今想要反攻收複青州就只能依靠南軍的力量,因此雖然有不少人不高興卻都沒有表示出來.如此一來,南軍將領的積極性頓時提高了許多.

蕭艨與江濟時帶兵攔下了拓跋胤的反攻,雙方打了兩仗都沒能分出什麼勝負,倒是漸漸讓拓跋胤看出了幾分不對勁.

"青州城里的探子可有什麼消息?"貊族兵馬大營中,拓跋胤沉聲問道.

坐下的將領一愣,回道:"滄云城主和馮錚祝搖紅如今都駐守在青州城,王爺可是有什麼想法?"

拓跋胤垂眸思索了片刻,方才淡淡道:"區區一個青州城,用得著滄云城,天啟大將軍同時駐守麼?更何況前面還有蕭艨和江濟時頂著,這兩個人也不是什麼凡俗之輩."

那將領道:"天啟人這幾個月擴張太過迅速,只怕是也有些撐不住了,想要收兵暫時休戰休整了."天啟人擴張的這些地盤都是從他們手里搶去的.

拓跋胤搖搖頭道:"休整是真,但若是真想要休養的話,如今這一戰更應該君無歡出馬,尋求速戰速決才是."

眾人皆是默然,速戰速決在這里可不是什麼好詞.

沉默了片刻,有人忍不住問道:"王爺的意思是?"

"君無歡出事了."拓跋胤沉聲道,"神佑公主回天啟人,顯然是平京有急事.但君無歡卻沒有選擇盡快結束戰事而是拖時間,顯然不是他不想結束而是他不能."低頭看了一眼眼前的卷宗,這些都是在青州城的探子這些天送回來的消息.雖然沒什麼有用的,但有時候恰恰是這些不起眼的小消息中隱藏著極其有用的東西.

"而且,已經有好幾天沒有人見過君無歡了."拓跋胤沉聲道.

"滄云城主病了?!會不會是個陰謀?"滄云城主或者應該說是長離公子詭計多管也算是天下聞名的了.所以面對這個猜測貊族將領們地第一個反應並不是大喜而是懷疑這個消息的確定性.

拓跋胤道:"讓青州城里的人再查."

拓跋胤同樣也有些懷疑,但是他的直覺認為自己這次並沒有猜測.君無歡很有可能真的是出了問題了,不過這種大事自然還是穩妥一些的好.

"是,王爺."

拓跋胤想了想道:"各位也做好准備,如果此事屬實……"

眾人了然,齊聲應是起身出去了.

拓跋胤沉默地盯著眼前的卷宗,過了片刻抬起頭來沉聲道:"來人."

"王爺."

"派人去試試."來人道:"王爺,沒有准備好冒然去試探,會不會打草驚蛇?"

拓跋胤道:"現在真是要引蛇出洞,君無歡到底有沒有問題,試試看就知道了."

"屬下明白了,這就去辦."

青州府城中央的府衙後院,一如往常的甯靜肅穆.南宮禦月這兩天一直老老實實地蹲在自己的院子里,也不出門也不胡鬧,除了吃飯睡覺甚至連話都懶得說.傅冷早就習慣了他如風云般難測的性格倒也不勉強,只當他心情不好便罷了.

反正他們家公子原本也不是多話的人,如今一天不說一句話只能說心情非常不好,誰撞上去誰倒黴.

但是,饒是如此也還有主動想要撞上去的.

宛如已經很久沒有跟南宮禦月說過話了,因為失憶之後的南宮禦月根本不認識她.而傅冷有了君無歡的吩咐,也不許宛如隨便接近南宮禦月.因此過了這麼久,南宮禦月仍舊當宛如是一個普通的侍女.甚至連先前宛如因為想要接近他而被他給打了的事情都沒記在心上.

原本傅冷是想要將宛如趕走的,只是如今留在公子身邊的都是對公子忠心耿耿的人,而其中宛如的實力算是出類拔萃地,畢竟是公子當初用心調教過的.而且傅冷也必須考慮以後如果公子恢複記憶了,到底會不會找宛如.倒不是說南宮禦月對宛如有多重視,而是他一個隨身侍衛,處置掉公子身邊的女人本身就不太合適,更不能讓跟著公子許多年的人寒了心.

這些年傅冷也仔細觀察過宛如,確實對公子忠心耿耿沒有什麼壞心思.至于宛如地那點私心,傅冷還真不太在意,他們家公子從來就不是什麼潔身自好的人,也不怕被人占便宜什麼的.至于現在的公子,宛如沒占到便宜還好,要真的干了什麼死在公子手里也是活該.

宛如看著蹲在院子一角發呆的南宮禦月有些遲疑地想要上前,公子已經連著兩三天用同一個姿勢蹲在同一個地方了.她並不知道發生了什麼事情,但是卻知道公子現在的心情肯定不太好.

一般南宮禦月心情不好的時候是沒有人敢接近地,所以宛如也很猶豫.但是她實在是太想接近南宮禦月了,上一次她能站到公子身邊,已經是好幾個月前的事情了,而且結果還不太美好.

宛如低頭在心中苦笑了一聲,她知道自己自甘下賤,若非如此當年又怎麼會義無反顧地跟著南宮禦月去上京.那三年吃了多少苦,只有她自己知道.但是若讓她就此離開,她又無論如何也舍不得.她知道,無論是傅冷還是君無歡都不喜歡她,也不希望她靠近公子.如果她要走的話,只要她不出賣公子他們是不會阻攔的,這些年她也學到了不少本事想要平平淡淡的過日子還是可以的.但是……她怎麼舍得?

"公子……"宛如低聲叫道.

南宮禦月抬頭望天並不答話,不遠處坐在牆頭上抱著劍的傅冷淡淡的掃了她一眼,又重新扭過頭去繼續閉目養神.

院子里靜悄悄地仿佛只有宛如一個活人一般.

宛如換不走到南宮禦月身邊,輕輕蹲下柔聲道:"公子可是有什麼不高興的事情?奴婢願為公子分憂."

南宮禦月終于懂了,他慢慢地扭過頭看著宛如.宛如心中一喜,只見南宮禦月打量著她,唇邊慢慢地吐出一個字,"滾."

宛如臉上的笑容頓時僵住,"公,公子……"

南宮禦月眼底閃過一絲殺意,宛如心中一顫連忙起身後退了好幾步險些摔了一跤跌坐在地上.南宮禦月皺了皺眉站起身來,宛如連忙後退卻見南宮禦月連看都沒有多看她一眼直接從她身邊掠了過去.宛如連忙轉身想要追過去,只看到南宮禦月的身影已經消失在了牆頭.原本坐在牆頭的傅冷也已經站了起來,看了宛如一眼冷聲道:"不像死就安分一些."

南宮禦月一路另一邊的院子掠起,君無歡所在的地方距離南宮禦月的院子隔了幾乎大半個府邸,顯然安排住處的人完全不想讓南宮禦月離君無歡太近.南宮禦月和傅冷一前一後到了君無歡的院子里前的時候,里面已經傳來了打斗聲.

祝搖紅與守衛院子的護衛正在與一群突然冒出來的黑衣人交手,這些人竟然能夠在大白天躲過府邸周圍重重守衛的眼睛進入內院至少准確的找到君無歡所在的院子,自然不是什麼簡單的角色.祝搖紅一劍挑開地上一具尸體臉上的面巾,毫不意外地挑了挑眉,"貊族人."

地上的尸體確實是一個貊族人,顯然這些人都是貊族人派來的.

身後又有一個黑衣人襲來,祝搖紅轉身一劍將對方逼開,飛身上前替守住門口的人護衛解了圍.

那些黑衣人顯然並沒有真的想要不死不休地意思,其中一人吹了一聲口哨,黑衣人立刻開始往後撤退.祝搖紅腦海中靈光一閃,厲聲道:"他們是來是試探情況的,不能放走!"

"祝將軍放心,進的來為未必出的去."不管這些人是怎麼進來的,既然已經引出了這麼大的動靜還想要跑出去可就沒有這麼容易了.外面傳來整齊的腳步聲,顯然是駐守的兵馬已經將院外包圍了.

一道白影一閃而入,南宮禦月身形猶如魅影一般落入了黑衣人中間,不過片刻的功夫還沒來得及推倒門邊的黑衣人就已經倒在了地上,只有其中一人被他捏在了手里.傅冷將手中的劍插回了劍鞘,走到南宮禦月身邊戒備.

南宮禦月皺了皺眉,猶豫了一下將那人往前一拋甩到了祝搖紅的腳邊.

傅冷道:"祝將軍,留了一個活口,有勞你盤問一下了."

祝搖紅點了點頭,一時倒是不知道該說什麼了.城主變成這個樣子是南宮禦月造成的,但是南宮禦月這會兒出手幫他們抓刺客,冷眼相對好像也不太好.

那被扔在地上的黑衣人掙紮著站起身來,伸手拉下了臉上的面巾果然露出了一張貊族人的面容.他卻並沒有看祝搖紅而是轉身看向南宮禦月,"南宮國師?"

南宮禦月微微凝眉,看著那人並不說話.

那人含恨道:"你明明是貊族人,為什麼要幫著天啟人?!"

南宮禦月輕笑了一聲,"貊族人?關我說什麼?聽說,我想要殺掉所有姓拓跋的人,前幾天放走了一個…派你來的人是不是也姓拓跋?"

"……"那黑衣人頓時語塞,想起了去年的時候南宮禦月在上京的豐功偉績.跟瘋子是沒有道理可將的,黑衣人顯然很明白這個道理,所以他也不再理會南宮禦月.只是對祝搖紅冷笑道:"你以為…將我們都殺了,消息就會穿不出去了麼?"說罷,提起手中的刀往脖子上一劃,人就慢慢倒了下去.

祝搖紅看著倒在地上的男人,微微皺眉.

"怎麼回事?"桓毓帶著人快步進來,看著躺了一地的黑衣人沉聲問道.

祝搖紅將事情說了一遍,桓毓歎了口氣道:"看來拓跋胤已經猜到君無歡出事了."

祝搖紅有些擔心,"若是拓跋胤知道了城主真的一病不起,會不會立刻發難?我們要如何應對?"

桓毓道:"不用擔心,就算拓跋胤想要攻打青州,也要看他的兵力能不能撐得起來.至于別的……"

"拓跋胤自己不會出手的."南宮禦月抱著手臂站在一邊,有些懶洋洋地道.眾人齊齊看向南宮禦月,南宮禦月輕哼一聲道:"拓跋胤現在根本動不了武,跟個廢人也差不多多少.要不然,本公子替你們去將他給殺了?"

桓毓扔了扔,才連忙道:"暫時還用不著."

南宮禦月下巴微揚,"下次你求我,本公子未必會大營."說罷便帶著傅冷大搖大擺地走了.

看著他離去的背影,桓毓有些不敢置信,忍不住扭頭看祝搖紅,"他…他剛才是在跟我們示好?"

"好像是."雖然那口氣聽起來有些欠抽,但是南宮禦月好像確實是在跟他們示好.

桓毓忍不住抬頭望天,"真是太陽打西邊出來了啊."難不成,南宮禦月還真的學會什麼叫做愧疚了?

上篇:574,沈王的傷    下篇:576,拖延時間
2007-2020 BeStory.com
本站資料來自互聯網, 由會員上載及自行管理. 版權無從考証. 書庫及論壇書籍版權屬於原作者. 不得以任何形式用于商業用途。如發現章節或資料錯誤, 版權疑問, 作品內容有違相關法律等情況, 請向我們舉報, 我們將立即刪除
[ 關於我們 ] [ 聯係我們 ]
Go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