註冊登錄[登出]   我的書簽   收藏本站  
首頁重點更新魔法異界仙武異能言情敘事時光穿越科幻太空靈異軍事游戲體育曆史紀實名著古典

首頁 時光穿越 卜築37,少年射虎臂鷹牽狗   
  
37,少年射虎臂鷹牽狗

g,更新快,無彈窗,!

她再也不用到處找盆接屋頂漏下的雨水了.

踩著板實乾淨的水泥地,心里也跟著踏實,以前,只要下雨,屋里屋外都是稀泥窩子,她只能盤腿坐在床上,看著大姐拿著鐵鍬一層層的鏟土.

風大,雨下的急,下的密,下的陡,大姐隔著雨幕招呼吃飯.

第一個往往雨里竄的是大黃,癩子好了以後,皮毛光亮,現在又搬了新家,此地稱王稱霸,有了自己的不透風不漏雨的狗窩,飯湯有了油,盆里有了骨頭,簡直是狗生贏家,矯健的身影剛到門口,便被一只腳給無情的踹了出來.

"別地去."不是凌二無情,關鍵是這貨一進屋肯定到處甩水,這頓飯就不用吃了.

大黃委屈的哼唧了兩聲,夾著尾巴跑到自己位于前門拐角的狗窩舔傷口去了.

狗也要自尊的,為啥他們開飯了偏偏遺忘它?

總之,就是區別對待.

晚上,大姐關門,在大門口招呼了好幾聲,也沒得到大黃的回應.

"大黃呢?"

她問凌二.

地上狗盆里的飯滿滿的,未曾動過.

凌二笑著道,"你放心吧,明早一准回來."

帶有吃貨屬性的狗,身體還是很誠實的.

大姐擔憂的道,"不能讓人給藥了吧?"

凌二道,"這麼大雨."

如果小偷都這麼敬業了,社會主義四個現代化也是指日可待了.

"說不定呢."大姐站在門口擔心的道.

城里不比農村,到處是稻草垛子,可以躲一躲.

凌二啪嗒關上門,上了插銷,擺擺手道,"別瞎擔心,要是不回來我負全責."

他家這條黃狗都快成精了,要是真丟了,只能說命中該有這一劫.

當然,他還得去貼尋狗啟示.

大黃已經是他們凌家的一分子,不可或缺.

起夜的時候,他還是開了下大門,用手電筒朝著門口左右照了照,低聲呼喚了兩聲.

還是沒有大黃的影子,他低聲罵了句,繼續回去睡覺.

第二天,他比大姐起來的還要早,第一件事就是打開門.

大黃渾身濕漉漉的,站在蒙蒙細雨中與他相望.

他臉上的喜悅一閃而逝,拿起門口豎著的竹竿,板著臉冷哼道,"有種別回來啊,還離家出走了?真出息了."

他拿著竹竿步步緊逼,大黃本能的退後了一步,但是也就沒不再退了,眼巴巴的瞅著凌二.

"奶奶個熊."凌二氣呼呼的朝著地上砸了一竹竿,大黃嚇得打了個哆嗦,依然沒跑,"不會搖尾巴,還當什麼狗?"

老五只穿了一條短褲,光著身子,光著腳在門口嗷嗷的對大黃招呼,大黃忘了一眼凌二後,毫不猶豫的奔向了老五,圍著她熱情的吐著舌頭.

"不知道給穿衣服啊."凌二對著老四凶了一句後,抱著老五在水龍頭底下沖洗了一下她滿是泥巴的腳丫子.

他覺得還是有必要整修一下院子的,院子里一下雨全是泥巴,從後屋走到前院,需要小心翼翼的踩著用來墊腳的紅磚,不然一腳踩下去,泥水濺的滿身都是.

而戶外,倒是比院子好很多,從門口到主路的道路都做了硬化.

凌家人終于擺脫了出門踩稀泥的曆史.

"我才剛起來嘛."老四很委屈的道.

凌二道,"你不刷牙,在那發呆干嘛."

給老五洗乾淨腿腳以後,隨意的找了件衣服給她套上了,原本認為小孩子沒有形象意識,結果他剛給穿上,老五又自己脫了.

凌二要繼續給她穿,她就要哭.

"把那件新買的粉色的給她."還是大姐比較了解老五.

凌二調侃道,"喜新厭舊啊."

來到市里以後,全家人都買了新衣服,大姐本來是不同意的,但是凌二一句,穿的破讓人瞧不起後,全家都煥然一新.

他自己在浦江沒少買衣服,但是還是接連買了兩件,不過全是短褲襯衫.

大姐道,"你都知道穿新的,她又不傻,怎麼不知道了?"

中午的時候,天氣放晴,他看到了潘宥誠,不過這次板車里不再是蘿蔔纓子,而是網兜裝的青蘋果.

他問,"生意怎麼樣?"

潘宥誠指著高高的稻包道,"沿著縣道那邊走的,全是拿稻換的,沒有幾個是現錢,就來市里轉轉."

凌二笑著道,"你這蘋果嘎嘎小,還這麼澀,在市里肯定不好銷."

他就沒見過一個蘋果是超過他拳頭大小的.

潘宥誠道,"到天黑能賣完就行,市里也不是都是條件好的,有圖便宜的."

凌二突然靈機一動,指著家里的院子道,"你會瓦工活是吧,我想在院子里鋪磚,這活你說多少錢,我包給你做."

他自己倒是能做,關鍵是他馬上要去浦江,可沒時間做這些.

找別人吧,大姐一個姑娘,領幾個孩子,讓亂七八糟的人出入他家,他真不放心.

他倒是可以找他爺爺他們,不過從鄉下過來太折騰了,而且,他爺爺不識得幾個字,出來也是睜眼瞎,哪里找車,哪里拉磚都摸不清楚.

倒不如包給熟門熟路的潘宥誠,他和潘宥誠也就見過幾面,但是直覺告訴他,潘宥誠值得信任.

"行."潘宥誠答應的很爽快.

倆人商量了下價格,便談妥了.

第二天送紅磚和碎石的拖拉機的拖拉機停在門口的時候,倒是把大姐嚇了一跳,凌二都沒和她商量一下.

不過,既然錢已經付了,她想阻攔也阻攔不了了.

凌二此刻正坐在往浦江的火車上,同行的還是王剛,凌龍他們幾個人.

每個人都有點迫不及待,畢竟在家里待的日子有點長了,要是在浦江,他們每天至少有幾千塊錢的收入呢.

凌二笑著道,"如果我沒算錯,國庫券的價格肯定跌破百元關了,能有96塊錢就算不錯了."

"那不能吧?"王剛有點不相信,他們從省城買進的國庫券價格是95元,如果真的如凌二所說,那麼根本沒多少賺頭.

他已經舍棄了鐵飯碗,辦理了停薪留職,對國庫券這門生意是抱有大期望的.

凌二道,"我上次已經說了,我們頂多做到九十月份."

凌龍問,"為什麼是八九月份?"

凌二道,"你們得明白大家為什麼都急著拋國庫券,低價也拋,雖然大家對國庫券都有抵觸心理,可是國家信譽擔保的國庫券的收益還是可觀的.

拋售的主要原因還是因為搶購潮,急于變現,等搶購的風波過去,大部分人肯定是惜售."

眾人似懂非懂的點點頭.

凌二無所謂的笑笑,他還是想把自己的一點經濟知識傳給大家,希望大家在潛移默化中能有進步.

營業部開門是九點鍾,八點多一點,王剛便抱著大包站在了門口.

他發現人少了,甚至連排隊的都沒了,三三兩兩的站在門口抽煙聊天.

這才多長時間啊?

而且,他是第一次見到有人買進.

上篇:25,千里爭看衣錦身    下篇:26,無遮四壁任蕭然
2007-2020 BeStory.com
本站資料來自互聯網, 由會員上載及自行管理. 版權無從考証. 書庫及論壇書籍版權屬於原作者. 不得以任何形式用于商業用途。如發現章節或資料錯誤, 版權疑問, 作品內容有違相關法律等情況, 請向我們舉報, 我們將立即刪除
[ 關於我們 ] [ 聯係我們 ]
Go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