註冊登錄[登出]   我的書簽   收藏本站  
首頁重點更新魔法異界仙武異能言情敘事時光穿越科幻太空靈異軍事游戲體育曆史紀實名著古典

首頁 時光穿越 卜築32,時窮節乃現   
  
32,時窮節乃現

g,更新快,無彈窗,!

大黃狗經過一番沖洗,毛發倒是顯得油光锃亮,由著它甩乾淨後,不再打綹子,把癩子處也遮掩住了.

小丫頭要追著大黃玩,凌二趕忙呵斥她兩聲,讓老三把她照看住了,他現在都不讓大黃進屋,更何況接觸人.

大姐把凌二喊到廚房,把從他包里翻出來的千把塊錢和存折捏在手里,仔細的問道,"你真沒干犯法事?"

她很是緊張.

"哦,原來在你這里,我剛才還准備找老四麻煩呢,"凌二拍拍自己胸脯,雖然這階段加強了營養,長了點肉,但是依然削瘦,沒好氣的道,"我這體格想干犯法事也干不來啊,你啊,可別高看我,動動腦子是可以的,跟上次一樣,還是國庫券得來的."

"沒騙我?外面的錢就這麼好掙了?"大姐將信將疑的道,"阿爸出去這麼多年,自己吃飯都是問題."

凌二不屑的道,"外面錢是好掙,關鍵他沒腦子啊."

要是有腦子,就不會第一次出道就被人抓個現行,而且只為了區區二塊半錢.

大姐道,"行,那我暫時相信你."

"什麼叫暫時相信我?"凌二不樂意了,"敢情我就一點不值當信任是吧?我跟你說,你弟弟我將來是要做大事的人,沒你想的那麼蠢,我真要犯法了,肯定是涉及幾個億的大項目,絕對不會為了萬兒八千違法,丟不起那人.

你老弟我..."

"你還起勁了是吧?"大姐趕忙攔住他的話頭,沒好氣的道,"多少錢都不行!就怕你有那運氣掙,沒那本事花."

"花錢都沒本事,我還活著干嘛我,"凌二咧嘴道,"這也就家里沒礦,窮的叮當響,要不然我得讓你見識下什麼叫紈绔子弟,敗家爺們,關鍵咱沒那條件."

"我沒發現啊,你現在越來越嘴碎了."大姐把捏在手里的錢和存折要塞給凌二,"拿好了,誰都別說,別讓人瞧見了,老四和老三小孩子,沒個把門的,也別說."

凌二沒接,只是笑著道,"爺奶說不?"

大姐咬了咬牙道,"不說."

"阿爸呢?"凌二接著問.

大姐笑著道,"你要是孝順他呢,可以獻寶,我不攔著."

"那就妥當了."姐弟倆達成了一致意見,凌二很滿意,他只接過來了存折,至于現金他沒收,"你裝著,做家用吧,馬上開學,搬家,全是錢.

哦,對了,還得給我留五百塊錢."

凌二又從里面點了五百塊錢出來揣自己兜里.

他得去找劉廣興.

老五要入戶口了,不然進城以後連幼兒園都上不了.

晚上,破天荒的,二伯凌代善要請凌二去吃飯.

雖然是親叔侄,可是凌二真沒端過他們家飯碗.

一方面是因為凌代善和凌代坤哥倆關系不好,另一方面是因為各家條件都不好,多給別人一口吃,自己的胃就要多難受一份.

在眼前農村,特別是中西部地區,只能說是剛解決溫飽,但是也僅限于溫飽,想吃的多好,就非常困難了.

"你沒少下血本吧?"凌二問凌龍,要不是凌龍給了他老子大驚喜,他老子是不會這麼熱情的要請凌二吃飯的.

"二百."凌龍光著膀子靠在椿樹上,一沒注意,後背上黏上了松脂,手夠不著後背,只能又換了棵楊樹,在上面蹭來蹭去.

凌二笑著道,"挺大方啊."

"凌松對象說好了,差錢,到處借也不好借啊,索性我全給了,省的他們再為難."

凌龍姐兄弟三個,大姐已經嫁人,他和各哥哥凌松沒找到對象,一直是父母心里事,現在凌松好不容易談妥一個,對整個家庭來說也是松一口氣.

只要凌松結婚了,他想著他肩上也不會有那麼大壓力.

凌二道,"喲,挺快的,哪家的?"

凌龍道,"西營的劉邦奎家老二,你見過的."

"劉玉蓮,挺好."在凌二的印象中,凌松媳婦是非常賢惠的一個人,結婚後,日子艱難,跟婆婆又處不來,干脆拾掇凌松出去打工,兩口子從燒開水,賣菜生意做起,成為了本鎮為數不多的能在浦江買的上房子的人.

她大姐去浦江打工,人家也幫著聯系過工作,照顧過幾天.

這是恩,他凌老二記著呢.

凌龍道,"大哥結婚了,我這就不算什麼事了,想怎麼混都行了,你說是不是?"

"你?還是悠著點吧,別著急,慢慢來."

凌龍可沒有他哥哥凌松的運氣,凌二記得凌龍那媳婦可是絕對不是什麼過日子的,渾身的優點也就剩下那皮囊不錯,看著不俗.

當初,凌龍也就圖著人家長相,結果那日子過得真叫恓惶.

簡直是自作自受.

凌二要不是看在凌龍幫過他的份上,真不願意多搭理他.

凌龍道,"哥現在有錢,還能怕沒媳婦."

當然,和凌二是沒法比.

"有錢的日子還在後頭呢,"凌二笑著道,"現在別著急,慢慢挑,別挑花眼就行."

從二伯家煙囪出來的是煙,聞著嗆人,窗戶出來的也是煙,聞著香.

他二嬸子殺了一只老鴨子,和豆腐豆皮一起燉,滿滿的一大鍋.

"我喝瓶啤酒吧."凌二現在能喝酒,但是也不打算多喝,他還是個孩子,還處在發育階段呢,不敢多喝.

他現在才一米七不到,還要繼續長個.

萬一沒有節制的喝酒,不再長個,都沒地方哭去.

凌代善道,"知道你在讀書,不讓你讀書,這二兩喝了,就不讓你喝了."

"行,"凌二一看是種子酒,不賴,心想少喝一點不礙事,也就端起來杯子,"少倒點."

凌龍倒酒,給斟的滿滿的.

然後把一塊鴨腿夾給他道,"你來啃."

"行了,別再給我夾了."凌二一只手擋住,另一只手舉起杯子對凌代善道,"二伯,咱爺倆走一個."

他老子要回來了,他覺得他有必要和凌代善搞好關系,到時候也是一個依仗,不然他這小胳膊小腿,真對付他老子有點困難.

"慢著點喝."侄子的態度很令凌代善滿意.

"松哥,咱弟兄倆來一個."凌二又朝著凌松碰了一杯.

"你吃菜."凌松又黑又瘦,老實巴交,並不怎麼說話的一個人.

酒喝到中途,凌代善突然道,"過幾天你爸要回來了,你去接不接啊?"

"他自己長腿,要回來就回來唄,我可沒工夫去接他."凌二不掩飾自己對他老子的態度.

"我聽龍子說你這趟也掙了點是吧?"凌代善見他點頭,就接著道,"自己存著,後面上學都要花呢."

"上次填志願,我劉麗和志強幫我填的市一中,"凌二道,"我估計問題不大,過幾天分數就下來了,跟我家老大商量好了,一起去市里,隨便找份工作,也比在家里強."

凌代善道,"那沒自己窩,住房子還得花錢啊?"

凌二道,"所以我現在在存錢啊."

凌代善道,"種地你們確實種不來,我跟你大伯撿地沒事,可以給你們課租,都家里人,不是外人.你大姐也不小了,也就是這一兩年的事.

前天你三伯給你爺發電報,說讓你也去當兵去."

"要是家里就我一個,我真想去當兵."凌二倒是實話實說.

要是沒有家里拖累,說不准他真的會去當兵,當兵頂多後悔兩年,不當兵後悔一輩子.

他一個大男人進部隊鍛煉鍛煉是沒錯的,重活一輩子,不一定全要奔錢上面.

萬一跟他三伯一樣,混出點名堂呢?

他三伯家中排行老五,是方圓十里地的名人,附近左右當兵的很多,他三伯卻是唯一一個搞出名堂的.

在對越反擊戰中,屢次立功,又是獎章,又是提干,如果他沒記錯,現在應該是營級干部了.

不過具體他也是不清楚,一方面他三伯不怎麼回來,另一方面,他大學畢業後,也沒怎麼返鄉.

倆人最後一次見面,還是因為他奶奶過世.

"哎,當兵也確實是不算事."凌代善想了想自己家,二兒子凌龍服完兵役也就這樣,落了個不上不下,本想自己弟弟能給一點照顧呢.

沒成想,沒指望上.

凌二進部隊了,就能比凌龍好多少?

不見得,估計也就是瞎混兩年.

"到時候再說吧."凌二把杯子里的酒喝完後,他也沒有再喝,盛了滿碗飯後,泡了湯,一口氣扒完.

吃好完,陪著寒暄一會後便起身要走,凌龍拿著手電筒要送.

"不用,大月亮天的,又不瞎."凌二把凌龍推進屋子,自己往家走,剛走一段路,一個手電筒的光往自己腦袋上打.

他往那邊躲,燈光便追到哪里.

"誰啊!"他炸毛了.

"喲呵,凌老二,你脾氣不小嘛."

"花姑娘的呦西..."凌二還沒來得及耍嘴皮子,便聽見了重重的咳嗽聲,是劉廣興的.

"叔啊,這麼晚了,還往哪去啊?"凌二立馬變了態度.

劉廣興道,"一股酒味,哪喝的這熊樣?"

凌二道,"我二伯家."

當著人家的面調戲人家的閨女,他未免有點心虛.

劉麗道,"你們什麼時候回來的?"

凌二道,"早上到家的."

劉廣興道,"回吧,注意點別掉河里去了."

"那不能."凌二忙不迭的走人.

回到家的時候,大姐正給老五洗澡,他沒見到老三老四的影子.

大姐道,"廣子家買了電視機,圍那看電視了."

凌二看看手表,已經九點半了,反正是暑假,隨便她們看了,沒管他們,這年頭黑燈瞎火,想找個娛樂活動真不容易.

他自己都無聊的發慌,何況倆半大孩子.

在院子里鋪上席子,點上蚊香,因為喝了點酒,不費力氣的睡去.

醒過來的時候天剛蒙蒙亮.老三收黃鱔籠子已經回來,正在門口騰籠子.

"沒少弄啊."他晃了晃桶,少說也有二斤多.

"一天三斤多."老三又往桶里倒了一條大黃鱔,現在大姐不稀罕他這點錢,掙下的錢他自己攢下來,數目已經很客觀.

"整好了和我說,等會一起上街."凌二刷完牙洗好臉,給老五穿衣服,又幫著把豬喂了.

"這要趁早賣了吧?"他對大姐道,"馬上搬家又帶不走."

"到時候再說."大姐是舍不得賣,不光是豬,他還有雞鴨等牲口呢,為了省糧食,她只為了少量幾只,養的精細,都當寶貝呢.

老三已經把今天的黃鱔裝進編織袋里,等著凌二一起走人,哥倆一出門,老四也嚷嚷著跟著要去.

"走吧,快點,走慢了,沒人等你."凌二提著裝龍蝦的袋子走在最前面,老三提著裝黃鱔的袋子跟在後面.

兄妹三個剛上河坡,黃志強騎著自行車從後面追了上來,車座後面綁著的也裝黃鱔的袋子.

凌二對老四道,"坐志強自行車去."

"顛屁股."老四嫌棄的看了一眼黃志強的車子.

"切,我還不樂意帶你呢."黃志強道,"東西放上來不?"

"除非想累死我."凌二拎著的龍蝦袋子也有二十來斤,他把龍蝦,黃鱔兩個袋子在後座上綁緊後道,"你順帶給賣了,不用等我們,回來再算."

然後看著黃志強騎著車先走了.

等他們到橋頭的時候,黃志強正坐在樹蔭底下舔雪糕吃.

黃志強給凌三算錢,凌二幫著推自行車,一起往鎮里去.

老四不時的撥下自行車鈴鐺,發出的清脆的鈴鐺聲,吸引了不少人的注意.

凌二道,"你不是不稀罕嗎?"

老四道,"因為不是我的."

凌二笑著道,"以後注意些對我的態度,等你上初中了,我可以考慮給你買個新的."

老四道,"二哥說了,他給我買."

凌二望向老三.

老三支支吾吾的不說話,他膽小,不管是早上,還是夜里,都不敢下地里收黃鱔籠子.

他哄著老四陪她一起,條件是以後給買個自行車.

"你二哥沒錢."凌二看穿了一切.

"你不逼他一把,你都不知道他多有錢."老四道,"早上他還賣了二十塊錢呢."

上篇:45,神行太保    下篇:46,膽量
2007-2020 BeStory.com
本站資料來自互聯網, 由會員上載及自行管理. 版權無從考証. 書庫及論壇書籍版權屬於原作者. 不得以任何形式用于商業用途。如發現章節或資料錯誤, 版權疑問, 作品內容有違相關法律等情況, 請向我們舉報, 我們將立即刪除
[ 關於我們 ] [ 聯係我們 ]
Go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