註冊登錄[登出]   我的書簽   收藏本站  
首頁重點更新魔法異界仙武異能言情敘事時光穿越科幻太空靈異軍事游戲體育曆史紀實名著古典

首頁 時光穿越 重生之嬌寵胖妃第八十九章 謎底漸解   
  
第八十九章 謎底漸解

g,更新快,無彈窗,!

玉如風看著近兩年來的卷宗,全是這次和駙馬一起出行人的資料,內奸事件還是毫無一點頭緒,上次救過來的人也沒起到作用,事情從這好像陷入了僵局.

"大哥,你在干什麼?"

玉如意很久都沒見到玉如風了,自從顧晚初被抓走以後,這段時間他過得十分順心,舉辦了幾次小聚會也受到了好評,甚至又被良妃召見了一次,而且這次她的表現甚好,很得良妃的寵愛.

看見自己的妹妹走過來,玉如風並沒有多高興,甚至有點疏離,"意兒,你來了."眼睛抬起來了一下,看了玉如意一眼,又收回目光.

"大哥,我好久沒見到你了,你在忙什麼?"玉如意走過去不著痕跡的看著玉如風手中的卷宗,隨意的翻了翻.

"意兒,去找二弟玩,這些東西你也別動."玉如風把玉如意手中的卷宗拿過來,難得有點想回家得想法,在遇到之後玉如意之後,又立刻想走了.

"二哥去舅舅家了,大哥,明天你陪我去參加個宴會吧."玉如意用期盼的眼神看著玉如風.

"明天我還有事,去不了,讓三弟陪你去."

"大哥,三哥是個庶子,明天是很重要的場合,有很多世子王爺出現,以他的身份,怎麼能去."越到後面,玉如意的聲音越小.

聽到有很多世子王爺出現,玉如風到有點興趣了,似乎和駙馬他們一起去的有一個人就是從建安王府出來的.

"建安王世子也會去?"

"當然,聽說這次是建安王特意囑咐世子來給皇上送禮的."玉如意不加思索地說道.

玉如風點點頭,"明天幾時開始?"

"辰時開始,大哥,你和我一起去?"玉如意驚喜的看著玉如風,本以為大哥不會去了,自從大哥進刑部以後,屢破奇案,多次受到嘉慶帝的嘉獎,雖然官職還不是很高,但前途一片光明,是眾多女子心中的良人.玉如意每次出去,因為玉如風的緣故,得到了不少女子的的照顧和幫助.

"恩."

得到這個答案的玉如意滿意的走出了玉如風的院子,到玉夫人的院子里去分享這個好消息.

時間匆匆,第二天玉如風准時帶著玉如意去參加在長公主府里准備的宴會,玉如風的到來,果然又引起了一大片的驚呼聲,不少女子都在偷偷的看他,然後面臉通紅,一臉嬌羞與無限的樣子,玉如意游走在眾多女子中游刃有余,並且頗受待見.

男客都在外院由駙馬招待,觥籌交錯間,玉如風發現了建安王世子和他們坐在一個桌子上,舉杯點頭,建安王世子也輕輕一笑,回敬過來.

建安王王緒並不是嘉慶帝的兄弟之類,而是當初和嘉慶開國皇帝慕容卿和他的兄弟王端一起打下了天下,建立了嘉慶,後來在王端的支持下,慕容卿當上了嘉慶的第一代皇帝,王端被封為建安王,王端以免兄弟不和,自請離開京都,鎮守鄴都,那地方偏僻,也不好發展,也正因為此,得以保全,一直延續到現在,建安王已是鄴都那邊的統領者,雖然勢力不大,但也發展良好.

"在下建安王世子王澤,兄台可是玉如風玉大人?"王澤端了一杯酒過來,走到玉如風面前.

"世子有禮了,在下正是玉如風,不過大人兩個字可不敢當."玉如風笑著把話回過去,端起了自己面前的酒杯,跟王澤的酒杯碰了一下,喝盡了手中的酒.

王澤也爽快的喝完酒,"玉大人,早聞你天資聰穎,屢破奇案,昨日不小心丟失了我的腰上金玉環佩,此物對我頗為重要,不知道玉大人可能幫我找回來?"

"世子可有在衙門登記?"

"這倒不曾,初來乍到,還不是很熟悉京都的流程."王澤微微頷首.

找個東西對玉如風來說並不難,不過他摸不清王澤接近它的目的的是什麼,不可能只是簡單地幫他找一個玉佩.否則京都刑部那麼多人不可能沒人能幫他找到.想了想玉如風還是答應了王澤.

兩人找了個相對安靜的地方,桌上有一些點心和茶水,坐在石凳上,開始談論案情.

"不知世子的玉佩是何時丟的,世子是怎麼發現它不見了?"

"今日起床便發現我的玉佩不在我以往放的地方,立刻命人去找,一直沒找到."

玉如風又問了許多問題,王澤都一一回答,表面上看起來一點問題也沒有,就像一起簡單的盜竊案,不過組合在一起卻透露了很多問題,玉如風不知道王澤是故意的,還是真不知道,他覺得前者的可能性大一些,也就半信半疑,不過還需要去實地調查一番,正好可以去看看王澤那里有沒有消息.

"世子,你說的我已經全部記下了,玉某定當竭盡全力的幫你找回丟失的玉佩,不過可能要去你府中查看一番,世子可介意?"

"當然不,能到到玉大人的幫忙,我已經很感謝了,明日我在府中備下薄酒等著玉大人."

"就此說定了,天色也不早了,以免爹娘擔心,我帶著舍妹先回家了."玉如風抱拳離開,去找玉如意.

看著隱于夜色中的玉如風,王澤輕笑出聲.

"四皇子,玉大人來信了."

慕容凌坐在書房,正在看顧晚初寫給他的信,信中提到慕容珉竟然去了大宛,而且還住進了季皓白府中,要說他現在還不明白慕容珉的心思,簡直算是白活了這麼多年,一邊擔心著顧晚初,心情正處于極度不爽之中,另一邊竟然又攔截到慕容瑞寫給顧晚初的信,慕容瑞應該還不知道顧晚初在大宛,所以信直接寄到顧府,自己早晨去探望顧將軍,剛好遇上了,這兩件事直接讓慕容凌郁悶了一個上午,給顧晚初寫了一封長長的信.

慕容凌扔下筆,打開信,只有四個字:建安王府.

這是什麼東西,慕容凌不由得黑線,兩人都在京都,清芷園離丞相府好像也沒多遠的距離,玉如風不親自來就算了,還寫了這麼匪夷所思的四個字,可惜他現在完全沒有猜測的心思,刷刷兩筆,寫了兩個字扔給管家,讓他回信,自己回房間收拾行李,最近又要去一趟大宛了.

"明天."玉如風看著這兩個字,也陷入了和慕容凌一樣的情緒里,這究竟想說個啥?是明天見面,還是明天調查,-------.玉如風也不再糾結,干脆洗漱一番睡覺了,不管了,明天再說,這是他睡前的最後一個念頭.

第二天一早,慕容凌就收拾好了東西,讓影一幫著查了一下建安王府的消息,沒發現啥大問題,就准備直奔大宛,找他的晚晚,今天不見,很是想念,可惜注定他的計劃要泡湯了,因為玉如風來了.

玉如風來的時候正趕上慕容凌打包走人的時候,兩人在清芷園的門口相遇了.

"四皇子,這是去哪?"

玉如風看見慕容凌穿著一身淺灰色的衣服,手里拿著一個大包袱,往外面走,在他印象中慕容凌還沒有過如此形象,簡直平民的不能在平民,要不是他身後上氣質,玉如風簡直不敢認.

慕容凌順手把手里的包袱往身後一藏,有些尷尬的笑了笑,在玉如風極度驚訝的神情中,說道,"去丟些東西."

玉如風面上的表情一僵,心中不住的吐槽,這個理由他自己都不信好嗎?

慕容凌其實也極度郁悶好不好,好不容易打扮成這樣躲過管家的法眼,就想著再不驚動嘉慶帝的情況下去大宛,哪想到會遇上玉如風,看來今天是走不了了,一邊往里面走,一邊把包袱扔給門童,里面裝的全是顧晚初愛吃的點心和一些嘉慶最新出來的閑書.

走到大廳,慕容凌以極快的速度消失了,再次回來的時候已經換了一身衣服,輕咳一聲,玉如風看過來,一聲湖藍色錦袍,上面繡著金絲竹,腰間懸掛一美玉,氣質凜然.

"參見四皇子."

"行了,別裝了,你今天來干什麼?"慕容凌坐在主位上喝了一口茶,剛剛的尷尬情緒也不存在了.

"不是你寫著明天,我不是才過來于你商議?"

"我說的是明天給你消息,你早晨沒收到有人傳給你的消息."

"確實沒有,我剛從建安世子府里出來,哪有時間回去."玉如風微愣解釋道,心中也知道他們彼此把意思都沒理解好,他的原意是讓慕容凌今天和他一起去建安世子府.

慕容凌只想呵呵兩聲,果然連一點懶都偷不得.

"好了,說正事吧,你讓查的建安王確實沒有異動,在鄴都的鄴都也挺好的."慕容凌把自己調查的消息給玉如風說了一下.

"恰恰相反,我倒覺得這個建安王有很大的野心."說到這玉如風又輕抿了一口茶水,神色不定.

慕容凌沒接話,等著玉如風繼續說下去,只是開始極其有規律的玩弄著手指,就像沒有聽一樣嗎,但玉如風知道,慕容凌肯定在思考.

"昨晚王澤邀請我去幫他找丟了的環佩,本打算你今天和你一塊去,不過這次一去,我倒發現了點什麼,建安世子府中的家丁和丫鬟可都是會武的,而且武功不低.而且如不出所料,王澤丟失的那塊玉佩是龍形的."

慕容凌停下了手中的動作,目光中透露著不少凝重,"你確定嗎?"

龍形玉佩可是只有皇帝和皇子才能佩戴的飾物.

"十分確定,我看了他裝那環佩的盒子,確實是龍形的模樣,而且我估計他是故意暴露的.他肯定知道我會查看盒子,竟然連一點遮掩都沒有,明目張膽的給我看,我看其中必有貓膩,就算環佩真的不是龍形,他在誘騙我們,那麼他們有問題的可能性就更大了."

"駙馬出行也有他們的人跟著?"

"有,此人姓王,是京都的一個偏遠地區的六品小官,也不知道當初為何會被選上,而且此人生活過的地方,人大多數都對他不了解,或者說見過真面目,行事極其低調,這次也沒跟著駙馬他們一塊回來,據說死在一場和猶烈國的交鋒中."

"看來這個建安王真的有問題,明日我親自去一趟鄴都,你在這邊暗中查訪."慕容凌冷靜的安排著,眼里閃過一抹殺意.

鄴都,建安王府

"王爺,世子的計劃進展很順利,不出兩天,四皇子必然要來鄴都一趟."

"很好,管理好周圍的一切,我不希望到時候出現什麼差錯,吩咐管家,把家里好好的收拾一番,但凡有不合理的地方,盡快整改,我們好好歡迎一下四皇子的到來."王旭平靜無波的眼里閃過一抹恨意.

"屬下明白."孟昌平看著緊閉的書房門,步伐堅定的向外面走去,他和王旭從小一起長大,自然明白王緒為何會這樣的做,即使是叛國,他也會幫著王緒.

王緒走進書房的密室,在最隱秘的地方找出一幅畫,畫卷的顏色已經有些頹敗了,可想而知,這幅畫的應該已經十幾年了.王緒輕柔的打開畫,眼里有些氤氳,深深地看了一眼,然後收回裝好,再不留戀,走出這個密室,在未成功之前,自己應該是不會再進來了.

"玉大人,世子去見大皇子了."

玉如風看著手下傳來的密報,想了半天也未想通,王澤怎麼回去見大皇子慕容璉,大皇子已經被圈禁起來兩個月了,從未有人敢去探望,就害怕引火燒身,王澤這一手,究竟是想干啥?

"有皇上的手令嗎?"

"有."

"我去見皇上."玉如風整了整衣服,當即向皇宮走去.

直到下午,玉如風才從皇宮回來,而且臉上的神色不定,讓人猜不出他在想什麼.而玉如風的內心,現在正處于極大的震撼中,他真沒想到嘉慶帝讓王澤去看慕容璉的理由竟然是顧念手足之情.

怎麼想王澤也不可能和慕容璉有手足之情,慕容璉都沒去過鄴都,也沒見過王澤,怎麼會有手足之情,就連慕容璉的母妃德妃好像也和建安王府沒什麼關系,哪來的手足之情,難道是嘉慶帝心中還是有大皇子的,不忍心大皇子一個人寂寞,所以派個人去見見他.不得不說玉如風的思維已經被嘉慶帝一句手足之情弄得混亂不堪,無法正常思考了.

時間一點一點過去,玉如風還是沒有找到那塊環佩,不過到和王澤熟悉了起來,經常去世子府里轉轉也沒得到什麼有價值的消息,事情好像陷入僵局之中.

而去鄴都的慕容凌也沒什麼收獲,鄴都的一切簡直太正常了,連治安都好的過分,一個小偷和乞丐都沒有,而建安王表現的就更正常了,建安王府還是以前傳承下來的,因為建安王每一代基本都是單傳,並沒有兄弟相爭的事發生.

建安王府修繕的非常好,而且家里非常和睦,不想尋常王爺家里妻妾相爭.但比較異常的一點就是家丁和丫鬟都會武功,其實這也可以理解,畢竟傳承了這麼多年,多少有些寶貝,有人守著也正常.

郁悶的在那里呆了三天,什麼也沒發現,慕容凌准備打道回府了,在建安王的再三挽留下,慕容凌還是在第四天一早就走了,謝絕了建安王給他帶路人的想法,慕容凌騎著馬上路了.

想到慕容瑞在宜川,雖然與鄴都有些距離但也不是不能去,就是要經過一個大混亂的山城,也是唯一一個在位于嘉慶卻不受嘉慶管理的城市,好在那里地方貧瘠,人群稀少,但各族人都有,非常混亂,時常有人無緣無故的死亡,久而久之,那里很時候有外人再去.

想了想慕容凌還是決定去闖一闖山城,順道去看看慕容瑞這小子在干嘛,竟然還有閑情逸致的騷擾晚晚,去給找點事做,很快慕容凌改變了方向,向山城宜川一帶走去,而這一點並未被建安王府的察覺,他們只知道慕容凌回京都了.

慕容凌越走感覺越不對勁,本來寸草不生土地上長滿了綠草已經讓他覺得很神奇了,都快接近山城了,按照以往的前人經驗來說不應該是最混亂的一段路,要防止各路人馬的搶奪暗殺,他都已經做好了准備,卻沒遇到一個人,越接近感覺越靜.

難道山城的人已經全部死了,他們沒收到消息啊,而且不像沒人的樣子,慕容凌把馬綁在山腳下的一棵樹上,休息了一會,直到夜深人靜,才憑借夜色的掩蓋悄悄溜進山城.

山城的城門的竟然和京都的一般高,要不是他輕功不錯,估計都進去不去,這個地方好像越來越神秘了.

暗夜孤寂,按說里面的都是普通百姓,難道連狗都沒有養一只,連一聲狗叫雞鳴都聽不見,到是傳來了不少打鐵的聲音,慕容凌找到聲音的來源,揭開一片瓦,在房頂偷窺.

T

上篇:第八十八章 慕容珉的決定    下篇:第九十章 王澤死,戰事起
2007-2020 BeStory.com
本站資料來自互聯網, 由會員上載及自行管理. 版權無從考証. 書庫及論壇書籍版權屬於原作者. 不得以任何形式用于商業用途。如發現章節或資料錯誤, 版權疑問, 作品內容有違相關法律等情況, 請向我們舉報, 我們將立即刪除
[ 關於我們 ] [ 聯係我們 ]
Goto Top