註冊登錄[登出]   我的書簽   收藏本站  
首頁重點更新魔法異界仙武異能言情敘事時光穿越科幻太空靈異軍事游戲體育曆史紀實名著古典

首頁 時光穿越 卜築204,扯平   
  
204,扯平

g,更新快,無彈窗,!

沒多長時間,老三的手機叮咚一聲響,他發給吳麗君的錢被回退了.

他想著等會還會碰頭,干脆也就沒回信息.

點著一根煙後,怕在屋里留下煙味,便挪到了門口的樹蔭底下.

"哎,外面多熱啊,趕緊進屋去,要不要去辦公室,辦公室有空調."吳老頭對凌三非常關心.

跟在老頭子身後的吳麗君詫異的看向凌三,這是給她老子灌了什麼迷魂湯?

那是自己親老子,是個什麼人,自己能不清楚?

"沒事,現在外面有點涼風,感覺不到熱."老三面對老頭子的熱情,莫名的會產生愧疚呢?

哎呀,好怕辜負對方的殷切希望啊!

"哦,對了,給你錢,你退了干嘛,"他對吳麗君道,"你不收錢,我都不好意思把狗抱走了,這是又吃又拿的."

"抱著吧,"按照吳麗君自己的想法,老同學的感情這麼深了,刀子自然要下的深一點,不加錢,都對不起送上門的土豪,奈何她家老頭子突然不知道哪根筋搭錯了,"難為我家老頭子這麼大方."

她家老子是她們屯方圓二十里地有名的摳搜人,晚上天黑,不逼到份都是不肯開燈的.

哪怕是這些年她們兄弟姐妹逐漸有了家業,她老子不缺錢,更不缺吃喝,可是這種年輕會就養成的性子無論如何也不見改變.

現在突然這麼大方的把萬把塊錢的狗送人,只有一個解釋:老子拿閨女的東西做人情,不心疼.

"這話說的,你老子好像多小氣似的,"吳老頭板著臉道,"送條狗算什麼?小凌這樣,晚上我做飯,做早一點,咱爺倆再搞一杯,你看行不行?"

"爸,人家時間寶貴著呢,耽誤人家不好,他要回去,就讓他回去."吳麗君勸道,感覺她老子今天活躍得有點不正常.

"人家都沒說話,你這就趕人了?"吳老頭不高興道.

"叔,我時間多的是,就是我住這里有點遠,"老三笑著道,"好不容易散了酒勁,晚上再喝酒回去,沒法開車了."

"不怕,讓小君給你開車,送你回去."吳老頭很是大氣的道.

"找個代駕吧,昨天登陸的一只阿拉斯加有點毛病,我晚上得給做個化驗."吳麗君道.

"咋找你辦個事就這麼難呢?"吳老頭瞬間不高興了,"搞的好像離了你,狗場就轉不動似的?"

他在這里隨著閨女有好幾年了,對這里的情況早就熟悉了,即使閨女一個月不上班都沒事.

"喜歡吃海鮮吧,我去買點,晚上吃著下酒,"吳麗君哭笑不得,對著凌三道,"晚上盡管喝,反正我送你."

"生蠔多買點."看在老頭子這麼熱情的份上,老三不得不留下來了.

"聽見沒有,生蠔多買一點."老頭子又對著閨女的背影喊了一嗓子.

"知道了."吳麗君直歎氣.

她的菜買回來後,吳老頭自己下廚,海鮮做起來簡單,像蟹,蝦,生蠔,花蛤之類的東西在開水鍋里過一遍就能撈.

配著芥末,醬油,蔥,還有大蒜,倆人就開始喝了.

這一次喝的是啤酒,倆人一邊喝一邊聊,這頓飯從下午五點鍾,一直吃到晚上九點多,地上是兩箱子空酒瓶子.

跑了一趟廁所後,站在屋外抽完一根煙,然後跟吳老頭告別,"叔,等你下次什麼時候有時間去我那,我請你,咱倆再繼續喝."

"行,我天天都有時間."吳老頭連一點兒拒絕的想法都沒有,答應的很干脆,轉過頭對吳麗君道,"你開小凌車,慢著點.

就是你一個女孩子,半夜回來,我有點不放心."

"要不這樣,我還是找個代駕吧,一來一回挺折騰的."老三對吳麗君道.

吳麗君笑著道,"你放心吧,要是太晚,我晚上就住酒店去,不回來了."

要是這會,她還是不明白她老子的想法,她就未免有點太蠢了.

想嫁閨女想瘋了吧?

哪有上杆子送閨女的?

惹人笑話啊!

她又不是嫁不出去!

她得打電話給老太太告狀!

"那好,住酒店也不安全啊."吳老頭還要嘟噥,閨女已經上了凌三的車,凌三和他揮揮手後,也跟著上了副駕駛位.

老三躺在椅靠上,等車子出了狗場,突然忍不住笑了.

"你笑什麼?"吳麗君打破了沉默.

"沒有."老三道,"我就覺得叔叔很可愛."

"是幼稚."吳麗君道.

"我是羨慕."老三歎口氣道,"都說天下父母心,我卻從來沒感受到的."

"你媽媽那邊你不聯系?"吳麗君以前只知道凌三有個有錢的哥哥,具體的內里情況,還是今天透過她老子和凌三的聊天得知的.

老三道,"那有什麼好聯系的,她不需要我們養老,我們不需要靠她過活,各自過各自的."

"我替我爸說聲對不起."吳麗君道.

"為什麼要這麼說?"老三問.

"他不該打聽你那麼多的."吳麗君無奈的道,"你應該不想被人重新撕開傷口的.他沒惡意的,只是比較關心我."

把女兒托付給人家之前,肯定要盡力打探人家的情況的.

"傷口?算不上."老三笑著道,"我的傷口已經長了翅膀."

"你突然這麼文藝,我都有點不習慣了."吳麗君噗呲笑了,"世界讓我遍體鱗傷,傷口卻長出翅膀."

"童年是讓你能夠忍受暮年的那股力量....."

"你真讀過阿多尼斯啊."吳麗君非常詫異.

"這麼冷門的詩人我怎麼可能會看,好像還是敘利亞的,"老三笑著道,"我二妹,以前是個文藝青年,玩攝影啊,搖滾啊,盡是搞些別人看不懂的,為了顯示自己的與眾不同,連看書都會看些小眾的,都是什麼敘利亞的,肯尼亞的,南非作家的書.

她有時候放沙發上,我會順手翻翻,剛好看到這兩句,印象就特別深刻."

"凌四,我好像見過吧?"吳麗君問.

"她們學校就在我們學校隔壁."老三道,"來找過我兩次."

當然不是來送關懷的,而是興師問罪的,每次老四挨大哥大姐訓,都離不開他高密.

依照導航的指示,車子上了高架,車速陡然加快了.

到達老三家門口,已經是十點鍾.

把車子停在老三的門口後,吳麗君下車的第一件事是把裝著柯基的狗籠子給拎下來,然後跟在老三的身後,看著他開門.

"金屋不藏嬌,不符合你這土豪的身份啊."燈亮後,吳麗君掃視了一眼屋子,特別是門口的鞋架,只有一雙皮鞋,一雙拖鞋,一雙運動鞋,還有一截搭在上面已經看不出本來顏色的抹布.

"你不是?"他指著她道.

"欠收拾了是吧."她想不到把自己繞了進去.

"我養到車庫怎麼樣?"他把柯基從籠子里放出來後,取出來吳老頭贈送的狗盆,在門口的拖把池接了點水.

柯基舔了兩口後,便屋里屋外開始亂鑽.

"你愛養哪里都行."吳麗君笑著道,"下個月不要忘記打疫苗,門口有寵物店就在門口打."

"送你那里不是也可以嗎?"老三把泡好的茶送到了她的面前.

"我可不再做賠本生意了."她老子連狗錢都沒收,還能再收凌三的疫苗錢?"再搭上兩頓飯,我虧得慌."

"我自帶酒行了吧?盡量讓你少賠點."提到酒,老三陡然想起來了什麼,放下手里的茶杯,站起身道,"你等下."

通往二樓樓梯間的底下有道門,打開門是通往地下室的樓梯.

按了下開關,地下室的燈亮了,順著樓梯口下去,看著一排排的白酒,紅酒,他啞然失笑,他差點就忘記了自己囤了這麼多酒.

之前他雖然還沒還和大哥分家,但是別人送禮,從來少不了他的,像王剛和邱家兄弟,只要他大哥有的,他這里也必定同樣有一份.

哪怕有時候送到他大哥那里,他大嫂也必定要求他自己拉到這里.

回國後,南下創業,朋友圈更大了.

每年一回來,一大堆的同學,朋友,要來他家找他喝酒,他不能拒絕,但是又不想給老大添麻煩,全在這里待客.

朋友來了,一般情況下都不會空著手,不是煙便是酒.

煙全便宜了他老子,酒留下了,越積攢越多.

吹落了酒箱子上的灰層,兩箱摞在一起,搬進了客廳.

然後拿著抹布又重新擦了一遍灰.

"這個你回去帶給叔好."

"喲,那又換成我占便宜了?"吳麗君不怎麼董酒,但是一般酒的市場價還是有了解的.

一箱子五糧液,一箱子金沙,還是老酒,市場價怎麼地也得四萬多吧?

"酒就是用來喝的,算價格就沒意思了."老三笑著道.

"行,那我就替我爸謝你一下."吳麗君抿了最後一口茶後,站起身道,"我叫個快車,就准備走了."

老三的手機響了,一看居然是大姐打過來的,對吳麗君抱以歉意後,硬著頭皮接了電話.

"喂,大姐,這麼晚還不睡啊."

"你又喝酒了?"大姐隔著屏幕好像都能嗅到老三身上的酒味,"你跟你老子真是一個模子刻出來的,跟酒就那麼親啊?

天天喝,喝不夠啊?"

"不是,沒喝多少."老三不好當著吳麗君的面說,我喝酒全是應付場面的.

"喝的眼睛通紅,這叫沒喝多少?"大姐質問道.

"真沒事,睡一覺就好了."老三無奈的道.

看著老三的樣子,吳麗君感覺好笑.

原來還有能讓他頭疼的人啊.

正看別人笑話的同時,吳麗君的手機也響了,趕忙跑到院子里,低聲接起了電話.

"你屋里有人?"大姐在視頻里道,"不能還跟朋友在家喝吧?"

"沒有,早就喝好了,帶朋友過來喝杯茶."老三解釋道.

"攝影頭繞一圈我看看."大姐不信.

"行."老三沒得拒絕,不然他相信他大姐就能哭給他看.

他太了解他大姐他一套了,現在好像真跟得了更年期綜合征似的,一邊哭的同時,一邊訴說當初含辛茹苦照顧她們兄弟姐妹的不易.

現在手上還有當年冬季留下的凍瘡疤痕呢.

他把攝像頭切換過來,准備從沙發開始拍,卻不想剛接完電話的吳麗君走進了鏡頭里.

而吳麗君也沒想到老三會突然切換攝影頭.

"你對象啊."大姐的驚喜聲很明顯.

"不是,是我大學同學."老三趕忙把鏡頭切換到自己.

"不好意思了,沒打擾到你們吧?"大姐問.

"沒事,我就掛了啊."老三沒好氣的道.

"沒跟人姑娘打個招呼就掛電話,那也不禮貌吧?"雖然是疑問句,可是聲音是肯定的,不容否定的.

"不用,真的,我正准備送人出門呢,這麼晚了,人家要回家的."老三道.

"你也知道這麼晚了啊,一個女孩子回家多不安全."全然沒有想過,她從來不允許兩個親妹子在外過夜,再晚都得回來.

什麼?

一個女孩子回家不安全?

這都什麼年代了.

凌晨還在街上瘋玩的,公園夜跑的女孩子多著呢.

老三為難的看向吳麗君.

"大姐,你好."吳麗君笑著對著鏡頭里的大姐揮了揮手.

第一印象便是這姐弟倆長的可真像,眉骨都是一模一樣的.

"你好,你好,哎呀,長的真漂亮."鏡頭掃過去的那一瞬間,大姐對她便產生了一股讓人說不清的好感.

像老三之前認識的女孩子,別說和對方說話,大姐連看都不會多看一眼.

她老凌家,要找的媳婦,一定是清清白白,干乾淨淨的.

"謝謝,大姐,你這麼晚還不睡啊."吳麗君也找不到合適的話語.

"准備睡了,晚上這麼晚了,就別回去了."大姐熱情的道,"你把手機給我弟."

"喂,掛了啊."老三有點不耐煩了.

"王剛從老家帶了兩只老母雞過來,我明天給你送過去燉了.千萬不要讓一個女孩子回去,不然我過去了跟你沒完."

不等老三說話,大姐已經掛了電話.

"真對不住."老三對吳麗君道.

吳麗君笑著道,"沒事,今天扯平了."

他老子和凌家大姐比起來,也不是那麼丟人.

"就當幫幫我,晚上留這里吧,睡我屋,我睡沙發."老三實在惹不起大姐,先遷就一下再說.

"那我就明天走早一點吧."吳麗君笑著道,"你猜剛才誰給我打電話?"

"你爸?"老三問.

"是我媽."吳麗君無奈道,"我爸偷偷拍了你照片,我媽表示對你很滿意."

上篇:195,變遷    下篇:196,慶祝
2007-2020 BeStory.com
本站資料來自互聯網, 由會員上載及自行管理. 版權無從考証. 書庫及論壇書籍版權屬於原作者. 不得以任何形式用于商業用途。如發現章節或資料錯誤, 版權疑問, 作品內容有違相關法律等情況, 請向我們舉報, 我們將立即刪除
[ 關於我們 ] [ 聯係我們 ]
Go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