註冊登錄[登出]   我的書簽   收藏本站  
首頁重點更新魔法異界仙武異能言情敘事時光穿越科幻太空靈異軍事游戲體育曆史紀實名著古典

首頁 時光穿越 重生之嬌寵胖妃第八十二章 命懸一線   
  
第八十二章 命懸一線

g,更新快,無彈窗,!

"殿下,昨夜大皇子遇刺,太醫說得在家修養兩個月."

"季皓然遇刺了難怪早朝沒看見他,你下去吧,我知道了."季皓白放下手中的筆,大清早聽見這個消息,確實令他心情愉快,兩人一向不和,雖然和慕容凌已經商量過了,先出手對付季皓然,真沒想到慕容凌的行動會如此之快.

"來人,備車,去皇宮."該他表現的時候到了,父皇不是愛看他們兄弟幾個兄友弟恭,他就表現給他看,想到這季皓白的眼里閃過譏誚.

大皇子季皓然手中的權利是幾位皇子中僅次于嫡三皇子季皓鳴,只要扳倒季皓然,其余三位四位肯定會把苗頭對准季皓鳴,誰讓自己只是一個不受寵又沒權的小透明呢,相對于其他幾位皇子,自己在他們眼中不就是一個可憐的小家伙,季皓白轉了轉大拇指上的玉扳指,眼里閃過莫名的情緒.

大宛國皇帝今年已經五十八歲,在這個人均壽命不超過六十五的年代,已將算很老了,近年來身體也是一年不如一年,雖未有大病,但精神已經大不如前,手中握著的禦筆也有些輕微顫抖.

"皇上,二皇子來了."

"讓他進來."聲音中頗有幾番氣勢,近年來幾位皇子為他這把椅子,明爭暗斗不斷,大多無傷大雅,一則有些考量的意思,二則他也沒有過多的精力跟著計較,現在看來,不能繼續放任下去了,現在敢連夜刺殺大皇子,說不定哪天就敢來刺殺自己了.

"兒臣參見父皇."

"起來吧,老二,你來找我有何事?"大宛帝頭也沒抬,眼睛只瞟了一眼季皓白,傳言中很寵季皓白的場景根本沒有出現,看來傳言也不盡詳實.

季皓白站起來,對大宛帝的態度畢恭畢敬,"父皇,聽說大哥昨夜被刺殺了,兒臣特意來了解一下情況."

"老大沒事,主使還未找到,不過---"大宛帝眼皮一抬,不怒而威,"我不希望看見什麼手足相殘的事,老二,你可明白?"

"父皇,兒臣明白,兒臣真的是來關心大哥的,並未有別的想法,請父皇明鑒."季皓白迅速跪下,俯首以表明真心.

"老二,起來吧,你一直是你們幾個兄弟之中最溫和的,性格純良,對人也溫和,我倒是信你不會這麼做,不過你的這些兄弟未必對你也會這樣."所以這些事你就不要參合進去了,乖乖的等著以後做一個閑散王爺.後面的話,大宛帝雖未明說,但季皓白也不是笨人,自然能聽出言外之意.

"父皇放心,兒臣必定會保全自己,不與兄弟們相爭."

"如此,我便放心了,你回去吧,你大哥那里你也不必去了,免得他遷怒于你."

"兒臣告退."季皓白冷笑著走出皇宮,果然不管自己怎樣表現,大宛帝都不屑一顧,或者說從心里根本不在意他這個兒子,也從來沒有讓他上位的想法.既然如此,他將不必在留手,也不會再愧疚.

"殿下,你可算回來了,那邊打起來了."張管家在門口翹首以盼,等了好久,好不容易等到了季皓白,快步走過去,臉上的感激和驚喜溢于言表.

季皓白陰沉著一張臉下車,還沒來得及反應,就被張管家帶走了.

"張老,這麼急,你要帶我去哪?"

張利醇原來也是江湖山頗有名望的人,後來一次被仇家追殺,被季皓白救下,後因厭倦了江湖的紛紛擾擾,安心的在二皇子府做了個管家,二皇子也對其很是信任.

"殿下,王妃和幾位側妃們打起來了."張利醇也很無奈,他還沒遇見過如此離奇的事,偏偏還不能上去幫忙,幾個小丫鬟一派上去,就都跟著打起來了.

"什麼?王妃竟然打架,張老,你確定那是王妃."

"殿下過去便知."

季皓白想到昨夜與葉子瑤渡過的美好時光,不由得加快了腳步.

此刻,二皇子府的花園里,一群女子正在上演世紀大戰,你扯我的頭發,我掐你的肉,場面混亂不堪,不時有聲音傳出來.

"如妃,你竟敢扯我的頭發,我跟你拼了."

"趙小淺,你無恥,竟然打我胸,我要還回來."

"黃甯,你個小賤人,今天我要撕爛你的臉."

季皓白跟著張管家來到花園,就看見這極為混亂的場景,張管家只看了一眼,就悄悄退了出去,里面女子有些連衣服都撕碎了.

季皓白冷笑著看著她們,也沒喊停,從中間尋找著葉子瑤的身影,發現太過凌亂,竟然沒找到.

"葉子瑤,你個賤人,今天我要打爛你的臉,看你怎麼勾引殿下."

隨著一個女高音出現的還有啪啪啪的手落在臉上的聲音,季皓白擔心葉子瑤受傷,連忙制止,連內力都上了幾分,"還不快停手".

一群女子季皓白的聲音一震,通通停下了手中的動作,時間仿佛定格住了一般,看著自己對面,手里,身下的人,傻了眼.

季皓白看著衣衫不整的幾位妃子小妾,眉頭一皺,再看看臉上的巴掌印,身上的腳印,臉上的抓痕,頭發上的雜草,連花園里的花也被毀了大半,面色再也忍不住沉了下來.匆匆走到幾人面前,發現沒有葉子瑤的身影,才放下心來.

沒有季皓白的命令,其余女子都不敢動,就保持著那個動作,有的直接無聲的哭泣,控訴著對面的人,有的默默抹淚,期待的看著季皓白,還有的欲言又止,泫然若泣,露出無限幽怨.

"王妃呢?"季皓白狠狠地瞪著幾人,他剛剛明明聽到葉子瑤的名字.

"殿下,王妃姐姐在那."其中一位女子指著面朝地面趴著的女子說道,季皓白聽出來他就是剛才喊葉子瑤名字的人.

季皓白有些害怕的走過去,難道自己的王妃真被打了,還這麼慘,手有些顫抖的翻過女子,看見的的第一眼松了口氣,見不是葉子瑤,隨手又扔下地面,心里暗暗慶幸,還好不是王妃.

站起身,盯著這些女子,都是以前他寵愛過的,現在看來卻如此倒胃口,"誰來告訴我,究竟發生了什麼事?你們竟然在大庭廣眾之下打起來,還要不要大家閨秀的臉面,還有沒有一點廉恥之心?"

"殿下,奴家受傷了."

"殿下,都是趙妃那個小賤人------"

"殿下,不是我,是甯妃那個小蹄子------"

季皓白讓她們說話就像解開了她們的禁口令一樣,一個個擦帕抹淚,爭先恐後的開始說,根本聽不清她們說什麼.

季皓白的耐心終于被她們磨完了,打了一巴掌哭的最厲害的趙妃,現場一下就安靜下來了,只敢默默流淚.

"王妃去哪了?為何會到這個花園里來?我告訴過你們沒事不要過來.甯妃,你說?"季皓白找了一個受傷比較少的,看起來衣衫還比較的完整的妃子問話.

甯妃挑釁的給了趙妃一個得意的眼神,之後神情巨變,變得可憐兮兮,我見猶憐,可惜臉上多了幾條抓痕,影響了美觀."回稟殿下,今天聽說王妃姐姐會在花園里放風箏,臣妾想著已經好幾個月沒來拜訪過王妃了,便想著給王妃姐姐請個安,剛到花園,臣妾就被一個不認識的姑娘撞倒在地上,還被踩了一腳,殿下,你看我的腿上還有腳印呢!"甯妃用帕子抹了下眼淚.

"說重點?"季皓白頭上隱隱有青筋跳動,他真的被氣得不行.

"之後,臣妾找她理論,她竟不理我,也不像我道歉,之後王妃姐姐就來了."

"然後呢?"

"趙妃她們不知從哪得來王妃姐姐要放風箏的消息,也來了,我們就遇到了一起.那小姑娘好像跟王妃姐姐,關系很好,出于對王妃姐姐的尊敬,我也不計較了,然後我們便一起放風箏,誰知道那小姑娘,故意整我,害我摔了好幾下,然後我就和她辯論了幾句,一言不合,她就開始動手,殿下,你看我臉上的巴掌印."

"那你們幾個是怎麼打起來的?"

"然後趙妃不知怎就絆倒了王妃姐姐,那小姑娘看見了,直接上去打倒了趙妃,都是自家姐妹,我們上去拉架,然後如妃她們幾個也上來幫忙,誰知越幫越忙,最後就是殿下看到的樣子."甯妃說完以後帶著點小心翼翼的眼神看著季皓白,"殿下,臣妾再也不敢了,臣妾的腿好疼,身上也疼."

"我竟不知道我娶回來的妃子竟如此愚蠢,連個十二三歲的小姑娘都打不過,還有臉來更我哭訴,還有趙妃,竟然該對王妃不敬,關禁閉三年,如不願意,自行回家,我二皇子府不收刁蠻潑婦."

"殿下,臣妾錯了,求你饒了我吧."趙妃在哪里苦苦哀求,可惜沒得到季皓白一個眼神,甯妃心情甚好的暗爽了一把,平日里就看趙妃不爽,今天終于有機會報複了,連受的傷都不疼了,三年禁閉,出來還有誰認識她趙妃.

"其余參與這次打架的每人關一年,甯妃關兩年.此時就此決定,今後在讓我看到你們生事,別怪我不留情面."

甯妃面色扭曲的看著趙妃,頹廢的坐在地上,兩年之後,誰還認識自己呢,最後自嘲一笑,機關算盡,反誤了卿卿性命,像是認命了一般,讓人帶走.

頌院里,葉子瑤正在給顧晚初處理傷口,顧晚初疼得齜牙咧嘴,葉子瑤輕輕地在沾了些藥膏,抹在顧晚初的手上,胳膊上,那里有幾塊淤青,本身顧晚初的肌膚就屬于易疤痕體質,又圓圓的肉肉的,摸起來特別軟,有時輕輕一碰都會留下淤青,何況是被人打了幾下,女人的力氣雖然小,也架不住人多啊,顧晚初不禁為自己的胳膊心疼起來,就連大美人給她塗藥,也不緩解她的心疼.

"晚晚,都是我不好,如果不是我,你就不會受傷了."葉子瑤愧疚的看著顧晚初,都是因為顧晚初護著她,才會受傷.

"子瑤姐姐,保護美人,人人有責,你這麼個大美人要是受傷了,那多不好看啊,我得多心疼啊."顧晚初放下了衣袖,這點小傷過幾天就好了,只要不讓慕容凌看見就好了.

"晚晚,你對我真好."

"那當然,所以我可以吃那個荷花脆脆卷了嗎?子瑤姐姐我要你親手做的."顧晚初垂涎的看著葉子瑤,自從吃過一次葉子瑤做的點心,顧晚初就成天粘著葉子瑤,千方百計的想辦法讓葉子瑤給她做點心,大宛平常的點心她都已經吃膩了,又恰好遇上一個手藝能和含翠有的一拼的人,能不好好把握住嗎!這樣一想顧晚初都有點嫉妒季皓白了,有這麼個會做點心的妻子,如果季皓白對子瑤姐姐不好,她回嘉慶時就帶著子瑤姐姐一起.

"好,我等會就給你做."葉子瑤遇見了顧晚初,才懂得了笑與心疼.她就像是把葉子瑤從天上不識人煙的仙女,變成了一個有情緒的美人.

"參見殿下."隨喜的聲響起,打斷了里面兩個人的談話.

"起來吧,王妃在里面?"

"王妃在幫顧小姐上藥."

季皓白想了想還是在門口等了幾分鍾才敲門,進去之後發現兩人均無外傷,除了顧晚初手上有些淤青之外,並無其他傷痕,看來不嚴重.

季皓白嚴肅著臉,看著坐在一起的葉子瑤和顧晚初,"你們兩個,給我起來,三天不許出去."

葉子瑤想站起來,被顧晚初緊緊拉住,"季皓白,你今天忘吃藥了?一進來就對我們兩個發瘋."

"顧晚初,你還敢說.是不是你慫恿那些人打起來的?還不認錯,竟然還帶著王妃一起,我看你是這幾天過的太舒坦了,忘記你還是個人質了?"

"是呀,我慫恿的又怎樣,誰讓她們想欺負子瑤姐姐,季皓白,我發現你就是一個很失敗的人,難怪子瑤姐姐現在也沒愛上你,雖然長得人模人樣,但性格惡劣,手段卑鄙,行事魯莽,偏信偏聽,------"說到後面顧晚初也不知道自己說了些什麼,只知道季皓白瘋狂的砸了他們面前的桌子,把兩人一震.

顧晚初突然站起來,走到季皓白面前,雖然身高不及他,仰視著季皓白,但眼里閃過輕視,說道,"季皓白,怎麼?我說中你的心里了,所以惱羞成怒了,你說說我那條說的不對,你性格不惡劣,怎麼會沒有朋友,至少我沒見過,你手段不卑鄙,我怎麼會在這里?你不魯莽,怎麼會不問緣由?你不偏聽偏信,怎麼會直接怪我們?你進來之後連一聲關心也沒有,如何能讓那個人覺得你喜歡她,子瑤姐姐不愛你,根本不是她淡漠,而是你根本沒給他愛上你的理由."

季皓白滿眼通紅的看著顧晚初,這幾年來,還是第一個敢這麼說他的人,一手拽著顧晚初的衣領,一手拿著扇子,扇面上的銀針離顧晚初的臉只有一厘米的距離,泛著幽蘭的光."顧晚初,怎麼不繼續說下去?真以為我不敢殺你?"又推進了一點,銀針幾乎和顧晚初臉頰挨著.

"季皓白,你敢嗎?"顧晚初不甘示弱的瞪著季皓白,本來她也不想自己找不痛快,但季皓白的行為真的讓她難以忍受,尤其是她還把葉子瑤當成最好的朋友,難免為葉子瑤感到不值.

季皓白拿著扇子的手狠狠退開,然後用力的刺過去,這一刻他的理想,他的野心,都不重要了,他要把顧晚初殺死,以泄心頭之恨,銀針狠狠的刺過來,顧晚初閉上眼,也許真的要死了,慕容凌如果我不在了,請忘記我.這是顧晚初最後的念頭.

沒有等到預想中的疼痛,顧晚初睜開眼,葉子瑤正擋在她的前面,而季皓白好像還沒反應過來,震驚的看著眼前的一切,手里拿著扇子也隨之落下,發出嘭的一聲.

"晚晚,認識你,我,很開心,這次,我終于能保護你了."隨著葉子瑤臉上露出來的笑容,顧晚初的眼淚垂直落下,滴在葉子瑤的手上.

"季皓白,你快救她."葉子瑤因為比顧晚初高一些,又是側身,所以銀針並為刺中要害,只有一根紮在了肩膀上.顧晚初在也顧不上和季皓白計較,瘋狂的叫醒沉浸在發楞中的季皓白.

"子瑤,你等我,我馬上拿解藥來救你."季皓白跌跌撞撞的跑出去,失魂落魄的模樣驚到了不少人.他本來也不會這麼失控的,顧晚初的話確實說到了他的軟肋,沒朋友,段數不高,這些他都可以忍受,唯獨葉子瑤不愛他這件事,狠狠的刺激到了他.

"隨喜,快去讓張管家請大夫,要最好的."顧晚初擦干眼淚,冷靜的吩咐著,她不能亂,子瑤姐姐還等著她救呢,也不敢亂動葉子瑤,就放平躺地上,時間一分一秒的過去,大夫和季皓白都還沒回來,顧晚初的擔心和焦急,再也抑制不住.心里第一次對自己的行為感到後悔,她不該惹怒季皓白.

------題外話------

明天中午可能不能及時更新,晚上會恢複正常.

上篇:第八十一章 曇花一現    下篇:第八十三章 暗中部署
2007-2020 BeStory.com
本站資料來自互聯網, 由會員上載及自行管理. 版權無從考証. 書庫及論壇書籍版權屬於原作者. 不得以任何形式用于商業用途。如發現章節或資料錯誤, 版權疑問, 作品內容有違相關法律等情況, 請向我們舉報, 我們將立即刪除
[ 關於我們 ] [ 聯係我們 ]
Go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