註冊登錄[登出]   我的書簽   收藏本站  
首頁重點更新魔法異界仙武異能言情敘事時光穿越科幻太空靈異軍事游戲體育曆史紀實名著古典

首頁 時光穿越 重生之嬌寵胖妃第八十五章 慕容珉來了   
  
第八十五章 慕容珉來了

g,更新快,無彈窗,!

顧皖景興高采烈的從外面疾馳回家,狂奔到顧將軍所在的弘毅院.顧將軍正在安慰著看著顧晚初留下的衣服擔心的顧夫人,自己難免也有所擔心,但作為一個男人,他不能把這種擔心表現出來.

"爹,娘,晚晚來消息了."顧皖景揮著手里的書信,就像一個小孩一樣從外面跑進來,顧夫人不敢置信的站起來,顧將軍也不甘落後,連輕功都使出來了,搶走了顧皖景手中的書信,交給顧夫人.

顧夫人一看信封上的字,眼圈就紅了,冷亦凝聽到消息也趕了過來和顧皖景站在旁邊.

"爹爹,娘親,哥哥,冷姐姐,你們還好嗎?我在大宛過得挺好的,你們不必擔心,慕容凌也在這邊陪我,等過年時,慕容凌會帶我回家.我雖然住在季皓白府里,不過這里的一切我都很習慣,府中的下人也不敢為難我,一切過的都挺順心,甚至長胖了許多,只是有些時候,會想你們."顧夫人讀到這已經紅了眼眶,靠在顧將軍的肩膀上,繼續往下讀,聲音有些哽咽.

"娘親,我知道你肯定很擔心我,從小到大我還未曾離開您這麼久過,不過我在這邊也交到了新朋友,她是季皓白的王妃,不過是一個天仙一般美人,就連姨母也沒她好看,她還會做美食,比含翠做的還好吃,所以您不用擔心我.可惜我不能把她做的美食帶回來,她的畫藝也很好,娘親,我讓慕容凌帶回了一幅畫,就是她畫的,我很喜歡.

爹爹,我也很想你和哥哥他們,前幾天我們還一起去釣魚了,子瑤姐姐做的全魚宴也很好吃,我都想和子瑤姐姐學廚藝了,等我學成了,一定回來做給你們吃.

爹爹,娘親,哥哥,冷姐姐,我就不多說了,你們一定要記得想我,但不要擔心,我在這邊一切都很好,附上一張我笑的很開心的畫."

顧夫人看著顧晚初不怎麼好看的字體,又重新讀了兩遍,看到最後顧晚初畫的畫時,也不免被逗笑了,明明她和顧將軍都是挺有才華的人,偏偏到了顧晚初這里,樣樣都發生了偏差.

"夫人,不要在擔心了,晚晚在哪里都能過得很好的,在說慕容凌不是也過去了,那孩子一看就知道對晚晚情根深種,不會讓晚晚受委屈的."顧將軍的手放在顧夫人的肩膀上,半摟著安慰著顧夫人.

"恩."

顧皖景見爹娘兩個依偎在一起,悄悄帶著冷亦凝離開了,雖然早知道顧晚初沒事,但看到顧晚初寫的信,不得不說心里更踏實了些.

嘉慶帝正在批改奏折,自從上次新政策出台以後,最近的經濟確實有所增長,不過外來人口也越來越多,並不好管理.奏折所彙報的消息大多華而不實,面子工程做的極好,要不是親自派人去暗中查訪,也不會如此生氣.

"小福子,你說說朕的這些大臣,是不是都以為朕是傻子,連真假都分辨不出來了?"嘉慶帝把桌上的奏折摔得砰砰直響,他已經很久沒有這般憤怒過了,氣急時還咳嗽了兩聲,面色漲的通紅.

劉公公趕緊給嘉慶帝遞上一杯茶,輕輕為嘉慶帝拍著背,憂心的看著嘉慶帝."皇上,大臣們也許不想讓您擔憂,您應該多注意休息,彭太醫昨天都說了,讓您不要生氣."

"朕被他們所制造的假象騙了,怎麼可能不生氣,這諾大的江山,如果都是一群這樣欺上瞞下之輩管理著,讓天下百姓如何生活,朕如何心安?"嘉慶帝痛心疾首,不求功過于曆代皇帝,但求無過于天下百姓.

劉公公小心的嘉慶帝按摩肩膀,不敢在執一言,此刻他不適合在說話,連簡單的安慰都做不了,能讓嘉慶帝稍微感到開心的,也許只有四皇子了,劉公公真心期望四皇子能回來.

"父皇,我來看你了."慕容凌一路暢通無阻的來到禦書房,看見嘉慶帝似乎皺著眉頭,不由得有些擔心.

"辰兒,你回來了."嘉慶帝上下打量著慕容凌,見他完好無損,高興地笑了笑,把手中的奏折放下,看著慕容凌.

"父皇遇到了難事?剛才見您皺著眉頭."

"也不是多大的事,新政策施行以後,朝中大臣倒是不淡定了."對于慕容凌,嘉慶帝輕描淡寫的把事情的經過說了一遍,也許慕容凌有辦法,但也不希望慕容凌被這所困擾.

"父皇,我倒是有個辦法,朝中大臣一向文臣和武臣不和,不如讓他們一文一武組成一組,每次寫奏折都經過兩人的簽名,文臣和武臣相互制掣,想必就不會有太多的虛假,除非兩人合謀,但可以每隔一段時間,就調換組隊人選,不給他們磨合的機會,這樣文臣寫奏折必定要考慮到武臣的想法,但武臣除過在打仗方面的才能,其余事物上大多四肢發達,頭腦簡單,只相信他們親眼看到的事實,也就是真相."

嘉慶帝沉思幾瞬,緊鎖的眉頭終于舒展開來,興奮的站起來,高興地說道,"辰兒,此計策甚好."

突然嘉慶帝覺得不對,按理說四皇子回來這件事他不可能提前收不到消息,除非有人不想讓他知道."辰兒,這次回來可是隱瞞了行蹤,就連暗衛都未察覺?"

慕容凌眉頭一挑,他本也不想隱瞞,不過嘉慶之內內奸未除,他回嘉慶這件事不宜宣揚,"父皇,我確實讓暗一隱藏了行蹤,再過不久我還要再去大宛,這次回來,有要事和您商量."

嘉慶帝了然的看著慕容凌,既然為了一個女子去大宛,不可能就此罷手,肯定會再次去,這一點在他見到慕容凌一個人來的時候已經預料到了."你答應了什麼條件?"

"幫季皓白登上皇位."

嘉慶帝端正的坐好,提筆在紙上寫了好久,才把那張紙遞給慕容凌.上面是嘉慶在大宛的暗樁近幾年來收集的所有消息.

"謝父皇."慕容凌接過來仔細地看了一遍,然後把紙條捏碎成粉末消散在空氣中.

"辰兒,你的能力我很清楚,我最後在問你一遍,你真的不想當皇帝?"嘉慶帝神色凝重的問道,他要做一個很重要的決定.

慕容凌毫不猶豫的說道,"不想."當皇帝有什麼好呢!每天都有繁重的政務要處理,每一個決定都關乎著千萬人的生死,他自認為是一個灑脫的人,沒有心憂天下的想法,他只想和顧晚初在一起,賞庭前花開花落,看天上云卷云舒,愜意的生活,才是他想要的.

嘉慶帝長長的歎了一口,即使問過多次,慕容凌的想法從未變過,不禁想到元皇後彌留之際的話:皇上,我不希望我們的兒子陷入爾虞我詐,勾心斗角的生活,所以可否送他離開,讓他自己選擇以後的人生.當時他也答應了,所以在所有兒子都從王字旁時,唯獨給慕容凌換了字,就是希望慕容凌能選擇自己的生活,而真當慕容凌做了選擇,他竟然有些不舍,分明是凌天下一般的人物,卻無凌天下的雄心.

"辰兒,你幾時才能回嘉慶?"

"如果不出意外,除夕之後我與晚晚就能回嘉慶."

現在已經八月了,也就是說大宛在今後四個月里將持續一場政變,也許明年就有開戰的可能性,嘉慶帝深思著對策,看來的早做准備了.

"有幾分把握?"

"八分,剩下的兩分變數在于季皓白手中,除非他肯先放了晚晚,否則我絕對不會讓他如願."

嘉慶帝知道慕容凌的意思,無論如何也不會支持季皓白當皇帝,"最後選定的是誰?"

"三皇子季皓鳴."

"倒是個不錯的人選,不過這嘉慶內奸之事,你可有想法?"嘉慶帝對季皓鳴性格和為人處世,知道幾分,確實是個當皇帝的好人選.

"父皇,你真當我是萬能的了,誰是內奸,我也一點頭緒也沒有,不過玉如風斷案不是很厲害,讓他去查,說不定會有意外收獲."慕容凌坐在椅子上,攤攤手,表示自己真的無能為力.

"算了,不難為你了,你要再去大宛也可以,必須的等到內奸查出來以後才能去."

想到內奸時刻都在和其余國家傳遞嘉慶的消息,慕容凌也有些擔憂,"明天我就去找玉如風."

看著慕容凌離開的背影,嘉慶帝有些不舍,最終打開一個密室,找到一個金絲楠木的小盒子,上面有一把九環鎖,又從另一個地方找到鑰匙,打開了盒子,取出一道聖旨,良久在上面填上了一個名字,再鎖好走出密室,嘉慶帝整個人都輕松了些,也不再去看聖旨,頗有閑情逸致的取禦花園轉了一圈,邂逅了一位美人.

大宛,北郡,二皇子府

季皓白坐在書房里,井然有序的排列著的書,被他恨恨的掃在地上,但這不足以發泄他的憤恨之情.

最近由于內奸泄密,導致他的勢力大大受損,昨天才在死士的暗中跟蹤下,找到了泄密的人,當即連夜處置,最後查明竟然是五弟季皓義的人,他很震怒,又無法親自出手報複,只能狠狠的記在心里,等他成功以後,在報複回去,所以他一整天心情都極度不爽.

"殿下,昨天慕容凌回嘉慶了."李達的手下李猛低著頭,不敢看季皓白的眼睛.

"再說一遍?"季皓白低沉的聲音響起,讓李猛感到一陣寒意.

"慕容凌昨天回嘉慶了."李猛忍住想跑的**,顫抖著再重複了一遍,一邊心里暗罵李達,這種吃力不討好的事,總是自己來做.

季皓白把桌上的筆墨瘋狂的砸向李猛,額頭被砸出來一道大口子,李猛心里暗自慶幸,幸好沒用內力,不然自己恐怕得交代在這里了.

"慕容凌昨天離開了,你們今天才彙報給我,你們一群蠢貨------"

在季皓白瘋狂的說教了大半個時辰之後,李猛才從書房晃晃悠悠的走出來,他被說的已經分不清東西南北了.

慕容凌走了,竟然走了,他怎麼敢走,季皓白有一種立刻去見顧晚初的沖動,忍了幾番才把這種沖動壓下去,他害怕自己見到顧晚初忍不住會動手.恨恨的在書房又發泄了一番,書房已經變得面無全非,除了還有幾本書頑強的堅守在自己的崗位上,地上一片凌亂,季皓白煩躁的走出去.

走到花園又看見顧晚初和自己的王妃在一起,玩得正開心,心里又記恨了顧晚初一筆離開了花園,來到一處涼亭.

"殿下,您有一封書信."

季皓白煩躁的接過來,打開一看,一整張紙上只寫了六個字:酉時甯心台見.

"什麼人送來的?"一般人是進不來沁河園的.

"我也不清楚,今早就放在桌上,我剛才去正廳時才發現,就拿過來了."

季皓白取出袖子里的扇子,扇了扇,突然想起在嘉慶遇見的慕容珉,嘴角勾起一抹笑容,沒想到走了一個慕容凌又來了一個慕容珉.看看時辰已經快到了,隨意的換了身衣服,向甯心台走去.

季皓白到甯心台的時候已經酉時一刻了,慕容珉穿了一身湖藍色錦袍坐在石凳上,面前一壺清茶,一局棋.

季皓白走近去看,一局棋黑子已經把白子全盤圍住,再無一絲生機,季皓白眼里閃過一絲深意,"容珉兄好有雅興,不過這黑子是否太凌厲了些."

慕容珉絲毫未動,輕抿一口茶水,"白皓兄,你來遲了."

"我本來有些要事處理,不過看到容珉兄的邀請,我就立即趕過來了,沒想到還是遲了,不過容珉兄能來找我下棋,我倒是很高興,甚至有點受寵若驚過呢."季皓白不動聲色的試探著慕容珉,要事和受寵若驚都加重了語氣.

慕容珉沒有說話,把黑白棋子一顆顆撿起來,放到對應的棋盒里,把棋盒放在中間,做出一個選擇的手勢.

季皓白為自己倒了一杯茶水,看著慕容珉,最後選了白子.

慕容珉和季皓白你來我往的開始下棋,開始來那個人都很平靜,對對方也留幾分余地,漸漸地厮殺起來,黑子一如既往地凌厲進攻,把進攻就是最好的防衛發揮到極致,逼的白子只能進行保守的防衛,陣地還是在逐漸的減少,季皓白的額角已經出現了一滴冷汗,手里的白子也開始舉棋不定,喝了一口茶水,似乎冷靜了一點.

再黑白棋交接的中心落下一顆白子,看似是步必死的棋,卻讓慕容珉陷入進退兩難之地,是進攻一舉取勝,但也只勝半子,還是防護,保全後面的絕大部分,再找機會取勝,慕容珉思索了一番,最終還死選擇了防護,又你爭我奪的進行了半個時辰,慕容珉還是取得了勝利,但也只是半子.

慕容珉似乎不想相信這個結局,看著棋局良久."容珉兄,你贏了."季皓白拿起白子開始往棋盒里裝,對這個結果倒是能接受.

天色已經暗下來了,慕容珉開始說話了,"你早料到這個結局了?"

季皓白曉然一笑,"說實話,我也不清楚,但我知道如果當時你選擇進攻,我就輸了,但後面的結局我確實也沒預料到."

慕容珉垂下頭,手指不自覺的敲著石桌.

"容珉兄,你這次來大宛,就是來找我下棋的?"季皓白忍不住提起了這個話題.

"不是,我可以幫你得到你想要的,你也要把我想要的給我."

季皓白默然,沒想到慕容珉如此直接,"容珉兄說笑了,我怎麼知道容珉兄想要什麼?而容珉兄又知道我想要什麼?"

"二皇子,看來你是不需要我的幫助了,既然如此,就此別過."慕容珉站起來,轉身欲走.

兩人都知道彼此的身份也不再繼續偽裝,季皓白當即站起來攔住了慕容珉,"小王爺,我覺得我們可以在下一盤,不過今天天色已晚,不如小王爺跟我回我府中,等明日我們在下一局."

慕容珉知道季皓白絕對不會放過送上門的自己,不過這也正和他意,就跟著季皓白一起回到了沁河園.

兩人坐在密室中,季皓白當即切入正題,"小王爺,你想要什麼?"

"顧晚初.事成之後,顧晚初交給我."

季皓白面上不顯,心里卻翻起驚濤駭浪,真沒想到這個顧晚初竟然如此有魅力,四皇子也就罷了,就連小王爺也想要她,看來上次在青龍寺帶走顧晚初絕對是最正確的決定.

"小王爺,有所不知,這顧晚初可不是我能動的了的,四皇子慕容凌天天呆在外面監視著呢,不如小王爺換個要求."季皓白面露為難之色.

"那就算了,不必再談,我明日就回嘉慶."

"小王爺,請等一下,若你真能幫我達成目的,這顧晚初交給你,也不是不可以,不過這個辦法嘛,還要我們一起想,小王爺,你意下如何."

"就看你的誠意了."慕容珉把一張紙交給季皓白,眼里快速的閃過一絲殺意,沉浸在字條上內容中的季皓白並沒有發現.

"當然.我馬上就安排你們見面怎麼樣?"季皓白收好了字條,有些欣喜的說道.

"暫時不必,該見面的時候我自會見."

------題外話------

更新了,各位久等了,葉子最近只有晚上才有空碼字,~-~-~-

T

上篇:第八十四章 內奸嫁禍    下篇:第八十六章 禹城欺壓
2007-2020 BeStory.com
本站資料來自互聯網, 由會員上載及自行管理. 版權無從考証. 書庫及論壇書籍版權屬於原作者. 不得以任何形式用于商業用途。如發現章節或資料錯誤, 版權疑問, 作品內容有違相關法律等情況, 請向我們舉報, 我們將立即刪除
[ 關於我們 ] [ 聯係我們 ]
Go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