註冊登錄[登出]   我的書簽   收藏本站  
首頁重點更新魔法異界仙武異能言情敘事時光穿越科幻太空靈異軍事游戲體育曆史紀實名著古典

首頁 時光穿越 重生之嬌寵胖妃第八十六章 禹城欺壓   
  
第八十六章 禹城欺壓

g,更新快,無彈窗,!

"玉如風,你在這啊!我去刑部找了你好幾圈,怎麼來這里了?"慕容凌在大街上走走,無意間在一處茶館窗戶里看見了他想要找的人.

看見慕容凌,玉如風有一瞬間的詫異,"四皇子,你不是去大宛救晚晚妹妹了,怎麼回來了,難道晚晚妹妹也回來了?"

"她還沒有,過年我會帶她回家.這次來有事找你."慕容凌為自己倒了一杯茶,聲音有點低沉.

"什麼事?"

"駙馬內奸疑案,我們需要盡快找出內奸,否則後果難以預料."

突然又從門外走進來一人,見到玉如風對面還有一人,小心地看了一眼,准備出去.

"何進,進來吧.這位是四皇子,你不用擔心."

何進小心謹慎的走進來站在一邊,神色萎靡不振,像是經受了極大的恐慌,站立的腰也為彎著,明明三四十歲的人,看起來就像一個五六十歲的老頭,頭發也有些花白.

慕容凌不動聲色的打量著何進,用眼神詢問玉如風這人是什麼意思?

"他叫何進,今年三十五歲,以前是個精銳士兵,是和駙馬一起出行唯一活著的士兵,回來之後,消失了一段時間,再次出現已經變成了如今的模樣."

"你還記得你是怎麼失蹤的?"慕容凌問道.

何進低頭不語,神色變得更加緊張起來,兩只手緊緊的抓著衣角,局促不安.

玉如風歎了一口氣,"我們的人是在一處廢棄的小村莊里發現他的,我們救他時就已經不會說話了.而且受了極大的恐嚇,和極為殘暴的刑罰,幾乎不敢在接觸人,經常一個人把自己關在小黑屋里,還有一些自殘的傾向.今天能獨自出現在這里,是我們刑部的人幾個月努力的結果."

"他這樣對我們有何幫助?"

"他是被遺棄在哪的,估計那人也沒想過他還會活著,帶著他走一圈,說不定就有人不淡定了."

慕容凌知道玉如風的手段尤其是在查案方面,頗為高明,他們以後還要合作,也沒再繼續針對玉如風,而且進過他的仔細觀察,玉如風不會和他爭顧晚初,只把顧晚初當妹妹,再看著玉如風的臉也不覺得礙眼了.

"有什麼線索,及時告訴我,我就在清芷園."慕容凌站起來,不再打擾玉如風的計劃,最後又加了一句,"晚晚在大宛很好."

"我知道."玉如風笑著看著他,對于這點他早就想到了.

慕容凌快馬加鞭的趕去了忻州,二皇子遠調的地方,因為接到消息,二皇子在忻州有不軌行動,暗地里招兵買馬,籠絡人心,嘉慶帝讓他去查看一下是否屬實.

嘉慶,忻州禹城城主府

二皇子慕容琰坐在高位上禹城城主穆誠戰戰兢兢地站在一邊,看著二皇子的手下,把自己府里的寶貝,一樣一樣的搬出去,心如刀割,那可是他這麼多年,好不容易才和搜集來的寶貝,但臉上不敢顯露出一絲埋怨.

今天早晨起來他的右眼皮,就一直跳動,感覺要發生什麼大事一般,果然還沒等早飯吃完,一直被他供起來的二皇子殿下,也不知道從那聽出他有寶貝,就帶著手下過來,見到好東西就搬走,就連自己睡房里的也不放過,小妾的那些首飾也全部被收繳,甚至連個理由都沒給.

等到二皇子的手下過來再二皇子耳邊耳語一番,二皇子才從高位上站起來,二皇子身高六尺,站起來還挺有壓迫感的,一雙劍眉凌厲的呈現在他的國字臉上,看起來氣勢逼人,穆誠的腰彎的更低了從,誠惶誠恐的看著二皇子的腳尖,深怕二皇子一個不稱心,自己不僅丟官,更怕丟命啊!

"狗官穆誠,我竟從你府里搜出數目如此之多的寶貝,可見你平日沒少搜刮民脂民膏,這次就算了,在敢有下次,我要你的狗命."

"下官再也不敢了,求殿下開恩啊."穆誠把頭磕在地上,砰砰直響,知道額頭有了血跡,慕容琰的臉上才閃過不耐煩的神情,"起來吧,這次,你的寶貝就上交了,恕你無罪,在敢有下次,決不饒你."

慕容琰整理一下錦袍的下擺,發現穆誠竟然還跪在那里,一腳踢開,走出了城主府.到了外面,臉上才露出一點笑容,這麼多寶貝,能換多少錢啊,而且還是白得來的,慕容琰心情甚好的滿載而歸,之後給隨去的人每人發了五兩銀子的獎勵,可想而知,這次慕容琰確實賺了不少.

慕容琰走後,好久,城主府的下人才敢慢慢的走過來,把他們的主人扶起來,有人迅速拿來一塊乾淨的毛巾為穆誠擦拭傷口,疼痛的刺激讓穆誠清醒了過來,突然那想起自己在暗格中藏起來的寶貝,健步如飛一般的快速走向臥房,看著內間打開的門和光禿禿的牆壁,穆誠再也忍不住,大喊一聲,瘋狂的用腳踢著牆壁,暗格中的寶貝也被取走了.

從角落里找到一把劍,殺氣騰騰的提著劍走出臥房,把府中所有的人召集起來,一個個一個查,突然發現自己最疼愛的小妾不見了蹤跡,終于明白了全部的真相.

自從慕容琰來到禹城,他也算盡心盡力的照顧著慕容琰,兩人一直相安無事的處了幾個月,自己甚至都想著要投靠慕容琰,原來從一開始就被慕容琰算計了,他最疼愛的小妾,是幾個月前在大街上遇到的,那時候慕容琰已經到了禹城.穆誠頹廢的扔下劍,目光呆滯的在地上坐了幾個小時.

"傳令下去,即日起閉府."也許只有這樣,他們才有可能活下來,罷了,一切全看天意了.

慕容凌在兩天後趕到了禹城,發展確實不如京都繁華,但也算一個不錯的郡縣,街上很少看到乞丐,到處都是一片繁雜的交易聲,看來新的政令,禹城實施的很好.找了個酒樓,慕容凌坐在靠窗的位置,一邊吃飯,一邊觀察著路上的人.

突然眼前一亮,筷子上的菜也在不知不覺中落下,"竟然是慕容琰."

慕容凌仔細的看著街上招搖過市帶著一大群侍衛的慕容琰,身後還有很多仆從抬著箱子.隨手招來一人,"那人是誰?怎麼帶著那麼多人,沒人管管嗎?"

店小二趕緊關上窗戶,有幾分緊張,還帶著幾分勸告的說道,"這位公子,可千萬別往外看,那伙人不是我們敢說的,趕緊吃了飯休息吧,我們這酒樓也不知道還能開多久,幸好公子是外地人,辦完了事,就趕緊離開禹城吧."

慕容凌低下頭,讓店小二看不清他眼底憤怒的神色,從袖子里拿出一塊銀子,扔給店小二,"把你知道的,發生在禹城的事,都告訴我."

店小二高興的結果銀子,"這事還得從我們城主大人說起,我們城主熱愛搜集寶貝,整個禹城都知道,但對于我們這些百姓來說,穆大人也是個難得的清官,雖然回收一些賄賂,大多是別人送他的珍奇之物,不過也算明事理,不會做什麼天怒人怨的大壞事,所以在禹城也有幾分民心支持,可前幾天,穆大人府里的寶貝全部都被前幾月剛剛過來的二皇子帶走了,聽說第二天穆大人就生了重病,直到今天都沒見過外人.

剛剛公子看到的抬著箱子的人,就是二皇子府邸的奴仆,二皇子在穆大人病了之後更肆無忌憚的大肆收集寶貝,所有家里稍有薄產的人都被搜刮一空,照二皇子這樣的速度,用不了幾天就到了我們永興酒樓,掌櫃的已經在解雇人手,准備關門大吉了."

店小二輕歎一聲,顯然是對于這種強權的無可奈何.

"就沒人去報告給上一級的郡守?"

"那可是二皇子,誰敢去,而且官官相護,二皇子的行為郡守不可能不知道,估計也是不敢得罪二皇子.公子,天色也不早了,您還是早早休息,早些出禹城為好."

慕容凌擺擺手讓店小二離開,桌上的美味的飯菜對他也沒了絲毫的吸引力,真沒想到慕容琰竟然如此不堪,狠狠的一拳砸在桌子上,一桌飯菜隨著桌子應聲而倒,慕容凌飛窗而下,直直的停在慕容琰前面,擋住了他的去路.

慕容琰和身邊的女子相談甚歡的臉色在看到慕容凌之後,募的沉下來了,與那女子稍微分開了些,保持了一定的距離.

"四弟,你怎麼來了."慕容琰微微上前一步,臉上扯出一個尷尬的笑容.

"父皇讓我來看看你,沒想到,二哥這幾個月過得很是瀟灑,想必也樂不思蜀,不想回京都了,正好,我明天就會回去,順便把二哥所做的一切,完整的告訴父皇."慕容凌冷聲說道.

"四弟,這是什麼意思,我可一直規矩的待在禹城,都沒出去過,至于身後這些箱子,都是這里的人送給我的,表示對我得到來表示歡迎,難道這件事,四弟也要計較?"慕容琰臉上的笑容終于收斂下去了,聲音也隱含怒氣.

"二哥,看來你我沒有共同語言,二哥若是想辯解,就等到五年後到京都去跟父皇說."慕容凌當即不再理慕容琰,知道慕容琰這段時間肯定會收斂一點,至少這段時間他不會離開.

"四弟,別以為父皇寵著你,就可以肆無忌憚,別忘了,你二哥我也不是吃素的,若是你當這次沒來過禹城,我們還是好兄弟,等我登上皇位,就封你逍遙王爺做做,若是你不識好歹,可就別怪我這個做哥哥的手下無情了."慕容琰陰沉著臉,低聲威脅到.

路上的行人,都被突然出來敢跟慕容琰對峙的人驚呆了,都小心翼翼的掩飾著自己愉悅的眼神,也不敢多留,很快就都離開了,一片繁華的街道上除了慕容凌和慕容琰以及他的手下,再無一人,就連周邊的商鋪也關門謝客,悄悄地透過門縫觀察事情的發展.

慕容凌在下來的時候已經做好了戰斗的准備,拔出隨身佩戴的佩劍,劍身閃現銀白色的光芒,閉上眼睛,迎接著虎視眈眈看著他的慕容琰的侍衛.

挑,劈,斬,橫,慕容凌每一個動作下去,都帶起一片血花,從不落空,即使閉上眼,那些侍衛也沒有人能靠近慕容凌的身邊,對他造成傷害.

一場戰爭,不到一刻鍾就落下帷幕,慕容凌做出最後一個手勢,收割了最後一個站起來的侍衛的生命,慕容凌睜開眼,劍尖上有血滴滑落,發出滴答的聲音,像是喚醒了什麼,慕容凌看著在他身後的慕容琰.

微微一笑,把劍身在慕容琰純白的衣服上擦拭了一下,感受到慕容琰身體的顫抖,收回劍裝進劍鞘.

"二哥,現在可有什麼話想說?"

站在慕容琰身邊的女子,不知什麼時候緊緊抓著慕容琰的袖子,上下嘴唇哆嗦著,臉色慘白的看著慕容凌,仿佛面前的人是一個殺人惡魔,完全沒有了初見時的嬌俏和靈動.慕容琰一把推開女子,強裝鎮定的看著慕容凌,"你想怎樣?"

"二哥,禹城的人不是很友好的送了你那麼多寶貝,父皇知道以後應該會高興."

"不行,那些東西不能給你."慕容琰剛想在說什麼,看著慕容凌深黑色的眼眸,不敢再說下去,弱弱的掙紮道,"最多給你三成,不,五成."

"看來二哥還是希望父皇親自來跟你說話,那我就不多留了."

"等等,給我三天時間,我會找人送到京都."慕容琰毫無辦法,只能妥協,他倒也不是真的喜歡,而是這批寶貝的價值,足以讓他動心.

"可以,三天之後,我親自護送寶貝回京都."說完不再給慕容琰反駁的機會,迅速離開.

慕容琰心中暗恨,本想派人護送寶貝回京都,自己還可以在路上截住,沒想到,慕容凌完全斷了他的後路,有慕容凌在想要截獲成功太難了.

慕容凌在禹城呆了三天,幾乎把禹城的每個角落都搜索了一遍,確實沒發現武裝軍隊,或者制造兵器的場所,心里不禁懷疑嘉慶帝收到的消息的真實性.不過這次來,也不算沒有收獲,這些寶貝價值至少都在一千萬兩白銀以上,這也是他必須帶回京都的理由.

至于那些被搜刮了寶貝的人,慕容凌讓他們每人可選擇自家的一件寶貝,就當留個紀念,這也使得很多人感恩戴德,畢竟這麼大數量的珍寶,對國家來說也是一筆財富,在被帶走以後,就沒想過還有還回來的一天.

第三天一早,慕容凌准時出現在慕容琰府上,親自帶著人看著手下把寶貝裝箱運上馬車,確定毫無遺漏,才微微點頭."二哥,我會跟父皇說清楚這是你的孝心."

"那就多謝四弟了,一路走好,可千萬別丟了這些寶貝."慕容琰皮笑肉不笑的說道.看著慕容凌和馬車離開的身影,慕容琰陰沉的笑了笑,想拿他慕容琰的東西,也不是那麼容易的.

"劉兵,告訴白虎寨的人,就說有人帶著一大批寶貝,要經過他們那."

"二殿下,難道我們不動手?"劉兵不甘心的問道,要知道他一向以二皇子馬首是瞻,到他們手里的東西,又被弄出去,這還是第一次.

"你打得過慕容凌?"慕容琰白了他一眼,越看越覺得自己的手下蠢.

劉兵眼里閃過一絲懊惱之色,"二殿下,我知道有人能打得過.而且此人喜歡美色,若是以此誘之,未必不能成事."

"誰?"慕容琰手里的玉扳指轉動的快了些,他怎麼會不想摻和一下,無奈手中無可用之人.

"我叔父,劉澹."

"可有把握?"

"別的我不敢說,但區區一個慕容凌我叔父還不放在眼里,要知道以前上清宮的高人,也未必打得過我叔父,不過我叔父因喜愛美色,男女不禁,在江湖上的名聲並不好.二殿下若是介意,我便不問了."

"好,很好.若是事成,這禹城,不,整個忻州的美女都任他挑選."慕容琰滿臉喜色的承諾到,至于名聲什麼的,他不在乎,等他登上高位,誰還敢說.

"那屬下馬上去辦."

"先等等,你先去放出消息給白虎寨,再帶上兩個美女,然後去找你叔父,如果答應就直接帶著你叔父在慕容凌和白虎寨兩班人馬拼殺到最後之時,再出現坐收漁翁之利,如果可能,最好能讓白虎寨也歸順與我們."

"屬下必將竭盡全力."

"去吧."

慕容凌坐在樹下吃著干糧,他們正在此處休息,忽然一個經常奔走于各大郡縣的商人走過來說道,"四皇子,前面就是白虎山了,那里面有山匪,我們帶著這麼多異寶,怕是不易通過,而且聽說那里的大當家,十分凶狠."

慕容凌喝下一口水,咽下干糧,"我會小心,你們也保持警惕."其實一來到這,他就知道此處不尋常,太安靜了.

上篇:第八十五章 慕容珉來了    下篇:第八十七章 攔路截殺,白虎危機
2007-2020 BeStory.com
本站資料來自互聯網, 由會員上載及自行管理. 版權無從考証. 書庫及論壇書籍版權屬於原作者. 不得以任何形式用于商業用途。如發現章節或資料錯誤, 版權疑問, 作品內容有違相關法律等情況, 請向我們舉報, 我們將立即刪除
[ 關於我們 ] [ 聯係我們 ]
Go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