註冊登錄[登出]   我的書簽   收藏本站  
首頁重點更新魔法異界仙武異能言情敘事時光穿越科幻太空靈異軍事游戲體育曆史紀實名著古典

首頁 時光穿越 重生之嬌寵胖妃第七十九章 交鋒轉移(求首定)   
  
第七十九章 交鋒轉移(求首定)

g,更新快,無彈窗,!

"四皇子,所有青龍寺的人已經控制起來."

慕容凌站起來,渾身的殺氣外放,眼瞼通紅,盯著禦林軍統領,"確定無一人遺漏?"第一時間慕容凌就調遣了禦林軍過來,守住青龍寺.

禦林軍統領王少雄也是殺過多人的,卻被慕容凌的一身氣勢所壓,略微彎腰,"屬下確定並未放過一人,所以有人都聚在青龍寺正殿."

"現在,你們給我搜,任何地點都不要的放過.我親自去看看誰敢動我慕容凌的人."

"影一,集合所有暗影閣的人,都給我找,京都的任何地方都不要放過."

"屬下定會找到顧小姐."影一,看著已經冷靜下來,有條不紊下命令的慕容凌,他一直跟在慕容凌的身邊,很清楚顧晚初對慕容凌的意義,知道此刻慕容凌的內心究竟有多痛苦,也更佩服慕容凌能在如此情況下冷靜下來,鄭重的保證著.

"將軍,小姐失蹤了."管家匆匆從青龍寺趕回來,立刻把這個消息告訴顧將軍.

顧夫人手里的茶盞掉落在地上,茶水灑了一地,和茶葉凌亂的分散著.冷亦凝見狀趕緊扶著顧夫人,這段時間發生的事情是有點多,顧夫人勞累過度,再聞噩耗,難免心神不甯,精神不濟.

"夫人,你沒事吧."顧將軍也走過來扶著顧夫人坐下,顧夫人眼眶微紅,語氣有些擔心和焦急,"將軍,我沒事,去找晚晚."

顧將軍也擔心顧晚初,吩咐冷亦凝照顧好顧夫人,就帶著管家進了書房,"李宏,這到底怎麼回事,晚晚不是和四皇子去青龍寺了,你也暗中保護著她,怎麼會不見?"

"將軍,具體情況我也不我清楚,跟著小姐到了青龍寺以後,小姐就和四皇子去緣源大師的院子,我進不去,大概過了一個時辰,里面傳來四皇子撕心裂肺的喊聲,我覺有異,便趕過去,遇上了四皇子的暗衛,讓我回來告訴將軍."

"你一直在緣源大師的院子外面守著,可有其他人出入?"顧將軍面色一凝,為何最近出事的總是他們家,晚晚的失蹤究竟是跟四皇子有關,還是跟他們顧府有關?

"並未見人出入."

"派人速去把景兒找回來,這事不簡單,四皇子肯定已經去查了,你在去青龍寺一趟,看看有什麼異常情況,把這次去青龍寺的人名剛給我找來,我一個個查."顧將軍沉聲說出這句話,手指不自覺地曲起來,很久沒有人能讓他動怒了,看來都忘記他以前的事跡了,等這次救回晚晚,他真的不介意當眾表演一次.

"是,我馬上去辦."

青龍寺此刻一片嘩然,所有人都被慕容凌派的人攔在上山,一個個的檢查,問話,有回答不對的,立刻會被抓起來帶走.眾人敢怒不敢言,因為攔住他們的是專屬皇帝的禦林軍.

林奇急匆匆的走過來,剛想要說:慕容,出事了.但看著依舊面色沉靜下棋的慕容珉和另外一人,頓時把要出口的話,收了回去,只說了句,"出事了."

慕容珉淡定的落下一子,與之對弈的人再無棋可走.

"這位公子技高一籌在下心服口服.這片美景便留給這位公子了,不知可否告知姓名,下次白某好贏回來."與慕容珉對弈的身穿藍色錦袍的男子站起來,拱手施禮,一副風流之姿,卻難掩其舉止之間流露出來的儒雅貴氣.

"容珉."

白皓聽見容珉兩個字,眼里閃過一道流光,"容公子,在下白皓,下次有緣再見."起身,撣了撣衣擺,離開,一直跟在他後面的中年男子也離開.

待那兩人走遠了,慕容珉才看了一眼林奇,用眼神詢問發生了什麼?

"你還不知道?"林奇驚訝的說道,他以為慕容珉早知道了,青龍寺都傳的沸沸揚揚了.

慕容珉拍拍手上不存在的灰塵,"我一直呆在這里."言外之意就是哪都沒去,什麼也不知道.

"四皇子的未婚妻------"

"她怎麼了?"慕容珉面色如常的問道,可話里的急切卻悄悄透露了他的心情.

"聽說失蹤了,在緣源大師的後院,現在四皇子調遣禦林軍正在排查中,青龍寺現在都戒嚴了."

"失蹤了,怎麼可能,慕容凌不是和她在一起."慕容珉手指不停的在石桌上敲著.

林奇還來不及解釋,就看見慕容珉突然臉色大變迅速提氣,向白皓離開的方向追去.

林奇還是第一次看到慕容珉情緒如此外漏,幾分鍾後才從震驚中反應過來,似乎他一開始就想錯了,來不及多想,也尾隨而去.

此刻青龍寺大殿之內,被聚集在一起的人,喧嘩著,有不少官家公子和小姐都在人群里,被聚集起來的怒氣也隨之而發,整個大殿嘈雜而喧鬧,隨著慕容凌走進來,眾人的聲音放低了,誰也不敢惹最受嘉慶帝寵愛的四皇子.

"都給我閉嘴,找不到晚晚,你們都別想下山."慕容凌隨手拍碎了離自己最近的一張桌子,再也沒有一個人敢說話.

"今日午時你們都在那里,做什麼,一一給我交代清楚,如有隱瞞,這張桌子就是你們的下場,暗一,給我一個一個的查清楚."

暗一是嘉慶帝給他的暗衛,幾乎沒暴露過,也間接說明嘉慶帝對他的寵愛.

"四皇子,小王爺向後山的方向去了."

慕容珉,後山,路.慕容凌猛的拍了自己一巴掌,像是想到了什麼,瞬間離開了大殿,向後山追去,留下的眾人面面相覷,完全不知道在搞什麼.

"慕容,你等等我,到底在追什麼?"林奇喘著粗氣跟著慕容珉,要知道他的功夫沒有慕容珉好,已經很吃力了.

"不要跟著我,你去通知四皇子,顧晚初被大宛二皇子帶走了."慕容珉本打算一個人去救顧晚初,但對方絕對不是他一個人能對付的,相比起吃醋來說,顧晚初的安危更重要一些

"什麼,大宛二皇子,怎麼可能,青龍寺他們也敢來?"

"別廢話了,快去,要不然來不及了."慕容珉也很焦急,這應該是針對嘉慶的一個陰謀,不過對方是怎麼知道顧晚初的,看來是真的有內奸.

"我馬上去."慕容的性格他還是很了解的,對方必然不會說謊.

慕容凌是在趕來路上碰到林奇的,對于這個一直跟慕容珉關系很好的林國公嫡子,慕容凌也只是認識而已."讓開,別擋路."

"四皇子,慕容讓我告訴你,帶走顧晚初的是大宛國的二皇子,現在正在下山的路上."

竟然是季皓白,他怎麼敢,看來是上次留給他們的印象還不夠深刻啊.慕容凌眼里的殺意又深了些許,林奇悄悄地遠離了一點,看來後面的事情已經不是他該參與的了.

此時青龍寺後山的叢林中,兩位帶著面具身穿灰色僧袍的男子正扛著一位姑娘,匆匆離開,不知是否早就料到會到此處,竟然在叢林中找到了一處地洞,匆匆走進去,留下一人隱藏好洞口,消失在叢林里.

"公子,後面有人來了."

白皓干脆停了下來,坐在一棵樹上,手里拿著扇子慢悠悠的扇風,而那位中年男子則靠著下面的樹干,閉目養神.

"容公子,怎麼是你?莫非是來找在下下棋的?"白皓把搖著的扇子往手里一收,目光看似友好的看著慕容珉.

"季二皇子,剛剛失禮了,竟然沒認出來,不過二皇子可知,這里並不是你該來的地方?"慕容珉加重了語氣,意有所指,向四處看了一圈,沒發現什麼端倪,但季皓白不可能無緣無故的來這里,此處必有蹊蹺.

季皓白眸光一閃,臉上竟帶了微笑,沒有一絲被認出來的惱怒,從樹上跳下來,"小王爺,剛剛和你下棋很開心,可有興趣再下一盤?"

慕容珉暗自警惕,"此處無棋,二皇子想要下棋,可到容某府上一敘,不過二皇子是否應該把人交出來."

季皓白目光澄清的看著慕容珉,手里的收起的扇子又被打開,不疾不徐的扇著風,"小王爺說笑了,我前幾天才從大宛來到嘉慶,今日才進的京都,對青龍寺的名聲早有耳聞,恰逢青龍寺誕辰,這才帶著屬下前來,之後一直在與小王爺下棋,哪里可曾見過別人?至于小王爺所說的交出人來,我就更不明白了."

"季皓白,交出晚晚,我放你一命,不然今日就是你的死期."慕容凌飛速的趕來,劍尖直指季皓白.

季皓白面色如常,好像沒有注意到被劍指著的人是自己,笑著後退了一步,身後的中年男子立即上前,也拔出劍擋在季皓白前面.

"四皇子,好久不見,這就是你們嘉慶待客的方式?"看著四皇子季皓白眼里閃過很多情緒,最後歸于寂靜.

"廢話少說,交出晚晚,饒你一條命,如若不然,可別怪我不留情面."劍已出鋒,帶著寒意,劍身顫抖著,隱隱發出聲響.

季皓白看向中年男子,向他略微點頭,"我不曾見過什麼人,也不知道四皇子在找誰."

話音一落,中年男子立刻拔劍而上,直取慕容凌上首,慕容凌迅速回轉,放佛早已料到,手腕一抖,直擊中年男子面部,順勢一躲,肩膀被劍鋒擦過,留下一道血痕.

"久聞何將軍威名,今日一見,不過如此."慕容凌收回劍,輕嗤一聲,不屑的看著中年男子.

慕容珉這才反應過來,那中年男子竟是大宛名將何司益,難怪看起來有一股無所畏懼的氣勢,不過遇上慕容凌好像也只能成為手下敗將,慕容珉看慕容凌的眼神更戒備起來了,神情更加微妙,手指不自覺的又輕輕在衣袍上敲起來.

何司益看了一眼自己肩膀上的傷口,右手緊緊握著劍,面色沉靜下來,"雕蟲小技罷了."

"那我就用這雕蟲小技殺了你."慕容凌眼神倏地一下變得極為凌厲,提劍而起,兩人迅速打成一團,難分難舍.

季皓白眼睛微眯著,仔細的看著慕容凌的招式,手中的扇子有規律的搖晃著,慕容珉看的暗暗心驚,他對慕容凌知道的真的太少了,暗暗收起心里的驚訝,第一次有了不可為敵的念頭.

何司益當空挽出一個劍花,招式看起來華麗至極,劍意向慕容凌逼過去.

"華而不實."慕容凌以絕對的速度,揮劍斬斷劍花,閃過劍意,直接移動到何司益的面前,何司益來不及阻止,手中的劍已經被打落在地上,而慕容凌的劍尖直指他的胸膛.

季皓白臉色微變,手中的扇子當即被收起來,走過來,"四皇子,這是何必,只不過一場友好交流罷了,何必弄得你死我活."手中的扇子輕輕挑動著慕容凌的劍尖.

慕容凌的劍尖絲毫未被挑動,季皓白不由得加了內力,任未動分毫.

"季皓白,交出晚晚,否則明年見日就是你們何大將軍的忌日."

何將軍的臉色通紅的站在那里,滿漢恨意的看著慕容凌,多少年了他還未曾受過如此侮辱,卻不敢動一下,不過並沒有多少懼意,他一直認定慕容凌是不敢動手殺他的.

季皓白的臉色終于有些變了,語氣也變得凌厲起來,"四皇子莫不是想挑起大宛和嘉慶之間的戰爭?"

"交出晚晚."慕容凌的劍往何將軍的胸膛里刺進了幾分,何將軍立刻傳出一聲悶哼聲.

"我不知道什麼晚晚,我勸四皇子最好放了何將軍,否則就不要怪我無禮了."嗖的一聲,扇面再次打開,扇骨上卻有十幾根極細的銀針.

慕容凌不屑瞥了一眼,又把劍刺進了幾分,鮮血已經染濕了胸前的衣衫,順著胸口往下滴."交出晚晚,沒有下一次的機會."

"二皇子,救我."這時一直未出聲的何將軍也意識到自己的處境真的很危險,不由得開口求救.

季皓白臉色終于變了,很清楚的知道對方敢痛下殺手,而何將軍現在還不能死,且不說如何跟父皇交代,就是何家軍現在還不在自己的掌控之中,手指捏著用力的捏著扇子,手指上已經出現青白之色,"四皇子,放了何將軍,我保顧小姐安然無恙,若是四皇子不顧顧小姐的死活,何將軍,我真的只能對不起你了."

何將軍突然表現出一副大意凜然,英勇就義的樣子,"二皇子,無需多言,有人給我何某陪葬,還是個小美人,何某也算死得其所."

"四皇子."在旁邊的慕容珉突然叫了慕容凌一聲,向來沒有交集的兩個人卻在這一刻知曉對方要表達的意思.

慕容凌把自己的劍拔出來一點,不過還是沒有放過何將軍的意思."晚晚在哪?"

"先把何將軍放了,一切都好商量."季皓白此時不得不慶幸,自己事先綁架了慕容凌的未婚妻,否則今天走不出去的人一定是自己,雖然手段令人不齒,但成大事者不拘小節,這點算是什麼?

慕容凌不為所動,季皓白早有准備從袖里取出一支發簪,呈于慕容凌面前,"四皇子,這是我剛剛從地上撿起的一物,覺得挺好看的就收起來了,也不知道簪子的主人究竟為何等美色,才能配得上如此絕色的簪子."說完還把手中的簪子拿起來晃了一圈,露出一個十足期待的眼神.

慕容凌看著簪子的那一刻目光瞬間被吸引,那是晚晚頭上的,和自己頭上的竹韻是一對,握劍的手有收緊了幾分,不過這次劍尖直指季皓白,也意味著同意放了何將軍.

何將軍用手捂住傷口,站到季皓白身後,對著慕容凌露出一個嘲諷笑容.

"晚晚,在哪?"

季皓白用扇子很輕易的推開劍,慢悠悠的說道,"四皇子,這青龍寺上下都是你的人,我們不能離開,自然也就沒辦法把你的晚晚,還給你了."

慕容凌緊緊地盯著季皓白,吩咐道,"慕容珉,傳我之令,讓所有禦林軍離開青龍寺."

"我馬上去辦."

季皓白突然神秘的笑了一下,看著慕容珉離開的背影,"容公子,和你下棋真的很開心,歡迎下次去我們大宛的甯心台,我在那里等你下棋."

"四皇子,有您這麼一位武力高強的皇子跟著,我們怎麼能離的開嘉慶呢?莫不是四皇子還想留我們玩幾天,嘉慶的山水風光確實很美,人文待客也很好,我和何將軍確實不想離開,不過就怕那位美人不習慣我們大宛,餓瘦了."

"你想怎樣?"

季皓白看著已處于暴怒邊緣的慕容凌,知道自己不能再提要求刺激他了,要不以慕容凌的功力,他們兩確實是離不開嘉慶,不過處于暴怒中的慕容凌,他們似乎也不是沒有逃脫的機會,抬頭看看天色,已經酉時了,嘴角勾起一抹笑意,"四皇子,真對不住,看這時間,顧小姐似乎已經不在京都了,具體情況我也不清楚,不然您和我們一起去大宛,順便把顧小姐帶回來."

"你們找死."既然對方目前不能掌控顧晚初,慕容凌在再無顧忌,肆無忌憚放回出自己的最強劍法,直擊季皓白的門面,敢綁架晚晚,就要有付出代價的准備.

季皓白起身應戰,同時給和將軍遞了一個眼神,兩人會意,何將軍雖然受傷,但畢竟身經百戰,身手也不弱,虛晃一招,從後面逃去.

"想走."慕容凌被季皓白緊緊的糾纏著,短短幾個月沒見季皓白的身手也變得更加厲害起來,慕容凌不得不認真應對,眼睜睜的看著何將軍離開,身無乏術,季皓白也看出慕容凌的愣神,沒有絲毫戀戰的打算,迅速打出最強一擊,趁慕容凌躲避的時候,甩出煙霧彈,離開.

煙霧散盡,早已看不見季皓白的身影,慕容凌狠狠的拍斷了身邊的一棵樹,瘋狂地在攻擊者山中的樹木.

影一和暗一趕來的時候就看見瘋狂發泄的慕容凌,兩人迅速上前去阻止慕容凌,可惜兩人加起來也不是慕容凌的對手,很快被慕容凌打倒在地上,慕容凌才停下來,用劍支撐這身體,剛剛的發泄,浪費了他很多體力.不過還有意識,並未重傷兩人.

慕容凌把劍收回劍鞘,也清醒了許多,晚晚還等著他去救."封鎖京都的各大出口,攔截季皓白和何司益."

慕容珉以最快的速度去調遣禦林軍,卻在路上被好友林奇擋住了.

"慕容,不用著急,看這是什麼?"林奇知道慕容珉肯定沒救回顧晚初.

慕容珉迅速接過來,打開字條,上面只有四個字,有驚無險.

"什麼意思?"

"這是緣源大師讓我轉交給慕容凌的字條."

有驚無險,慕容珉再次看了一遍字條,心里的急迫和擔心稍微放下了些,緊緊地捏著手中的字條,雙眼凌厲地盯著林奇說道,"林奇,你什麼都不知道."

林奇嚇了一跳,這是緣源大師讓他轉交給慕容凌的字條,里面的含義他也不是不清楚,慕容珉的要求似乎有些過分了,"這不好吧,他們已經定親了,慕容凌才是顧晚初的未婚夫."

"我會救出顧晚初."

林奇被慕容珉嚴肅的神情怔住了,不知道為什麼,他覺得此刻要是不答應,可能他們之間的一切都沒了,林奇最終還是硬著頭皮答應了,大不了以後再也不見慕容凌了.

季皓白他們匆匆從密道逃出,直接到了京郊大連山腳下一處廢棄的農家小院里,這里有他們大宛國暗樁,大連山和青龍山緊密的連在一起,密道也是從大連山直接挖到青龍山的,花費了兩年的時間,本來是想抓走嘉慶的一位公主,無意之間碰到了落單的顧晚初,根據暗樁的消息,顧晚初和慕容凌的關系甚好,季皓白下了一個改變所有人原本軌跡的決定,放棄了原本抓公主的想法,帶走了顧晚初.

這一切在看到慕容凌在為顧晚初瘋狂的那一刻,季皓白知道自己成功了,慕容凌的勢力有多大,實力有多強,他很清楚,上次在大宛,慕容凌能成功帶走冷侯爺,從大皇子季皓然手中搶回冷亦寒的解藥,他就知道慕容凌不是他目前能招惹的對象,但有些誘惑,有些機會,一旦失去,就不會再有.

嘉慶國目前的實力比大宛強太多了,而自己想要從幾個兄弟手中搶來皇位,除非慕容凌支持自己,否則絕對不會有機會,哪怕就此得罪了慕容凌,他也不想放棄,想到這季皓白的眼里越發深邃,他的理想和追求不可能因為任何一個人而放棄,為此,他將不擇手段.

季皓白看著躺在床上的女孩,粉嫩的臉頰,纖長的睫毛,紅潤的唇,安靜睡著的樣子確實很美,有種淡泊甯靜的氣質,心中突然有點明白慕容凌為何會為她瘋狂,輕輕的歎息一聲,可惜了這麼個美人,注定要被他利用.

"主子,何將軍的傷口已經包紮好,並無大礙."

"知道了,安排好所有人,我們連夜出發."

"屬下明白."

慕容凌站在京都的南大門之上,這是唯一一個可以通過橫穿秋浦,到達大宛邊境的路,季皓白想要離開京都回到大宛一定會走這里.

顧皖景也走過來站在慕容凌旁邊,拍了拍慕容凌的肩膀,眼睛盯著下面的路人,他已經知道事情的原委,只是沒想過會是大宛派來的人,更可怕的是身為京都禁衛軍的統領,連大宛國皇子何時進京都都不知道,如果發生更嚴重的事,後果不堪設想.

"四皇子,你也別太擔心,季皓白抓走晚晚,必有所求,晚晚應該不會有危險."

"我知道."

但慕容凌還是忍不住擔心,他的晚晚,只要一想到顧晚初可能被帶到別的國家,沒人照顧她,他的心就不可抑制的痛了起來,不止一次的責怪自己,為何要讓顧晚初一個人出去,如果自己一直在她身邊,或者不去青龍寺,這一切是否就不會發生.

從南門進入的大部分都是商人,駕著馬車,給檢查的人又帶來許多不便,檢查的速度也非常緩慢,很快夜幕降臨,城門也即將關閉,卻一無所獲.慕容凌狠狠在城門上留下一個拳印,向皇宮走去,他不能再繼續坐以待斃下去.

"辰兒,你可知道你在說什麼?"嘉慶帝不可置信的看著慕容凌,顧晚初失蹤一事,他也知道,已經盡力的配合慕容凌,就連不輕易出動的禦林軍,也調遣出去找人,現在竟然聽到這句話,讓他很是後悔當初的賜婚給慕容凌是不是做錯了.

"父皇,我已經想清楚了,明天就出發去大宛."慕容凌再次把跟嘉慶帝說的話重複了一遍,季皓白肯定是要回大宛的,既然在嘉慶找不到他們,就去大宛等他們,無論如何,晚晚她是一定要救回來的.

"辰兒,任何事父皇都可以答應你,這件事免談,天色已晚,你回去吧."嘉慶帝疲憊的皺了皺眉,劉公公上前遞上一杯茶,給嘉慶帝按著肩膀,看著跪在地上的四皇子,劉公公心里也很無奈.

"父皇,我不是來和你商量的,即使你不同意,明天我也會去."慕容離跪在地上,這還是第一次他見嘉慶帝時跪著,他心里也很清楚,嘉慶帝對他的寵愛,是所有皇子可望而不可即的,也因為此,就算不願意在朝為官,遇到棘手的事情他還是出手相助,但這一次就算違背嘉慶帝的意思,他也要去救晚晚.

"來人,把四皇子給我看起來,不許離開皇宮一步."

嘉慶帝也氣狠了,一位皇子只身去往敵國,什麼後果,難道慕容凌不清楚嗎,他真的想不通,他一直寵愛的兒子,竟然為了一個女子,只身犯險,完全不顧忌自己的身份,自己的國家,這讓他有些心寒.

"父皇,你阻止不來了我,等我救回晚晚,親自向您請罪."慕容凌說完最後一句話,看也不看四周圍著他的人,起身離開,在進皇宮之前,他已經預料到了這樣的結果,事實如此,對著嘉慶帝還是有些愧意.

"四皇子,得罪了."見慕容凌要走,暗衛立刻出手,但也不敢真的出手傷了四皇子,所以到處受著制掣,難免不敵四皇子,讓四皇子順利出宮.

嘉慶帝一直看著慕容凌離開的背影,很久很久.

"皇上,天色已晚,你該休息了,四皇子吉人自有天相,此去大宛,不會有事的."劉公公微彎著腰,敲打著嘉慶帝的背.

"小福子,你說當初朕給他們賜婚,是不是做錯了?"嘉慶帝此時的聲音有些虛弱,沒了平日里的威風和精神.

"皇上,四皇子如此喜歡顧小姐,以後他們會很幸福."劉公公知道嘉慶帝心里還是很擔心四皇子,不由得說道.

"幸福."嘉慶帝輕聲呢喃這兩個字,像是想起了什麼,眼里隱約可見淚光,最後低低歎息一聲.

"暗七,讓暗十到暗十五暗中保護四皇子."過了很久劉公公以為嘉慶帝不會再說話了,又聽見了一句,"還有顧晚初."

終究嘉慶帝還是心軟了,不忍心看著慕容凌不幸福.如果當初自己早早想到自己的心意,保護好愛的人,是否也可以幸福,他永遠也忘不了,那人倒在他懷里的那一刻,自己心如死灰的模樣.

華燈初上,嘉慶帝站在鎏璃殿上,夜風吹來,紅色的燈籠隨之蕩漾起,看著嘉慶的大好河山,嘉慶帝此時心中卻有些迷茫,這些年的冰冷孤寂,也只有在這夜風中才能微微釋放一下.也許,選擇便是一種解脫.

顧晚初感覺這一覺,自己睡的有點久了,有些吃力的睜開眼,眼前的一切從未見過,莫不是自己又重生了,看看自己身上穿的衣服,還是早晨穿的那件,不對,她不是在青龍寺,怎麼會在這里.

"綠意."顧晚初叫了一聲,沒聽見回答,到是進來一個陌生的小丫鬟.

"你是誰?"顧晚初坐起來,勉強保持著鎮定,眼前的一切都是她不熟悉的場景,忽然想起自己被迷暈了,就在那個秋千上,風里傳來一陣香味,然後自己就暈了.

"奴婢隨喜,二皇子吩咐奴婢來照顧您,有什麼吩咐盡管找奴婢."

二皇子,二皇子不是被皇上遠調忻州,五年內不許回京都,怎麼可能是二皇子吩咐的.突然顧晚初有個不祥的預感,也許自己已經不再嘉慶了,聲音有些顫抖,"這是哪里?"

"小姐,這里是北郡,大宛的都城."

果然已經不在嘉慶了,難道自己的重生真的改變了許多事,上輩子也沒聽說有誰被大宛的人帶走啊,顧晚初心中著急,但毫無辦法,只能在心中祈求慕容凌和哥哥能早點救自己回去.

"小姐,您已經睡了一天一夜了,肯定餓了,這是特意為你准備的早餐."隨喜出去端了許多美食進來,都是顧晚初從未吃過的,看著色香味俱全的美食,顧晚初不爭氣的咽了咽口水,吃還是不吃,顧晚初內心深深的糾結著.

"二皇子,顧小姐醒了."

季皓白放下手中的筆,把寫好的信收起來,"昨夜可有別人發現異常?"

"回二皇子,並無異常,大皇子和三皇子一直在府外派人監視,不過屬下在您回來之前已經把他們都引開了."

"恩.你下去吧,我去看看把慕容凌迷得神魂顛倒的女孩可有何異處."

"是."

季皓白走過來還特意在顧晚初門口多站了一會,沒有聽見大喊大叫聲,這到讓他有些驚奇,眼里閃過一些好奇之色.

季皓白看著桌上的殘羹冷炙,心情倒是好了許多,走進去並沒有發現顧晚初,不由得微惱.

"隨喜,顧小姐呢?"

"顧小姐去花園了,張總管並未吩咐顧小姐不能去花園."隨喜戰戰兢兢地回話,她剛剛也試圖阻止過了,但顧小姐沒聽.

一聽顧晚初並沒有走,只是去花園了,季皓白並未生氣,只要人還在,"你以後跟著顧晚初,她要去哪只要不是出府,無需阻攔,需要什麼,報告給張總管就好."

"奴婢明白."

顧晚初剛剛還是抵不住美食的誘惑,吃了許多,有些撐著了,在隨喜送來的衣服中換了一身淡粉色的紗裙,大宛和嘉慶的服飾差不了多少,就是多了一個腰帶模樣的裝飾,去花園里消消食,也想通了,反正已經被抓了,還沒有傷害她,就說明她還有可利用的地方,那就不會讓她出事,然後就吃了許多美食,說實話,大宛的美食也挺好吃的.

季皓白走到花園礙于他家花園比較大,好一會才找到顧晚初,她正在一叢桔梗花哪里,似乎沒見過這種花,正在用手撥弄花杆,還湊近聞了聞.

季皓白看著穿著淡粉色衣服和淡黃色桔梗花在一起的顧晚初,覺得眼前一亮,感覺比昨天那身月白色好看很多,臉上自動勾起一個笑容,摘下一朵桔梗花遞給顧晚初,"顧小姐,可還喜歡這花?"

顧晚初沒接,看來人一身湖藍色的錦袍,用金線繡著貔貅暗紋,這人就是大宛二皇子,顧晚初心中立刻肯定了這個人的身份.

"再好看的花,被摘下來也就失去了活力,會漸漸枯萎."

季皓白哂笑一聲,隨手把花丟棄到花園里,"顧小姐,不想說點什麼?"

"為何抓我來大宛?"

"在下季皓白,顧晚初小姐,今天過得可還好,大宛的景色也是很美的,在下只是想邀請你來看看大宛的美景,怎可謂之'抓’."

"那我不想看了,你能送我回去嗎,我爹娘還在家里等我."

"顧小姐,暫時還不能,畢竟大宛還有這麼多美景美食,還沒看遍吃遍,現在就回去,豈不是顯得我大宛待客不周?"

現在顧晚初清楚地知道自己不可能被放回去,只能等待慕容凌或者哥哥來救自己,"為何是我?"

"顧小姐長得如此美麗,美食美景自然要給美人欣賞,才是絕配."

見問不出什麼,顧晚初也不再問,就當去陌生人家里做客了,反正也不會傷害自己,顧晚初在心里默默地安慰自己,不再理會季皓白,專心的在花園里溜達起來,這里好多花都是嘉慶沒有的,真的挺好看的.

"顧小姐怎麼不絕食抗議,或者大喊大叫的讓我放你離開?"季皓白對這件事還是很好奇,他見過了太多相同的事情,第一次見到被抓後還如此淡定的人.

顧晚初對著他翻了個白眼,"我不吃飯你會放了我,我大喊大叫你會放了我?"

"當然不會."

"所以呢,與其難為自己難為你們,還不如乖乖配合,這樣我也不用受傷害."

"顧小姐真是個聰明人,在下倒是對顧小姐有些興趣了呢."確實,就算顧晚初不乖乖配合,他們也有辦法讓她聽話,至于過程,肯定不會讓她像現在這樣輕松.

"千萬不要,我有喜歡的人了,不會喜歡你的."顧晚初頭也不抬的換了另一個地方.

季皓白聽了顧晚初的話,也沒多大感覺,不過還是提醒道,"顧小姐,在大宛國的這段時間,我會命人照顧好你,府里你也可以隨意逛,但有一點,你不能逃跑,否則會發生什麼,我就不能保證了."

"我知道,我一個弱女子跑出去能去哪,你多慮了."說實話,顧晚初也真沒准備離開二皇子府,且不說離開之後去哪,會遇見什麼,單憑慕容凌可能來救她,她就不能離開二皇子府,要不然慕容凌該去哪里找她呢?在說她向來是一個懂得享受的人,為何要放著錦衣玉食,去自討苦吃.

"顧小姐能這樣想最好.在下還有事,有什麼需求盡管跟隨喜提."季皓白確定顧晚初沒有什麼想逃跑的念頭就離開了,他還有更重要的事去做.

------題外話------

每一個訂閱的寶寶,都是好孩子,獻上一個大大的抱抱.

上篇:第七十八章 青龍寺失蹤    下篇:第八十章 大宛交鋒
2007-2020 BeStory.com
本站資料來自互聯網, 由會員上載及自行管理. 版權無從考証. 書庫及論壇書籍版權屬於原作者. 不得以任何形式用于商業用途。如發現章節或資料錯誤, 版權疑問, 作品內容有違相關法律等情況, 請向我們舉報, 我們將立即刪除
[ 關於我們 ] [ 聯係我們 ]
Go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