註冊登錄[登出]   我的書簽   收藏本站  
首頁重 點魔 法仙 武言 情穿 越科 幻靈 異競 技紀 實名 著

首頁 時光穿越 卜築68,偉大的詩人   
  
68,偉大的詩人

g,更新快,無彈窗,!

每天吃完晚飯,凌二沒事就往日化廠的那間小屋子鑽,這就是所謂的實驗室了.

實驗室不大,只有二十來個平方,還是鐵皮和石棉瓦搭的,白天吸熱,晚上悶熱,為了降溫,只能開風扇,不過為了不影響試驗,三台電風扇都是在地上放著,轟隆隆的響.

五個研究員,在里面忙忙碌碌,包括老板梁成濤,都是兼職,也是沒誰了.

沒有凌二想象中的高大上,全是一些瓶瓶罐罐,還有一些讓人摸不著頭腦的試劑和實驗設備.

"不含磷吧?"對化學上的東西凌二其實真心不懂,他擅長的還是物理學這一塊的.

"不用磷做洗衣粉簡單,無非是碳酸鈉,偏矽酸鈉,聚丙烯酸鈉,4A沸石,檸檬酸鈉,硼研做助洗劑,後面費點時間就行,"梁成濤笑著道,"主要難題是你說的不傷手,怎麼加柔順劑,這個配比不好掌握,多了成本高,少了沒除汙效果."

"不傷手,無汙漬,不殘留."凌二道,"這是咱們的核心賣點,就是市場競爭力的問題,如果想長久,必須得做到."

"實驗選取與洗衣粉中陰,非離子配伍性好的柔軟劑,並做相應的原料柔軟測試.篩選出了柔軟性能較好的柔軟劑加入洗衣粉中,進行量的篩選和優化,檢測洗衣粉的去汙,柔軟性能."梁成濤一邊往滴管往玻璃杯中滴黃色的液體,一邊和凌二解釋,"說白了,就是碰運氣,具體哪種能成,誰也不知道."

江賢磊在一旁接話道,"剛剛梁老板說的對,配方和工藝不是問題,關鍵是選擇最優,一定能成功的."

他得對得起人家給的八百塊錢工資.

凌二在里面站了十來分鍾,有點透不夠氣來,何況空氣中還有某種化學品的怪味,他擔心的道,"安全措施做好,不會對人體有什麼傷害吧?"

他對化學品本能的有排斥,大部分多多少少都有毒性.

江賢磊道,"不會,就是味道不好聞,熱穩定性低的試劑我們都是放在冰箱里."

凌二看了看放在牆角的冰箱,整個實驗室里最值錢的設備,也是進口的,因為沒二手的,買的全新的.

日化廠一切上了正軌,凌二第一次見到了日化廠的法人代表溫春華,四十來歲,中等個子,削瘦,白襯衫,黑皮鞋,腦袋梳理的一絲不苟,干巴巴的方臉,小眼睛上戴著厚厚的鏡片,一個崇尚詩意的文藝老男人.

"來,小二啊,你看看我這首詩寫的怎麼樣嘛."只因為凌二誇贊了兩句,溫春華認為自己終于找到了知音,所以也隨著王剛等人稱呼凌二為小二,他拿著手里的紙片子,搖頭晃腦的道,"浦江公交二毛錢,坐在車上夢還延.經年此景堪虛設,春風已綠仃洋沿."

念完後很期待的看著凌二,只有凌二才能理解他的詩,其他人就沒有這個文學欣賞的素養.

凌二鄭重的接過紙片,尋思半晌後,所有人都能看到他的手在顫抖,"溫大哥,逐字地看完這首詩以後,我的心久久不能平靜,震撼啊!

題材獨具匠心,引人入勝,平淡中顯示出不凡的文學功底.是我輩應當學習之典范."

反正廢話不要錢,凌二誇贊起來人毫不吝嗇.

"哎呦,你看出來了?"溫春華激動的問.

凌二道,"大音希聲,大象希形.我現在終于明白我缺乏的是什麼了,缺乏的正是你對真理和理想執著追求的厚重感.

謝謝您,溫大哥,我真的很激動啊."

"哎呀,哎呀,你這說的我都不好意思了,你謬贊了."溫春華松開凌二緊緊握著的手後,笑呵呵的撓撓自己的油光蹭亮的腦袋道,"沒有你說的那麼好,這是我的拙作而已啦,只是和你交流一下,相互學習,互相進步."

凌二道,"無論用多麼華麗的辭藻來形容你的這首詩的精彩程度都是不夠的,都是虛偽的,所以我只想說一句:您的這首詩太好了!

我願意一輩子的看下去!"

真正不好意思的是梁成濤,凌老二得多不要臉,才能說出那種話來!

良心難道不會痛麼?

接著又聽見凌二道,"但是..."

認真的停頓了一下.

他心想,原來凌老二良心發現了,不忍心再繼續瞎白話了.

"怎麼,有問題,請一定批評,我洗耳恭聽."溫春華緊張的很.

凌二嚴肅的道,"這是一首里程碑式的詩,拔高了整個人類的智商,單槍匹馬,把中國詩歌提升到了世界水平.

你讓後來人怎麼超越啊?

溫大哥啊,我由衷的覺得,你這首詩還是不要發表的好,不然引起軒然大波,是對年輕人的傷害."

"對,對,我也是這麼想的."溫春華感慨道,"從愛護年輕人的角度,我還是要淡泊名利,深藏功與名."

凌二道,"像你這麼深明大義的不多了."

梁成濤在一旁聽得雞皮疙瘩都出來了,這小子怎麼能臉不紅心不跳的說出這番話的?

他只能自愧不如!

溫春華道,"小二啊,像你這麼有文學修養的也不多了."

"還是得向你學習."日常商業胡吹,凌二倒是沒心理負擔.

但是這家伙也有讓他佩服的地方,簡直是移動曆史教科書,隨便找個曆史知識點,就沒有人家不知道的,之乎者也,史記上原話都能背出來,不服氣不行.

關鍵是方向跑偏了,本可以靠曆史知識著作等身,結果卻偏偏去做文藝青年,不是那塊料啊,盡是寫些讓人摸不著頭腦的東西.

不知道的,還以為是精神病呢.

溫春華心情大好,梁成濤遞過來的文件,看也沒看,十分爽氣的簽了自己的名字.

梁成濤遞給他一百塊錢,他皺著眉頭沒接,冷哼道,"這是什麼意思,錢來錢去非我錢,我錢足夠我消費.

養家糊口已富足,今生不求富麗房.有辱斯文!"

"不是,溫大哥,"凌二從梁成濤手里接過一百塊錢,塞進溫春華的口袋里,然後拍一拍道,"知道你高風亮節,樂于助人,但是這你必須拿著,不是為了你,是為了偉大的文學事業,吃好喝好才能有力氣搞文學創作."

他越發佩服溫春華,自己沒正經工作,偶爾打個零工,一個月下來,賺的那幾塊錢都不夠喝酒交朋友的.

家里倆孩子,穿衣吃飯,全靠做公交調度的老婆撐著,窮成這樣了,還能做到視金錢如糞土,這是什麼精神?

"哎呀,下不為例."溫春華滿意的很.

他往日化廠跑的更頻繁了,著實是因為知音難求啊.

凌二倒是不煩他,只是不會和他談什麼文學,喜歡聽他說曆史,跟說相聲似的,陰陽頓挫,昂揚向上,甚至幽默的時候,還能發現他的可愛來.

因為產能更不上,日化廠終于停下廣告.

王祖勳是全能的,管車間,管銷售,梁成濤和凌二倒是沒有了用武之地.

梁成濤干脆把捷達車子給了王祖勳用,自己只有晚上才來實驗室,一直忙到晚上十一二點,有時候太晚,直接在凌二等人的宿舍睡.

凌二更是清閑,不過要開學了,股票的收益眼前是看不到,他必須得另辟蹊徑找點財路,不然大家伙這趟算白跑.

"走過路過,不要錯過.南來的北往的,去過美國的,到過香港的,走過南的闖過北的,留過學的訪過美的,大街上面親過嘴的.沒賺大家一分錢,只為廠家做宣傳.上過電視上過報,全國人民都知道,不騙人民不騙黨,合格產品才出廠..."

熱鬧繁華的市口的喇叭里,傳來了王剛雄渾的聲音,拿著大喇叭,他的嗓子眼都快冒煙了.

不過也高興,一萬多塊錢的擊劍衫,一個上午就賣的差不多了.

他看看在街對面賣耗子藥的凌二,還沒怎麼開張,人坐在小馬紮上,都快睡著了.

凌二也不是萬能的!

總有不如自己的地方!

一想到這里,他對著喇叭喊的更大聲了!

上篇:53,找揍    下篇:54,現實
2007-2020 BeStory.com
本站資料來自互聯網, 由會員上載及自行管理. 版權無從考証. 書庫及論壇書籍版權屬於原作者. 不得以任何形式用于商業用途。如發現章節或資料錯誤, 版權疑問, 作品內容有違相關法律等情況, 請向我們舉報, 我們將立即刪除
[ 關於我們 ] [ 聯係我們 ]
Go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