註冊登錄[登出]   我的書簽   收藏本站  
首頁重點更新魔法異界仙武異能言情敘事時光穿越科幻太空靈異軍事游戲體育曆史紀實名著古典

首頁 時光穿越 卜築162,理解   
  
162,理解

g,更新快,無彈窗,!

"這沒看花眼吧?"二嬸子心眼活,哪能當著人家兒女的面說東說西,反正說隱蔽一點,總沒有壞處.

"除非眼睛瞎啊."大伯母不屑的道,"那都做多少年妯娌了."

心說,即使是扒了皮,化成灰她也識得.

"好幾年沒見,這越變越年輕了."二嬸子笑著道.

"哪里年輕了,怕是腦袋紮面缸了,粉一層厚,全打扮的."大伯母從二嬸子進門就互相有間隙,但是和陶成云並沒有太大的沖突.

她對陶成云說不上厭惡,也說不上喜歡,陶成云和凌代坤過成什麼樣子,和她也沒有多大的干系,本沒必要說出這些磕磣人的話,但是覺得不說這些話,好像又不成樣子.

凌安民道,"咱也不怪人家,沒什麼說的,各過各,挺好."

"是挺好."大姐的微笑中透露出無奈.

從始至終,她都沒有說過一句話,看見老娘的那一刻,她真的五味雜陳.

老娘離家的時候,她年齡也不小了,做家務,種地,里里外外都是一把好手,她有信心解決家里的吃喝問題,那僅僅是生存.

光解決肚子有什麼用呢?

她可以不讀書,弟弟妹妹要是不讀書,打死也不會有什麼出息的.

沒了父母,她就是再長兩雙手,也顧不了這麼多孩子.

她彷徨,迷茫,不知所措!

怎麼可能沒有怨恨!

唯一值得慶幸的是凌二替她挑起來了擔子,老三和老四也很爭氣.

而她自己倒是顯得沒有什麼用處了,每天只要洗衣做飯,照顧好老五就行.

現在,她們過得很好了,其實沒必要再揪著以前的事情不放.

但是,她心疼凌二,他過早的成熟,承擔了不該承擔的壓力,而最小的老五,也從來沒有享受過母愛.

所有的過錯,都歸咎于那個狠心的女人.

凌二笑著道,"你們要不都回去吧,留這麼多人在這里沒用處,醫生說了,點滴打完,下午就能回家."

大伯母道,"那你們回去吧,老爺們留這沒用,回頭她去廁所,我還得扶著呢."

凌二笑著道,"得有人開車吧?"

凌安民擺擺手,望著紛紛揚揚的雪花道,"車放這里吧,雪多厚了,沒法開車了,等會用板車來吧,我跟老三在這就行."

凌二也沒反駁,把車子開到了橋頭的飯店,等天晴再開回去.

飯店老板給他泡了一杯茶,他陪著寒暄了一會,把茶喝完,便出來了.

雪越下越大.

這是1998年以來的第一場大雪.

拉開羽絨服拉鏈,敞開懷,站在鵝毛般的大雪中,脫掉手套,塞進口袋,搓搓手,點著煙,俯身靠在大橋上的欄杆上.

欄杆是水泥的,有些水泥塊已經掉落下來,露出鏽跡斑斑的鋼筋.

這座橋修建于何時,凌二不清楚,從有記憶開始,這座橋就已經存在.

河水主要依賴于上游的水庫在夏季送水,因此冬季是干枯的,厚厚的雪,從河底蔓延到堤岸,白茫茫一片.

一根煙抽完,抓起欄杆頂部的雪擦擦手,轉身間,突然錯愕.

他老娘不知不覺中出現在他的身後.

"小二."陶成云用羽絨襖的連帶帽緊緊的裹著腦袋,對著凌二笑.

凌二再次點起來一根煙,抬起頭,兩眼望著天空,依然是白茫茫的一片.

"我聽你姥爺說,你現在出息了."陶成云指著不遠處的油菜田道,"我們去那邊走走好不好?"

雖然在下雪,可是眼前是春節,來回過路的人還是有不少的,她想找個偏僻地方,和兒子好好聊一聊,使他能明白自己的無奈和一片苦心.

"嗯,沒事?"凌二抬起夾著煙的手,"沒事我就走了."

"小二."她在後面喊,追了幾步後,凌二的腳步越抬越大,她便不再追了.

凌二大跨步,忍著心痛不回頭,轉個彎進了通往村里的石渣路,路是彎彎曲曲的,兩邊是高高的梧桐樹.

走了十來分鍾後,他看不到她的身影,她肯定也看不到他了.

他本以為重新經曆一次,他會更加的堅強,卻想不到才止住步,眼淚水忍不住崩了出來,鼻涕順到干巴巴的臉上.

剛想用衣袖擦,卻又停住了,從地上抄起一把雪,在臉上胡亂的揉了揉.

臉乾淨了,他卻哭的更大聲了.

他感覺自己要疲倦的癱軟下去.

再次用雪揉臉,越揉哭的越厲害.

他這輩子沒有什麼遺憾,做什麼都是順風順水,他是替上半輩子的自己委屈,活的窩囊.....

連死亡都不是那麼光彩.

他的人生從頭到尾都是站在雨水中,爛泥地里........

倚靠在梧桐樹上有半小時,他才平靜下來,想著眼睛大概是哭的腫脹了,回家倒是會引起沒必要的質疑.

干脆又折返,回了橋頭的飯店.

不等飯店老板招呼他,就開口道,"隨便來點菜,搬箱子啤酒."

"我陪你喝?"凌二和陶成云在橋頭說話,飯店老板是親眼瞧在眼里的,只是剛剛他不好上前搭訕罷了,要是沒眼力勁,多管閑事,肯定落埋怨.

"行啊."凌二笑的很勉強.

菜很簡單,一盤豬頭肉,一盤辣椒炒雞蛋,一盤酸辣土豆絲.

菜上來後,兩個人都沒怎麼動,啤酒卻是一瓶接著一瓶.

凌二什麼都不同他說,畢竟理解是不同人的理解,只管喝就對了.

下雪,飯店沒生意,飯店老板陪他喝的更歡暢了.

等凌二自己一個人已經喝完兩箱,飯店老板不敢再給凌二喝了.

凌二要回去,他更是不放心,干脆把凌二先安排進了自己屋睡覺.

凌二醒來後,天已經擦黑.

不敢再停留,洗了把熱水臉,給飯店老板丟下一千塊錢,便往家去.

到家後,一家人都蔫巴巴的,倒是沒人過問他這麼長時間去哪里了,他也樂得安靜,讓老四煮了點粥,喝了一碗,躺床上就睡著了.

正月初十以後,雪過天晴.

原本就急吼吼要回浦江的大姐,在奶奶的身體已經瓷實後,不願意再呆家了.

同行的不止他一家三口,還有凌代坤,黃李玉,老三,老四等人.

上篇:149,失業    下篇:150,兄弟阋牆
2007-2020 BeStory.com
本站資料來自互聯網, 由會員上載及自行管理. 版權無從考証. 書庫及論壇書籍版權屬於原作者. 不得以任何形式用于商業用途。如發現章節或資料錯誤, 版權疑問, 作品內容有違相關法律等情況, 請向我們舉報, 我們將立即刪除
[ 關於我們 ] [ 聯係我們 ]
Go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