註冊登錄[登出]   我的書簽   收藏本站  
首頁重點更新魔法異界仙武異能言情敘事時光穿越科幻太空靈異軍事游戲體育曆史紀實名著古典

首頁 時光穿越 重生之嬌寵胖妃第八十章 大宛交鋒   
  
第八十章 大宛交鋒

g,更新快,無彈窗,!

月色清幽,窗外幾聲蛙叫,顧晚初百無聊奈的坐在床上,已經三天了,季皓白雖然會每天出現,但口中一點消息也不會透露出來,顧晚初也找不到可以打聽消息的人,就算她很淡定,心中難免也有一些擔憂,她只是一個女子,會有人來救她嗎?

就算相信慕容凌是愛她的,但與國家相比呢,萬一嘉慶帝不讓慕容凌來救她,爹和哥哥肯定也沒辦法,如果自己是在嘉慶就好了.

顧晚初煩躁的在床上滾來滾去,有些想念慕容凌,拿出自己僅存的掛墜,其余的衣服首飾都被收走了,心中的思念不可抑制.

慕容凌在顧晚初消失第三天就順利潛入大宛,第一時間潛入了二皇子府,找遍了二皇子府的每個角落,都沒有發現顧晚初,心中的失落和連日來的疲憊在這一刻爆發,眼看要驚動府中的守衛,暗一只好出現,趁其不備打暈了慕容凌,帶到一家客棧.

睡了整整一天,慕容凌才從客棧醒過來,對于暗一跟著自己心里還是很詫異又有些感動,他以為嘉慶帝會收回暗衛,沒想到父皇終究不忍心違了他的意.

"暗一,昨晚你跟在我後面,可有什麼發現?"也許自己關心則亂忽略了什麼地方.

"顧小姐似乎並不在二皇子府,而且昨晚二皇子也不在."暗一把他的觀察結果說了出來,府里沒有高手的氣息,根本不像一個皇子居住的地方,而且府邸也不夠大,按照規格來說,即使是不受寵的皇子,也不會住的那麼落魄,相反更像一個小官員住的地方.

慕容凌回憶了一些昨天夜里的場景,果然地方很小,也沒有高手,看來季皓白從很久以前就開始計劃了,上次來大宛,幾位皇子的府邸他都悄悄去過,卻還是被二皇子給擺了一道.慕容凌狠狠地捏碎了手里的杯子.

"這位客官,可是要吃飯?"一位小二走到慕容凌他們這一桌,估計是看他們穿著不俗,想得點賞錢,不過要是看到剛剛那一幕,估計就不會來了.

暗一從懷里掏出一塊碎銀子,放在桌上,指了指桌上的碎銀子,道,"回答幾個問題,這個就是你的."

小二雙眼放光的盯著那塊碎銀子,想伸手去碰一碰,被暗一擋住了,"小的明白,不過這北郡的事,沒有小的不知道的,大人你盡管問,小的必定知無不言言無不盡."

"我要知道你們二皇子所有的事?"

小二向四周望了一眼,見沒人注意到這里,才低聲開始說,"二皇子,是皇上一個不受寵的妃子生下來的,母親那邊也沒什麼權利,雖排名為二,但並沒有多少人支持二皇子,二皇子雖不至于被人欺負,但也生性軟糯,並未得到皇上的關注,成年後,賜住原北郡文家的府邸.

就在去年快要過年時,二皇子的母親突然變得受寵起來,二皇子也得到了皇上的寵愛,見原先的府邸太小,就讓二皇子搬到靠近北郡中央沁河園,那里可是北郡人人都想住進去的地方,聽說那里的守衛十分森嚴,進入都要腰牌,七品以下的根本沒資格進去."

小二還准備繼續說下去,慕容凌直接阻止了他,他只要知道二皇子在哪里就行了."別說了,這是你的了,知道該怎麼說."

小二笑嘻嘻的接過碎銀,咬了一下確定是真的,"小的明白."笑呵呵的走了.

"主子,看來我們要費一番功夫才能進去."既然守衛森嚴,又多是重要官員居住的地方,肯定不缺高手守衛,他們即使武功再高,也不能保證不被發現.

慕容凌冷哼一聲,"季皓白,以為這就難得住我?"

"影一,月星辰,風火雷電,全給我調過來,把暗影閣開到大宛的各個郡縣."

暗一驚訝的看了慕容凌一眼,雖然早知道四皇子有勢力,當真正知道的時候還是很震撼,估計嘉慶帝都不知道,暗影閣竟然是四皇子一手創立的,日月星辰,風火雷電就是暗影閣的傳奇高手,據說沒有完不成的任務,手中無一敗績,估計影一,就是'日’了.如果不是還有要事在身,暗一真的想和影一較量一下,都排"一"字位,看看誰更勝一籌.

"主子,我們接下來怎麼辦?"暗一感覺有點危險,知道了四皇子這麼重要的秘密,不會被殺人滅口吧,小心翼翼的詢問著接下來的計劃,早知道有影一在,昨天自己就不暴露了.

"等."

暗一疑惑的看著慕容凌,昨夜那麼急著去找顧小姐,今天怎麼可能還會坐在這里等,完全不是一個風格,莫非四皇子不想救顧小姐了,暗一在心中暗自揣測著,還沒等飯吃完,二皇子季皓白就主動找上門來了.

"慕容兄,這麼短時間又見面了,可有興趣到府中喝一杯?"季皓白面帶笑容,手中的羽扇輕輕搖晃,風度翩翩,溫文有禮.

相對于第一次見面時慕容凌的暴躁,讓季皓白有利可趁,今天的慕容凌在經過昨夜的事,已經徹底冷靜下來了.

"二皇子,不在你的窩里窩著怎麼敢出來了?就不怕我突然發瘋,當街殺了你."慕容凌言語一變,手中的熱茶順勢向季皓白傾倒過去,茶水如旋風一般,快速的向季皓白襲去,季皓白一驚,迅速的退後一步用羽扇擋在前面,衣服上倒是未沾上茶水,不過扇子上的好看的字體被毀了幾分,已看不出原樣.

"二皇子,看來你該換個扇子了."慕容凌輕飄飄的一句話,氣讓季皓白一口氣堵在心里,說不出咽不下.

"慕容兄,你難道一點都不在意顧小姐了,她可還在我二皇子府."季皓白低聲威脅到.

"你敢動她嗎?"慕容凌起身,氣勢全部展開,用極為凌厲的眼神盯著季皓白,仿佛再看一個已死之人.

季皓白真沒想到慕容凌會在這個時候和他反駁起來,難道之前的一切都是裝的,如果這樣,季皓白不敢想象以後慕容凌會怎樣對他,極力的保持鎮靜,現在他確實不敢動顧晚初,就算慕容凌真的不在意了,顧晚初也是顧將軍的獨生女兒.

"慕容兄,來大宛就是為了和我打架,難道真的不在意顧小姐的安危了,顧小姐可是每天都想著你,期待你接她回家呢!"

"說吧,到底怎樣才肯放了晚晚?"慕容凌沒心情在跟說話,現在很想見到晚晚,確定她還好著.

"有請慕容兄過府一敘,在下已備好薄酒幾杯,還望慕容兄賞臉."季皓白做出一個請的姿勢.

"主子,不能去."暗一試圖阻止慕容凌,不用想也知道這擺明了是一場鴻門宴,在人家的地盤,突發事件太多了.

"我跟你去."慕容凌也知道絕非一頓飯那麼簡單的事,但他不能不去.

"爽快,慕容兄,請跟我來."季皓白帶著慕容凌走在前面,何將軍還是一如既往的跟在後面,很快去了皇子府.

慕容凌打量著二皇子府坻,尋找著顧晚初可能在的地方,暗中感受到好幾股不弱于他的視線緊緊盯著自己,看來季皓白也不向傳言中的那麼無用,而且發展還真的挺迅速的,自他上次離開大宛,還不到一年的時間,季皓白竟然網羅了這麼多高手,還住進了沁河園,若是以後真的成了大宛的皇帝,絕對是嘉慶的勁敵.

暗一也察覺到了有人埋伏著,暗自握緊手中的劍.季皓白看著暗一,有些不屑,"慕容兄,不用緊張,只是一頓飯罷了,外面只是幾個父皇派來保護我的人,我怎麼敢動嘉慶帝最寵愛的皇子呢,畢竟以後我還得靠您支持."話雖對著慕容凌說,但意卻是說給暗一聽的.在慕容凌的示意下,暗一收回了已經快要出鞘的劍.

"慕容兄,這邊請."

果然就如同季皓白所說的那樣,已經准備了飯食,只等他們入座,季皓白為慕容凌到了一杯酒,遞給他,"慕容兄,此前多有得罪,還望慕容兄既往不咎."

慕容凌接過酒,一口喝干,暗一連阻止的機會都沒有.

"酒已喝過,二皇子是時候說出你的目的了?"慕容凌直接捏碎了酒杯,化為粉末飄散到桌上.

季皓白眸光微閃,手中的動作也隨之而停,"慕容兄,就不怕酒中有毒?"在慕容凌昨夜夜闖他舊府的那一刻,他就知道慕容凌來了,和他預想的時間差不多,計劃也剛剛好,讓他的心情甚好.

"有毒嗎?"與其說有毒嗎,更像是一種詰問意為,你敢嗎?

募的,季皓白笑了,拍拍手,"久聞慕容兄機智敏銳,今天我可真是見識到了,這到讓我對以後的合作期待起來,相信我們聯手,這天下定是你我的."季皓白趁機暴露了一點自己的雄心壯志.

"你說的我沒興趣,你的事我也不想參合,季皓白,明人不說暗話,我的耐心可不大好,如果你再這樣拖延,我真的一點也不介意親自去找."慕容凌威脅道.

"既然慕容兄如此想念顧小姐,我就帶她來見你,說實話,顧小姐這三天過的真的挺好的."

"張管家,帶顧小姐過來,就說有人想見她."

"顧小姐,有人來見你."

顧晚初正在煩躁的畫畫,畫來畫去紙上全是慕容凌的影子和名字,聽見有聲音傳來,更加煩躁,恨恨的丟下手中的筆,"我不想見."

"顧小姐,來人可是嘉慶國的人,顧小姐也不想見?"

嘉慶,慕容凌,只要想到這個可能,顧晚初激動的心快要跳出來,迫不及待從亭子里跑出來,"在哪里?"

張總管也不介意顧晚初前後的態度變化,依舊面帶笑容的為顧晚初指路,"顧小姐,請跟我來."

穿過長長的走廊,經過幾處池塘,才來到了季皓白所在的院子,顧晚初心里一邊暗暗感歎季皓白住的地方也太複雜了,要是自己走肯定會迷路,一邊又雀躍著想,等會見到慕容凌要說什麼.

慕容凌一直盯著張管家離開方向,手指不自覺的握起,如果晚晚等會哭怎麼辦?如果晚晚瘦了怎麼辦?心里凌亂的情緒充斥著,隨著時間的過去,慕容凌越來越緊張,身體緊繃著,雙手也自覺地放在膝蓋上.季皓白看了一眼,喝了一口茶水,把所有的情緒斂去.

倏爾,慕容凌睜大眼,迅速起身,飛竄到顧晚初身邊,緊緊地看著顧晚初,滿眼的情意似乎要溢出來了,似乎沒發現不妥之處,才緊緊地抱住顧晚初,即使隔著衣服,顧晚初也能聽到慕容凌咚咚的心跳聲.眼圈一紅,他們明明分開才三天,就像過了很長時間,每一秒都讓她度日如年.

"慕容凌,我想你了,想你牽著我的手,想你寫給我的信,想你送給我的禮物,想你在我身邊的每一分鍾."顧晚初有些哽咽,分開之後才明白有慕容凌在她身邊,她多麼幸福.

慕容凌更加用力的抱緊了顧晚初,他的晚晚,"晚晚,我會帶你回家."

"我知道,所以我一直在乖乖等你."

"晚晚,我會帶你回家."慕容凌再次重複了一遍,聲音鄭重的像是在進行最莊嚴的宣誓.

顧晚初突然明白了慕容凌的意思,眼淚還是忍不住落了下來,"我會好好照顧自己,等你來帶我回家."

"殿下,我們要不要?"何將軍看不下去了,做出一個分開的手勢.

"沒事,讓他們先敘敘舊,之後的事情才好談."季皓白又搖起了手中的扇子,眼睛漫不經心的掃過對面那兩人,不經意之間流露出一抹失落,很快被他掩蓋了下去.

暗一心中也微微震撼,從未想過有一天會見到這樣的四皇子,一向理性的自己也被感動了,暗恨自己的能力不夠,幫不上四皇子什麼忙.

良久,慕容凌才放開顧晚初,用手指擦去顧晚初臉上的淚珠,一個字也沒再說,拉著顧晚初的手,臉色陰沉的看著季皓白,"我要帶晚晚走."慕容凌再也無法忍受顧晚初流淚的樣子,不想讓她哭泣.

季皓白的臉色也沉了下來,"四皇子,你知道這不可能."隨著他的話五位中年男子從暗處出現,圍著他們,暗一也走過來擋在慕容凌和顧晚初的前面,手中的劍已出鞘,隨時可以進行戰斗.

"晚晚,你站在我身後."

慕容凌拿出了劍,渾身的殺意,讓那幾位中年男子也一驚,高度戒備起來.'錚’的一聲,慕容凌率先出動,向最近的一個人發起進攻,暗一也不甘落後,順勢而上.

與慕容凌對戰的那人已成名已久,竟然受到一個小輩的挑釁,惱羞成怒,下手極為狠辣另外兩人在季皓白的示意下,也對付慕容凌一個人,即使慕容凌的武功再高,面對三個和他武功差不多的人,漸漸落下頹態,暗一那邊的情況也好不了多少,兩個人圍攻暗一,已經快要支持不住了.

突然又出現了六個黑衣人,只一眼,慕容凌和暗一就認出這是暗衛,迅速的加入了戰斗,慕容凌壓力小了很多,劍法也凌厲起來.

季皓白臉色青白的看著後面出現的人,手中的扇子大力的收起,本以為五個人就夠了,看來不得不動用自己的底牌了."來人."

又出現了六個中年男子,向慕容凌他們圍攻過去,季皓白看著自己的人又重新占了上風,才坐在椅子上慢悠悠的喝了一口茶.

半個時辰後,慕容凌被四人圍著的慕容凌肩膀被刺了一劍,顧晚初心疼的看著慕容凌,知道再打下去,他們也一定會輸,緊咬著唇,像是下了什麼重要決定,走到季皓白面前.

"讓他們停手,我願意留下來."

季皓白看著顧晚初,第一次有點羨慕慕容凌,有人甘願為他放棄一切."好."

顧晚初遠遠地看著慕容凌,肩膀上得衣服已經被鮮血染紅,這一刻顧晚初的眼里,心里都是他的模樣,她想著,就算慕容凌以後真的傷害了自己,她也不會怪他,因為有那麼一刻,慕容凌能為自己付出生命,比起慕容凌的生命,在這待幾天又算得了什麼.她一步一步的後退,直到慕容凌的身影在她眼里已經看不清楚,才用盡全部的力氣大喊一聲,"慕容凌,我在這里等你接我回家."

轉身跑開,不敢再多看一眼,害怕自己會忍不住流淚,害怕自己會失去留下的勇氣.顧晚初靠著一根柱子緩緩坐下,眼淚從眼角不停地蔓延而下,滴落.

慕容凌也聽到了顧晚初的話,知道她的意思,第一次恨自己這般弱,用力的把劍扔出去,大喊一聲,發泄著心中的恨.

隨著慕容凌扔出劍,季皓白也讓其余人停手,緩緩走到慕容凌面前,伸出手,似乎想要扶一下慕容凌,被擋開了.

季皓白也不惱,回到原位坐下,"四皇子,接下來我們該坐下來好好聊聊,今後的合作問題."

慕容凌幾人都受了傷,當然對面的人也不好過,季皓白安排人為他們處理了傷口,慕容凌坐在季皓白另一邊的椅子上,神情懨懨的看著地面,對于季皓白的話也沒什麼反應,在顧晚初離開的那一刻,他就這樣了.

看著慕容凌實在沒有心情談論問題,季皓白表示理解,如果不是真的愛的很深,慕容凌也不會這樣,這也意味著自己手中的籌碼更大,更有利用價值,確切的說他對這種情況還挺喜聞樂見的.

放任慕容凌幾人離開後,季皓白心情甚好的去了雅園,也是他的正妻住的地方,和顧晚初住的頌院只隔了一個花園.

葉子瑤正在亭子里繡花,手中的針線靈巧的穿過絹布,不一會兒,一顆翠竹活靈活現的出現在絹布上,季皓白走進來,目光注視著在陽光下安靜繡花的人身上,臉上升起一抹溫柔之色.

"子瑤."

葉子瑤被突然傳來的聲音嚇了一跳,慌亂的站起來,不小心碰上了手中的繡針,食指頓時冒出一個小血珠.

"參見殿下."

季皓白扶起了她,拉過她的手,把食指上的血珠吮吸掉,等到做完這個動作,才意識有些尷尬,莫不是被顧晚初和慕容凌影響了,才會想到來看葉子瑤,道"子瑤,今日可有空陪我去花園走走?"

葉子瑤是季皓白唯一用了幾分真心的女人,葉子瑤出身高貴是大宛旁邊一個小國家的公主,美麗善良,安靜端莊,季皓白第一次見面就被其甯靜的氣質所吸引,最後費盡手段終于娶為正妃,可葉子瑤生性冷淡,對任何人任何事感覺都很淡漠,成婚幾月,季皓白失去了興趣,葉子瑤也被藏在雅園之中,自得其樂,倒也不曾被人欺負.

葉子瑤被季皓白的動作羞紅了臉頰,本不想去,她更喜歡一個人安靜地坐在亭子里,彈琴,作畫,刺繡,所以身邊也沒有一個丫鬟,連季皓白走進來也沒發現.可看著季皓白眼里的溫柔,葉子瑤輕輕地點了點頭.

季皓白直勾勾的看著葉子瑤,眼里的帶著淡淡的溫柔,拉著葉子瑤的手,走到花園里,期待的看著她,不禁想到如果他是慕容凌,而葉子瑤是顧晚初,顧晚初會怎樣回應他,是嬌羞的抱著他,還是掙開他的手,悄悄地在他臉上留下一吻,迅速跑開,等著他去追她.這樣一想,季皓白情不自禁的笑出聲,葉子瑤莫名其妙的看了他一眼.

季皓白輕咳一聲,掩飾自己的尷尬,帶葉子瑤去花園看花,不期然又來到桔梗花那里,隨手摘下一朵花,輕輕的插在葉子瑤頭發上,順便在葉子瑤唇上留下一吻,輕觸即離,"子瑤,你真好看."

葉子瑤多年未變的神情出現了一抹裂痕,心也不自覺地快速跳動了幾分.看著季皓白欲言又止,偷偷地握緊了季皓白拉著他的手.

相比于季皓白度過了美妙的一夜,慕容凌就有點慘了,喝了一夜的酒,看著二皇子府的方向坐了一宿,最後在黎明的那一刻,離開酒樓,不知所蹤.

------題外話------

謝謝各位寶寶的支持,葉子非常感動,感謝的話就不多說了,希望看文的親們都能支持正版.畢竟每天在電腦前面坐六七個小時,也不是件容易的事,至少我希望我付出的能得到回報.再次感謝大家,葉子會努力寫的更精彩.

PS:原定更新一萬,但由于葉子馬上開學,要坐火車,可能來不及更新,為了不斷更,28號以前,每天更新五千以上.如無意外,每天12點整更新.

昨天的活動獎勵會在今天發完,幸福的暖暖寶寶,因為後台刷不出你的評論,可否今天再去留一條?

謝謝大家的支持!(鞠躬)

上篇:第七十九章 交鋒轉移(求首定)    下篇:第八十一章 曇花一現
2007-2020 BeStory.com
本站資料來自互聯網, 由會員上載及自行管理. 版權無從考証. 書庫及論壇書籍版權屬於原作者. 不得以任何形式用于商業用途。如發現章節或資料錯誤, 版權疑問, 作品內容有違相關法律等情況, 請向我們舉報, 我們將立即刪除
[ 關於我們 ] [ 聯係我們 ]
Go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