註冊登錄[登出]   我的書簽   收藏本站  
首頁重點更新魔法異界仙武異能言情敘事時光穿越科幻太空靈異軍事游戲體育曆史紀實名著古典

首頁 時光穿越 重生之嬌寵胖妃第八十三章 暗中部署   
  
第八十三章 暗中部署

g,更新快,無彈窗,!

"主子,我們的計劃很順利,月已經成功的以一名大夫的身份潛入了大皇子府,隨時可以配合我們的行動."影一像慕容凌彙報到.

"先等一等,季皓白那邊還沒消息,我們先不急動手."慕容凌擺擺手,看著手中暗中弄來的三皇子密報,閃過一絲不明情緒.

"那其余幾位皇子身邊,我們要不要安排人手進去?"

"暫時先不用,暗中發展暗影閣,把它變為大宛國一個人人畏懼的組織,就算季皓白最終登上了皇位,我也要他做不安穩."慕容凌沉沉把手中的東西一摔,書信散了一地,都是和季皓白來往的書信.

"屬下明白."影一說完消失在了慕容凌面前.

"暗一,和我去見見季皓鳴."慕容凌整理好衣著,特意穿戴了比較正式的衣袍,也暗中顯現出了自己的身份.

北郡,三皇子府

慕容凌大張旗鼓的去拜見三皇子,因為自己的身份原因,受到了季皓鳴的熱情歡迎.

"早就聽說慕容兄來大宛了,但一直沒有機會前去拜訪,失禮了."季皓鳴帶著慕容凌走到正院,邊走邊說道.

"皓鳴兄,該是我來拜訪你才是,以前就聽說,皓鳴兄英俊不凡,風流倜儻,今日一見果然不凡."慕容凌不動聲色的誇獎著季皓鳴,他早暗中調查過,季皓鳴此人雖沒大才,但也有些小聰明,為人處世面還不錯,又因為是嫡皇子,在大宛民眾中呼聲很高,但有一點,此人喜歡聽好話,但性格方面也不錯,不像季皓白那麼陰險,如果大宛真要有一人登上皇位,慕容凌希望這個人是季皓鳴.

"慕容兄繆贊了."季皓鳴謙虛的說道,不過笑容倒越發明顯了,低頭打量一番自己,又伸手撫了撫自己的落發.

慕容凌給暗一遞了個眼神,暗一順便把手中的東西放在桌上.

"慕容兄,這是何意?"季皓白似不明白,指了指桌上的東西.

慕容凌端起手中的茶,喝了一口,眼神有些飄忽,"皓鳴兄,何不打開看看?"

季皓鳴手指在桌上敲了敲,似漫不經心的看著前面,深思了幾瞬,"慕容兄,既然如此,我就打開了."

"皓鳴兄,請."慕容凌做出一個請的手勢.

季皓鳴打開了盒子,只看了一眼,又蓋好了盒子,眼中流露出深深的震驚之色,"慕容兄,這,這,這太貴重了."把盒子往慕容凌身邊推了推,但眼中的不舍還是讓慕容凌看的清楚.

慕容凌笑著又把盒子推了回去,"皓鳴兄,初到大宛,不知皓鳴兄可否帶慕容一游,這點小禮物,就當交皓鳴兄這個朋友了,不知皓鳴兄意下如何?"

季皓鳴垂涎的看著桌上的盒子,雖然不知道慕容凌大宛干什麼,但之前聽說一直和那個懦弱無能的二哥在一起,現在又來找他,誰知道抱著什麼心思,不過這禮物到很和他心意,如果只是找個人帶他到大宛轉一圈,似乎又沒什麼不妥之處,而且這慕容凌很受嘉慶帝的寵愛,如果和他交好,以後未必不會有好處.短短時間內,季皓鳴心思百轉千回.

"慕容兄,那我就卻之不恭了,慕容兄放心,我一定親自帶慕容兄好好轉轉大宛,我們大宛雖然別的地方可能比不上嘉慶,不過這美景美食,未必就比不上嘉慶,就不知道慕容兄喜歡什麼了?"

慕容凌當即站起來,激動道,"我這人啊,不愛江山,不愛美人,唯獨對這美食美景情有獨鍾,看來此番來大宛,我也算是來對了,今後可就有勞皓鳴兄了."

季皓鳴看著慕容凌激動的樣子心中暗爽,果然和傳言之中一樣,倒是不愛權利,不過,也正好隨了他的意."不麻煩,我當然希望交慕容兄這個朋友."

"那好,我們就說定了,明天我就在客棧等著皓鳴兄來接我了."

"慕容兄怎麼還住客棧,不如來我三皇子府住,此地雖然簡陋,但也勝過客棧些許."季皓鳴盛情邀請道.

"皓鳴兄說笑了,你這要是簡陋,天下可還有簡陋的地方,不過,住的地方我們就不麻煩皓鳴兄了,你們大宛的山水主題的客棧相當不錯,我還想多住幾日."慕容凌推辭道.

"那我就不勸慕容兄了,不過今天中午這頓飯可一定要在我府上吃,我府中廚子有幾道菜做的還是不錯的."

"那是當然."

兩人相視一笑,一切都在不言中的樣子.酒足飯飽以後,季皓鳴派人送他們回去,慕容凌笑了一天的臉上也開始沉了下來.

"主子,盒子里究竟裝著什麼?竟然讓三皇子如此在意?"暗一雖然一直拿著盒子,但並不知道里面是什麼.

慕容凌沉下來的臉詭異的笑了一下,"不過是一種奇異的熏香,不過有一個特點只有在夜晚才會發出香味,具有催情作用,而且還不會被察覺,極為難得,一克萬金,而且還是很重要的一味藥材,對年老之人具有延緩作用."

暗一一臉驚駭之色的看著慕容凌,竟然是傳說中的零點香,而且還是那麼大一盒子,無價之寶,難怪是見慣了異寶的季皓鳴也覺得震驚,暗一現在完全想不通慕容凌送季皓鳴這麼貴重禮物的理由,難道是想借助季皓鳴的手除掉季皓白,救回顧小姐.

暗一滿臉的躊躇之色,慕容凌看在眼里,但並未過多解釋,有些事,時間久了,自然就會明白,難道真當他慕容凌的東西是好拿的.

"主子."隱星在外面敲了敲門,踟躇著.

暗一有眼色的退下去,隱隱星走進來,一向面無表情的臉上出現了一點為難之色.

"你不是跟在晚晚身邊保護她,怎麼回來了,是不是晚晚出事了?"慕容凌有些焦急的看著隱星,上次見面就派隱星暗中保護著顧晚初,季皓白也很清楚,但並沒有出手干預.

"主子,顧小姐沒有出事,不過季皓白的王妃因為保護顧小姐,被季皓白打傷了,王妃中毒了,恐危在旦夕,顧小姐很傷心很內疚."

慕容凌面色一變,不怒而威,"季皓白竟然敢對晚晚出手."

"主子,王妃現在危在旦夕,一旦出事,顧小姐恐怕會非常愧疚."

"把月從大皇子府叫出來,帶上他跟我去趟三皇子府."慕容凌遲疑了片刻,便做了決定,上次他也見過葉子瑤,感覺並不壞,何況那是晚晚現在在二皇子府唯一的朋友,還為晚晚而受傷,不能不救,隱星能來這的意思,應是二皇子府的人根本救不了,也就是讓他去救人.

很快慕容凌帶著月去了二皇子府,一路上直接闖過去,在隱星的帶領下直接去了葉子瑤受傷的地方.

頌院此刻的氣氛很是嚴肅,沒有一個人敢說話,小丫鬟也低垂著頭,跪在地上,不敢有絲毫動作,怕在不經意之間驚擾到了里面的人,慕容凌走進去,沒有看見顧晚初和季皓白,心里有一絲擔憂.

在張管家進去之後,季皓白很快出來了,到沒了前一日的意氣奮發,整張臉上都是頹敗萎靡,讓慕容凌想好的奚落的指責,竟然一時之間無法說出口.

"晚晚呢?她怎麼樣?"

"在里面,你自己去看."季皓白頹疲的坐在椅子上,目光很空,似乎連往日的野心也淡去了很多.

慕容凌走進去,顧晚初正坐在床前,雙眼很紅,一看就知道哭了很久,慕容凌忍不住心疼的把顧晚初抱了過來,讓月上前去查看葉子瑤的情況.

顧晚初被抱在懷里才反應過來,慕容凌來了,緊緊地回抱著他,眼淚不停的落下,"慕容凌,子瑤姐姐可能再也醒不過來了,都是為了救我,她才會受傷,我好難受,慕容凌,我好傷心,如果不是我,她有可能還好好的."

慕容凌吻盡了她的眼淚,"晚晚,別擔心,月會救她的,一定會沒事的,我們先出去等,一會兒她就好了."

"恩."慕容凌一直抱著顧晚初,知道顧晚初累極了,昏睡在他懷里把顧晚初放回自己的房間,蓋好被子,確定顧晚初睡熟了,慕容凌才收拾好心情去見季皓白.

二話不說,上前先打了季皓白幾拳,慕容凌還是覺得難解心頭之恨,又踢了幾腳,季皓白竟然沒還手,趁此機會,慕容凌暴揍了季皓白一頓,等到季皓白站不起來了,才停手.

"葉子瑤,我會救好,這不是因為你,只是不想讓晚晚上次你,但這是最後一次,季皓白,我再給你最後一次機會,如果下次你還敢對晚晚動手,我會一個個把你在意的一個一個毀掉,別以為你還可以用晚晚,威脅我,我不會給你第三次的機會,晚晚現在我不會帶走,但我必須派三個人保護她,你沒有拒絕的權利."

聽到可以就葉子瑤,季皓白的眼里閃過一道亮光,眼神也微微的動起來,身上的感覺也漸漸回歸了,有些疼痛的咧咧嘴角,輕輕地說道,"浮影可解?"

浮影就是那天銀針上的毒,雖然有色,但並無影,碰觸到血液,就會隨血液流動到心脈,無蹤無跡,人也在沉睡中悄悄死亡,就是因為其無解,不宜被察覺,才被季皓白塗在銀針上,只是沒想到,第一個傷害的竟然是自己最喜歡的人.

"我自有辦法,你只需記住,以後若敢在動晚晚一根汗毛,我必叫你後悔終生."

聽到真的可以救葉子瑤,季皓白的精氣神恢複了大半,即使現在慕容凌提出用救葉子瑤換顧晚初自由,自己估計也會同意吧,沒想到一向無畏無懼的自己,竟然也有了弱點,還是和慕容凌一樣的弱點,季皓白竟然不知道是該笑還是該哭了,也許,愛了就是愛了,容不得狡辯,容不得欺騙."我不會在動她."季皓白保證道.

現在想想顧晚初說的那些話對極了,他可不就是一個手段卑劣的人,而且修為明顯還不夠,否則單憑一位小姑娘的幾句話就能激怒他,一個連自己情緒都控制的人,能有什麼大成就呢!

"主子,毒已解,不過王妃恐怕的多休養一段時間."月從里面走出來,一臉輕松,這種毒對他這個毒神來說,並不算什麼,何況這浮影還是未完成的半成品,是自己兩年前研制出來,結果遭人背叛,這毒藥配方也是那時流露出來的.

"不知這位神醫怎麼稱呼?"季皓白不禁對月起了幾分敬佩之情,能在這麼短的時間內解毒,而且還是江湖上的八大奇毒之一,可見這人醫術的高明,如果能歸于自己手下,就再好不過了.

"匿月.這位姑娘所中之毒從何處而來?"月面無表情的詢問,他大仇還未報,如果不是慕容凌最後救了他,做了暗影閣殺手中的一員,現在早已是枯骨一堆,對于手刃仇人這件事從未忘記,可惜一直以來竟沒有那小人的消息.

季皓白想起當初給他毒藥的人叮囑過他的話:若是有能解這毒的人問這毒藥出處,萬不可如實相告,否則便有殺身之禍."這毒藥是在下無意間從一個路過的小販手中買來的,他說的玄妙,我見價錢不高,就買了,沒想到竟然是當世奇毒."

"在下還有要事在身,就不多留了."匿月消失在了院子里,季皓白看著剩下的空氣,露出志在必得信心.慕容凌在旁白嘴角輕勾起一個嘲諷,來之前,就囑咐過匿月,不要暴露他們的關系,他自然知道匿月的過往,看來背叛匿月的人還和季皓白有關聯,那就更沒有留手的必要了.

"慕容兄,從哪里找來如此技術高超的神醫,可否為我引薦一番?"

"季皓白,你不去關心你家王妃,而來打聽一個陌生人,你覺得我會告訴你?"

季皓白臉募的變得通紅,他剛剛確實忘記了葉子瑤,匆匆的跑進房間,現在還是葉子瑤更重要一點,至于匿月,來日方長,他總有機會再見到.

慕容凌一直等到顧晚初再次醒來,告訴她葉子瑤已經沒事了,哄好了顧晚初才在次離開.

葉子瑤就像匿月說的一樣,除了身體有些虛弱之外,已經很完全好了,季皓白在陪伴了葉子瑤幾天之後,被後面發生的大事弄得焦頭爛額,也顧不上葉子瑤,開始去他的勢力范圍巡查,最近歸附與他的勢力,總是莫名其妙的反叛沒或是被大宛帝發現他的人行為不端,不是被流放,就是被遠調,多年來的心血在這幾天之內,差點消失殆盡,氣的季皓白差點郁悶而亡.

"殿下,這件事會不會是慕容凌幕後主使的?"一直以來對季皓白忠心耿耿李達,也是季皓白所有勢力的暗中管理者推測道.

季皓白眉頭緊蹙,手放在眉心揉了幾次,還是捋不順腦中的煩意,他不是沒想過是慕容凌,畢竟這件事是在前幾天發生的,而那時候慕容凌和他的關系確實很緊張,但慕容凌跟他有過合約,再則顧晚初還在他手上,不可能明目張膽的做出如此行為.

而且據探子彙報,慕容凌這幾天一直在和季皓鳴游山玩水,遇到鮮美的食物,必定打包一份送給顧晚初,而且每過三天,就到他府中和顧晚初講這幾天看的景色,描繪的極其細致,精妙絕倫,就連酒樓里的說書先生說不定也沒有慕容凌講的好.就連晚上,也沒見慕容凌出去過,也沒見他跟人接觸過,所以慕容凌嫌疑,很快被他排除了.

"不是他,而且他沒有這麼大的能力,未必清楚我們的勢力分布在哪,但這幾次每次出事的時候,都是一擊必中,精確無比,我懷疑,我們中間,至少是高層有內奸."季皓白緊緊皺著眉,自從抓來了顧晚初,看似有了慕容凌的幫助,但自己這一方,卻步履維艱,越來越難以發展.

"李達,你下去先不要說我來了的消息,明天召集所有的頭領過來,我親自看看,會不會有人路出馬腳."

"屬下明白,殿下,早些休息."

慕容凌坐在椅子上,看著影一傳來的密報,嚴肅的臉色逐漸變得輕松起來了,季皓白,這只是開始,以後會越來越精彩的.

"暗中行動,四皇子季皓宇,五皇子季皓義哪里暗樁可以調動起來了,記得要讓季皓白明天找出內奸,栽贓到五皇子季皓義的頭上."慕容凌寫好手中的信,放下筆,轉身拿起一物,走到門口,撒向空中,看著外面監視的人了然的笑了笑,然後只聽到咚咚兩聲,從屋頂上載下來兩個人,很快被帶走,之後屋頂上又出現了兩人,竟然和剛剛被帶走的兩人一模一樣.

"季皓白,希望明天你喜歡我送你的禮物."影一出來,順帶拿走了慕容凌手中的兩封信,一封是寫給三皇子季皓鳴的.

------題外話------

抱歉,今天更新晚了,坐了九個小時硬座,腰酸背痛,終于碼玩了,滾去睡覺了,各位晚安.

上篇:第八十二章 命懸一線    下篇:第八十四章 內奸嫁禍
2007-2020 BeStory.com
本站資料來自互聯網, 由會員上載及自行管理. 版權無從考証. 書庫及論壇書籍版權屬於原作者. 不得以任何形式用于商業用途。如發現章節或資料錯誤, 版權疑問, 作品內容有違相關法律等情況, 請向我們舉報, 我們將立即刪除
[ 關於我們 ] [ 聯係我們 ]
Go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